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再见大师兄-《长生,开局挖矿八年》

    穿过一眼无尽,整齐排列宛如兵马俑一样陈列的炼尸群后,战舰终于来到了战舰停靠区。

    龙级战舰降落停靠,李青和血木子一起走下战舰。

    周围,一队身穿统一黑袍,面色冷冽的修士,进退有续的登上战舰,然后驶向远处虚空。

    修士战舰后,则是一艘宛如虚空鲸鱼模样的运尸舰,缓缓跟随着。庞大的舰身投下大片阴影,似乎是前往战争前线。

    阴影笼罩下,李青的心不自觉的就提起来,身体有些僵硬,似乎是被那战争的萧杀之气所激。

    旁边血木子看着李青的模样,走上来拍拍李青的肩膀道:

    “虚木师弟,放松些,不必如此紧张”

    李青回过神,身体一松。

    “第一次见这般景象,倒是让师兄看笑了!”

    “那里,当年师兄也是这般过来的!”

    随即两人便凌空虚度,朝着黑塔而去,惊起一片注目。

    李青和血木子并肩而遁,看着下方漆黑的建筑之间人来人往,感觉烟火之气冲天而起!

    于是便扭头朝着血木子问道:

    “师兄,那里是?”

    “欧,那里是一片交易区,供给弟子们平时互通有无的!”

    李青了然。

    “看起来倒是热闹,有时间去看看!”

    之后,李青又朝着血木子问了一些,关于黑塔驻地的问题,之后李青才了解到,方才那摆放无尽炼尸群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那里和李青想的一样,是炼尸储备地,陈列着战争所用的炼尸。

    平时,用以填补前线炼尸损耗,和宗门弟子做战时炼尸的损耗。

    每日都有海量的炼尸从哪里流出,也有新鲜的炼尸入住。

    可以说一定程度上,这些炼尸才是这场战争的最大贡献者,天尸宗在天辰武界占据的每一寸土地上,都躺满了这些炼尸的血肉。

    ……………

    看似不远的距离,两人还是飞遁了一刻钟时间。

    这才来到黑塔下,抬头仰望,黑塔更加的宏伟庞大,塔廊上巡逻驻守的炼尸,通通都是十多米高,青面獠牙的巨人炼尸,身上缭绕的尸气。

    隐隐与黑塔连成一体,宛如住世的巨灵神,手中的漆黑兵戈上,兵煞之气缭绕如龙,背后栩栩如生的壁画,宛如有神,其上刻画的凶兽眼眸血光缭绕,似乎是在时刻扫视着塔外的空间,只要一发现入侵者便会从画中扑出,猎杀敌人,大快朵颐。

    两人来到黑塔下的广场上,便不再凌空虚度,而是脚踏实地,拾阶而上。

    李青踩在宛如黑暗凝固形成的漆黑台阶上,抬头看着直插云霄,宛如撑天之柱一样的黑塔,有种朝圣之感。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临近黑塔门前。

    惊醒了高耸的塔门前,持戈守卫的炼尸,投下眸光。

    这两具炼尸,约莫有十多丈高,三头六臂,青面獠牙,裸露在外的六只手臂上,肌肉虬扎,利爪狰狞,看起来就很是不凡。

    漆黑缭绕着尸气的身体上,遍布着细密的鳞片,鳞片上玄奥的秘纹密布,闪烁着幽暗漆黑的玄光。

    “噌”

    兵戈交击之声,铿锵有力,交击之处,火星四冒,荡开一圈圈波纹。

    同时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来着止步X2!”

    狰狞的青面,猩红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李青两人,磅礴的气势镇压而下,恶意冲天。

    似乎只要两人有一丝异动,两具三头六臂的炼尸,便会用那兵煞缭绕的兵戈,把他们切成肉片,然后大快朵颐。

    血木子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连面色都没有一丝变化,只是从怀里拿出身份令牌对着守门炼尸。

    看到令牌后,恶意满满的炼尸血眸,射出两道血光,照射在令牌上。

    下一刻血色眸光消失,磅礴的气势,凶恶的恶意瞬间消失,交击阻拦的兵戈移开。

    两具守门炼尸把兵戈顿在旁边,转身一左一右十二只肌肉虬扎的手臂,按在高耸的塔门上缓缓用力推开。

    “嘎吱”

