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黑魔标记,艾肯与布莱克-《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法比安·艾肯第二天就被肖恩放了出去,只是,姿势不太美观……

    艾肯失踪的消息自然是早就传遍了整个城堡,但与当初肖恩在霍格沃茨失踪的情况不一样,艾肯显然是被人绑架了。

    对于这一消息,纽蒙迦德学生们听到也只是嗤笑一声,在团队意识淡薄的纽蒙迦德,自己同学的莫名失踪并不能让他们升起多大的担忧。

    再加上艾肯平时趾高气扬,占了学生人数大半的非纯血巫师都不太喜欢他,而不少曾经被对方打压过的麻瓜出身巫师更是在暗地里笑得开心。

    这种高高在上的魔二代早就该被人治一顿了不是吗?

    当然,也有不少有心人联想到了艾肯身后的背景,他们开始琢磨起这会不会是某个敌对组织行动的开端。

    至于艾肯的死活,除了他那几个忠心耿耿的跟班与老艾肯,真就没几个人在意了。

    不过,其他人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种古怪的方式再次见到法比安·艾肯。

    纽蒙迦德城堡的清晨依旧忙碌,学生们涌出寝室去往礼堂,路上还不断讨论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听说了吗?那个老艾肯好像被格林德沃先生惩罚了。”

    “真的?昨天那帮巫师可全都趾高气扬的,有个家伙居然还来盘问我的行踪。”

    “权势滔天呗,法国巫师界影响力不小,艾肯家族自然都是这样的做派——说起来我昨天还挺生气的,格林德沃教授居然就由着那帮人胡来?不过,嘿嘿——”

    “胆敢在我们纽蒙迦德对学生使用私刑,那群蠢蛋怕是真不把校长先生放在眼里了,昨天那个老艾肯溜走的时候,啧,那脸色,估计我死了三天都没他白。”

    “活该——不过,法比安那家伙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这谁说得准……”

    “有一说一,法比安·艾肯实力很强,那个绑走他的人实力应该很恐怖,就是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几个相熟的学生正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但前方涌动的人流却突然停了下来,嗤笑声、议论声不断传来。

    那几个学生挤过拐角,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失踪一天的法比安·艾肯重新回到了纽蒙迦德城堡,但是……

    原本一丝不苟、目空一切的尊贵魔二代此刻正毫无形象地被倒吊在礼堂大门前方的天花板上,他满脸污痕,身上裹了一块脏兮兮的破布。

    不仅如此,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显然是挨了一顿毒打,他的左腿被一根绳索勾在吊灯的边缘,右腿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偏折着……

    眼前的这一幕让所有学生都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这法比安·艾肯究竟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始作俑者肖恩和自己的小伙伴也在角落里围观,他们其实是来得最早的那批人,但霍格沃茨们可没那个好心去解救被吊挂的倒霉蛋。韦斯莱双胞胎已经快笑得直不起身子了,两人愉快地像是中了几百加隆的大奖。

    肖恩眯着眼睛望向艾肯,昨晚动手的时候环境太昏暗,到今天早上一看才发现对方居然如此惨烈。

    布丁啊,你这家伙下手也真够黑的,六肢就是比四肢狠啊……肖恩心里暗自感叹了一句。

    他望向自己的手表,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果然,就在一分钟后,法比安·艾肯颤抖着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看到了刺眼的白光,接着,身体上的各处都传来了剧烈的痛感,脑袋涨得像是快要爆炸一样。

    艾肯眯起眼睛,喉咙里不自觉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直到这时,他昏昏沉沉的脑袋才接收到了外界传来的信息。

    那是学生们倒过来的一张张脸,他们的脸上带着嘲讽、厌恶、幸灾乐祸,一部分女生看上去有些同情、不忍。

    学生们的话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这顿打挨地可不轻哦——”

    “啧啧,看看那脸,要不是还带着股讨厌劲儿,我都认不出来是谁。”

    “和他昨天灰溜溜逃离的父亲一个倒霉模样……”

    法比安·艾肯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处境,身上的疼痛已经是次要的了,他只觉自己的脸庞火辣辣的,像是被炸尾螺爬过一样。

