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编号003-《墨爷,夫人又要结婚了》

    第235章编号003

    “我自己来吧,你腿还受着伤,你也吃些吧。”顾颜想到这里,从墨司霆手中接过碗筷,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墨司霆本来已经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他的老婆如果因为怀胎食欲不好,他就多担当些,哄着,劝着,尽量让她多吃一点。

    毕竟,从怀孕到生孩子是很遭罪的。

    没想到,顾颜竟然主动愿意用餐,还吃得如此香甜。

    墨司霆挺高兴,自己也拿起碗筷看着顾颜,吃得津津有味。

    跟顾颜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墨司霆也从一开始的滴辣不沾,变成了现在的无辣不欢。

    一时,病房里极为安静,静到能听到两人的吃饭声。

    其实,顾颜也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只是一时有些难以接受,她本没有要二胎的打算。

    可子女都是缘分,既然来了,她也没想过真不要。

    两人安静用完餐,墨司霆又逼着顾颜喝了一大碗汤,吃了些许点心,这才放下心。

    他那边的责任护士已经过来催了好几次,换药时间到了。

    墨司霆走时,还一再三交代晴天,好好照顾夫人,特别是她的情绪,她想要什么,都尽量满足。

    晴天点头一一应了。

    墨司霆走后,顾颜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这一怀孕又得十个月,父亲大仇未报…

    思来想去的,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不知不觉中又睡了过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顾麟带着小葡萄与果果过来了。

    顾麟嘴挺快,在路上就已经告诉了果果与小葡萄,他们妈咪的肚子里有一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的事了。

    到底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

    果果与小葡萄为此争得不可开交。

    小葡萄说是小妹妹,因为她喜欢妹妹,而且妹妹都是跟姐姐同一站线的,她以后可以教妹妹很多很多很有趣的东西。

    关键是她房间里还有好多芭比娃娃等着找一个继承人。

    果果则一脸肯定是弟弟,因为弟弟是男孩子,男孩子都喜欢跟哥哥玩,果果想要一个小跟班。

    小葡萄自从有了爸爸后,明显叛变,再不肯当他的小跟班了。

    所以,果果得重新培养一个跟班。

    这不。

    这两小只刚一踏进病房的大门,就有些迫不及待地追问。

    “妈咪,妈咪,你肚子里是不是小妹妹?跟我一样漂亮的小妹妹对不对?”小葡萄趴在床边,大眼睛眨眨,小脸全是渴望。

    顾颜张大了嘴,看了看病房门口的顾麟,瞪眼,谁让你嘴这么快的?

    她还没想好怎么跟两小只解释家里即将多一个成员的事。

    顾麟无所谓的一摊手,转身跑开了。

    “不对,应该是小弟弟,我要教弟弟下棋,玩游戏……”果果纠正,还一脸的肯定。

    顾颜收回眼神,又看了看一脸诚恳看着自己的两小只。

    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无语凝望苍天,她这才刚得知怀孕,还不到两个月,上哪里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

    不过。

    “你们两个,一点也不介意多个弟弟或是妹妹吗?”顾颜皱眉,很是怀疑。

    一般怀二胎,大宝不是都会有些介意的吗?怕弟弟妹妹分走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爱。

    所以,她才不知道要怎么跟讲小只讲自己怀孕的事。

    小葡萄与果果非常则肯定地摇摇头:“不介意,我们喜欢弟弟(妹妹)”

    墨司霆刚一靠近病房就听到了这两小只的决心,心下一喜,赶紧进来插了一嘴。

    “果果,小葡萄,妈咪再给你们生一个弟弟或妹妹,你们高兴吗?”

    “高兴,高兴。”

    两小只听见爸爸的声音,第一时间转过头正准备一头扑过去,又注意到爸爸今天竟然坐到轮椅上了。

    纷纷愣在原地。

    “爸爸,你的腿怎么了?”

    “爸爸,你受伤了吗?”

    小脸全是担忧。

    “我没事,一点点皮外伤,已经换好药了。”墨司霆说着,伸手习惯性地揉了揉小葡萄的头发。

    “谁送你们来的?”

    “是舅舅。”果果回答。“舅舅说妈咪肚子里有小宝宝了,是真的吗?爸爸?”