    厚重漆黑的大门推开,血木子便领着李青走去其中。

    塔里面很宽,仿佛一片世界,但是李青和血木子两人仅仅能够涉足靠近塔身的走廊,至于塔的中间仿佛是一滩平静的湖水,而湖水之下尸气冲天而起,无数炼尸在其中横陈,吞吐着尸气。

    李青神魂运转到极限,但是也一时数不清有多少种族,有多少数量,可以想象黑塔凌空,塔们大开,无数炼尸宛如潮水一般涌下,淹没天地。

    围着塔内炼尸世界绕了一圈后,来到塔的后方,这里有一个闪烁着幽蓝光芒的传送阵。

    能够通向上层塔身,不过由于血木子权限不够,并不能一次传送到塔顶,而需要一层一层的传送,这也让李青大饱眼福,见识了各种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黑塔每一层都有所不同,有的空荡荡的,有的喂养着成群结队的异兽妖兽,有的关押这凶恶的异族,有的陈列着煞气冲天的武器,有的堆积着色彩斑斓的晶石,有的则囚禁着气息未绝强者,宛如收藏品一样,展览在塔中。

    李青便从九百六十六层塔中,看到一具血海环绕,漆黑锁链囚禁,头顶天,脚踏地,仰天怒吼的血猿,似乎是在抗争黑塔的囚禁。

    看到李青两人出现在塔中后,宛如苍天之眸的血眸猛然垂下。

    明明没有任何能量波动,李青却宛如被天敌盯上一样,身体僵直,浑身汗毛直竖,皮肤上凸起一个个小疙瘩,汹涌澎湃的尸元,被死死镇压在丹田中一动不动。

    李青几乎瞬间便无法控制身体,宛如化石一样立定当场,连眼皮都无法动弹,而且头脑发昏,神智不凝。

    好在旁边血木子修为更高,连忙抗着压力,开启传送阵传送到上层塔中,之后越是靠近塔顶的塔层,里面只要是关押活着生物的,李青都要欲仙欲死一般。

    九百九十九层的传送阵蓝光一闪,血木子和李青出现,血木子没什么变化,依旧是浑身猩红铠甲,身材魁梧雄壮,面色冷漠。

    倒是旁边的李青,状态不是很好,一头金色的长发炸开,朝天竖起,发丝之间冒着纯白炽烈的火焰,面上更是烤熟了一样,透着金白光泽。

    随着李青的呼吸,一缕缕纯白烈焰调皮的缭绕在他嘴边,和发丝上的金白火焰一唱一呵。

    脱离了庞大威压的压制与力量感染,李青缓缓回过神,抬起手,体内尸元涌动,金光绽放之间,有些尴尬的把冲天而起的头发收束好。

    然后手捏不动印,体绽金光,驱散先前在第九百九十八层塔身中,被十二翼天使气息所感染,自发转化燃烧的金白圣焰。

    想到那宛如金白大日一般,横亘在塔身中的十二翼天使,李青依旧心有余悸。

    那是一头背身十二翼,百米多高,浑身绽放着金白色神光,手拿长剑的天使。

    粗一看仿佛还活着,身体周边灼烧虚空的金白神焰,一鼓一胀,仿佛心脏一般有节奏鼓动。

    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只十二翼天使的眉心处,钉着一颗血色长钉,然后伤口处,延伸出丝丝缕缕血色纹路,遍布天使整个躯体,只是在耀眼的金白神焰的掩盖下,不甚明显。

    而十二翼天使身上的金白神焰,不住的灼烧血色长钉,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被血色长钉上的血光一卷,便消失无踪。

    与之相对的血色长钉上的血光,隐隐更加的猩红。

    当时李青只是看了一眼后,便被金白神焰所感染,以至于身体暴动,燃烧起金白火焰。

    好在旁边的血木子,及时伸出援手才勉了李青被烧成灰灰的下场。

    如今虽然离开了九百九十八层,但是如今十二翼天使的身姿,依旧烙印在脑海中,现在想起来,李青又感觉头皮发热,熄灭了的白金火焰,又有了重新燃烧的趋势。

    李青连忙把是十二翼天使的身影踢出脑海,努力的不去想,然后身上的金光更加的耀眼,努力剔除一边燃烧的躯体,和其中的异种能量。

    “不知这只十二翼天使,是什么境界的生灵,居然如此之强。

    哪怕死去不知多少岁月了,依旧还有如此神威!”

