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李云龙学聪明了-《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在总部刮了半天的锅,把总部的好几口大锅的锅灰,刮的是一干二净,老总这才放李云龙离开。

    从总部离开的时候,见李云龙一脸郁闷,老总心里忍着笑,板着脸问道:

    “怎么,李云龙,让你到我这儿刷锅,你小子不大乐意?”

    李云龙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回答道:“老总,我不是不乐意,反正我经常到旅长哪儿背锅,到老总您这儿也是一样的,只是,老总,您让我来刷锅,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这可糗大了!”

    老总板着脸道:“让你来刷锅就糗大了,那我下了命令,你小子第一个跳出来坏事儿,我是不是也糗大了?”

    李云龙道:“老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知道的,这次干坏事儿的可不止咱老李一个,您就是需要人来刷锅,把老孔和老丁也叫上,就算是丢人,我们哥儿仨也一起丢不是,好歹有个分担的。”

    老总道:“李云龙,你小子少给我来这套,这次你们那什么铁三角联合作战,一准儿又是你小子出的主意吧?”

    “老总,天大的冤枉呀!”

    “行了,你小子别喊冤了,我不管你们仨谁干的,只要你小子也掺和了,我就认定你李云龙了。”

    李云龙:“……”

    ……………………

    一脸郁闷中,返回新二团驻地之后,李云龙当即叫来张大彪。

    “大彪,你听说了吗?”

    张大彪挠了挠头:“团长,听说啥了?”

    “老孔那小子,咱们联合作战结束之后,不是从鬼子伪军,还有晋绥军和国军身上缴获了不少装备嘛,那小子回头就给旅长送了一批。”

    张大彪恍然,点了点头,笑道:“行长,原来您说这事儿呢,这我知道,这是孔团长一贯的手段了,主动把武器装备给旅部送一些过去,也好堵住旅长的口,这次咱们私自行动的事儿,旅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学会了!

    李云龙点了点头,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张大彪非常有眼力地擦了一根火柴,凑上前,帮着李云龙把香烟点着。

    随着飞云吐雾,李云龙说道:

    “大彪,老孔这小子最近是越来越狡猾了,咱也得学着点儿,这样,你抓紧时间也去挑一批装备出来,给旅长送去。”

    “啊???”张大彪直接傻眼。

    团长主动上交装备,这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李云龙喝道:“啊什么啊,你小子得学会动脑筋。

    这次我们三个团联合作战,动静闹得不小,不然我也不至于去总部,给老总刷了半天的锅。

    旅长那边收到风声,万一再给我来一句恭喜发财,我可咋整?

    咱提前送一批装备,学着老孔把旅长那边嘴巴堵上,旅长也就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回过神来的张大彪连忙点了点头,又笑着问道:“团长,那咱们给旅长送多少装备好呢?”

    李云龙抽着烟,琢磨着,烟抽到快一半儿的时候,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说道:

    “旅长也不容易,这些日子除了咱们三个团之外,其他的团都没缴获多少东西,再加上破袭作战的时候,打的大多都是攻坚战。

    一场战斗下来,消耗的弹药,甚至比缴获的弹药还多,现在好多团都穷的哇哇叫了。

    咱们送点装备上去,旅长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那咱们送多少?”张大彪问道。

    李云龙道:“这样,步枪送上三百……不,两百条,手枪送上二十把,机枪两挺,掷弹筒两门,炮弹五十发。”

    “子弹呢?”

    “子弹是最缺的。”李云龙狠了狠心,道:“那就给三千发吧!”

    “是。”张大彪应了一声,扭头就要去做准备。

    李云龙则是有些肉疼,这一向是他占别人便宜,眼下主动把装备上缴上去,总觉得像是掉了块肉,他忍不住问道:“大彪,你说咱送的这些,是不是多了点儿?”

    张大彪想了想,回答道:“团长,我觉着也不多吧!拿出的这部分,还不到咱们缴获装备的一成呢!”

    “那也不少了,行了,你小子抓紧时间去准备,早点把这批装备给旅长送过去,老子眼不见心不烦,再放放,老子该舍不得了。”李云龙道。

    “是!”

    张大彪走出屋子之后,李云龙自言自语道:“嘿嘿,旅长,这回您可没话说了吧?”

    ……

    旅部。

    旅长和政委正在感慨这次李云龙、孔捷、丁伟三人私下出击,趁机作战的事情。

    政委笑道:“旅长啊,看来真让您说对了,这仨人放在一块儿,真能得发生点化学反应。”

    “这是一加一加一,远大于三的效果。”

    “听说这三位团长近期坐在一起闲聊,一琢磨,发现他们三人的防区,三个点,刚好能形成一个大的三角形,构筑成三角形防御体系。

    三人就起了个绰号,号称什么晋西北铁三角。

    好家伙,您不知道,这段时间晋西北铁三角的名声也算是闯出去了。

    一谈到咱们三八六旅,国军、晋绥军,包括鬼子嘴巴里,先说到的就是这铁三角!”

