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青云十杰-《从虎蛟开始》

    距青云派护山大阵被破去,妖魔鬼怪进入到青云派山门中已经过了数个时辰,在妖魔鬼怪的平均实力不如修士的情况下。

    这些外来妖魔硬是凭借着数量压制了青云派的修士,涌入青云派驻地的妖魔越来越多。

    “告诉我,锁妖塔在哪?”

    魁将军用阴刀指着一个练气期的修士冷声问道,他们的视力自然比不得血鹰妖王,只能依靠问路的方法寻找。

    他连带着千眼妖蟾,洛红衣,玄水居士和女妖曼珠聚到了一起,身边还有大量的阴魂鬼物和精怪护卫,在高阶修士被拖住的情况下,青云派中的修士少有能对抗他们。

    这也让他们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青云派腹地。

    “锁妖塔在西边,往西去,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

    练气期修士用左手指着一个方向,并不是所有的人族修仙者都悍不畏死,事实上大多数的修仙者还是爱惜生命的,那种宁死不屈的终究是少数。

    “可知一年前被抓来的一只本体为虎蛟的妖怪是否就在塔中?”魁将军又问道。

    “里面关进去了什么妖怪,向来只有锁妖殿中的修士和宗门长老们才知晓,贫道亦是不知。”

    被挟持的练气期修士胆战心惊的回道。

    “走!”

    魁将军放开了这名修士,带着身后的大小妖怪鬼物往他所指的方向而去。

    “呼。”这名修士轻舒一口气,还未等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忽然大量的妖魔鬼物带着嗜血的眼神贪婪的朝他涌了过来。

    “啊啊!”修士发出凄惨,痛苦的叫声,被淹没在了妖魔的海洋中,不多时,这些妖魔鬼物散开,地上只剩下了破损的衣物碎片和一滩血迹。

    “魁大哥,青云派已经到了大厦将倾之际,进来的妖怪们都奔向药藏殿,万宝殿和妙法殿而去,企图趁此机会发一波横财。”

    “我等既然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是不是也需做些打算才是。”玄水居士在行进中往左右望去。

    场面一片混乱,偶有实力强劲的修士飞出,一剑便斩了数个妖魔,也有妖怪现出本体将修士生吞活剥。

    还有闪电雷霆,狂风大作,烈焰横生等异象,这些是修士们的术法和妖怪的天赋神通在进行斗法。

    有部分强大的妖魔已经打败了一些修士,在趁机逼问修士们青云派修行资源所在,当然,也有一些妖魔早已了解了此地地图,直奔目的地而去。

    “居士所说正是老魁所想,待得我等前去锁妖塔将蟠山君救出后,便去闯上一闯,顺手捞些资源出来。”魁将军点头认可。

    身后的妖魔鬼怪一听此言,眼睛都亮了起来,与魁将军前来的阴魂精怪虽然都是他们自家势力,但现在一整座人族宗门的资源就在眼前,要是说心中没有些想法自然是假的。

    就是女妖曼珠这种常年侍奉玉矶妖王的存在也难免有些垂涎青云派的修行资源,这可是人族立于生洲的十二大宗门之一。

    传承无数年,其内有多少珍宝道藏,谁也说不清。

    ......

    虎蛟在杀死了胡姓修士后没有真的直接让其进入地府去投胎,这倒不是他想反悔了,区区一个性情不稳的初生阴魂,对他而言是没有多大用处的。

    他留下胡姓修士的原因,主要还是预防这家伙使诈,使用虚假消息糊弄于他。

    加上最开始那名修士口中的消息和这胡姓修士提供的消息,虎蛟已经大致的弄明白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青云派式微,妖魔联合入侵,不管最后局势到底如何,反正妖怪们已经攻进青云派驻地了。

    虎蛟这时候若是只想着逃跑,那岂不是对不起自己那么久的关押生涯。

    何况现在那么大的一块肥肉就放在眼前,任君采撷,他若还是选择视而不见,那他就不是修行途中不畏磨难,勇猛精进,敢于天争的虎蛟大王了。

    在问过胡姓修士,并经过仔细考量后,虎蛟将目光放在了最近的药藏殿中。

    明白了青云派现在的境地,虎蛟行事也不像原来那样做无头苍蝇了,而是降低了飞行高度,尽量靠近地面,避免因为太过显眼而和人发生争执,低调的往药藏殿而去。

    途中也遇到了几波妖怪,但虎蛟都没有理会,这些妖魔在没有见到真正的宝物之前也不想多生事端,只是保持距离,往同一个方向赶去。

    这些也让虎蛟更加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加快速度往药藏殿中飞去。

    就在这时,前方波折横生。

    一名样貌俊秀,少年模样的男子从天空落下,手持两把森白的剑刃,手中剑影舞动。

    走在最前面的两只精怪身上霎时间出现数朵血花,连一声哀嚎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倒在了地上。

    “使双剑,是青云派十杰中的七席,吴亦霜。”离的近的一只飞鸟精怪尖叫一声,连忙调转方向逃离。

    他这一声尖叫让周围的妖怪和赶来的修士都听到了,虎蛟恰巧也在其中,他还没赶到前面,就看到了那名使双剑的年轻修士。

    唰!

