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立信!-《秦时:七国的天下,我全都要!》

    燕国,蓟城。

    燕丹无惊无险,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逃回到了蓟城,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如果不是东君不在身边的话,他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梦见带着人跑到桑海去刺杀赢侈了。

    的确是不可思议。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

    最后的记忆便是被赢侈抓住,被挑断了手脚筋,被封住了经脉穴位。

    可一转眼,他就在燕国的境内了。

    一路上躲躲藏藏,生怕被罗网的杀手发现了,最终却根本就没有人追杀他!

    燕丹独自坐在大厅中,陷入了沉思中。

    紧接着,大厅外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燕丹的思索。

    他皱眉看去,却发现管家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

    “殿下不好了,雁春君身边的绝影亲自带人闯入府中,说是奉了王上的命令要捉拿殿下。”

    “原来是这样!”

    燕丹一路逃,一路思考。

    此时此刻终于明白了。

    并不是他逃出了桑海,而是赢侈放他离开了桑海。

    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回到燕国。

    就连燕王和雁春君都能看明白的事,他只是当局者迷而已,赢侈放他离开只是寻找一个对燕国发难的借口。

    “殿下赶紧离开吧!”

    管家见燕丹竟然在这种时候还在发呆,连忙催促道。

    燕丹猛地站起身来。

    这年头,家里没有个密道什么的,都不好意思出门说自己是个贵族。

    燕国太子的府邸中怎么能没有密道呢?

    燕丹转身就走。

    管家一路随行,直到将燕丹安全送到了密道,正准备离开拖延住绝影时,燕丹这才回过头来。

    他说,“派人把月儿悄悄送出来。”

    “小的明白,小的誓死也会保护好公主的。”

    ……

    比起燕国蓟城的风起云涌,齐地桑海就显得格外平淡了。

    韩非与伏念谈妥后,便去见了荀子。

    师徒俩多年未见,一见面便聊了整整一宿。

    尽管一个通宵没有睡觉,但是韩非的精神非常好,心情好了精神就足。

    带着儒家的决定,韩非心情愉悦的返回城主府。

    赢侈这时候则是刚刚起床。

    邀请韩非一起吃个早饭。

    饭桌上,韩非将伏念愿意到咸阳教导扶苏的事情告知了赢侈。

    “意料之中的事。”赢侈淡淡的回了一句,“荀子呢?你应该见过你师父了吧?他有说什么吗?”

    顿了一下,赢侈补充道,“关于秦国的。”

    “夜里老师倒是提到过,如今秦国一统天下的乃是大势所趋,他看到我没有钻牛角尖很高兴。”

    韩非有些尴尬的说道。

    韩非和嬴政的梦想是一样,但却是让韩国成为这天下的主宰,可韩国是七国中最弱小的国家。

    虽然秦国也是从弱小中一步步走出来变强的。

    可荀子知道韩国没有那么多时间。

    韩非的梦想虽好,却难以实现,韩非当年离开小圣贤庄返回韩国的时候,荀子就担心过。

    凭借韩非的才学,无论是哪一国,是不是在韩国都会得到重用。

    荀子担心韩非吊死在韩国这颗歪脖子老树上。

    “他的担心是对的。”

    赢侈瞥了韩非一眼。

    原著中韩非不就是死在了秦国么?

    导致卫庄、红莲、张良这些人不得不跟秦国死磕。

    “除此之外呢?他愿不愿意到咸阳定居?”赢侈抱着一丝期待问道,“只要荀子愿意去咸阳,哪怕是住在王宫中都可以。”

    “哈哈,老师他自在惯了,在秦王宫中怕是住不惯。”

    韩非笑着说道。

    赢侈也不在意,荀子去咸阳本就是奢望。

    天人合一的大高手跟伏念、颜路可不是一路货色,不能用同样的态度对待。

    哪怕不能成为自己人,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

    有韩非、李斯这层关系在,交好荀子就行了。

    反正那老头子也活不了几年了。

    “正事儿结束了,接下来你打算干什么去?在桑海玩几天?”赢侈看着韩非,不由得想要把韩非暂时留下来做苦力。

    齐国被灭,赢侈被嬴政留在了齐地坐镇。

    虽说只要赢侈本人待在齐地即可,齐地诸多杂事儿自有下边儿的人处理。

    但不是每一件事手下的人都能拿主意的。

    赢侈案头上,齐地各处传来的竹简书信都有半个人高了。

    赢侈想让韩非去临淄,负责稳定齐地。

    以赢侈对嬴政的了解,那家伙多半不会等太久,快则明年开春,慢则明年秋后。

    嬴政必定出兵灭燕!