    心里升上了一股巨大的耻辱感,可倒吊着他的吊灯反而像是聚光灯一样把他脸上的表情放大给了所有人。

    艾肯能清楚听到所有人的话,嘲讽、嗤笑、可怜……

    要不说是纽蒙迦德精英、尊贵的魔二代呢,艾肯终于展现出了过人的机智。

    他双眼一翻白,竟是再次昏了过去。

    肖恩看得啧啧称奇——机智的装晕,真是个聪明人啊~

    而这时,学生们终于想起了另一件事,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把对方放下来。

    一阵乱糟糟之后,双眼紧闭的艾肯被弄到了地上,教授们也赶到了。

    至于艾肯什么时候醒来,就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了。

    ……

    巴黎,艾肯家族的大宅中。

    老艾肯面色铁青,他眼前的一个巫师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艾肯先生,这很难解决……”

    老艾肯收回了自己格外年轻的右手和光秃秃的左手手腕,他似乎是想要发作,但最后还是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麻烦你了,费德曼大师……”

    送走了第七个邀请而来的解咒大师,老艾肯一脸颓然地坐回到真皮沙发之上,他盯着自己光秃秃的左手,眼中的恐惧、愤恨不断闪过,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

    “这就是格林德沃……这就是格林德沃吗……”

    他此刻是真真正正地后悔了,后悔自己偏偏要去招惹这个初代黑魔王,几十年的校长生涯只是让那个男人收敛了尖牙利齿,自己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鬣狗居然还妄图压制当年的王者……

    老艾肯深深叹息了一声,原本五十岁的脸庞看上去一下子老了十年。

    独子失踪,自己还丢了一只左手,种种打击之下,这位在法国巫师界驰骋的纯血贵族竟是一夜之间就苍老了下去。

    “法比安,还没消息吗……”他看向旁边的人。

    “还没有……”身边人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我们和纽蒙迦德的情报人员接上了头,他们——他们只是我们等待,说他们也在全力寻找……”

    正说着,空气中一阵爆响,一个套着破旧布袋的家养小精灵瞬移了过来,他把脑袋垂到地面:“尊敬的艾肯老爷,纽蒙迦德送来了消息,少爷找到了……”

    老艾肯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当晚,别墅内的卧室中,法比安·艾肯终于睁开了双眼。

    老艾肯松了一口气,治疗师检查过了,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什么大碍,都是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的伤势。

    但是,身体上的伤势怎么比得上心里的伤口。

    艾肯空洞的眼神盯着天花板,那副骄傲的姿态早就不见了踪影。

    “法比安,”老艾肯坐到了儿子的床头,“我的孩子……”

    “父亲,”艾肯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了颤抖的字眼,“我、我已经成为了纽蒙迦德的笑柄……没了,什么都没了……我在纽蒙迦德的声望、我在教授们眼中的形象、我苦心建立的组织……什么都没了……”

    说到这,艾肯竟然是呜咽着哭了起来。

    老艾肯深吸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在自己的儿子被吊挂在城堡的那一刻起,这种局面已经无法挽回。

    最后他只得轻轻拍着儿子的手臂:“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法比安·艾肯倒也的确是个人物,在父亲的宽慰之下,他居然也渐渐从那股颓然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眼中的无神换成了浓浓地愤恨,那股子戾气变成了陈年的墨块难以化开。

    “我要报仇,父亲,我要报仇!”他双眼通红,躺在床上像只愤怒的公牛喘着粗气。

    老艾肯的眼神也锐利了起来,他点点头:“艾肯家族的荣誉不可被玷污!”

    话语掷地有声,可他连格林德沃的名字都没提起过。

    艾肯毕竟是受害人,父子俩一起商议起细节来。

    一番讨论过后,老艾肯皱起了眉头:“目前来说,嫌疑人有两个,那个纽蒙迦德五年级生,还有肖恩·沃勒普。”

    “沃勒普那个泥巴种也要倒霉!”艾肯尖叫着说道,“但那个纽蒙迦德五年级生肯定是凶手,在他之前没人去过那个草药园!”

