第153章 欲寻烟华惟别离-《盛世铸青春》

    几天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过去了,武汉的疫情好像大多停留在新闻里,紧张和慌乱与盛安宁以及世昕等人没有什么关系。

    时间很快便来到了2020年1月24日,除夕之夜。

    乘务班组的办公休息室里面挂着建党98周年的牌子,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陈丽娜和同事被列车长叫到了办公室。

    “段里面下来的消息,武汉段那边儿集体隔离核酸检测,目前预计武汉那边解封之前都得咱们各地的人去替替了。”

    “咱们这个先锋青年乘务组,自然也要做个表率。”

    “你们谁家里面有孩子和老人需要照顾的就别申请了,把家里照顾好了。我这个做党员的主动带头儿,有意愿的在军令状上自愿签个字字。”列车长是山西晋中人,说话有时候习惯加个叠字。

    “不过我话摆在前面,过疫区的值乘比以往的常规值乘可要困难多了,旅客和自身的心理状态、身体情况,面对突发事件或者疑似患者的紧急处置,以及值乘过程中可能被感染的风险等等问题都是可能存在的。”

    “所以各位不要勉强,平时身体弱的也别要硬撑着。”

    人稀稀拉拉离开了几个,陈丽娜和几个家里没有老人小孩的乘务员同事留了下来,列车长,我丈夫和我都是铁路人,我父亲也刚从铁路上退休,父母现在都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不需要我担心,我申请值乘。

    列车长点了点头,眼中都是赞许,“好,申请书上面签个字字,记得和家里人说清楚,别回头一忙起来联系不上家里人着急。记得明日早晨就有值乘任务。”

    申请书上已经签上了列车长和前面几位申请人的名字,陈丽娜大致扫了一眼,签了名儿,从旁边的红印台上一摁,摁上了指印。

    一张A4纸,上半片都是红红的手印儿,刻到了人的眼睛里。

    走出办公室,陈丽娜身后传来列车长渐稀的声音,“内个谁你就别去了,平时身体就弱,免得到时候累坏了,交给我们就行......”

    休息室里一片漆黑,“咔哒”一声,屋子被灯光照亮,在门口的陈丽娜从开关上放开手,把行李箱拖进了屋。

    摘下口罩,仔细洗过手后,陈丽娜打开行李箱,拿泡面和香肠咸鸭蛋出来,烧上了开水,打开电视机,坐到床上。

    【17:35】

    【倩:姐,你那边什么状况啊,我看那个武汉的肺炎人数越来越多,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19:04】

    【Lina:小倩你放心吧,你在那边照顾好舅舅和舅妈,我到时候问一下你表姐夫,有他照顾爸妈,你不用担心我们这边】

    【Lina:现在口罩不好买,你翻翻看,我记得你当时雾霾那会儿说买错了口罩,你现在找一找,应该能找到能用的】

    和华倩聊了一会儿,陈丽娜把手机放到了一边,默默的坐在宿舍的床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上被笼了一层灰蓝色的纱,时间恍恍惚惚的过着,满天的乱星昭示着月的缺席。

    “这个怎么增的这么快啊……”

    “武汉都封城了。”

    盛安宁在屋里看着手机,父母二人就在卫生间切着菜,看样子,今年春节的餐桌儿上,饺子是也打算缺席了。

    “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国家肯定能保证健康安全的。”当妈的不耐烦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一天天的东看西看,你管不了就不要瞎猜,好好儿配合工作就行了。

    “可是已经死人了。”

    十几岁孩子说是对生死有了概念,但真正见过生死的又有几个,当妈的选择用一种强势的语气打消盛安宁的忧心忡忡,“什么病不死人?吹个风感个冒还死人呢。”

    “那不一样啊,感冒有的治,现在这个又没有专门的药!”

    “那人家疑难杂症都不活了?药是慢慢研究出来的……”

    “你别瞎掺和了,先好好儿学你的习,到时候你去学着做研究去。”当妈的不想和盛安宁争论下去,干脆换了个话题。

    “我学文的好吧。”

    “人家鲁迅还弃医从文呢。”

    “我又不是鲁迅。”

    “那你可以连个都学,反正脑子够使,多干点儿有益于社会的,别天天都用在杞人忧天,想这想那的,你搁这儿编故事呢?”

    “啊?一天天的!”

    盛安宁也放弃了沟通,这根本就是两个频道!

    双方都不再说话,当爹的也不想搅这摊浑水,指不定哪句话说错了,就引火烧身了。

    好半晌儿,谁也没说话。盛安宁姥爷小声儿的和盛安宁说着诸如“你妈多辛苦啊,你得听她话”、“你不用跟你妈较这个劲,她说什么你就听就行了”的话。

    盛安宁自然是有点儿不耐烦,但是还是具数听了下去,默默翻着手机,几次想要开口挑起话题,声音都出去一半儿,还是憋了回来。

    直到不远处山村里几声烟花炮竹的声音,成功的挑起了盛安宁记忆深处的年节烟火。

    “哎,现在都没有烟火气了。”

    “为什么啊……”

    “想当年那真的是此起彼伏,就说少放一点儿,不影响环境的情况下,限制着燃放。”

    “少开两天车不是什么都解决了么。”

    “我刚看了个视频,就真的是,东家方歇西家起,今朝难见烟华色……”

    盛安宁在这上边儿经常属于多愁善感形儿的,这么会儿觉得鼻子都有点儿酸涩——当年年节的气氛多重啊,现在一到除夕春节,大街小巷静悄悄,连个人都没有,就剩下了满目的孤寂。

    “少琢磨那么多了,赶紧的,该吃饭了,把手机放下的!”

    “一天到晚看看看,说让你到了酒店看一看,你也不能成天抱着个手机一直看看看吧?”

    “眼睛到时候都给你看瞎了!”

    “啊,没饺子啊……”盛安宁没回应当妈的前边儿说的,看着桌子上的菜,一脸失望。

    “天天吃饺子了,你还吃什么饺子?”

    “再说了,去超市你不想着买面,吃谁家的饺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