    秦国出兵灭燕只能从齐地出兵。

    所以齐地的治理就至关重要了,否则嬴政也不会把赢侈留在齐地。

    ……

    “你打算留我在齐地给你打苦工是吧?”

    赢侈的心思,韩非哪里不知道?

    在来齐地之前,嬴政便找到了他,告诉他明年就要对燕国用兵。

    这也是吞并齐楚之后,秦国定下的战略方向。

    先灭燕,然后三路攻赵。

    嬴政可没有给韩非多少时间,最多半年,也就是明年秋后,就要出兵攻燕。

    在此之前,齐地的治理必须稳定下来。

    哪怕不能成为秦国攻燕的助力,也绝对不能拖后腿。

    “王兄可是个急性子,这事儿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要是换做赢侈,绝对是先发展个两三年,中间最多派人在燕赵之地搞搞事,让两国生出间隙,让两国无法安心发展。

    到时候一波把燕赵两国给端了。

    虽然时间上会慢很多,但是却稳妥很多。

    赢侈也能理解嬴政的想法,横扫六合只是嬴政的第一个目标,嬴政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做。

    比方的匈奴,南边的百越。

    东出大海等等。

    这些事每一件都需要集数代人之功,耗费数百年来完成,嬴政却想要一口吃成个大胖子。

    秦二世而亡也有这一层关系。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灭燕赵,后面的大秦嬴政步子扯太大的事儿,还早着呢!

    ……

    “以秦燕的国力,哪怕是现在动兵打下燕国也不是问题。”

    “王上心中的急切倒是不难理解。”

    “他还能够给予大半年的时间稳定齐楚,已经是在压制内心的欲望了。”

    春秋战国数百年。

    多少君主想要一统天下?

    唯独秦王政能够做到。

    换谁来不激动呢?

    “所以你有把握吗?半年内稳定齐地?”赢侈说道,“燕国之后便是赵国,若是有齐地成为助力,赵国不难。”

    为了对付赵国,赢侈可是连东皇太一都请出来了呢!

    李牧绝对不可能逃得过东皇太一的追杀。

    失去最后良将的赵国就是一只没有了牙齿的猫。

    “办法都是靠脑子想出来的,想要让齐地成为秦国攻打燕赵的助力,并非不可能。”

    “哦?你有什么办法?”

    赢侈好奇的问道。

    韩非可是秦时中刻画出来的最聪明的人。

    连卫庄和张良这种家伙都愿意跟在他的后面,帮助他完成他的梦想。

    “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要知道答案。”

    “你觉得齐地重要,还是齐国之民重要?”

    韩非不答反问。

    赢侈可不是古人,而是现代人,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得!

    这个道理他如何不懂?

    “你错了,这天下已经没有什么齐国之民了,也没有韩国之民、魏国之民、楚国之民。”

    “这天下只剩下了秦国之民。”

    赢侈郑重其事的说道。

    韩非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

    赢侈果然是不一样的。

    在韩非心底,虽然嬴政也很优秀,但是他觉得赢侈能够当上秦王更好。

    或许很多方面赢侈未必比得上嬴政。

    可有一点,嬴政是往往不及赢侈的,那就是对普通百姓的重视。

    当初南阳旱灾的时候,韩非就看出了赢侈对百姓的重视。

    虽然那是为了谋夺南阳,尽收南阳民心。

    可即使是这样,有些人都不愿意做。

    在贵族的眼中,普通人就是牲口,与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

    ……

    “如此的话,我就有办法了。”韩非笑着举起了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你打算尽收齐地的民心?”

