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万道石!-《盖世人王》

    吞日雀是堪比圣兽的无上妖魔,相传可以吞掉天上的太阳,天赋神通一旦祭出,吞天纳地,无所不能。

    钧天坠入嘴巴的瞬间,觉得身躯都要烂掉,快要化为脓血。

    神女已经沉睡,但是她肌体无双,根本不被影响,或许对于她而言,就算是真的殒落,肉身也由不得他人亵渎。

    这片古老的吞噬世界,乌光已经形成巨大的漩涡,淹没了钧天,短暂时间让战神法体黯淡无光。

    “嗡!”

    钧天不会坐以待毙,圣元宝轮涌现出一重重本源物质,镇压住伤痛的肉身。

    与此同时,体甲内空间里面,飘散出来仅剩的金色物质,刺激的金色战神法体暴涨,硬生生撑开了乌光漩涡。

    “杀!”

    钧天大吼,接连演化真龙九式,打出来一条接着一条可怕的苍龙,轰的巨嘴裂缝放大,溅射一片血光。

    吞日雀勃然大怒,若非它被破界矛给刺伤了,以它的天赋神通足以形成完整无缺的吞噬世界,将钧天和神女炼死在里面。

    钧天展动银色神羽,冲出了流血的巨嘴,接着他果断祭出金色宝镜,蔓延的模糊圣威让吞日雀脸色微沉。

    虽然仅仅是仿品,但是圣子级的宝物岂能是等闲之物,金色宝镜迅速放大,古老的镜面开启门庭,囊天阔地,一下子笼罩了吞日雀。

    “蚁虫,妄想以此宝镇压我,除非你请来一口大道圣宝!”

    吞日雀的眸子冰冷,血色身躯翻腾出恐怖气力,压的金阳镜都在颤抖,镜面都崩出了裂痕!

    钧天根本没有指望金阳镜可以镇压吞日雀,他现在需要争取到逃命的时间。

    九重星河已经崩坏了,虚空秘府威能大损,破界矛底蕴亏损严重,很难再爆发出威胁王兽的杀伐。

    雄关的救兵什么来是未知的,钧天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神女身上,只要她能醒来还有翻盘的希望。

    “走!”

    钧天收走虚空秘府,背后的银色翅膀极限爆发,呈现出巨翅龙的残影,横渡虚空远去。

    “哪里逃!”

    金翅大鹏鸟纵然在流血,但是它横渡虚空的动静太大了,虚空深处都崩成大裂缝,可怕的神威更是压制的银色巨翅要断裂。

    “该死!”

    钧天的速度大幅地降低,体甲内蕴的神威将要耗尽,再打下去将会失去逃生的希望。

    在这种强者交锋的世界中,小晴晴的虚空遁法起不到任何作用。

    “云天你快逃命去吧。”穆馨焦急大叫道:“该做的已经做了,它们的目标是宫主,可它们想要杀掉宫主绝非那么容易。”

    “哈哈哈,想要逃走?都得死!”

    鹏鸟俯冲而来,挟着的神威将钧天震落在大地上,若没有体甲护体已经形神俱灭。

    废墟大战惊天动地,满世界的黑雾都在澎湃,战神般的影子和巨鸟激烈厮杀在一起,短暂时间钧天打出了最强底蕴。

    “杀!”

    钧天大吼,祖上战神脱离了钧天的身躯,矗立在天地间,脊梁撑天,脚踏云霄,身躯燃烧圣光,挥拳震飞了金翅大鹏鸟。

    战神般的法体暗淡了许多,回归钧天的肉身。

    “轰!”

    另一边,金阳镜剧烈扭曲,已经严重变形,最终承受不住吞日雀的神威,被活生生撑爆了,炸成一片废铁。

    逃逃逃!

    钧天抱着神女踏入虚空秘府中,激发覆盖在上面的虚空阵痕,打出一片虚空虫洞,想要展开虚空跨越!

    然而虚空秘府刚刚冲到里面,刚才被震飞的鹏鸟有恐怖的速度杀来,翅膀化作黄金圣剑,撕裂了一大片虚空。

    “轰!”

    虚空跨越失败!

    虚空虫洞都被斩爆了,黑色秘府坠落在大地上,砸出一片深坑。

    钧天强忍着内心的慌乱,果断取出天胎石,打出一片片神秘清辉,流淌到神女的肌体内,希望她可以醒来,主导大局。

    “轰隆!”

    吞日雀俯冲而来,流血的巨嘴乌光滚滚,吞天纳地,苍穹全面阴沉,伸手不见五指。

    “吞!”

    吞日雀的巨嘴再一次笼罩了虚空秘府,它要将里面的一切全部吞噬炼化。

    “其他的归你,神坛归我!”

    金色翅膀劈来了,撕开了黑暗世界,阻挡吞日雀炼化虚空秘府。

    “你在说笑吗?”

    吞日雀冷漠道,血色大爪子攥住了虚空秘府,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鹏鸟更不会想让,金色爪子跟着攥住了虚空秘府,道:“想要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吗?可以,将两个蚂蚁抹杀掉,你我再一决生死!”

    这一瞬间,虚空秘府开始震颤,呈现的虚空纹理都在扭曲,很快会失去一切防御手段,被撕成两截。

    钧天冷漠站着,攥紧破界矛,关键时刻打出去还能发挥一些威能,以体甲再拼一拼还能争取到一些时间。

    “咔嚓!”