    旅长点了点头,目光还在地图上放着,笑道:

    “都是带兵打仗多年的老团长,实际作战经验自然是有的,说起来,当初将李云龙、孔捷、丁伟这三个团摆在根据地外线的时候,老总估计都没想这么多,不成想,被这三个兔崽子,给琢磨出了特别的门道。”

    “孔捷、李云龙、丁伟,这三个团,可以说是咱们八路军总部的防御门户,这三个团要是用好了,甚至能挡住日军数倍的兵力。”

    “让前来扫荡的小鬼子,门都还没有打进来,就先消磨的差不多了,这对于咱们反扫荡的成功,还有根据地的稳定,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政委深有同感道:“孔捷、李云龙、丁伟,这三位同志在咱们队伍里,都是老资历了。

    虽然这三个团,在国军那边甚至连正式番号都没有。

    可是这一年多时间过来,旅长你也看到了。

    孔捷、李云龙、丁伟,这三个小子,没有一个是安分守己的主。

    再加上他们对敌的环境比较特殊。

    与敌作战的频率也是最高的,这一年多时间下来,愣是将队伍练出了战斗力,装备也形成了。

    现在咱们三八六旅的主力作战团,再说出去,那可不仅仅是七七一团、七七二团了。

    真要是论起实际战斗力来,孔捷和李云龙还有丁伟这三个团,也绝对能够独当一面。”

    说到这里,政委笑道:“上次去总部开会的时候,就连师长都说,旅长您手底下是猛将如云呢!”

    旅长大笑道:“大家是只看到了他们仨的好处,没看到这哥仨让人头疼的时候。

    以前这一个李云龙,就能让我少活十年,现在又多了个丁伟,孔捷还让李云龙这小子带坏了,这三个人加起来,我这个旅长可不好当呀!”

    正说着,通讯兵赶来汇报道:“报告旅长,政委,新二团那边来人了,李团长派人送了一批装备过来,说是这次与日伪军作战缴获的装备。”

    “啥?李云龙送装备过来了,我的天,我没有听错吧?”

    旅长十分诧异,政委也是一脸惊奇。

    两人对视了一眼,特别的默契不需要再多说一句,心底满是疑惑。

    主动送装备过来。

    这是李云龙?

    “李云龙送装备,这可真是稀奇事儿,政委,走,咱们瞧瞧去,看看李云龙那小子给咱们送了点儿什么过来。”

    “哈哈,好。”

    旅长和政委就一路赶到地方,见到了从新一团过来,送装备的排长。

    排长见了旅长和政委,敬了礼,然后汇报道:“报告旅长,政委,这是我们团长让我们给旅部送来的一批装备,一共有步枪两百支,手枪二十把,机枪两挺,掷弹筒两门,炮弹五十发,外加上子弹三千颗。”

    排长汇报完毕,挺直了身子,眼睛则是偷偷地打量着旅长的神情。

    “记好了,你小子到了旅部,机灵点儿,装备送过去之后,给我好好看看旅长的脸色,究竟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

    这高兴,说明老子这批装备送对了,要是旅长不高兴,那可完犊子了。”

    耳边回想起临行时,团长李云龙的交代,排长偷偷地打连着旅长的脸色,心里头则是有些疑惑:

    旅长这脸上好像也没有什么神情,没有表现得特别高兴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得特别生气的样子,实在是琢磨不出来情况。

    “好了,你回去告诉李应龙,装备我收下了。”

    旅长在相当平静的脸色中开口。

    排长应了一声,敬了礼,转身带着队伍离开。

    直到排长走远了。

    好半晌,最明白旅长此时心情的政委,这才笑着说道:“旅长呀,李云龙这小子,这次能主动把装备上缴过来一批,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至于这个数量吗,哈哈。”

    “这小子,打发叫花子呢!”旅长大骂。

    ……

    独立团。

    负责送装备的排长返回驻地,向李云龙汇报了去旅部送装备的情况。

    “快说说旅长当时什么表情?”李云龙连忙问道。

    排长回忆当时的情形,老老实实地说了一遍。

    “没表情,怎么会没表情呢?他娘的,老赵,你说说,这旅长没表情到底是啥意思?我这装备到底是送对了,还是没送对呢?”

    赵刚笑道:“这谁知道呢?老李呀,你就等着命运的安排吧!”

    话音未落,电话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赵刚接起电话。“喂,旅长……找李云龙,嗯,好的,老李就在边上呢!”

    赵刚说着,看向李云龙:“老李,旅长的电话,找你的。”

    “难道是表扬咱老李的?”

    李云龙的眼神立马亮了,连忙从炕上跳下来,跑过来接上电话,“喂,哈哈,是我是我,李云龙,旅长,我可想死您啦!”

