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少司命,星魂-《我能召唤秦时高手》

    益州的风波由于罗网偃旗息鼓慢慢平息下去,时间按照既定的脚步缓缓流逝……

    赵飞扬隐匿在深山中跟各个高手切磋,闲暇时就叫焱妃等人来聊天,各个都是别具特色的美女,就算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也十分养眼。

    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除了山中条件差了一些,其他地方赵飞扬很都很满意,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短了,如此悠闲还是第一次。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玄翦陆续派人从云岚之地传来情报,赵飞扬也开始让掩日安排一队队罗网杀手从各个方向分散进入云岚之地,各种物资也开始陆续转移。

    这一天晚上,回府用完餐的孙副千户来到后院用作看书修炼的书房中,开始每一天晚上的例行修炼,积蓄内息。

    孙副千户身穿一身柔滑的黑绸缎常服,盘坐在书房内间的塌上,闭上眼睛,双手缓缓而动,轻车熟路的进行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的步骤。

    刀意涌动,牵扯屋外的天地之力通过窗户以及各种缝隙进入屋内,天地灵气从口鼻以及洞开的毛孔进入体内,剔除天地灵气中的杂质,将天地灵气融入自身内息,最后在特定的经脉运转后归于丹田。

    宗师积蓄内息已经不要炼化体内精气了,直接将天地灵气炼化后融入原本的内息中,省略了炼精化气的过程,这也是宗师武者几天都不需要进食喝水的原因之一。

    修炼很顺利,一如既往,轻车熟路,波澜不惊,然尔就在例行修炼快要结束时,经过大半个月潜伏,早已经从娇嫩幼苗长成参天大树的逆乱咒印突然发威。

    孙副千户曾经如指臂使的内息瞬间失控了,恰好此时孙副千户还在运功,失去控制的内息犹如无头苍蝇般的乱窜,或冲进无关的经脉,或冲破经脉破坏脏腑。

    噗……

    孙副千户面色忽然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看起来不但美丽,反而非常邪异,猛然睁开眼睛,一口猩红的血雾喷出,染红了床榻,而后身体向前栽倒,脸庞朝下,姿势有些别扭,七窍中缓缓流出暗红色的血液。

    孙副千户的尸体是奉夫人的命令前来叫自家老爷去休息的大丫鬟发现的,那又是一声撕裂夜幕的尖叫声,又是一夜的鸡飞狗跳,又是不少人的一个不眠之夜。

    三天后的早晨,潘副千户在早上的例行修炼中同样突然走火入魔,当场暴毙。

    温副千户刚刚出了家门,正打算去上衙,突然就接到潘副千户暴毙的消息,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身体在马匹上摇摇欲坠,差点没摔下来……

    蓉城千户所新任的千户,副千户还没有到位,平时的事务就主要由温副千户三人处理。

    之所以大半个月还没有决定下来,一是因为神鹰卫南镇抚使空缺,太多人盯着那个位置了,不仅仅是神鹰卫内部系统的千户们,神鹰卫外也很多人动心,围绕这个位置的博弈十分复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南镇抚使的位置不决定下来,蓉城千户所的千户,副千户也定不起来,而且在没有大事的时候,三位副千户也足以维持千户所的运转。

    二是因为蓉城千户所这个职位本身就很重要,益州是西凉帝国最重要的粮仓,同时也是西凉帝国的战略大后方,是一条东山再起的退路,益州的高官安排一向非常谨慎。

    “什么死因?”

    温副千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定下心神,但依旧没有平静下来,双眸死死盯着前来报信的神鹰卫。

    前来报信的人也很慌啊,自从司马千户,陈副千户被诡异的毒杀,整个千户所就议论纷纷。

    前些天孙副千户又死了,虽然死因调查出来了,但正因为调查出来了才慌啊,堂堂一位刀道宗师,竟然走火入魔而死,这实在太黄丹,太不可思议了。

    宗师武者无论战斗经验还是修炼经验都无比丰富,修炼过程中的要点可谓已经融入本能之中,怎么可能出错,突然走火入魔死亡?

    如今潘副千户又死了,死因一模一样,消息根本无法隐瞒,可以预料到同僚们听闻士气肯定会低落无比,甚至会有恐慌的情绪蔓延……

    “跟孙副千户一模一样。”

    前来报信的神鹰卫低下头,不敢跟温副千户对视,低声道,声音颤颤巍巍的。

    温副千户闻言身体又摇晃了一下,连忙拉着缰绳,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些恐慌的情绪。

    这他娘的的太可怕,短短一个月间蓉城千户所一正三副三位千户相继死于非命,而且线索几乎没有,极难追查,现在千户所就剩下他一位副千户了。

    自己会是最后的目标吗?

