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安排-《神话起源》

    “一万二千五百点……是个什么概念?”

    韩宇自从听到自己欠下一笔医药费需要还以后,内心顿时松了口气。

    要是对方啥都不说,自己就变成了欠人情债,日后搞不好更加麻烦。

    毕竟也算是欠了他们一条命,还这种债难搞。

    “你拿着那个‘临时工’终端自己看吧。”虚幻少女身下的机器人,从里面掏出了一块玉状的东西。

    “‘临时工’是什么?终端又是什么?”

    现在身穿病号服的韩宇,就像是误入现代社会的古代人,对身边无数的新名词都感到迷惑。

    花花世界,无所适从。

    “临时工是身份,终端就是这块东西,用神念激活它就行。”

    接过终端以后,韩宇尴尬地笑了笑,自己之前也自诩游历过不少地方,但在这里却是跟啥都不懂的小孩子一样。

    “欢迎使用圣临行者临时成员移动终端天命,以下是用户告知书。

    条款1……

    条款2……

    ……

    条款3468,本终端最终解释权归属白之大地,如有疑义,以最新通告为准。

    同意/不同意”

    他本想着一条一条将这用户告知书看完,弄明白这“终端”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是万万没想到,用户告知书的条款竟然有三千多条,里面还充斥着各种自己看不懂,也数不清的专业名词,最终只能是直接拉到底部,迷迷糊糊地点击了。

    “同意。”

    “很好,现在你也是我们的外围成员了。我叫紫菱,很高兴认识你。”看到韩宇签名以后,虚幻少女捂着嘴笑了笑。

    她已经见过不少这样的人,每一个最后都是在一脸懵逼中点击了同意。

    “天外组织,临时工……怎么感觉像是上了贼船……我这算不算是当了人奸?不对,对方看起来也是人族,顶多算界奸。”

    韩宇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又有些说不出来。

    “紫菱姑娘,那我该做些什么,才能还上这医药费?”

    “点开任务栏,自己看。”

    说罢,虚幻少女就“驾驶”着身下的机器人离开了原地,留下韩宇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

    “材料类,工作类……甚至还有任务发布?!”他花了小半天时间,基本上是弄明白了这系统的情况。

    这天命系统临时版,就是一个超大型的任务平台,里面可以用贡献点,向系统兑换各种物资功法,也能够通过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赚取贡献点。

    跟灵石这种硬通货的唯一区别,就是贡献点无法跟其他人交易,也无法转让,只能绑定自己赚自己花。

    韩宇算了一算,光是他储物袋里的东西,全部拿进系统兑换的话,就已经值十数万贡献点,什么医药费简直是小菜一碟。

    “连可以修炼成仙的无上神功都能兑换?!可惜要上千万的贡献点……”

    韩宇又花了小半天时间,才堪堪看完了兑换目录的一小部分。

    简直是把他人都看麻了。

    “韩公子看得差不多了?”一个虚幻的紫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韩宇身后,吓得警惕性极高的韩宇,下意识地让飞剑护体。

    “看个七七八八,如果这上面的东西真的都能兑换的话,你们圣临行者,应该是一个有真正仙人坐镇的超级大势力吧。”

    “那是当然。”

    “紫菱姑娘,这圣临行者正式成员,跟临时成员的区别,到底是什么?”韩宇有些好奇地问道。

    “正式成员所有功法免费兑换,每月有生活补贴。”

    “……”

    “那代价呢?”

    “接受系统的……生活指导?”她用了一个比较奇怪的词。

    “我大致明白了,谢谢。”

    韩宇自诩自己的秘密太多,虽然这圣临行者的“系统”看起来位格极高,但向来是谨慎独行侠的他,还是更喜欢作为临时成员的纯粹利益交换关系。

    “以后我的小瓶,又有了一个稳定的变现渠道……”

    “圣临行者……打算……统治元阳界吗?”

    在韩宇看来,一个有真仙坐镇的超级组织,派人来到元阳界这种最高不过化神的世界,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我们不会强迫谁接受,但我相信,我等的道路,才是消灭内卷世界的正途。”说到这话的时候,紫菱像是换了一个人。

    “内卷世界?”韩宇又发现了新名词。

    “元阳界天材地宝灵石灵矿的增长速度,是不是远远慢于修士的增加?”

    “没错,特别是那阴阳五行诀出现以后,修士的数量简直是像爆炸一样,为了几块灵石,一株小小的灵草都能打个你死我活。”

    “听说以前几十年前在坊市打工,月入都能有七八块灵石,现在只要一灵,就可以请到一个炼气修士干活。”

    说起这个,韩宇就大体理解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

    “如果所有人都按系统安排来走,就不需要整天活在搏杀当中,能够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为了抢夺一点资源,失败者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尸体像条路边的死狗一样无人收敛,甚至还可能是直接被一个火球术毁尸灭迹。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不应该浪费在这等无意义的争斗上面……”

    “等等,你不是紫菱姑娘,你是……那位创造阴阳五行诀的前辈!”韩宇听着听着,总算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是我,也不是我。”

    此时虚幻少女的脸突然变得模糊,渐渐浮现出了白墨的轮廓。

    韩宇尝试着回忆白墨的样子,但是却发现本该过目不忘的筑基修士,根本记不清对方以前的模样。

    “你不觉得,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白墨的话,第一次开始让韩宇思考起这些事情。

    他说得好像有些道理……几乎每一回自己参与的探险寻宝,都要死上一些修士,他们的死毫无意义。

    那么弱,还要来送死。

    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像是一群在蛊瓮里的蛊虫,不断地互相厮杀,不断地有人死亡,失败者成为胜者的资粮跟养料。

    似乎是……有些畸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