    “当然是真的了。”墨司霆一脸肯定。

    “耶,我有弟弟了。”果果得到肯定,高兴得跳起了身体。

    “不对,是妹妹。”小葡萄反驳。

    两小只就弟弟妹妹的问题又是一番争论。

    墨司霆有些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推着轮椅来到床边,又问顾颜。“老婆,你没有休息一下吗?饿不饿,等下吃完午饭我们就可以出院了。”

    顾颜没什么大事,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

    至于墨司霆腿上的伤,医生是建议住院的,但墨司霆知道他老婆怀孕后,哪里还有心情待在医院,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在老婆身边。

    “刚睡了一会儿。”顾颜回答,又疑惑。“我们这不是才刚吃早饭吗?怎么又要吃午饭了?”真把她当猪养着了。

    “早点准备嘛。孕妇可不能饿肚子,不然以后生的小宝宝也容易饿肚子。”墨司霆一本正经。

    顾颜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会吃不饱吗?还没来得及反驳。

    墨司霆赶紧阻止。

    “孕妇可不能经常叹息,影响胎儿发育的。”

    顾颜无语,想发火。

    墨司霆再次抢在她前面开口。

    “孕妇不能随意发火,影响胎儿面貌的,经常发火的孕妇以后生的小孩子又丑又黑。”

    “我不要黑妹妹。”小葡萄赶紧挤到床边表明立场。

    “我也不要丑弟弟。”果果也直言。

    顾颜忍无可忍,双手一叉腰。

    “这才那到哪儿啊。我怀着你,还有你的时候。”顾颜伸手指了指小葡萄与果果。

    一脸的义愤填膺。

    “什么苦没吃过,生出来不照样白白胖胖的,还是说,你们连你自己都嫌弃?”

    果果与小葡萄有些疑惑地看了对方一眼,脸上白白净净的,确实不丑,也不黑。

    又不约而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顾颜则一把推开墨司霆凑得近近的脑袋,不高兴道。

    “整天这不能那不能的,真是够了。如果是这样,你也别靠我这么近,影响胎儿性格。”

    “为什么?”墨司霆一脸疑惑地抬起头。

    “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生下来跟你一样,脾气大得跟个暴君似的。”顾颜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说完,又学着墨司霆平常的样子,一个转头,脸上全是傲娇。

    墨司霆有些忍俊不禁。

    又有些不要脸的靠了过去。

    “老婆,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长得像你还是像我啊?什么时候有胎动,我要听他的动静……”

    “这才多大啊,墨司霆,你想太多了!”顾颜简直要无语死了。

    “不多。眼看着你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回去后就要好好准备婴儿房了……”

    墨司霆说着,一脸向往,想着回去后把二楼的客房改成婴儿房,那房间敞亮,通风也好……

    顾颜摇头,径直招过来两小只,问他们作业做好没,在家有没有听晴天阿姨的话……

    不想理墨司霆地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晴天便提着午餐过来了。

    里面除了顾颜最喜欢吃的小炒,还有骨头汤,各种水果。

    果果与小葡萄也挨着坐了过来,一家四口高高兴兴地用完餐,办了出院手续,开开心心地回了别墅。

    回到别墅,墨司霆便马不停蹄地指挥管家把二楼的书房腾出来,又吩咐阿姨们把别墅里所有带有气味的东西都一一撤了。

    怕顾颜闻到味道反胃。

    别墅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忙得热火朝天,都在为他们夫人肚子里这个新生命做准备。

    顾颜无所事事地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着墨司霆为她准备的开心果,一边看着这一切,止不住地摇头。

    这墨大爷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

    抚了抚自己还没一点凸起的肚子,她好像也有点期待宝宝出生的场景了。

    墨司霆则在一旁打开购物系统,认真挑选着从怀孕到新生儿出生,需要用的东西。

    果果与小葡萄看不下去了,蹭过去撒娇。

    “爸爸,我们也要买。”