    李青一边运功,一边出神的想到,同时对于大师兄虚青子更加的佩服,这样的生灵实体都能得到。

    就是不知是他自己狩猎的,还是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捡到的,要是后者李青也想捡一只啊!

    片刻后,李青彻底祛除了十二翼天使的气息感染。

    旁边,血木子看到李青调整好状态后,开口道:

    “虚木师弟好了吗,好了我们便去见虚青师兄吧!”

    李青闻言,回过头看着没有一丝变化的血木子,有些尴尬的道:

    “走吧!又让师兄看笑了!”

    李青今天都不知道说过多少这话了,如今说起来倒是越来越顺口了,难不成这便是传说中的磨平了棱角。

    不知是被白金神焰烧傻了脑子,还是被一路来的打击给打击狠了,现在居然神思飞扬,心态特别的平稳。

    言罢,两人肩并肩延着护栏朝着塔中走去。

    第九百九十九层,与下面的塔层都不同,是最小的一个塔层,构造也有些许的不同。

    下面的塔层都是塔身外有一圈塔廊,塔廊上守护者各种巡逻炼尸,塔内则是一个宛如世界的宽大空间,里面或是放置炼尸,或是摆放收藏品,或是堆放天才地宝,传送门也是建立在塔内。

    而第九百九十九层塔层,传送阵是建立在塔廊上,塔廊也宽大,仿佛一方广场,至于塔尖模样的建筑,则是大师兄日常的住所。

    李青两人来到后塔门前,不等两人有所动作,大门便无风自开,露出里面的场景。

    幽幽香薰烟气缭绕,家具古朴大气,居中之处的主坐上,一身穿素白长袍,妖异俊美的和尚。

    “拜见大师兄!”

    “拜见虚青子师兄!”

    两人连忙行礼。

    虚青子看到来人,面带微笑:

    “师弟,你可让师兄好等!”

    说完朝着李青旁边的血木子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血木子也很识趣,连忙告辞道:

    “师兄既然虚木师弟已经接到,那么师弟便先退下了!”

    然后便退了出去,顺便还带上门。

    “让师兄挂念了,师弟如今才来,很是惭愧!”

    李青看到血木子离开后,才满脸惭愧的道。

    毕竟大师兄虚青子邀请他天成武界之时时,已经是四五年前了。

    李青因为怕准备不充分,横死战场,所以一直拖到如今才来,虽然他心黑脸皮厚,但如此境况还是有些脸红。

    “哈哈,怕死是正常的,准备充分点也好,这样师兄才能交给你重任!”

    虚青子调侃李青一下,然后看了看李青的眉心,所有所思的打趣道:

    “师尊他老人家倒是偏心的很,到处师兄可没有这种待遇!”

    李青闻言,有些不知怎么接话,毕竟被偏心的是他,索性摸摸眉心,憨憨一笑。

    之后虚青子又拉着李青聊了一会,询问李青的近况,还有师尊空无子。

    然后两人便开始聊正事,便是对于李青在天辰武界的安排,这一聊便是一天。

    天色渐渐昏暗。

    “嘎吱!”

    紧闭了许久的大门打开,李青一脸振奋的走了出来,径直朝着黑塔传送阵而去。

    蓝色光芒一闪,李青便来到黑塔之外的广场上,至于为什么直接传送到最下面,而不是一层一层的传送,那是因为虚青子怕李青一个人下来,身边没有人护持,可能走不了几层就会被他的那些收藏品泄露的气息给灭了。

    广场上,李青回首看了一眼青面獠牙,三头六臂的守门炼尸,和通天彻地的黑塔,心中豪迈顿生:

    “总有一天,我也会拥有自己的黑塔,以及更多的藏品!”

    然后转身架起云雾,朝着东方而去,那里有虚青子分配给他的战舰以及军队。

    根据大师兄虚青子给的地图和方位,李青架着云遁化为一道白光,全力赶路。

    飞遁之间,不是能够感觉到一股股波动扫描而过,显然有些地方是不允许随意飞遁的,但是李青背后有大佬开后门,倒是一路畅通,顺利到达了名义上属于他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