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能生养的小韩氏-《蜀汉我做主》

    汉建兴六年,魏太和二年,夏六月。

    汉魏之间,历时近半年的陇右大战正式宣告结束。

    刘备在成都称帝复汉之后,对魏战事多有胜绩,汉军将士在心理上颇占优势,但这一次,汉魏之间的战事结果却让汉军的期待落了空。

    魏国在西线大捷,其中,魏军大将张郃居功至伟,没有他在街亭的神奇表现,魏蜀之间的战事不会这么快结束。

    街亭之战,张郃破马谡军万人,俘蜀军六千众,安定之战,郭淮追杀诸葛亮主力断后部队,魏延的三千精兵损失殆尽。

    据魏军斥候打探到的消息,诸葛亮北上的五万蜀军中,最后安全回到武都、汉中的军队,只剩下了不到二万人,也就是说蜀军仅此一战,折了三万人马。

    天水郡方向,曹真率陇右魏军迎战蜀军姜维、傅肜一部,两军相持不下,在刘封未到之前,总体上是魏军骑兵占了优势,傅、姜两人损失了近五千人。

    再加上箕谷损失的四千余老弱,蜀汉这一次的总兵力损失接近了四万余人,几乎占到了诸葛亮十万人马中的一半。

    这个损失实在惨重,以致于诸葛亮不得不休养生息好几年后,才算组织起又一次大规模的北伐。

    长安。

    魏帝曹叡得知大捷的消息,惊喜万分。

    随后,曹叡颁布诏令,对此次凉州作战有功人员进行嘉奖。

    曹真虽然不在主战场一线,但他的职务是大将军,督雍凉诸军事,毫无疑问,最大的功劳还是归属于他。

    年初,大司马曹休在石亭大败后病逝,曹魏宗室人才渐渐凋零,曹真现在已成为曹叡最为倚重的宗室大将。

    这次立下大功后,曹真将被曹叡调往东线,防御孙权东吴的进攻。

    得到曹叡诏令,曹真与刺史张既、参军苏则等商议一番,最后决定亲领部分有功将校回转长安。

    马上要离开西线,曹真颇不放心,他要向曹叡陈述陇右战事的具体战况,特别是刘封到来后,让魏军的进攻猛然一滞,这个大患如果不除,魏国的北方边境将永无宁日。

    经过一次又一次血的教训和打击,曹真对刘封是真的是重视了。

    在他看来,刘封的可怕程度,比起诸葛亮来还要更大,诸葛亮虽然有神机妙算之名,但从这一次蜀军在陇右的表现来看,也不过尔尔。

    刘封则不然,这人完全不能以常理来揣度。

    曹真迄今也想不通,刘封是怎么会突然从荆州跑到陇右来的,他难道早就预料到了战局的结果,要是那样的话,刘封岂不就是天上的神仙。

    骠骑大将军司马懿就在宛城驻守,但却对刘封的行踪无所察觉,这让魏国朝堂对其能力产生怀疑,曹叡也对司马懿保守的作战风格不满起来。

    刘封不在荆州,那就是魏军南下的大好时机,但司马懿却按兵不动,这是想要保存实力吗?

    听罢曹真的上表,曹叡脸色瞬时不好看起来,即下诏让骠骑大将军司马懿上书自辩。

    与倒霉的司马懿相比,张郃、阎行等陇右魏将,则纷纷得到加奖和重赏。

    张郃终于苦尽甘来,凭着坚实的战绩一步步晋升,接替曹真的职务,任征西大将军,与雍州刺史郭淮一起,统筹陇右及西凉诸军事。

    郭淮继续任雍州刺史,督关中诸军事,胡遵因作战有功,被任命为安定郡太守,其他如秃发部落的胡族,倒是不用奖励。

    这些胡人不在乎什么官职,更在乎赐予的武器铠甲和劫掠所得。

    ——

    凉州,金城。

    阎行因此战之功,被授予金城太守之职,金城扼河西、陇西之咽喉,在冀城被蜀军攻占之后,已经成为魏国在凉州的军事重镇。

    倏然升任重要官职,阎行的心情好的不能再好,在酒酣耳热之后,他对小韩氏叫他爹爹的渴望就更加的强烈。

    小韩氏的爹是谁?

    韩遂是也。

    想想韩遂割据一方,成就汉末诸侯的风光,阎行就觉得自己将来有一天也能达到韩遂的高度,至于更进一步,那就要靠儿子一辈了。

    不过,提到儿子,阎行心中就颇是苦涩。

    他的正妻是个氐人大族女子,难产而死,后来纳的妾室虽然生了几个,但又都是女儿,这阎家无后,要是到了九泉之下,他甚无颜面去见父母长者。

    其他的妾室已经老了,不可能再生养。

    阎行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年轻貌美奶大的小韩氏身上,这女人要是能给他生个儿子,那就凭韩遂外孙的名头,就能号召起一彪人马来。

    小韩氏从成公英处得了裘袍,心中已有了定计。

    阎行一回来,她就表现得温顺无比,就连阎行最让她做的难堪事,也没有抗拒,在她“爹爹”两个字喊出口时,阎行瞬间达到了最高潮。

    小韩氏脸色潮红的捂着嘴,艰难的吐出白色的浮沫,她视阎行为杀父的仇人,自然不会怀上阎行的孩子。

    在万般无奈之下,小韩氏只能用新奇的法子来引诱阎行,使其冲动的早早败阵下来。

    一连数日,阎行在小韩氏这里乐不思蜀。

    成公英的计划朝着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随后,成公英抓紧了毒杀阎行的步骤,在他的策划下,韩遂余部开始在金城发动小规模的叛乱,他们在城中地形熟,人头熟,一声呐喊就能聚拢数十个胡儿乞卒。

    阎行听到有韩遂余孽作乱,吓得连出几声冷汗。

    严格来说,他也是属于韩遂余部中的一员,要是曹魏朝堂上猜忌他参与了这些叛乱,那他这个新晋的金城太守就要被撸了。

    阎行急于生儿子,又急于平叛。

    这两件事一齐迸发,阎行对其他事情就疏忽了,他几次出门时,都披上了小韩氏挂在门口的那件裘袍,这袍子里有股说不出的药草香气,让阎行一穿上就热血沸腾,仿佛战力都增强了几分。

    “这会儿,要是再碰上刘假子,说不定能打一个翻身仗。”阎行兴冲冲的跨步出门,浑不知自己鼻口正在沁出缕缕的血迹。

    七窍流血,无药可治。

    成公英发动金城的流民举事作乱,让阎行疲于奔命,全身出汗,这种情况下,阎行要是还能活下来,那就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