    那个家伙不会想把千户所的高层一网打尽吧?

    不过温副千户到底不是一般人,修为高深,更是从底层,从尸山血海的战场上杀上来的,很快就稳定了心神,至少表面上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死亡,老子不怕,但不能这么憋屈的被阴死,被冤枉,老子那么讲义气,看来要通过一些手段传递一些信号出去了。

    “走,立即去潘副千户的府邸。”

    温副千户说完,双腿一夹马腹,马儿就奔跑起来,其他神鹰卫连忙快速迈动脚步跟了上去。

    到了府邸,温副千户听取了下属的禀报,又亲自探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深入追查的线索,只能快速返回千户所写文书禀报总部。

    唯一有价值的线索也基本断了,人都走了半个月多,还是赎身走的,想要追查早就晚了。

    没有关系,查到了也没有用,有关系,肯定查不到。

    潘副千户家挂白的消息很快就被有心人得知,再仔细一打听,好嘛还真是潘副千户死了,再往神鹰卫一打听,死因跟孙副千户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官员们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幸灾乐祸的心思,因为死得人太多了,这让他们很没有安全感,要是他们被盯上了怎么办?

    神鹰卫跟正统的官员不是没有交集,神鹰卫有时候也会负责保护官员。

    于是,雪花般的奏章飞往都城长安,催促皇帝尽快派遣强力人物来执掌蓉城千户所,缺失的副千户也要尽快补齐。

    神鹰卫总部正堂,威严深重的指挥使看完手里的文书,缓缓闭上眼睛,轻轻将文书放在桌案上,有些无力的靠在椅背。

    突然,眼睛睁开,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恐怖的力量倾泻在厚实的实木桌案上,整个桌案嘭的一声,瞬间四分五裂,不过桌案上的东西倒是丝毫未损。

    突然的怒火使得正堂中前来传递消息的神鹰卫以及正堂中文吏吓了一个激灵,全部低下头不敢往堂上看一眼,胆子小一些的都在瑟瑟发抖!

    仅仅相隔三天,蓉城又有一名副千户走火入魔而亡,一次可能是巧合意外,但这种巧合意外,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两名同属一所千户所的宗师身上,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想他堂堂神鹰卫指挥使,还从来没有为一个杀手组织感如此棘手过,截杀好歹看得见,这等暗杀手段简直诡异莫测,阴狠毒辣,跟神鹰卫中最顶尖的暗杀手段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了。

    一旦罗网乱来,还不知道要搞出多大的风波……

    必须压一压,短时间不能刺激罗网,等待机会再一网打尽,消息也要压一压,让陛下知道,只会让陛下大动肝火,于事无补。

    身为神鹰卫指挥使,朝廷中的超级大佬,压一些并不算太重要的消息还是能够轻易做到的。

    “传令下去,对罗网的一切行动全部由明转暗,明面上的悬赏增加一倍。”

    “是!”

    报信的神鹰卫百户无比恭敬的抱拳一礼,而后飞速离开了,仿佛堂中是龙潭虎穴一般。

    ……

    神鹰卫指挥使大动肝火,当成失态,西凉皇帝被隐瞒消息,对于新发生的情况一无所知,赵飞扬却美滋滋的召集高层,准备迎接新成员,两个新的置换名额终于到账了。

    还是老地方,只不过分列两边的人多了一些。

    首先出现的是少司命,一袭紫色的长发,白色面纱蒙面,精致白皙的小脸若隐若现,露出一双美丽深沉的双眸,身着紫色及膝短裙,上裳下裙上都有着各色暗纹,紫色丝袜包裹着一双修长圆润的双腿,背后的紫色扇纶增添了三分威严庄重。

    少司命的轻功轻灵飘逸,跳跃之间衣裙飘飘,令人赏心悦目。

    少司命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面见赵飞扬没有说话的人,淡定从容在众人的目视下,优雅娴静的弯下一双美腿,直接行礼。

    赵飞扬对于少司命是很喜爱的,虽然少司命实力不及焱妃,月神,但出于内心的喜爱,并没有让少司命跪瓷实了,挥出的柔和内息阻止了少司命的膝盖触地。

    “起来吧,找个喜欢的位置坐下。”赵飞扬温和一笑道。

    少司命顺势起身,轻轻点了点头,优雅的转身对着焱妃和月神行了阴阳道礼,随后径直走向大司命,半路上又对着大司命点了点头,独自美丽的坐下。

    焱妃,月神虽然没有回礼,但还是颔首回应。

    大司命跟少司命是搭档,阴阳家的两大死亡使者之一,互相之间很熟悉,交情很不错,含笑点头回应。

    一分钟后,星魂出现,身形横向掠过虚空,转折之间在虚空中留下道道紫色的残影,稳稳的落在地上,目不斜视的走向赵飞扬。

    星魂身穿一袭暗紫色的锦袍,锦袍上密布繁复的花纹,奇异的腰带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身后有着铭刻着神秘花纹的青铜心形长矛组成的扇纶,身形虽然由于修炼特殊的阴阳术长不高,但自信从容,脸庞俊美,左眼周围有着淡紫色的火焰纹路,肤色非常苍白,气质邪异而又深邃神秘。

    “拜见主上!”