    一道剑气劈出,飞鸟精怪没来得及跑出多远就被剑气从中间劈开,两半身子同时从空中落下,并不停的洒落内脏和鲜血,只留几根染血的羽毛还在空中缓慢的飘荡。

    “青云十杰,那可是青云派弟子中最强的十个弟子,俺们咋就这般不得造化,碰上了这种硬茬。”

    一群原本极速前行的野犬精怪见此情况停了下来,与吴亦霜遥遥对峙。

    “管他什么鸟杰,他只有一个,而俺们在场的妖怪少说也有十来个,直接杀过去。”野狗群中有精怪大吠。

    “对,青云派已经不行了,他若是不识相,敢阻俺们,正好抓来填俺们的肚子。”

    妖怪行事大多冲动,越是修为低的妖怪越是如此,此刻听到这个声音的鼓动,其余野狗尽皆响应,齐齐往吴亦霜撕咬而去。

    这些野狗都是上了年份的精怪,最小的一只也有牛犊大小,最大的一只更有成年野牛高大,而少年模样的吴亦霜身高不过一米六,身材单薄。

    看着体型悬殊,吴亦霜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惧意,面色平静中带着一丝漠视,并不怎么把眼前的精怪放在眼里。

    没有使用通言符,他也听不懂这些精怪在说些什么,只觉得是一些无意义的鸟鸣和犬吠。

    霎时间,剑气纵横,一道道剑光像是无数杂乱的丝线,每一根丝线划出就有一只精怪的喉咙被割破,或是肢干被砍断。

    一群野狗精怪转眼间就被他杀了个七零八落,有精怪见机不妙想要逃跑,一道剑气飞来,四条腿都在关节处被削去。

    “想走?”

    轻松写意击杀这些精怪的吴亦霜却是面色一冷,右手的长剑往上一挥,剑光如柱。

    正准备趁着吴亦霜与野狗精怪交战直接从上方越过他们的一道金色妖罡被剑光击中,里面一道金甲红袍的魁梧身影手持金钺从天而降向他劈来。

    “喝!”

    吴亦霜怡然不惧,双剑架起,从下而上,一跃而起,向着这道金甲红袍的身影迎了上去。

    嘣!

    金怖钺劈砍在双剑上,一道无可匹敌的力道从中传来,在巨大的力道作用下,吴亦霜在空中被击落,倒退回地面。

    嘭!

    在他落地的一瞬间,地面爆裂,并向着四周蔓延,吴亦霜双腿陷入其中,已经没过了脚背。

    双剑不断发出嗡嗡的哀鸣声,他的双手同样有些发麻,这让他不由得抬起头来再看那道金甲红袍的身影,却发现对方已经绝尘而去。

    吴亦霜眼中犹豫了一瞬,终究是没有追去,心里反而稍稍舒了一口气,刚才那一次交手,虎蛟占了从上而下的便宜,但他同样是从地面借了力。

    却是被一击而溃,这让他明白以那个妖怪的实力自己如果真的追上去,恐怕也不会是其的对手。

    其余的精怪此刻已经趁着虎蛟与吴亦霜的那一次交手之机,越过二者往药藏殿方向而去。

    一群鸟族精怪一边离去一边还在讨论。

    “刚才那妖怪是谁,竟然正面击落了青云派十杰中的七席,这实力怕是比得上青云派的前五席了吧。”

    “鹰哥眼神最好,可看清了这妖怪是甚模样?”

    “他穿着金甲红袍,顶着虎首,头上有鱼鳍,手持一柄无双金钺,到底是谁,我不曾见过,不晓得是哪位妖族大修。”

    一只头上长着白毛的老鹰同样有些疑惑的回答道。

    “金甲红袍,虎首鱼鳍,莫不是那魁将军义弟,落月潭虎蛟大王?”一只老雀开口。

    “蟠山君?他不是被关入锁妖塔中了吗,咱们这次进来的妖怪中,有不少大妖是为了救他而来。”

    最先说话的鸟族妖怪惊呼。

    “看前面那道金光,那就是刚才与吴亦霜在空中对碰一招的妖族,应也是与我等一样,往修士们的药藏殿而去,是与不是,到时看看便知。”

    恰在此时,一道金色的妖罡从远处越过他们,往前疾驰而去。

    鸟族精怪见此,同样加快了速度往前飞。

    药藏殿离虎蛟原来的所在并不远,在虎蛟击落了吴亦霜后,不多时就见到了前方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

    一路上除了与吴亦霜对碰了一招,他没有理会其余的事端,再没有遇到多少波折,畅通无阻的来到了药藏殿的大门前。

    一缕缕药香味从中飘来,这让虎蛟更加确定了这里就是青云派炼制和贮存灵药的所在。

    此刻,已经有许多妖魔鬼怪,甚至一些趁火打劫的人族邪道修士来到了药藏殿的大门前。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粉色道袍,脸上浓妆艳抹的邪道男修和一名马首人身的大妖,其余小妖和练气修士近百。

