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他们是一大家子(4000)-《人在东京,捡到危险大小姐》

    秋元枫把几只虫子喂了鸟儿,生命可贵,不能浪费,然后回到料理屋,直接来到了月野凛的房间。

    月野凛有些惊讶秋元枫会过来,因为平时胆小鬼在书房看书,不到吃晚餐之前,是不会出来的,名曰有重要的事——只是现在来了,她伸起腿,勾了勾如玉的脚趾头了,微微一笑道:“想要了?”

    秋元枫犹豫了一下,这种事情晚上再说不迟,他摇了摇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明,也不能直说他是来治病的。

    思考间。

    秋元枫向着月野凛说道,“后背朝着我,给你按摩一会儿。”

    月野凛照做了。

    白骨精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听话的,而且让做什么动作,只要能够做到都会依着他。

    秋元枫走到月野凛的身边坐下,稍稍按摩了一会儿,心神微微动荡,然后才正了正神色,在白骨精看不见的角度,他轻声说道:“治疗术。”

    微微的蓝光从指尖诞生,紧接着滴落在月野凛的背上,如清澈的泉水荡漾的波纹,瞬间在白皙光洁的背上扩散而开。

    霎时间。

    月野凛整个身体开始泛着蓝色的光晕,像是紫外线透过皮肤的光亮,只不过一个是紫色,一个是蓝色,而马上,秋元枫听见一声轻咛,似舒服感,极大的身心满足。

    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秋元枫轻声叫道:“凛?”

    没有反应?

    秋元枫下意识一惊,马上对着月野凛的脸检查了起来,呼吸均匀,面色是健康的红润,这是睡着了?

    他没有再打扰,而是抓过枕头,又轻手轻脚给白骨精翻了个身,垫在了月野凛的脑袋下面,做完这些他小声的离开了房间。

    之前治疗自己的时候可没有感觉到困意啊,蚂蚱也没有……还是说治疗的伤势小,不会睡觉?

    治疗术给他的信息太少了。

    而为了验证,秋元枫又来到了清水佟的房间,小矮子看见他的一瞬间就错愕了起来,并猛然的坐起身,同时戴上耳朵上的耳机因为力的作用,虽然没掉,但和手机上的链接却断开了——手机的外放播音器里顿时传出来了女性的剧烈喘气声,以及男生的低吼,男生都喜欢的影片。

    而秋元枫马上又听见了播音器里面女生说的话,“欧尼桑……快…快,快一点,母亲和父亲要回来了。”

    好家伙。

    清水佟的脸颊突然红似一片朝霞,秋元枫也愣在了当场,他这个小女友看的东西有一点刺激啊。

    清水佟慌乱的上手把手机视频关了,她有些不敢看秋元枫的眼睛,尽管两人该看的都看过了,也做过了,没有秘密可言,但偷偷做这种事被发现还是有些心虚。

    不过她马上又挺了挺胸口,让自己有些底气的说道:“我也是想让秋元君更舒服才看这种视频学习的……”只是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仿佛蚊子在耳边嗡响。

    秋元枫来清水佟的房间不是抓他小女友看快乐影片的,而是另有目的,他微微笑了笑道:“佟有心了,先趴在枕头上……屁股别撅起来,不用脱……正常的躺着就好,放轻松,我给你按摩。”

    清水佟趴好,秋元枫按摩了一会儿,才对着小矮子使用了治疗术。有病治病,没病应该也没有坏处,而和月野凛一样,依旧蓝色光晕扩散全身,他想看一看清水佟是不是也会舒服的睡着。

    等了一会儿。

    秋元枫轻声叫道:“佟?”

