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又要师娘忍痛割爱了-《咸鱼大佬她只想赚钱养家》

    第148章又要师娘忍痛割爱了

    “那位母亲想要你的手机号,没有你的同意,我没给,她想请你吃饭感谢你。”

    云昕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时靳帮云昕盖好被子,“昕昕是个勇敢的女孩子,你想要什么奖励,我通通都满足你。”

    云昕闻言,缓缓抬眸,看向了时靳,声音低浅,“我想要紫蓝叶,可以吗?”

    培育紫蓝叶是那个女孩毕生的追求,可是所有资料都被那个该死的男人烧了,女孩也死了。

    时靳对上云昕那双悲伤的眼眸,心脏就像被人割了一刀,他深呼吸,毫不犹豫点头,“可以。”

    就算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给她送过来。

    只是又要师娘忍痛割爱了。

    云昕欣喜的勾起唇角,“谢谢,你真好。”

    时靳看到她的笑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你开心就好。”

    病房里还有两位病友,听了这么久的对话,他们也知道云昕冲进火灾救了人,纷纷竖起大拇指,“小姑娘好样的!很棒!你是大英雄!”

    云昕扭头对他们笑了笑,“我不是大英雄,我只是一位普通的老百姓。”

    她快穿去三千小世界做任务,就是救人,火灾、水灾、蝗灾、雪崩……

    哪里有灾难,她就往哪里去。

    救人已经成了她的本能,所以,她今天看到有火灾就下意识冲上去救人了。

    病房的门被人用力推开,顾浮哭着跑了进来,扑到云昕身上,担心死了,“昕昕,我在网上看到你的消息,看到你被人抬进了救护车,吓死我了。”

    她习惯有空就去刷微博热搜,在一个视频中看到昕昕时,魂都差点被吓没了。

    云昕拍拍顾浮的背,反过来安慰她,“我没事。”

    她自己就是医生,她只是吸入了一点浓烟,加上情绪过大而已,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燃起的火焰会产生心悸的感觉。

    或许是跟她刚才那个梦境有关。

    易庭砚也在这时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一个餐盒,走到时靳身边,随手递给她,然后看向云昕,“顾浮刚才就像疯了一样,知道我要来给你送粥,一把拽住我的衣服,差点把我勒死。”

    他收到靳哥的消息就出了宿舍,在通往校门口那条小道上看到了顾浮,他只是随口说他要去医院给云昕送粥,谁知她激动的扑到他身上,拽着他的衣服询问云昕的病房。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对他爱得深沉。

    顾浮抿着唇,“抱歉,我没控制好力道,下次不会了。”

    易庭砚:“……”

    好像渣女发言。

    云昕看向顾浮,“阿浮。”

    “闭嘴,谁让你不顾自身安慰冲过去救人了?”顾浮冷声道。

    云昕委屈巴巴垂下脑袋,“我也不知道这次会昏迷。”

    以前都不会的。

    易庭砚看了看两姐妹:“……”

    他算是知道了,谁做了什么危险的事,谁就是被凶的那一个,而且还没法反驳。

    时靳打开盒子,用勺子舀起粥,递到云昕嘴边,“先喝粥填饱肚子。”

    顾浮看向时靳,本来想亲自喂云昕,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就让时靳喂吧,她不破坏昕昕的好姻缘。

    她找易庭砚打探过,时靳是京城大学的教授,昕昕也在京城大学读书,说不准时靳就是昕昕命定的缘分,就让时靳把昕昕收了吧。

    云昕动了动手指,确定自己有力气,伸出双手,“我自己喝。”

    “嗯。”时靳把碗递过去。

    云昕确实饿了,很快就把粥喝完。

    顾浮询问:“昕昕,你什么时候才出院?”

    “现在就可以出。”云昕眨了眨眼。

    时靳蹙起眉头,“不行,我刚才去问了医生,他说你最近情绪波动大,最好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云昕看向时靳,“我知道我自己没事。”

    时靳坚决不让她出院,“有一句话,医者不自医。”

    顾浮赞同的点点头,“昕昕,你就听医生的话,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你痊愈我才放心。”

    云昕想了一会儿,“明天星期一,我还要上课呢。”

    时靳说道:“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云昕:“……”

    顾浮转身朝时靳竖起大拇指,“还是你办事周到。”

    不像她,只会把事情搞砸。

    顾浮在这陪了云昕一会儿,和易庭砚一起离开了。

    隔壁床的大叔笑哼哼道:“小姑娘,你男朋友对你真好,看到你们,我觉得惭愧啊。”

    他曾经都没这么耐心又细心的照顾过他老婆,等他想照顾了,他老婆却已经去世了,遗憾终生。

    云昕瞬间羞红了脸,她摇摇头,正想说话。

    时靳先一步开口,“谢谢叔叔夸奖。”

    云昕想解释的话没能说出口,抬眸瞪着时靳,眼神凶巴巴的。

    时靳忍不住轻笑,“昕昕,你上辈子是个小狐狸吧。”

    昕昕就这样看着他,什么也不做,就把他的魂勾走了,上辈子肯定是个小狐狸。

    云昕眉眼弯弯,“不,我上辈子是个拯救世界的侠者,行走江湖,轻轻的来,轻轻的走。”

    “嗯,你说的都对。”时靳神色纵容。

    接下来,云昕接了好几个电话,爸爸弟弟姥爷大哥二哥舅舅舅妈,都在问她有没有事,知道她没事才松了口气。

    姥爷大哥二哥想过来看她,被她阻止了。

    云昕喝的是粥,很快就饿了。

    时靳给家里的管家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送饮食清淡的食物过来。

    云昕住在靠近阳台的病床,靠近门口的那位病人家属也来了,唯独她隔壁病床的大叔家属没来,显得他有些孤寂。

    云昕扭头看过去,“大叔,你家属呢?”

    大叔抿了抿唇,“我家属只剩下女儿了,她现在读高三,她就快高考了,我没告诉她我住院了,我不能打扰她,不能让她分心。”

    所以,他一个人住院也没什么的,他还走得动,生活还能自理,绝对不能打扰到他女儿。

    云昕眼神带着歉意,“抱歉。”

    “没事。”大叔笑了笑,顿了下,或许是太久没说话,忍不住又说道,“说起来,我上次住院还是十几年前,也是在同一个病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