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经过-《这个交警有异能》

    周金开始叙说事情经过,等说完,谭亚等人都紧皱眉头,沉默无言。

    根据周金描述,今天下午那个男死者汪劲松带着女死者阿玲来干蒸,本来洗浴中心不让男女混在一起,但架不住人家钱多,而且城中池第这方面管理也不严格。

    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同意两人同进一间干蒸房。

    同意的正是周金让进来的那个中年经理。

    可时间过了半个小时,男死者汪劲松和女死者阿玲都没有出来的意思,经理就感觉蹊跷,但想着两人是一对男女,做事风格不一样,就没有多想。

    转身忙去了,等又过了半个小时,这才想起此事,忙打开门,却发现两人已经死亡,就是在干蒸房窒息死亡。

    这一下经理吓得魂飞魄散,不敢隐瞒,立即报告了周金。

    周金也吓得不轻,本来第一时间就应该报警,但想着洗浴中心生意太好,如果报警,以后还有谁会来城中池。

    因为利欲熏心,所以他干脆心一横,就找来三名保安,让在宿舍拿两块床单,裹着两名死者就抬上死者的车子,然后开到僻静处一丢。

    本来希望警方以为两人是在车内偷情,然后窒息死亡,万万没有想到这事竟然不过才堪堪几个小时,就被警方找上门了。

    说到这,周金满脸沮丧,连声称自己实在该死。

    苏木盯视周金,冷然道:“你确实该死,故意造第二现场,毁坏第一现场,给我们带来的麻烦极大!”

    “是是是,我现在悔恨的肠子都青了,恳求各位警官宽大处理,给我和城中池一个机会!”周金忙道。

    苏木冷哼一声:“城中池管理不规范,必须关闭整改,至于你周金也按照法律程序处理,我们绝不姑息,现在带我们去那间干蒸房看看。”

    此时周金哪敢说什么,点头如啄小米,带着众人就去干蒸房。

    经过大堂时,苏木觉得再留客人在此没有意义了,挥挥手就让警察放他们离开。

    几名警察立即向今晚来洗浴中心的客人转达了意思。

    这些客人本来不耐烦警察扣留他们,但现在见洗浴中心出事,都想第一时间知道什么事,慢慢吞吞又不肯走了。

    苏木也不管他们,只是警告他们不准乱走,然后在周金引路下去了那间干蒸房。

    干蒸房面积足有十几平方,里面设施和一般干蒸房差不多。

    苏木目光一扫,发现现场已经处理干净,即使施展鉴定术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疑点。

    “当时你进来后,都看到了什么?”苏木眉头一皱,问那名经理道。

    经理见苏木脸色不善,立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进来后,就看两人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然后就发现他们已经死了。”

    苏木又问道:“当时干蒸房空气如何,能让人窒息死亡吗?”

    经理一听,脸色有些怪异的道:“当时空气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让人死亡,我进来探他们鼻息前后有两分钟,并没有感觉不妥!”

    “地热和墙体温控系统都一切正常?”苏木问道。

    “嗯,一切正常,地热温控系统无需调节,自动感应,墙体温控系统当时显示三十八度,属于正常范围!”

    苏木没有言语,周金等人心中顿时忐忑不安,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苏木。

    “他们喝的酒也是你们洗浴中心提供的?”苏木突然问道。

    经理和周金一愣,经理奇怪的道:“他们喝了酒?喝酒后不宜干蒸,我们没有提供酒给他们啊!”

    苏木见周金二人不似说谎,和谭亚对望了一眼,汪劲松二人在干蒸时或者之前确实喝了酒,但却不是洗浴中心提供的。

    另外干蒸房一切正常,汪劲松二人为何会呼窒息死亡?

    苏木沉吟片刻,明白想搞懂这一切,就必须对汪劲松二人进行全方位的尸检了。

    摇摇头,对谭亚一示意,谭亚立即会意,转身对周金道:“洗浴中心马上停止营业,今后传唤你们要随传随到,我们明天再对你们做处理。”

    既然现场勘查不出什么,苏木让谭亚宣布对周金处理后,便率人离开了干蒸房。

    周金此时再也不敢狡辩,连忙表示愿意接受惩罚。

    出了洗浴中心,苏木就对谭亚道:“让法医全方位对汪劲松二人做尸检,希望能查出一些疑点,另外洗浴中心也要进一步侦查。”

    谭亚也明白此时只能尸检,以排查两名死者到底为何窒息死亡?至于洗浴中心是否确如经理说的那般清白,也不得而知,也需侦查。

    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尸检要等到明天才能进行,苏木此时留下没有意义,就向谭亚等人告辞离开。

    谭亚对苏木自然是一万个感谢,要不是苏木,谭亚等人别说排查,就是找到死亡第一现场也不可能。

    “苏队,你对这个案子熟悉,明天还希望你能来指导一般。”

    谭亚早已听说过苏木本事,今晚其本事更是令他叹为观止。

    很多同行都希望接近他,从而得到指点和帮助,现在他有这个绝佳机会,当然不会不请教一番。

    苏木想了想,既然这个案子被自己碰到了,就不想半路撒手,当下点点头:“好的,明天尸检如果有发现,我再过来。”

    谭亚一听,顿时大喜过望,和苏木一握手,双方暂且分别各自离开洗浴中心。

    苏木开车回到家,发现手机微信有陆尘离先前发来的几条信息,询问他是否回来了。

    此时时间已经是凌晨,苏木就没有回信息打搅她。

    洗漱完毕,便倒床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早,苏木起床后,便回了陆尘离信息,说昨晚自己凌晨才回来,就没有回信息。

    那头陆尘离关心的叮嘱苏木小心身体。

    苏木答应一声,收起手机,心中甜滋滋的,有女友关心感觉确实不错!

    另外因为尸检需要时间,苏木便不在家等候,正常上班去了。

    到了上午即将下班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手机是谭亚打过来的。

    苏木连忙接通:“喂,谭所!”

    那头谭亚声音沉重:“苏队,尸检结果出来了!”

    “怎么样?”苏木连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