    李云龙一连串拍马屁的话说完。

    电话的另一头儿传来旅长的声音:

    “李云龙,我恭喜你发财了!”

    “…………………………”

    话说当时,老李那腿差点儿就软了,就差给旅长跪下了。

    “旅长呀,您这话我可就听不明白了,咱老李规规矩矩的带着队伍,咋就又发财了呢?”

    电话的另一头笑骂道:“李云龙,还和我装蒜呢,你小子要是没发财,指你以前的性子,打仗有了缴获,我这边是一颗子弹都见不着的。

    眼前倒好,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你小子竟然主动给我送了两百条枪,还有机枪、掷弹筒和炮弹。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你小子肯定是发了大财了,要不然至于想得起来老子吗?”

    李云龙:“………………”

    他娘的……

    老李有些崩溃,这他娘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意思是自己这批装备不送倒是还好了,说不定旅长就把这事忘了,也不会打什么电话,一开口就来一句,我恭喜你发财了。

    眼前倒好,这装备一送出去,反倒把旅长给引来了。

    老李当时很后悔,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咋就手贱的非要学着孔二愣子,主动去给旅长送点装备呢?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李云龙开始哭诉:“旅长啊,我哪能发财呀,我这新二团刚刚组建,情况您也是知道的,要人没人,要枪没枪,要物资没物资,这眼看着快过年了,好多战士们都还光着腚呢!为啥,连过冬的衣服都没有啊!

    我这是学乖了,缴获的装备先给旅长您送去,咋就发财了呢?”

    老李委屈的都快出哭腔了。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旅长的大笑声。

    接着好像是政委接过了电话,说道:“李云龙啊李云龙,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要是想学人家孔捷,缴获了装备,以退为进,主动给旅长送来,这没问题。

    这是极好的手段,丁伟也学的有模有样的,只是到了你这儿,怎么就学不到精髓呢?”

    李云龙傻眼:“政委呀,您把话说清楚,啥精髓?”

    政委道:“我问你,你送来了多少装备?”

    这事李云龙门儿清,凡是送出去的装备,一颗子弹,老李都记得清清楚楚。

    “步枪两百支,手枪二十把,外加上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两门,还有炮弹五十发,子弹三千颗,政委呀,这可不少了吧?”

    政委道:“你小子还得意呢!难怪都说你李云龙是铁公鸡做的,一毛不拔。

    这要是平时你主动送过来,听着倒是不少,可眼前情况是不一样的。”

    “你知道丁伟送了多少吗?”

    “多少?”李云龙连忙问道,似乎意识到问题的关键。

    政委道:“步枪四百支,手枪五十把,轻机枪五挺,掷弹筒六门,掷弹筒炮弹两百发,外加上子弹两万颗。”

    李云龙:“……”

    “你知道孔捷又送来了多少装备吗?”

    “步枪五百支,手枪六十把,轻机枪五挺,重机枪一挺,掷弹筒八门,炮弹三百枚,外加上子弹两万发。除此之外,人家孔捷还向水腰子兵工厂,送去了将近十万枚铜元,用作生产子弹的原材料。”

    “李云龙啊李云龙,你说说,你要送装备,这时机送的也太不对了。

    和人家孔捷、丁伟的手笔比起来,你确定你不是来打发旅长的?”

    李云龙懵了。

    心里大骂过孔捷和丁伟之后。

    继续向政委哭诉,“政委啊,这情况他不一样,家底儿不同,咱老李也想给旅长多送点装备过去,可实力他不允许呀!

    您说,这一家生了五六个孩子,老大有钱,老二没钱,老三是个穷光蛋,难道孝顺父母的时候,还得让他们拿一样的钱出来不成?这可太难为那些混得不好的弟兄了。”

    政委给听笑了。

    电话又转到了旅长的手中,旅长大骂道:“行了,李云龙,不和你扯淡了,你小子有这点儿心思,不如琢磨着怎么把新二团给我快速带出战斗力来。

    告诉你,鬼子的反击随时都有可能开始,到时候正如你们三个老战友说的,你们三个团就是我们八路军最外围的门户。

    反扫荡能不能成功,你们三个团,可以说占了将近一半,这批装备我可以不要你的,可到时候你们新二团要是打不出彩来。”

    “旅长放心,要是打不出彩来,您就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一听说旅长不要装备了,李云龙大喜之下,脱口而出。

    旅长骂道:“你的脑袋还是自个儿留着吧,老子用不了那么大的夜壶。

    就一句话,新二团虽然是刚组建不久,可你李云龙必须把全团给我训练出来,带出战斗力来,到时候战斗打响。

    独立团、新一团、新二团三个团,你们新二团,可不能成了短板。”

    李云龙当即应道:“旅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啪!

    旅长挂断了电话。

    李云龙忍不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他娘的,装备总算是保住了。”

    “老孔和老丁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富的流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