    星魂面无表情的拱手一礼,随后单膝跪下。

    这里强者众多,特别是月神,焱妃就在,自然没有星魂骄傲的份。

    “起来吧,给你留了位子,去吧。”

    赵飞扬也没有厚此薄彼,另外两大护法都没有下跪,少司命出乎喜欢跪实,自然不能让星魂跪下去。

    星魂顺势起身,拱手一礼表示感谢,转身走向月神之下的位子。

    大司命,少司命起身向星魂行了一次阴阳道礼,星魂脸色含笑回应,随着向月神,焱妃行阴阳道礼,月神起身回礼,焱妃就并没有起身回礼,只是颔首回应。

    这就让星魂有些不爽了。

    赵飞扬召唤的是《秦时明月》的星魂,焱妃却是《天行九歌》中,两人有信息差,星魂是知道焱妃被囚禁在了万年玄冰阵中的。

    如果焱妃没有被囚禁,以焱妃在阴阳家的地位资历,星魂是没有意见的,毕竟焱妃是日月星三大护法之首,仅次于东皇太一,高傲点也能理解。

    如今,你一个囚犯在我面前傲什么?

    “听闻东君阁下是阴阳家阴阳术第一奇女,可惜我修炼有成时,东君阁下在万年玄冰阵中,一直无缘领教,今日难得机会,还望东君不吝赐教一番。”

    星魂背着双手,下巴高抬,面色傲然道。

    焱妃闻言有些小懵,我被囚禁在万年玄冰阵中?

    看来后来发生了大事,否则不可能劳动东皇阁下亲自出手用万年玄彬阵压制我的力量,我因为什么事背叛了阴阳家吗?

    月神闻言则是内心一喜,看来师姐犯了大错,最后是我赢了啊。

    想到这里,月神心理就舒服多了,她终究是赢了师姐一次。

    不过到底怎么样赢的,月神并不知道,因此月神打算再赢一次,这样才能彻底解开她的心结。

    少司命闻言见怪不怪,这件事她也知道。

    大司命就不知道了,因此极为惊讶。

    大司命跟焱妃一样都是召唤自《天行九歌》中。

    罗网的杀手们一脸冷漠,静静倾听秘闻,并不插手的想法。

    赵飞扬本想阻止,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月神之前跟焱妃交过手,输了,承认了焱妃的地位,两人有必要分割胜负,不然手底下的人有矛盾,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行动,但大打出手就必要了。

    “交手一招吧,点到即止。”

    听到赵飞扬的话,焱妃缓缓起身,虽然不解,但怕是自然不怕的。

    星魂怎么加入的阴阳家她一清二楚,这件事本来就是她主导,月神辅助,大司命带人具体执行,不过是后起之秀罢了。

    论骄傲,焱妃比星魂还要骄傲,天底下除了寥寥几人,其他人都不带放在眼里的。

    看到要动手了,月神自然起身闪开,给两人腾出空间,其他人不管表面上怎么样,内心都是很期待两人交手的,哪怕是一招,也都让出了空间。

    聚气成刃!

    魂兮龙游!

    两人同时出手,星魂双手合击,不顾副作用,直接用出了满功力的聚气成刃,焱妃也没有小看星魂,这关系到她的地位和骄傲,也是全力以赴的魂兮龙游。

    龙吟声阵阵,凝若实质的紫色气刃上冒着熊熊燃烧着的紫色火焰,紫刃破空,无声无息的撞上了沐浴在金光中的三足金乌,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整座山头都听得见,恐怖的冲击波肆虐,地皮掀飞,桌椅破碎……

    幸亏这里高手众多,纷纷出手扑灭冲击波,将冲击波完全限制在小范围内,避免了赵飞扬居住的小屋倒塌破碎的下场。

    解决掉冲击波,众人连忙定睛看去,只见两人都毫发无损,不过星魂衣衫有些凌乱,脚步后退了一步,脚印清晰可见。

    “好,好,不愧是阴阳家第一奇女,被万年寒冰阵囚禁了多年竟然还有如此实力,我暂时服了。”

    星魂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但还输得起,坦然认输。

    焱妃没有说话,等她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她想知道自己未来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好了,到此为止。”

    “人终于齐了,今晚摆接风宴,大家自由活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