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正的妖皇之子-《我有一卷降妖谱》

    兄弟二人一起看了许久的河水,王谦虽然看出王良似乎有些心事,却也只以为他是担心王瑾轩,又担心前路险阻,便安慰了几句。

    但他都没安慰到点上。

    王良虽然担心王瑾轩,但是,他现在的心情,更多的是即将要进行决战的忐忑。

    他单纯的哥哥还以为这一趟真的是去昆仑呢,其实,目的地已经到了。

    他们的目的,就是通天河。

    所谓的昆仑山玉虚散人,根本就不存在,他们的父亲王安,满嘴都是谎言。

    这一趟,他们根本不是来找人帮助王瑾轩的,而是来寻找真正的妖皇秘境。

    至于王瑾轩,如果过了明天她还能活着,也不会有人再找她麻烦了,因为真相会大白于天下,她根本不是妖皇之女!

    王安说的话也不完全是谎言,那便是他的确收养了妖皇的子嗣,但那个半妖的孩子不是王瑾轩,而是他王良。

    这其中牵扯的秘密太大,王良隐瞒了许多年,都不敢让人知道。

    原来,妖皇并不是十八年前被萧家皇帝解封的,从来也没有什么封印,是十八年前,皇族将妖皇封印了,但没多久,妖皇又破封而出,这才掀起了那一场席卷天下的大劫。

    实际上,在那之前,妖皇就和一个人类在一起了,并在事件发生之前,就生了一个孩子。

    那个人是谁,王良也不知道,妖皇又为什么会被皇族封印,王良也不知道。

    他能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是在十岁那年,因为贪玩,偶然跌到了后院的井里,在井里,他遇到了一个亡魂。

    那亡魂自称是妖皇心腹,名叫乌墨,当年护送他路过星沙城,没想到就被王安盯上了。

    在王安的严刑拷打之下,他没能守住秘密,暴露了王良的身份,最后还是被王安所杀,抛尸于井中。

    因执念不消,它变成了鬼,日日在井中等待,终于等来了王良的降临。

    王良起初也不信,但那个亡魂的一些话,却也唤醒了他一些模糊的记忆。

    他不是王安的亲生儿子,但王安原本的确有个二儿子,在他来了之后,那个二儿子自然是不见了。

    人,是王安亲手杀的。

    成为王安的二子时,他已经有两岁了,或许是半妖之体,他当时已经开始记了点事。

    当时王安的发妻,谢氏谢婉,刚好生了王瑾轩不久,便被迫因为调养不好去世了。

    府里见过原来二少爷的人都相继被处理掉,唯独王谦幸存。

    但他那时候还小,也不懂事,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弟弟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他爹说那是弟弟,他也没有怀疑。

    在那之后,王安便开始为冒牌妖皇之女做准备,骗人最好的手段,就是我拼命捂盖子,你拼命揭盖子,等盖子掀开后看到的东西,便不会怀疑那是假的。

    刚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王良内心也非常痛苦,但在乌墨的教导下,他也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妙。

    他必须要隐藏自己的智慧,隐藏自己的实力,并想尽办法活下来。

    至于他父亲是谁,皇族为什么要封印妖皇,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王良也不清楚。

    乌墨不肯说这些东西,只说妖皇之事牵扯很深,只有他得到了妖皇秘境之后,才有资格知道真相。

    否则,知道太多秘密,又没有能力守护,除了让秘密泄露,没有任何好处。

    反正,乌墨告诉他的东西,已经足够他面对眼前的危机了。

    决战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王良原本是要在王谦体内种上一颗种子的,到时候,以此来威胁王安,也算是自己手上的一张牌。

    但听王谦说的一番话之后,他却有些下不了手了。

    也罢,其实这个牌也没那么重要,骨肉至亲,对王安来说,未必有那么重要。

    自己用王谦的性命威胁他,也不过是手上多一条命罢了。

    王良最后保留了一点良知,对王谦道:“大哥你这些日子守着夜也挺累的,去休息吧,下半夜我来帮你守。”

    “别了,你去睡吧,这里情况复杂,万一生出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王谦当然不会将巡防守夜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王良去做,他嘴上说这里的妖怪是小猫两三只,心里其实也没完全放松,只是装逼罢了。

    “那行,我去睡,大哥你自己小心。”

    王良摆摆手,便回船舱去了。

    船朝着西方缓慢行驶,风大浪急,逆风速度很慢,方向却依然坚定。

    日出东方,晨曦撒入人间,便能将一切属于夜晚的阴霾全都驱散。

    星沙城中,林毅推了推千幻鬼姬,才从她的束缚中脱身。

    本来只说好暖床,但她非要抱着睡,还让林毅枕她胳膊,笑死,林毅还会害怕不成。

    只要不吸他阳气,问题都不大。

    何冬一宿没睡,虽然说鬼本来就可以不睡觉,但能咬牙切齿一整晚的,确实少见。

    “你醒了?”