    “嗯……”

    清水佟只感觉背上出奇的舒服,然后慢慢扩散到全身,这种感觉下,她恍然沉醉了,而又听见秋元枫的询问,她才应声道。

    “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是舒服的想要睡着了。”

    清水佟实话实说道。

    秋元枫恍然,他明白了月野凛为什么会睡着,因为是太舒服了,所以才会睡着吗。

    秋元枫搞明白了月野凛睡着的原因,他松了一口气,看来并不是治疗术带来的强制休眠,他也就安心了——而一安心秋元枫心中就有一只小老虎不老实,在身体里四处跑,并抬头望月,想要冲出去。

    秋元枫也不忍了。

    清水佟的房间里,传出来了两人开心的声音。

    春雨过后。

    秋元枫和清水佟离开料理屋,去超市购买了晚上营业和晚餐的料理食材,小矮子像一只小猫一样紧跟着他,走到哪里都不想分开,他也是比较喜欢这种感觉——以前没有女朋友不觉得有什么,但自从有了以后,他就希望恩爱如初。

    每个男性心中期盼的事情吧。

    不管过了多久,另一半都会一直喜欢自己,为自己着想,而这样男性在工作时也有动力,愿意为家庭付出,甚至努力和金钱上交。

    谈感情还是谈钱?

    现代社会往往有很多人搞不清恋爱或者结婚的目的,上辈子秋元枫所处的社会更是女方讨要彩礼——结婚是两个人的事,男方和女方的,并不是女方被男方买走,如果有彩礼,那么嫁妆呢?

    只知道彩礼这个古习俗,却忘记了嫁妆,没有这道理啊,何况都现代社会了,婚姻的关系早就不是嫁女如泼出去的水了,家庭是两个人共同努力才能够维持的,紧紧靠一个人,那样的家庭长远不了。

    不管是当家庭主妇还是上班,都是对家庭的付出,男方不管赚钱还是当家庭煮夫,也是对家庭的维持,两个人一起努力,那么就没有什么坎过不去,相濡以沫,也会更加的恩爱,同时也要理解对方,生活中难免会有失意的时候,这个时候另一半多多安慰和开导,或者是理解,那么感情会更加的好。

    可惜。

    上辈子秋元枫见过太多的畸形婚姻,也正好赶上他们那一代都是独生子女,每家都是一个宝,从小含着玉汤匙长大的,恩宠有加,谁受的了谁的气?所以就造成了很多闹了一点别扭就大打出手,甚至死抓着一个不开心不放,最后闹到不可开交,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就真的都累了,然后分手之后深夜发文,“我什么时候才能遇见那个包容我的人?”

    为什么不学着先去包容别人?

    秋元枫心中想着事情,买完了料理食材他和清水佟回去了料理屋,而刚走进屋子,看见了一脸神清气爽的月野凛,他心中顿时欣喜着问道:“凛,身体感觉怎么样?”

    ……

    月野凛感觉身体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但她又无法形容这种感觉,自从秋元枫给她按摩,睡了一觉之后,整个身体异常的轻松——起初她也觉得意外,但并没有多想,只当秋元枫给他按摩又睡了一觉的结果,但现在听见问起,月野凛不由仔细感受了一下。

    这是……

    心脏跳动比以往有力……

    月野凛不可思议感受着,猛地眼睛一红,她知道心脏跳动有力的意义是什么,代表她很可能活的久了,不用早死了。

    秋元枫看见月野凛的表情变化,放下手中的手提袋后就走了过去,抓起白骨精的手腕,搭了上去把脉——脉搏比以往有力了许多,有向正常人的方向靠拢。

    他更加的欣喜,同时心中一直牵挂的东西终于落地了,什么早死又活不过成年的,只要有他在,统统都不可能发生!

    平行世界的自己放心吧。

    在这个世界中,他会保护好月野凛,只要他活着一天,心爱的女友就不会有事,重生者将变成过去,好好的待在他的身边。

    月野凛眼泪一个没忍住就嘀嗒了下来,“活不过”成年这个预定的事实一直贴在她的身上,好多个夜晚只能一个人惊醒,然后大恐惧袭来,她害怕的哭泣,但还是无法改变什么,现代的医疗手段无法治愈她,只能慢慢的等待死亡降临。

    现在突然不用早死了。

    她再也忍不住心情,扑在秋元枫的身上哽咽了起来,虽然月野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秋元枫对她做的——记忆里的女儿不是假的,他们幸福的生活也是真的。

