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擒贼先擒王-《城堡争霸:我的魔物兵种可以进化》

    丁执事脸都黑了。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个夏虎狩凭什么敢对他这么不尊重,就因为他背后站着一个没落王权的王子?

    真是愚忠,且不知死活。

    “夏虎狩,你那个废物主子呢?”丁执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蹦出这一句话来。

    顿时,夏虎狩的目光也冷了下去,“丁执事,你可别忘了,你还是王室的臣民。按你刚才这句话,我完全可以按不敬王权罪来处罚你的。”

    “呵呵呵,王权……”丁执事怒极反笑,“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处罚我!上,给我格杀勿论!”

    一声令下,“杀!”隶属于丁奉的侍卫冲杀上前,而从丁家走出来的三名纷争骑士,也提起手中的佩剑,率先而行。

    整整三百余人的冲杀,声势浩荡。

    反观夏虎狩这边,他摆了摆手,让楚河等人先进工友会内躲避一下,这些人在,只会影响他的输出。

    很快,他的背后已是空无一人。

    只剩下他孤身一人,面对着冲杀而来的敌人,神态淡然自若。

    一百米!

    五十米!

    直到第一个敌人临近二十米的时候,夏虎狩一把从地面上拔出巨剑断水。

    拔剑,横斩!

    巨剑断水气势如虹,一剑斩去,就将为首的侍卫连带着兵器斩成了两断,剑势携带的余威更是硬生生的逼退紧随而来的十几名侍从。

    巨剑的剑意在脸上刮的生疼,带起的风劲令他们脚都差点站不稳了。

    十几名侍从心中骇然,这就是二阶战士的恐怖压制力吗?但即使是对上纷争骑士,他们都没有这样惊惧过。

    “哼,还真有两把刷子!”丁家的一名纷争骑士见此,冷冷一哼,抄身绕到夏虎狩的身后。

    手中长剑猛然砍去。

    这一剑去势极快,可夏虎狩就像背后长眼睛了一样,竟是一个马步往前一倾,在重劈斩杀一个侍从的同时避开了这一记劈砍。

    旋即,竟又是回身一招旋风式的横扫。

    沉重的巨剑向着这名纷争骑士横扫而来,剑势势若千钧,无人能挡。

    纷争骑士心下大惊,根本不敢接招,脚下连连后退,竟是一下窜出了十几米才停下。

    而这横扫而来的一剑,在丢失这个目标后,又将身后的两名侍从斩杀。

    剑身上携带的冲击力,竟能将这两具侍从尸体带起,重重的甩向紧随其后的侍从。

    只是这简单的横扫间,夏虎狩已然击杀了十几名侍从。

    站在敌阵中央,犹如盖世战神,有着无人可敌的威势。

    丁奉手下的侍卫惊惧万分,一时间有人顿在了原地,萌生怯意。

    “谁敢后退,必死!”丁奉怒火中烧,大声呵斥。

    在他的怒喝下,这些侍卫也不敢再退,只得再次冲杀上前。

    “这个夏虎狩,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在旁围观的贵族中,有人震惊道。

    “他好像还没经过纷争殿堂洗礼吧?现在都这么恐怖了,要是再经过纷争殿堂洗礼,那岂不是无人能敌了。”

    “而且他手上的那把剑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这里,怎么会有如此精良的巨剑!”

    “好像是夏少羽给他的,据说是用先祖之力召唤出来的。”

    “这……”有人听后,半信半疑道:“先祖之力是真的吗?我怎么不太信……”

    “肯定是假的,装神弄鬼!”也有人坚持道。

    而在这些人里,有个骑着白骏大马的骑士,看着夏虎狩手上的巨剑若有所思。

    “这就是杨戟所说的巨剑吗?先祖之力……”此人名叫罗宁,也是纷争骑士长之一,手中一杆长枪,有着二阶中级的战力。

    此次过来平乱的纷争骑士不少,但骑士长只有他一人。

    以此可见,贵族和纷争骑士团并没有倾巢而出,或者说……即使到了现在,他们依然没有重视起来。要不是这次分配粮食动了他们的蛋糕,他们还挺乐意看丁家笑话的。

    “罗宁,你和你手下的纷争骑士还准备在旁边看戏吗?”丁奉大声喝道。

    手下侍从在接二连三的死去,他的心也在滴血。

    罗宁瞥了他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所有纷争骑士里,罗家一向是最有素养的一支,他们没有遵从于王室,但他们有着很清晰的价值观与善恶观。

    “罗宁!”

    丁奉再次大喊,他的语气里带了一些愤怒。

    罗宁再次看向他,

    等待了几秒钟后,他终于动了。

    只见罗宁双脚一蹬马肚子,白骏大马迈开马腿,向着场地中央的夏虎狩奔去。

    战骑冲锋!

    罗家是唯一一个使用长枪的家族,也是唯一一个能在马背上作战的骑士世家。

    丁家的侍卫闻风退散,生怕被这一个冲锋波及,愣是空出了一条道来。

    白骏大马踏尘疾驰,速度越来越快,距离也越来越近。罗宁提起手中的长枪,枪尖上有点点寒芒,在阳光下闪耀。

    在这一刻,夏虎狩也感觉到了威胁,猛然望了过来。

    在最后二十米距离的时候,罗宁身下的战马高高跳起,向着夏虎狩一跃而去。

    “喝!”

    他手中的长枪也微微抬起,找准了合适的位置,向着夏虎狩猛然刺去。

    枪尖上寒芒一闪而过,借助战马的冲势,其威力绝不是普通情况下能够比拟的。

    夏虎狩急忙横剑在前,挡住了这蓄势已久的一枪。

    “锵!”

    长枪的枪尖落在巨剑的剑身上,甚至划出了点点火花。

    长枪,骑士,以及高高跃起的战马。

    巨剑,壮汉,以及地面上因为抵挡长枪冲势而踩出的一道长长的痕迹。

    这一幕,就好像定格了一样,谁也没有分出胜负来。

    直到战马落地的一刹那,带来的下一波冲势再替长枪添加了几分力量,这才打破了僵局。

    沉重的力道冲击下,夏虎狩一个趔趄,往后倒退了几步,手中的巨剑差点没有握稳。

    “好机会!”丁家的纷争骑士眼前一亮,立即提起佩剑,冲了过来。

    明晃晃的长剑,在太阳下反射出冰冷的白光。

    丁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下,这个夏虎狩必死无疑了。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共识。

    一个连脚步都站不稳的人,如何能躲得开这致命的一剑?

    只要夏虎狩死了,这个小小的工友会基地,也就不攻自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