    无坚不摧的虚空秘府已经崩出裂痕,恐怖杀意翻腾而来,秘府内的世界将要全面毁灭。

    钧天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秘府一旦毁灭,穆馨第一个殒落,他也撑不住多长时间。

    “宫主您醒了!”

    紧急万分的关头,沉睡的神女睁开眼眸,身躯朦胧一层仙辉,婀娜多姿的躯体若隐若现,显然天胎石为她补全了一些底蕴。

    “嗡!”

    她体内冲出一片五色霞光,笼罩了虚空秘府,可以阻挡两大妖魔一些时间。

    “这是?”

    神女的眼底掠出惊容,复苏的第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万物源石。

    色彩斑斓的小石头,仅有婴儿拳头大,看起来普普通通,实则内蕴匪夷所思的道法痕迹。

    白衣宫主的眼底闪出惊容,洞悉到内部的万道痕迹,如同在观望一片宇宙雏形,带给她很深的震撼。

    “宇宙石粗胚!”

    宫主道出的话让穆馨都匪夷所思,这是一口无价的神物,如果能孕育出完整的宇宙石,那将会化作至强至霸的至宝!

    宇宙石,单凭名号就能知道是何等的霸道,不过宇宙石的存在仅仅是传说,这块万物源石已经交织出了大道,勉强能称之为‘万道石’。

    但即便是万道石,孕育沉淀的时间也是难以想象的,落在强者手中可以祭炼成可怕的圣物,未来能成为最强系列的至宝。

    “嗡!”

    宫主晶莹的额头绽放瑞霞,一缕元神贯穿到万物源石之内,它刹那间变了,恢弘的像是生命古星在觉醒,模糊的万道在内部运行,隐约交织出一片大世界。

    钧天心惊肉跳,以前的万物源石是沉睡状态,但现在被白衣宫主给激活而出,他能深刻感受到万物大道。

    “有了此物,我们足以安然无恙!”

    宫主会心一笑,倾国倾城,仿若百花盛开,雍容端庄,如九天仙女坠落凡尘,美得不可方物。

    别说钧天失神,穆馨都呆呆的,面前的宫主似乎汇聚了天地间最美好的事物,内蕴神秀,肌体闪烁五色仙辉。

    “去。”

    她屈指一点,万物源石辐射出一片域场世界,万道形成脉络交织在天地之间,又如同化作万座神桥,每一条都要通往域外。

    这片古老的废墟世界景象大变,万物世界笼罩这片时空,遮蔽了两大可怕生物的躯体,将它们拉出万道时空之内。

    “可以走了。”

    宫主静坐在原地,闭上眼眸,她冰肌玉肤,有闭月羞花之貌,风采绝伦。

    快要坏掉的虚空秘府启程,遨游到虚空深处,短暂时间消失在这片迷雾世界。

    “吼!”

    也就是数个呼吸过去,战场区域杀意滔天,两大生物震裂了万道域场,吼动了废墟大地,震散了漫天迷雾。

    原本他们发狂要挣个生死,独吞了神坛。

    但是现在呆愣在原地,什么都没了,神女的踪影已经扑捉不到。

    “混账至极!”

    吞日雀的心肺差点气炸,原本它们快要得手了,结果半路上杀出来两个蚂蚁,硬生生救走了神女。

    “杀,掀翻天地也要挖出他们!”

    金翅大鹏鸟仰天怒吼,金色翅膀斩破虚空,地面上的山石废墟土崩瓦块,它从未这般狂怒过,这可是神坛,举世强者都疯狂的神位。

    “大道圣宝的波动!”

    同一时间它们脸色阴沉,感受到圣宝的威压在沸腾,从遥远的雄关之地打了出来,即将贯穿到这片迷雾废墟。

    不仅仅是这里,另一口大道圣宝率先打出来,一口恐怖的宝镜,镜面上铭刻九轮太阳,飞出来形成九日横空的画面。

    雄关的圣宝还没有打来,金阳洞天的大道圣宝已经复活了,九日围绕着太阳星隆隆转动,垂落下来亿万重神火,压向了两大恐怖生物。

    “人族,胆敢以圣宝压制本尊,你们想让蛮荒大山彻底成为禁区吗?”

    吞日雀正在气头上,发出狂怒的话语:“当年夏族都死绝了,大夏军一战全灭,尔等算什么?马上把刚才的少年交出来,否则荒兽一脉踏平雄关!”

    “轰!”

    如海的血光蔓延而来,悬挂在雄关的血日压向蛮荒大山,震碎了这片大地,苍穹都浮现出无数大裂缝。

    血日横空,如同镇守在天边的恐怖蛮兽,白发修罗的法体屹立在里面,深邃的瞳孔散发出冷漠光泽。

    “你……”

    吞日雀怒极而狂,刚才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本该得手的造化竟然被一个少年给破坏掉了。

    孰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它没想到白发修罗如此强势,血日下沉,挤满了整片大地,两大妖魔都胆寒,这可是镇守雄关的最强至宝。

    “大夏军已经重建。”

    白发修罗一身铁衣,说出这样的话语,青铜面具覆盖他的面孔,那深邃的眼眸中,隐约间呈现出日沉月毁的恐怖景象,俯视着两大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