    她现在的身体,有了孩子也不会有事,能够安心的生产了。

    清水佟微微咬了咬嘴唇,她看着月野凛突然哭泣心中也不是滋味,自从他们成为自己人,骗人精对她还不错,而且她也不跟月野凛争大小,她知道秋元枫都会一视同仁,所以关系越发的要好了。

    他们是一大家子。

    她以后有了小孩不介意让叫月野凛为“凛妈妈”,当然骗人精的孩子也得叫她“佟”妈妈。

    要是月野凛不在了。

    她会把骗人精的孩子当成自己道一样去抚养,谁欺负也不行,好好的保护起来,吃一样的奶长大。

    清水佟也抱了过去。

    三人靠在一起,有伤心的事情就互相安慰,困难一起扛,开心一起享,相濡以沫,长长久久。

    秋元枫抱着两个女友感慨了一会儿,又带着月野凛回去了房间,他仔细检查了一番,确保身体是真的好转了——期间加上清水佟,三人又开心了一会儿,秋元枫终于确定月野凛身体是真的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这才心满意足,穿好衣服后去了前面做晚餐。

    一专注时间过得就比较快。

    而在晚餐快要做好之前,杉原真妃和竹宫文乃还有安藤惠来了,前两人今天有打工,笨蛋则是过来混吃混喝,想要吃一顿饱饱的工作餐,这样回家后的晚餐就可以少吃点,装成一副认真减肥的态度。

    秋元枫对于这一点很了解。

    也是安藤惠告诉他的,可怜巴巴每天过来吃晚餐,吃的还多,不过干起活却很勤快,又任劳任怨,从来不会有小情绪,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客人也很喜欢这样的店员。

    一众人吃过晚餐便准备开始营业了,而关于明天他们去旅行,料理屋暂时休业的事,秋元枫沉默了片刻,在清水佟去洗碗,月野凛回去了后面,他看向三人说道:“杉原同学、竹宫同学、安藤同学,明天开始料理屋暂时休息几天,我和凛还有佟以及雏田奶奶跟怜子准备去旅行,会去玩一些天。”

    “诶?”

    杉原真妃惊讶的看了过去。

    秋元枫和清水佟还有月野凛一起去旅行,而她却落了下来,杉原真妃有一种被排斥在外的既视感,这让她无法接受,久久的不能平静。

    如果。

    这里她掉队了,杉原真妃知道自己就永远也追不上了。

    她不想发生这样的事。

    杉原真妃眼睛突然红了,眼眶有泪珠在聚集,泛着泪光,表情突然委屈了下去,要多伤心有多伤心,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

    竹宫文乃发现了文乃的心情,同时也深感为难,她到无所谓,但两个好友……一个伤心欲绝,另一个目瞪口呆,喜欢的人和其他的女生一起去旅行没带上自己,另一个笨蛋心里想的是秋元枫去旅行料理屋不营业,就吃不上料理了。

    如果可能,她到是希望杉原真妃能够和秋元枫随行的,所以虽然她听懂了意思,但还是半开玩笑的说道:“秋元同学,去旅行这么好的事,我们身为店员就没有福利嘛。”

    秋元枫愣了一下。

    杉原真妃瞬间停止了欲哭的表情,朝着她喜欢的人看了过去。

    有吗?

    秋元枫感觉压力大,他又看向了清水佟,轻声唤道:“佟,你过来一下。”

    清水佟听见了秋元枫和杉原真妃还有竹宫文乃说的话,也知道找自己过去分担压力,他们一大家人去旅行,带上其他人,很可能会耽误晚上开心的事,也就有了顾虑——她也不知道怎样处理这种事,清水佟擦了擦手走了过去,她先是看了杉原真妃和竹宫文乃一眼,张口就想当一把坏人,不让惦记着她男友的女生跟去。

    但……

    她自己也是被许可,才能留在秋元枫身边的,杉原真妃和她有着共同点,清水佟想要拒绝的话也就没有说出来,而是看向秋元枫,又稍稍地低下头,“秋元君,当成员工福利也没什么不好,杉原同学要是想去,就跟着一起来好了。”

    秋元枫顿时哑然。

    他不可思议盯着清水佟,万万不应该叛变的小矮子,竟然投敌了?自己应该清楚说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