    当然,这其中不乏有遮掩了修为的修士混在其中,不愿当那出头鸟,虎蛟想了想,也跟着站在了后面,看看情况再说。

    “万傀儿,你只是青云派十杰中的第九席,顶多实基的修为,而我等同道数量众多,你护不住这药藏殿的灵药资源,识相的,乖乖让开,免得葬送了性命。”

    马首大妖声色残忍的说道。

    挡在药藏殿的是一名身材短小,面容约莫只有十二岁的少年郎,在他身后站着十数名青云派的外门弟子和一名筑基期的内门弟子。

    以他为中心,手持法器,警惕的看着围来的妖魔鬼怪。

    “九席又如何,我青云派十杰,便是末席也不是尔等山野之妖可比的,要想抢我青云派的修行资源,尽管放马过来。”

    万傀儿的声音也是还未到变声期的少年郎一般,带着童稚之音,脸上却有着属于大派弟子才有的傲气。

    他手一招,便有两只成年大象大小石狮从地面升起,护卫在他身前。

    “嘻嘻,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呢。”粉色衣服的男子掩面娇羞,“守着这么一座没什么生机的死物有什么意思,不若你让人家过去,人家...人家就陪你一晚上如何。”

    说着,粉衣男子脸上一红,连忙用衣袍遮脸,挡住脸上的羞意。

    原本对峙的双方气氛都极其严肃,紧张,在粉衣男子发言后,顿时脸上都有些怪异。

    万傀儿涨红了脸,恼怒之色现于言表,就连原本和粉衣男子站在一起的马首大妖也不由得心中抽搐,不动声色的移开了一点距离。

    “不知廉耻。”万傀儿是个脸皮薄的,察觉到众人怪异的眼光,顿时大骂,竟然主动发起了攻击,一挥手,两只石狮尽皆向着粉衣男子扑去。

    “嘻嘻嘻,这种笨重的家伙可打不到人家。”

    粉衣男子轻笑一声,在石狮子落下的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只留粉色的雾气在原地。

    这头石狮找不到目标转而扑向了一旁的马首大妖。

    石狮厚重,每踩一步都会发出沉重的脚步声,头颅大小的石头被石狮踩过之后直接压成了粉末。

    这种声势让马首大妖面色一变,不敢真的与这力量型的傀儡硬碰硬,拿出一柄双叉刃,一跃而起。

    吼!!

    不曾想,这石狮在发出一声金属质感的咆哮声后同样跟着跃起,扑到马首大妖的身上,肆意撕咬。

    “哼。”万傀儿轻蔑的哼了声,还没等他说些什么,一阵香风袭来,娘化的男音在耳边响起:“小可爱,你在看哪里呢,怎么不看看人家~”

    “你...”万傀儿心中一惊,反手一掌拍去,簇拥在他旁边的修士也反应过来,纷纷出手。

    呼!

    万傀儿一掌打了个空,粉衣男子再次化作粉色烟雾消失在原地。

    “啊!”但没过多时,一声惨叫响起,粉衣男子捂着手臂在空中现身,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下方。

    “仗着些邪道手段欺负我师弟,是不是搞错地方了,这里可是我青云派的地盘。”

    一名面相方正,浓眉大眼,手持金刀的男子缓步走出,走到万傀儿身旁。

    “太好了,方师兄,你来了。”万傀儿一脸惊喜。

    粉衣男子站在半空中眼神阴翳,一字一字的开口:“青—云—派—五—席—方—天—正。”

    “我就料想药藏殿可能会成为你们这些妖魔的目标,现在看来,果真是什么土鸡瓦狗都敢来我青云派放肆了。”

    方天正面色冷硬,看向前方的妖魔鬼怪眼中充斥着杀意。

    “区区丧家之犬,也敢大放厥词。”有邪修看不惯方天正的作态,出言嘲讽道。

    方天正视线一转,看向了刚才声音传来的地方,因为人太杂,他弄不清是谁开的口,索性手中金刀一挥。

    “雷——犁!”

    数条金色的雷电长蛇从他手上的金刀发出,像犁地一般朝着这一块地方的妖怪和邪道修士扫去。

    雷蛇像是九天雷廷一样霸道,所过之处,无论是邪修还是妖怪一旦被雷蛇缠上便会浑身抽搐,身躯弱些的直接炸裂,皮开肉绽。

    唯有一道身影身上陡然升起金色的妖罡,挡住了同样是金色的雷霆。

    待得雷蛇的扫荡过去,虎蛟左右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发现,周围竟然变得空荡荡的,唯有他一个还在原地站着,而其它的妖怪,离得最近的也有十米远。

    “原来他们在这里还藏着一个大妖。”万傀儿惊呼,刚才局势紧张,虎蛟站得又偏,以至于虽然虎蛟没有做掩饰他仍旧把虎蛟忽略了。

    方天正面色则是变得更加冷硬,将目光放在了虎蛟身上。

    “别误会,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对你们青云派弟子没有恶意。”

    虎蛟表情真挚的解释,又一指药藏殿的大门:“让我进去怎么样,我保证拿了东西就走,绝不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