    “我昨晚找过那个学生,一个普通的混血巫师,”老艾肯说,“而且当时对方在某个过家家一样的小集会上,许多人能给他作证,说对方当天完全没有走出过城堡。”

    “有人伪装成了他!”艾肯咬着牙说道。

    老艾肯想到了更多,他皱着眉头:“易容马格斯还是单纯的化妆?”

    艾肯竭尽全力回忆着当天的情形,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报仇。如此回想之下,他终于发现了被自己遗忘的细节。

    “纹身,那个家伙有个古怪的纹身!”

    “纹身?”老艾肯喊来家族雇佣的巫师询问一番,然后对着儿子说道,“那个真正的纽蒙迦德五年级生没有纹身。那个纹身是什么样子的?”

    “在右手小臂上,一条蟒蛇从一个骷髅头的口中伸出,然后呈S形盘绕。”

    自己的儿子努力回忆着细节,可老艾肯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难以置信地抓住了儿子的胳膊,严肃地问道:“法比安,你确定是那个样子?”

    艾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他立刻意识到那个纹身也许代表着什么,闭眼仔细回忆后他认真地点点头:“绝对没错。”

    老艾肯喘着粗气松开了儿子的手臂,他脸上的阴郁就像是化不开的乌云一般。

    “食死徒……”艾肯听到了父亲口中的喃喃声。

    “食死徒?那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我!”艾肯愤恨地说道。

    老艾肯没有回答,他站起身子背着手在房间内来回地踱着步子,眉头几乎锁到了一块。

    “死灰复燃了?但为什么是我艾肯家族……这不合理,我从未得罪过他们……是协会之间的问题?不行……”

    老艾肯站定步子,他侧头望去,似乎是做出了某个决定。

    “父亲?”

    “法比安,你好好休养,我要去见一个人,把这件事弄清楚!”

    ……

    “讨厌的天气……”利用非法门钥匙瞬移到了某个山坡之上的老艾肯嘀咕了一句,除了最心腹的随从,他没有带任何人。

    两人再次挥动魔杖,等现身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座广场之上。

    世间已经到了半夜,麻瓜们窗户内的光亮已经消失了大半,老艾肯遵循着脑海中的记忆走到了一栋联排公寓的中间。

    两边的门牌号记载着这里的信息,格里莫广场十一号,格里莫广场十三号,唯独缺了十二号。

    老艾肯看到了麻瓜们看不到的信息,随着魔杖挥动,两边的建筑轰隆隆地朝着旁边移动,屋内的麻瓜们毫无知觉。

    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出现在了眼前。

    老艾肯走上前去,那是一扇布满划痕的涂着黑漆的大门,银质的门把手是一条盘曲的大蛇的形状,门上没有钥匙孔,也没有信箱。

    他按动了门铃,然后听到屋内突然就传来了一个老女人的叫骂声。

    很快,门被打开,一个看着三十来岁的英俊男人站在门后。

    “雷古勒斯·布莱克……”老艾肯说道,“好久不见。”

    雷古勒斯和小天狼星极为相似,但他的气质与面相要比自己的哥哥平和许多,没有那股子咄咄逼人又玩世不恭的攻击性,他微微抬着脑袋,显露出了自身良好的素养。

    雷古勒斯与对方握了握手,露出了招待客人时的礼貌微笑。

    “艾肯先生,深夜非法偷渡到英国,大概是有很着急的事情。”

    老艾肯跟着对方走进门厅,在会客室内坐下,一个苍老的家养小精灵毕恭毕敬地送上了红茶。

    “呼……”随意抿了口红茶,老艾肯出了口气,然后不经意地说道,“布莱克先生,最近似乎没有事情可做啊?”

    “老艾肯,”雷古勒斯惬意地翘起一只脚,这时竟也有了一分自己哥哥的模样,“难道你是半夜来找我和红茶的吗?大家都是聪明人——”

    老艾肯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缓缓开口道:“是我唐突了……那就直说了,布莱克,你的主人,是不是回来了?”

    雷古勒斯端着红茶的手楞在了半空中,他微微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