    赢侈一点就透,若是能尽收齐地的民心,所有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只是这事儿可没有那么好做。

    “你知道韩魏齐楚四国灭亡有什么不同之处吗?”韩非问道。

    “相较于魏国和楚国,韩国和齐国没有经历什么大战,相较于韩国,齐国甚至没有经历过战斗。”

    赢侈能够想到的不同之处就这么多了。

    韩国被一战而定,是因为南阳的白甲军被控制了,仍有秦军长驱直入,又有姬无夜暗中起事,导致新郑城破。

    齐国被一战而定,那是因为齐国的大军都损失在了楚国。

    齐国境内都没有多少士兵。

    秦军兵临临淄城下,打入齐王宫,齐王和齐国的朝臣在一日之间全部被活抓了。

    “你说的不错,魏国被水淹了,想要稳定民心,就得帮助他们把家园重新建立起来。”

    “韩国和齐国其实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治理。”

    “那就是建立信任。”

    “依法治国才能言而有信。”

    韩非的想法不错。

    但赢侈却摇了摇头。

    “因时而异,因地而异,秦国的法对于六国来说都过于严苛,尤其是齐国多年未经战事。”

    “若是用秦国的法来治理齐国,恐怕会起到反作用。”

    赢侈话落,韩非却是笑了起来。

    “我可没有说过用秦国的法来治理齐国。”

    “你不是想学商君吧?虽然他是个伟人,他的变法帮助了秦国的强大,但是他的下场你也是知道的。”

    变法意味着触动无数人的利益。

    尤其是齐地,除了齐王田氏一族全部被抓到了咸阳之外,其他贵族可是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在齐地变法后果无法预料。

    “我知道一口一口吃才能成为大胖子,法也是一步步完善的。”

    “我们现在可以走第一步。”

    韩非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伸手蘸了蘸酒,在桌上写出了两个字。

    “立信?怎么立?”

    “听说最近到齐地的秦国官吏中有不少人都收受了贿赂,与齐地的贵族狼狈为奸剥削平民。”

    “这些事儿你应该有听说过吧?”

    赢侈点点头,听是听过。

    贪污是几千年都无法改变的,这事儿他是真没什么好办法。

    秦国一连攻下了韩魏齐楚,连下四国,地域成倍的扩大,需要治理的地方多了,需要的人才也就更多了。

    虽然秦国嘴上可以说天下没有韩魏齐楚,只有秦国。

    也只有秦国之民。

    但心底嘛...

    还是会区别对待的,起码最近百年内,这样的隔阂不会完全消除。

    管理韩魏齐楚四地,肯定是要用‘自己人’才能放心。

    秦国的官吏就那么多。

    如今更是恨不得一个人变成四半儿用了。

    赢侈手中掌控着罗网、蓑衣客、百鸟、紫兰轩、妃雪阁等诸多情报网络。

    他自然听说过秦国的官吏收受贿赂的事。

    不仅是齐地。

    韩魏齐楚四个地方都有类似的事情。

    他总不能把贪污者都给宰了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

    一刀完事儿。

    可杀完了人,谁来管事儿?

    ……

    “天下并非只分黑白,你可以换个思路想一想。”

    “不一定要杀光所有人。”

    “只需要杀鸡儆猴。”

    “我们的目的是建立与民众的信任,不是要惩治贪官污吏。”

    韩非幽幽的说道。

    任何人心中都有欲望,有了欲望就会衍生出贪嗔痴,贪官污吏是杀不绝的。

    约束他们才是最好的办法。

    法便是约束他们的良策。

    杀鸡儆猴是让他们畏惧。

    “有人选了吗?”

    赢侈明白了韩非的意思,觉得是个不错的提议。

    先定下一条法律。

    然后选一个倒霉的家伙,塑造成大奸大恶的之辈,一定要是秦人,最好是秦国官吏,而且是那种人见人厌的类型。

    宣扬他的作恶事迹,最终再由身为洛阳君的赢侈出面,当着所有齐地之民的面儿依法惩治。

    看,秦国人,秦国的大官触犯了法律,被洛阳君给斩了。

    信任便是这样一点点建立起来的。

    起码在齐地之民的眼中,洛阳君是个好人。

    “就他吧,这家伙最近在临淄城可比你洛阳君的名头都大,传言能止小儿夜啼呢!”

    韩非取出一卷画像摊开来放在桌子上。

    画像下面还有对方的身份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