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离职率感人-《抱紧反派国师后我长命百岁》

    第222章离职率感人

    唐昭昭吃完早膳,将自己手里的那份清单,角角对折叠好,收在袖袋中。

    继而带着格桑一起,出了府门,转头往国师府走。

    彼时,淮策正在吩咐云庆去晋王府的事情。

    淮策坐在案几前,边看着手中的书,边淡声道:

    “昭昭落在晋王府中的所有物件,你今日要一个都不少的带回。”

    不止唐昭昭记得五日期限的事情,淮策也记得。

    他当初答应了唐昭昭,要帮她将东西要回来。

    云庆脑袋里设想了一堆“要债”不成功的糟糕的结局:

    “主子,若是晋王府赖账,欺负属下,不想将唐姑娘的东西还回来,甚至还想将属下赶出晋王府,属下该怎么办?”

    淮策头也没抬,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家将会保护你,本座也会派十三和十四暗中跟着你。”

    云庆点了点头,可面上依旧是一副很担忧的神色:

    “主子,万一……晋王府那边弄丢了或者是真的拿不出来了,属下又应该怎么办?”

    他今日要面对的,是晋王府。

    萧明璋手握实权,晋王府又是萧明璋坐镇的府邸。

    云庆平日里可以待在淮策身后狐假虎威,可若是真的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对上晋王府。

    他自然会怂。

    总不能晋王府的人说自己将东西弄丢了拿不出来的时候,他让自己带来的人去搜国师府,以此来验证事情的真假性吧?

    那他可能连今晚的月亮都看不到了。

    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淮策同他一起前去。

    云庆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淮策。

    云庆希望这个时候,他同淮策能够心有灵犀。

    让淮策听到他迫切想让其跟他一起去晋王府的心愿。

    淮策摒弃了自己脑海中,云庆的声音。

    他翻了页书,气定神闲开口:“大理寺不是死的。”

    云庆:“?”

    淮策继续道:“什么时候将东西找到了,什么时候出狱,懂了吗?”

    云庆:“……属下懂了。”

    ***

    云庆刚转过身,准备带着人去晋王府。

    紧闭的书房外突然传来小厮的声音:“国师,唐姑娘来了!”

    淮策拿书的手顿了一下,终于抬起眸,看了云庆一眼。

    示意他出去问问清楚。

    云庆得了淮策的意思,走出卧房,去同小厮交涉。

    不消片刻,云庆折返回书房。

    淮策问道:“唐昭昭来做什么?”

    云庆回道:“回主子,唐姑娘说,她今日想跟着一起去晋王府。”

    淮策:“她在哪?”

    云庆:“小厮说,唐姑娘已经在府门外等着了。”

    淮策沉默了片刻。

    云庆猜不透淮策心里想什么,他试探开口:“那…属下就先同唐姑娘去晋王府了?”

    “等等。”

    云庆诧异看向淮策:“国师还有何吩咐?”

    淮策合上书,淡然起身,朝书房外面走去:“给本座备马车。”

    他也要去晋王府。

    云庆:“…………”

    云庆耷拉着眼皮,看着淮策的背影。

    他方才说了那么多话。

    无非就是想让淮策同他一起去晋王府,帮唐昭昭要回被晋王侧妃拿走的那些东西。

    可不管他怎么说,淮策就是不答应和他一起去。

    云庆本都已经放弃了。

    谁知,听到唐昭昭要去,淮策二话不说就让他备马车。

    云庆垂头丧气了一会儿。

    他在淮策的心中的分量,远远比不上唐昭昭。

    继而,云庆又释然了。

    唐昭昭毕竟是为来的国师夫人。

    他在淮策心中的分量比不上唐昭昭在淮策心中的分量实属正常。

    除了唐昭昭以外,国师一定还是最爱他的。

    ***

    唐昭昭正在国师府外,跟套马车的车夫闲聊。

    “大哥,你在国师府干了多久了?”

    唐昭昭边说,边顺手帮忙。

    唐昭昭自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小手嫩的很。

    车夫自然不敢让她帮忙,忙道谢了几句,加快手中的动作。

    并回话:“回唐姑娘,小的在国师府待了有三年了。”

    唐昭昭粗略估算了一下。

    国师府建成也不过才三年半。

    按照马车车夫的回答,岂不是国师府建成之初,他就在这里了?

    唐昭昭:“那你是国师府最老一批被招进来的人喽?”

    马车车夫骄傲道:“那是自然,不止是小的,府中其余人,都跟小的一样,在府里待了三年之久了。”

    马车车夫没拿唐昭昭当外人。

    连他们没有同国师府签卖身契,他们同国师府之间是雇佣关系的事,也都告诉了唐昭昭。

    车夫继续道:“不过也有几人,是被卖进国师府中的,据小人所知,国师都已将卖身契还给他们了。”

    所以说,在国师府干活的这群小厮,都是自由身。

    他们可以随时离开国师府,但都没走。

    唐昭昭“嚯”了一声。

    她暂住在晋王府的那段时日,府里每隔一个月,就会新到一批丫鬟分到各个院子中。

    两相对比,国师府这离职率感人啊。

    淮策一定是个好老板。

    唐昭昭问道:“国师发给你们的月钱,是不是很多?”

    马车车夫嘿嘿笑了一下。

    他虽然没说多少,但看这模样,想必一定是很多了。

    唐昭昭又同车夫聊了些别的事,继而坐在马车车辕上等云庆出来。

    她托着腮,不知为何,又想起方才马车车夫说的话。

    国师府府邸很大,里面的小厮还没唐府的丫鬟仆从三分之一多。

    唐昭昭每次去国师府,都能感受到府邸的冷清。

    不像是一个家,倒像暂居的地方。

    以前她只单纯以为淮策喜静,府里的人才没那么多。

    可她方才得知,国师府的小厮们,都是自由身。

    唐昭昭想的便多了起来。

    她莫名有一种,淮策可能会随时离开这里的感觉。

    唐昭昭突然想起《旧故里》的大结局。

    大结局只写到男主萧明璋和女主裴君音双双身亡,就戛然而止了。

    大反派国师淮策到底有没有谋反成功,书中结尾根本就没有交代过。

    难不成,淮策最后根本就没有谋反成功?

    不成功便成仁。

    淮策会不会从一开始进京,就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在活。

    因为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死。

    他一旦死了,府里的这群小厮,就可以拿着自己的卖身契另谋生路。

    ?  ?晚安!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