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狡猾的中原人-《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我们杀不死曹操,他肯定已经发现端倪,这里已经不能再住了,我们还是先回草原哪里面见单于将这件事汇报上去吧。”

    那个施法的匈奴沉吟了下,点头,“看样子只能是这样了。”

    他们换了衣服离开了破庙。

    ……

    次日,曹操率领文武大臣回到了长安城,第一时间换上衣裳,带上马岱去找貂蝉。

    关羽是在见了貂蝉后,才被控制的,这件事的线索只有从貂蝉那里获悉。

    貂蝉见曹操来了,连忙出来迎接。

    曹操挥手马岱在外面等候,将昨晚的事情简略告诉给貂蝉,末尾说道:“朕这一次来就是想询问你,那日关羽见到你之后,可有其他人来,或是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貂蝉吓了一跳,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道:“关将军来的那日,我记得馆主给我们送来茶水。关将军当时就喝了,我那时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关将军,茶水不思,所以就没有喝。”

    曹操听到这,立刻唤来马岱,让他去将馆主抓来。

    马岱刚要出去,只见两个负责保护貂蝉的锦衣卫跑进来,跪在曹操面前,拱手说道:“陛下,馆主昨夜被人杀了。”

    听到这话,曹操眉头紧锁,看样子这件事确实与馆主有关。

    “你们两个在这里看守,可有见馆主最近与什么来人有来往吗?”

    锦衣卫仔细回忆。

    其中一个锦衣卫拱手说道:“有一次我看到馆主一个人行路匆匆,当时我好奇跟上,看到他往东边一个破庙哪里去了。当时我主要任务是保护貂蝉姑娘,所以便没有跟上去看个仔细。”

    曹操点头,命令马岱领着锦衣卫赶往破庙调查。

    马岱连忙去办。

    曹操回头看向貂蝉,说道:“现在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你跟随朕回后宫,在哪里,朕才能时时刻刻保护你的安全。”

    貂蝉看着曹操担心的样子,沉吟了下,点了点头,“一切都由陛下你去安排。”

    曹操立刻护送貂蝉回皇宫。

    一会,马岱领着锦衣卫回到皇宫汇报:“陛下,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些匈奴衣裳,他们已经是换上衣服走了。”

    “除了这个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马岱仔细想了想,说道:“臣看到地上还有血迹,看样子,他们当中是有人受了重伤。”

    曹操点头,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对了。昨夜他们施展傀儡术被朕破了,那施展傀儡术的人肯定是深受重伤。他们肯定逃不远,此刻应该还在长安城里。你挑选一些做事靠谱的锦衣卫,在长安城里的药店里面蹲守,查看谁最近购买大量补血的药。”

    “那个受伤的匈奴人现在急需补血药调养,要不然他非死不可。”

    马岱点头退下。

    他走远后,曹操安排貂蝉暂时在他宫殿居住。

    貂蝉虽然不是第一次进入皇宫,以往她的身份都是歌姬甚至小妾,这一次她是皇帝的妻子,皇宫后院的女主人之一。

    心态不一样,绝对她做事的不一样。

    转眼两日过去,马岱终于摸清楚了一点消息,连忙前来汇报。

    “陛下,我们在西城哪里的锦衣卫发现,最近有一个外来口音的人,在哪里西城药铺哪里买了一批补药,他追踪后发现这伙人现在就在东城一处偏僻的烟花巷子里面。”

    曹操笑了,说道:“这些匈奴人还真是聪明,躲在哪里,一般人都不会想到。马岱,朕给你一道圣旨,你领着这道圣旨与许褚、徐晃,关闭长安城,调集三千精锐士兵,将所有匈奴人全部抓捕,带回来见朕。”

    “偌!”

    曹操写好了圣旨交给马岱。

    马岱接过了圣旨,转身便走。

    长安令接到圣旨,立刻将长安城门全部关闭,派遣官兵看守住所有的城门。

    这一幕令很多人都不理解,有人害怕,有人惊异。

    “现在这个时候关城门,难不成是城内出了什么事情?”

    “谁知道啊,不过最近确实有许多不明之人来到长安城里,莫不是他们做出了什么不法之事?”

    “管他们做什么,我们小老百姓只要做好我们的事情就好了。其他一切都交给陛下去处理,有陛下在,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很快的处理好。”

    众人议论一下,觉得龙国有曹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办法解除,便没有再过多议论,各自离去,该干嘛还是干嘛。

    东城烟花巷子里,几个匈奴听到外面整齐有序的脚步声,顿时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忽然他们醒悟过来,这些人都是冲着他们来的。

    他们打开窗户跳下,刚要出巷子就被赶来的马岱、许褚和徐晃堵住去路。

    “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快投降吧!”

    “投降,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着,那些匈奴人拔出腰间的弯刀冲向马岱他们。

    马岱要出手,许褚拦住他们,说道:“我已经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这些人就交给我来吧。”

    “许将军,陛下可是要活口,你下手可要有分寸,千万不要将他们全部弄死了。”

    许褚笑了,点了点头说道:“马将军你就放心吧,许褚知道他们对陛下的重要,最多就是让他们伤一下皮,绝对不会要他们的命!”