    “买,买,买。家有喜事,全部有赏。”墨司霆大手一挥。

    那口气,那姿势,活像一个古代帝王。

    就在此时,杰克一脸焦急地进了别墅。

    他看到别墅内的场景,愣了一愣。赶紧来到墨司霆身边,看着墨爷一脸春光满面的样子,有些欲言又止。

    墨司霆注意到杰克的异常,放下手中的电子屏,推着轮椅去了书房。

    “墨爷,那名白衣女子的来历,我已经查到了。”杰克也跟着去了书房,还没关门,便急急开口。

    墨司霆闻言,心上一紧,顺手关上了房门。

    客厅里,顾颜看着他们的方向,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继续吃她的开心果了。

    ……

    与此同时。

    七叔建在半山腰的另一栋别墅里。

    编号003跟往常一样完成了一天的魔鬼训练,回到自己的房间,习惯性地往大床上一躺。

    四肢放平,脸部朝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什么也没想,什么也可以不想,是她一天中最放松,最平静的时刻。

    就这样静静躺了好一会儿,她才一个翻身下床,来到卫生间。

    她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神色露出少有的迷茫,似乎是在仔细辨认镜子里的人是谁,然后,猛然甩了甩头。

    拿起一旁的一根红绳,把披肩的长发随意一捆。

    将脸深深埋进冷水里,过一会儿才离开。

    擦脸,刷牙,洗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洗漱好。

    她穿着齐脚踝的长睡衣,还是白色。人字拖,身姿慵懒地来到窗边的桌前坐下。

    伸手拿出一本《汉语基础知识》,开始认真学习。

    灯光柔柔的,打在她的侧脸上,少了些许平静的冰冷,多了些人间烟火。

    只有学习的时候,她才有些像个正常的女子。

    而不是平常那个人人闻之色变的女杀手。

    编号003是她的名字,杀手,是她的职业。

    她从小在国外长大,对汉语的认知几乎为零。

    但是,她的恩人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墨七叔。

    她被调回国,专程负责保护恩人的安全,不识一点汉语,肯定是行不通的。

    所以她今天专程去街上,买了这本《汉语基础知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她学得很认真,偶尔轻声跟读两句。

    学习完汉语,关灯之前,她又习惯性地拿出书里夹杂着的一张旧相片。

    那相片似乎已经很多年了,边角发黄发旧了,又用胶布粘好,又发黄发旧,都不知道用胶布修补了多少次。

    相片里面的人影也有些模糊不清。

    只隐约能瞧见这是一张全家福。

    妈妈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大美女,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爸爸则是中国人,漆黑的眼睛,漆黑的头发,跟她一样。

    他们面前站着一对双胞胎儿女,不过两三岁的样子。

    哥哥的面容已经模糊,妹妹扎着两个羊角辫,露出两颗大门牙。

    那是003的全家福。

    关于拍这张全家福的场景,她已经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自己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哥哥,到底她的爸爸妈妈与哥哥去了哪里?又为何会抛下她,她也不记得了。

    七叔告诉她,她的家人已经死光了。

    他是从死人堆里将她救出来的,给她治病,送她去最好的寄宿学校,学最好的暗杀技术。

    保护七叔,或是暗杀一切对七叔不利的人。

    是编号003一生的使命。

    而七叔身后,像她这样的杀手有十二名。

    每一名都是经过特殊训练出来的,身手是数一数二的,暗杀水平更是享誉国际。

    003跟其他杀手一样,没有家人,没有记忆,甚至没有思想。

    但是,她好像与其他杀手又有些不一样。

    她有一张相片,她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习惯性地看那张相片一眼。

    看到那张相片,她会流泪,会难过,有时也会满足,会喜悦。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她只是003,一个编号,没有名字,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她是七叔培养的一名杀手。

    七叔要她杀谁,她必杀谁。

    这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

    第二天。

    编号003还没来得及去训练场报道,七叔身边的马克又带来了任务。

    马克也是七叔身边的杀手,排名第一,负责给后面的杀手分发任务。

    马克仍给她一张相片,一张必杀令。

    编号003接过那张相片看了一眼,正是她那晚营救七叔时,在别墅敲晕的男子。

    那男子,似乎跟自己长得有些像,她有些不确定。

    因为003从小对自己的面容没什么深刻的记忆。

    这是一种病,脸盲症。

    但是,她只针对自己。

    003习惯地看了一眼那相片,记住了要杀之人的五官,又移开,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伸手接下了必杀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