    千幻鬼姬也不知道睡了没,总之林毅睁眼就看到她在瞧自己,怪吓人的。

    “你为何要抱我这么紧,难道以往我们也这么抱着睡?”

    “这个可惜,不曾有。”

    千幻鬼姬有些遗憾地说道,随后才解释:“是假扮雪姬之后,才知道抱着你睡觉这么安心。”

    早上,是一个人阳气最盛的时候,积攒了一整晚的阳气,就如东边的太阳,张扬夺目。

    千幻鬼姬目光下移,林毅看她似乎要说话,知道她一张嘴可能车速就超了,赶紧抢先一步道:“有话之后再说,我要去解手了。”

    说罢,林毅嗖的一下就出了门,千幻鬼姬并未拦他。

    等林毅穿戴整齐,整装待发了,千幻鬼姬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这会儿,其他人差不多也来齐了。

    归山道人白练仙,萧瑟与王瑾轩,林毅与千幻鬼姬。

    林毅最后点了一下小草,发现她还在,也就放心了。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林毅像导游一样热情洋溢地喊道。

    “出发了!”

    应和的却只有千幻鬼姬一人,归山和白练仙有前辈包袱,没那么容易放下,小草和王瑾轩平日就很乖巧,而萧瑟昨晚望天望太久,现在也有点疲惫了。

    再说了,有千幻鬼姬在,她们也开心不起来。

    只有千幻鬼姬毫无压力地跟着林毅吼,倒像是一夜过去之后,两人关系亲近了许多,没有再那么针锋相对了。

    想到这一点,萧瑟心头又是一酸。

    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但这不能怪林毅,萧瑟只能暗自在心里发狠,一定要好好修行,日后凭自己的本事,去给林毅报仇。

    几人出了城,便坐船往洞庭湖而去。

    湘江和洞庭湖是连着的,坐船可以直达,比走陆路舒服许多。

    船上有高人,御水行舟,速度很快,最多日中便可以到洞庭湖。

    妖皇秘境要月圆之时才会开启,时间算是相当充裕。

    另一支人马也是天明出发,不过,他们的目的是通天河,这可就远了,而且自东向西,大部分地方都是逆流,水流还很湍急。

    正常来说,一天肯定走不到,可梁王手下自然有奇人异士,十条大船首尾相顾,像是连在了一起。

    这是槐老的能力,随后,水流乱涌,船如离弦之箭,在江上划开白浪,奔涌向西而去。

    照这个速度,天黑前估计能到通天河。

    这声势浩大的一幕,也看在了林毅眼里。

    能在湘江上搞出这么大动静的,大概也只有梁王了。

    他昨日才到星沙城,今早又这么急匆匆,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林毅也懒得理他,驾着自己的小船,任其慢悠悠地飘荡,抛去修罗场不谈,气氛还算不错。

    至少,大家并没有打起来。

    直到行至某一水域,林毅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是师父的味道。

    不知道曲婧怎么从城里溜达出来了,林毅推测她多半是来找自己的,可这个时候她如果出现在千幻鬼姬面前,肯定会很危险。

    先前千幻鬼姬隐藏成何冬的时候,她大概是在玩什么扮演游戏,也就没有表现出太多对曲婧的恶意,但现在既然摊牌了,她怎么可能还能容忍林毅叫别人师父。

    林毅知道千幻鬼姬的感知未必有他敏锐,这会儿不一定发现了曲婧,连忙先一步道:“咱们既然是去探索妖皇秘境的,总不好太招摇,不如做些手段,隐去行舟踪迹。你能帮帮我吗?”

    林毅是对千幻鬼姬说的,这个小小的要求,想来千幻鬼姬不会拒绝。

    她花费心思去遮掩行舟,可能就懈怠了感知。

    而隐去了行舟,曲婧看不到他的船,也就不会和他们照面。

    机智如林毅,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想到了这两全其美的方法。

    千幻鬼姬果然没有拒绝,抬手间,便将整条船笼罩在了雾气之中。

    她擅长鬼术,自然也擅长隐匿。

    然而,路过某个水草丛生的地段,还是有个人一跳就到了甲板上。

    不是曲婧还能是谁!

    看到林毅在船上,曲婧淡然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会隐匿行踪,看来,我猜对了。”

    林毅:“……”

    你这么机灵,是嫌千幻鬼姬的人质还不够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