    说着,许褚拿出大砍刀,迎战那几个匈奴。

    那几个匈奴哪里是许褚的对手,三两下就被许褚给打趴在地上。

    尤其是哪个受伤的,被许褚一掌击中胸口,导致地上口吐大血,面色顿时变得十分苍白。

    马岱挥手,士兵上前,将那几个匈奴人全部扣押住,带回皇宫。

    此事到此结束,长安城门恢复,出入自由。

    皇宫里,曹操从马岱汇报那里得知匈奴人已经抓住了,立刻命令将他们全部押上大殿。

    曹操高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些匈奴人,面色严肃说道:“你们已经落在朕的手里,实话说,你们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匈奴人怒视曹操,冷笑一声,说道:“曹贼,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当然是杀死你。现在落在你手里,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你想杀就杀,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曹操瞥了一眼那些匈奴,哈哈大笑,“恐怕你们的计划不止这样吧?若是你们只是来杀朕的话,你们应该是直接潜入皇宫里面来,而不是住在破庙哪里。而且你们在事情败露以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所在东城烟花巷子里面。若是朕没有猜错的话,那里的青楼应该就是你们匈奴人在长安城的落脚点吧?”

    “你们在长安城里面设置落脚点,这便有了长期潜伏下来的打算。所以,你们一定还有其他计划。实话说出来,朕能让你们死得痛快点,要是你们执意不肯说的话,那就不要怪朕了,朕这里有的是刑具。”

    匈奴人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后便恢复过来,闭嘴不语。

    曹操看他们这样子,越发坚定自己的猜测。

    若是匈奴人真的是来刺杀他的,绝对也不会只是派遣这么几个人。

    就这些人不要说是杀他,能不能躲过官兵的追查进入皇宫都难说。

    他们来这里一定还有其他目的,至于刺杀他,不过就是临时想法。

    马岱见那几个匈奴人不说话,眉头微微一皱,喝道:“你们都已经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如此嚣张!你们现在最好将你们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要不然,等一下,小爷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匈奴人根本不畏惧,冷漠地瞥了一眼马岱,说道:“你要杀就杀,何必在哪里狐假虎威!我们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出卖我们匈奴的利益!”

    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曹操见他们不畏惧死,知道再审问下去也没有其他结果,沉吟了下,对马岱说道:“将他们全部关押在大牢里面,派遣锦衣卫看守,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他们!”

    “偌!”

    马岱挥手,锦衣卫上前,将那些匈奴人押下去。

    他们走后,曹操沉吟了下,招手马岱上前,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

    马岱听后,微微点头。

    夜里,大牢内,几个匈奴人靠着墙壁坐下。

    他们彼此看着对方,但就是不说话,气氛顿时变得十分严肃。

    最后还是那个受伤的匈奴人坐不住了,说道:“这曹贼把我们关押在这里,不动刑,也不杀我们,这是想干什么?”

    “谁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有一点我知道,只要我们一天不说出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他们就不会杀我们。”

    “这些狡猾的中原人,此刻肯定在想怎么对付我们,各位兄弟,我们都要有心里准备,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将我们的计划给说出来,要不然,就对不起所有单于,对不起匈奴了。”

    “这件事我们知道,这一次事关匈奴百年大事,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透露一个字的。”

    话刚落,门外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匈奴人闭嘴一看,是马岱!

    马岱见他们都警惕地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是来对你们动刑的。”

    “马岱,你少在这里装好人,你以为你这样,我们就会对你放松警惕?”

    “马岱,你也是姜族人,说起来姜族与中原人一直都有仇恨,你为什么不与我们匈奴人合作,我们将来一起将龙国给推翻了,平分中原大地。那时你们姜族人不仅可以恢复昔日的光辉,你也成为姜族的英雄。”

    马岱听到他们这话,哈哈大笑,随后面色严肃说道:“我本来是想劝说你们,没想到你们到开始劝说我了。我马岱虽然姜族,但是龙国陛下对我们姜族有恩,让我们迁居在凉城内,避开了受你们匈奴的欺凌。从这一点上来看,龙国陛下对我们有恩,我是绝对不会辜负龙国陛下。”

    “倒是你们,明知道匈奴无论是国力还是军力上都不是龙国对手,还依旧不愿意悔改,执意要与我们对抗,这不是拿你们匈奴百姓的生命作为赌注?”

    那几个匈奴人都不说话了,马岱所说不是没有道理。

    匈奴内部对于与龙国之战,有一部分人是采取否定的态度,但是匈奴单于于夫罗,左贤王和右贤王魏延,都坚决要与龙国决战,其余部落首领大臣们,虽然心里很是不满,但是他们都不敢违背于夫罗,避免挑起内部矛盾,那时还没有开战,匈奴内部就已经开始动乱起来。

    马岱见他们都没有驳斥,知道自己的话说中他们的要害。

    良久,一个匈奴人说道:“马岱,你少在这里攻心战,我们匈奴人是绝对不会向你们中原人投降的!要不了多久,我们匈奴大军的铁骑就会踏破你们的关卡,杀入长安,要了你们的命!”

    马岱瞥了一眼说话的匈奴人,哈哈大笑,声音里面带着浓浓讽刺,“你真是爱说笑,我们在北地哪里设置了三大军团,配置了近一百多门红衣大炮,就算是你们四十万匈奴骑兵一起来,想像以前那样踏破山河冲入我们中原腹地,没有那么容易。”

    那个匈奴人被嘲讽,一时怒火中烧,不顾其他,“我们进入你们中原何必一定要走长城,从渔阳城进入,我们可以……”

    说到关键时刻,一个匈奴人醒悟过来,连忙捂住那说话的匈奴人,怒目盯着他看。

    那个匈奴人回过神来,连忙闭上嘴。

    马岱听到关键时刻,竟然断了,眼珠子转了转,笑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看你们根本就没有其他道路进入龙国,刚才的话不过就是故意诱导我而已。”

    那警惕的匈奴人盯着马岱,冷笑一声,“马将军,你真是一个鬼机灵,刚才要不是我拦住,恐怕你早已经将我们所有话都套出去了。现在你不用再白费口舌,我们是宁愿死也不会说的,谁要是敢再透露一个字,我弄死他!”

    其他匈奴人听到这话,顿时后背一凉,紧咬着下唇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