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夏银要是没问题我们脑子都有问题-《九十年代包租婆》

    付院长把夏银带到尤院长面前,“尤院长,幸不辱命,我把夏银带回来了!”

    “咋回事儿?”尤院长指着昏迷的夏银问付院长。

    付院长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她想逃跑被我劈晕,马上就该醒了。”

    夏银幽幽醒过来看到病房里人站在不少人,121研究院的头面人物基本都在,娄一鸣和王戈居然也来了。

    “王戈,百川呢?”

    夏银抬脚想朝王戈那边走发现自己被架着,眼底顿时泛起了委屈的泪花命令王戈,“你给百川打电话,我要马上见到他。”

    你有病,我没药!王戈看都没看她。

    这态度直接激怒了张太山几人,争先恐后的指责王戈怎么能如此对待女孩子,话里话外其实都是在阴阳付院长。

    病房里像放进来了几千苍蝇,吵得尤院长血压都飙上来了。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房间里立即安静了下来。

    尤院长头有点晕,让身边的助手墨一泓问话。

    墨一泓点点头,“夏银,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好的,领导你问。”夏银朝墨一泓笑笑,那笑容里带着一丝丝委屈。

    墨一泓差点就心软了,他立即移开视线,“这次靳副主任被送到医院,娄主任叮嘱过他身边的你很多次不能再喝什么汤,为什么你又把福伯支开给靳副主任送汤喝?”

    原来是因为这个,夏银心不慌了,又开始释放女主力,“我,我这不是看靳伯伯治疗了这么久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想给他补补,征求过娄主任的同意才给他做的汤。

    我没有支开福伯,老爷子身边就我们两个看护的,不是我出去就是他出去跑腿,我这段时间也受伤了没什么力气,所以就让他多跑了一点。”

    娄一鸣想反驳,却说不出话来,这特么的见鬼了!

    夏银超级得意,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娄主任,你明明说我可以炖汤怎么现在不承认?”

    娄一鸣气结,搞不清楚自己是咋回事儿,直觉肯定跟夏银有关。

    王戈冷笑,“你没力气跑腿,怎么有力气炖汤?

    一天往外面跑八趟,你家,解家祖宅,你五姑父家,研究院家属院张家,聂家,巴家,曲家都留下了你的脚印?”

    夏银原来还没留意到自己去了那么地方,现在听王戈说突然觉得自己很辛苦,重伤不下火线为了她和靳百川的爱情努力奔走。

    靳百川却跟着迟耿耿那个贱人跑了,她心底泛起了一阵潮意。

    王戈被她委屈的眼神闹得浑身难受,垂下视线深呼吸几口气才好些,“各位领导,娄主任是靳副主任看着长大的,不会害他。

    他是一名优秀的121医生,医德毋庸置疑。

    夏银的用心十分可疑,我实名举报夏银是潜藏在我身边的敌国间谍,刻意接近靳副主任,迷惑他的心智让他的生命陷入垂危其主要目的是趁机接近百川套取研究数据。”

    张太山等人顿时急了,“怎么会……”

    “尤院长,你看见了吧,这才多久夏银不但迷惑了靳副主任,还迷惑了张叔他们。”王戈眼底掠过一道冷光。

    “您亲自通过百川和夏银分手他们不信,只信夏银的歪理邪说。

    四姑去解释他们还拐四姑信夏银,长此以往研究院还有安全可言?百川的研究成果怎么可能保得住?”

    张太山等人觉得靳百川危言耸听,哪至于那么严重?

    一群愚昧的人啊,“各位领导,自从夏银出现在靳老爷子身边百川就让人调查过,调查的结果显示没有问题。

    但百川和我都觉得那个女人有问题,她能操控人的心智,出现得也太巧了。

    百川正在进行一项研究,突然出现一个没有问题的陌生女人打进了她家内部,把大宝二宝三宝福伯都挤开了这要是没问题那我们脑子有问题。

    我建议把夏银抓起来好好审问,看看她的东家到底是谁?”

    张太山等人面面相觑,怎么就上升到这个高度了。

    尤院长跟付院长商量了一下,采纳了他的意见。

    夏银被架走。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架走他的人,身边的两个人有片刻迟疑。

    王戈蹿过去把她劈晕,催促挟制她的人动作快点。

    张太山几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老领导,夏银那孩子……”

    “行了。”尤院长板着脸摆摆手。

    “老靳可不是普通人,谋害他罪加一等,你们年纪大了心也软了,小姑娘几句好话一哄你们就……”付院长摇摇头,“百川从事的研究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件事情也绝不容许任何人求情。

    你们先回去吧,接下来会有人对你们进行调查,请各位配合。”

    张太山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叹了口气,陆续离开。

    ……

    靳百川把迟耿耿抱回卧室,脱掉外面的脏衣服放在炕上。

    犹豫着是帮她继续脱衣服还是给她洗脸的时候向红雪进来了,她看了一眼炕上的迟耿耿,庆幸自己来得及时。

    耿耿和靳所长刚搞对象,不能太亲近。

    “靳所长,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

    靳百川不认识她,不放心她在这里。

    “盛和!”

    盛和立即进来,站在靳百川面前等待指令。

    靳百川指指向红雪,让她出去。

    盛和立即走到向红雪身边,“迟大嫂,你辛苦这么久了,早点去休息吧,这里有靳所长照顾,不会有问题的。”

    靳所长就是问题啊,向红雪不肯走。

    盛和捏捏手指,你要是不走,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向红雪被他吓到了,想走又不敢走,“耿耿和靳所长还没结婚,晚上待在一起不方便。”

    “只要你不说,谁知道他们晚上待在一起呢?”

    向红雪,“!!!”

    盛和的耐心磨光了,把她拎出去,放在起居厅的沙发上面,“晚上你就在这里休息,这件事情除了你知道,我们知道,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不然后果自负。”

    向红雪缩成一团,他是魔鬼吗?

    以前就觉得靳所长厉害,现在发现靳所长还很霸道。

    自己要是出去,对耿耿的名声不好,自己要是不出去,对自己的心脏不好。

    盛和关上起居厅大门,又不见人影了。

    向红雪拍拍胸口,她回头看看卧室,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