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风车村,世界第一大剑豪的约定【四合一】-《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可以打,但是没必要我们两个打。”

    香克斯连连格挡,但是却没有反击的意思,斯凯勒皱了皱眉,问道:“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完,斯凯勒也是停手收剑,香克斯见状,堆上笑容,说道:“你就是想要把我们这些不应该留在四海的人赶出去吗?

    你动手,还不如我动手,起码这两位,就不用因为你的原因,而受伤或背负骂名了,你继续你的旅游,不应该在四海的那些人,我来搞定。”

    斯凯勒琢磨了一下,眯了眯眼,说道:“然后呢?代价是什么?”

    虽然香克斯一直是一个很难理解的人,但是斯凯勒不相信香克斯为的就只是青椒和霍弋不受伤而已,毕竟香克斯,可不是什么圣人。

    听斯凯勒提到了这一点,香克斯挠了挠头发,俯身凑近斯凯勒,这一个举止,差点让斯凯勒压制不住本能抽刀,但是香克斯连忙摆手,一脸的害怕。

    斯凯勒这才安抚住了自己的本能,皱着眉,听着香克斯的低语。

    “那个满脸雀斑的,是不是我船长的孩子?”

    斯凯勒扯了扯嘴角,说道:“你到现在还不确定吗?我还以为你不是一个傻子。”

    之前在风车村会面时,斯凯勒就提了一嘴,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暗示了一下,是香克斯认识的人的孩子,以香克斯对罗杰的感情,不可能认不出。

    香克斯挠了挠头,说道:“原本是已经确认了,但是你把他带到了马林梵多,我又不确定了...不过,一想到是你们这一家做的事情,我对我的不确定也不确定了。”

    香克斯如同说绕口令一样,但是大致的意思也表达清楚了,斯凯勒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说道:“什么叫做‘我们这一家’,难不成我们还异于常人不同?”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那个...那个...”

    香克斯尴尬笑着,想要盖过去,但是看到斯凯勒眼中杀气越来越旺盛,他也是急中生智,说道:“不拘小节!别具一格!拓落不羁!”

    斯凯勒的杀气缓缓平复,香克斯也是重新堆上笑容,靠近了些,说道:“那个满脸雀斑的孩子,真的是船长的孩子吗?”

    “是,然后呢?”

    “斯凯勒,你不需要用防贼的眼光看着我。”

    “你不就是贼吗?海贼不是贼?”

    “也有道理...”香克斯似乎被斯凯勒带歪了,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说道:“只是知道船长的孩子还能活着,我就感觉足够了,我还以为...”

    说着,香克斯摇了摇头,斯凯勒的脸色也是微微低沉下来,毕竟艾斯是还活着,但是他母亲怀孕时,所居住的岛上的那些孕妇还有婴儿...

    “既然你没有别的想法了,那就请你离开吧。”

    斯凯勒说完,继续用防贼的眼光看着香克斯,香克斯继续厚着脸皮,说道:“他叫什么名字?”

    “波特卡斯·D·艾斯,他在知道一切的真相后,自己取的。”

    闻言,香克斯点了点头,说道:“艾斯...好怀念的名字,我走了,你放心吧,我不会骗他去当海贼的,毕竟我更看好路飞。”

    “轰~”

    香克斯话落的瞬间,斯凯勒两把黑刀出鞘,作为一个修习收刀术十年的大剑豪,藏刀再出鞘时的斯凯勒,才是最恐怖的。

    哪怕香克斯已经撒丫子跑了起来,但还是被斩击的余波直接拍飞了。

    不过飞行途中,他还是给了被艾斯捂住嘴并限制了行动的路飞一个大大的微笑。

    努尔基奇则是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瞬间出现在了斯凯勒斩击的途中,肌肉鼓起,霸气流动,硬生生抗下了斯凯勒的斩击。

    “嘶~”

    斩击消散,努尔基奇甩了甩双手,并没有真的受伤,但是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斯凯勒此时也重新收剑,看向了眼神在空中的香克斯、地面上的斯凯勒还有布鲁克三人之间不断来回,似乎不知道该注重于哪件事。

    斯凯勒看向两人,轻咳了一声,吸引了两人注意力,随后说道:“青椒先生、霍弋先生,今天是海贼香克斯入侵花之国,花之国水军与海军本部斩夜支队共同抵抗。”

    面对斯凯勒将全部锅甩到香克斯一人身上的行为,青椒和霍弋两位好汉...大笑着答应了,毕竟不用继续挨打了。

    青椒拱了拱手,说道:“多谢斯凯勒中将拔刀相助!”

    随后看向霍弋...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青椒才说道:“霍弋,谢谢你,你这把云鹤...我会想办法找到最优秀的刀匠,看能不能修复或者重锻一把还给你。”

    闻言,霍弋眼眶之中有些湿润,直接将断掉的短刀云鹤扔在地上,锤了锤青椒,说道:“老混蛋。刀就不用了,我打算退位了,不再战斗了。”

    在同一个圈子内,一直输给一个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霍弋曾经也痛恨过青椒,但是两人如今都已经为人祖父了,是该看淡一些了。

    毕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六十而耳顺”,自己都顺了快小十年,天命也知了快二十年了,是时候都放下了。

    青椒露出了笑容,反手也锤了霍弋几下,随后看向斯凯勒,说道:“斯凯勒中将,晚宴继续?”

    斯凯勒不置可否,毕竟打了人家,人家反过来还请吃饭,着实让斯凯勒不知道怎么回答,随便默认一下吧。

    青椒也没有等斯凯勒的回答,而是对霍弋说道:“我听老虎说,你要把孙女嫁给我孙子?待会一起喝酒详聊一下?”

    霍弋沉默,看着被香克斯的霸王色霸气震晕还没醒来的蔡,说道:“实不相瞒,我反悔了,你这孙子...”

    “你个龟儿怎么跟劳资说话的,什么叫‘你这孙子’??”

    青椒突然暴怒,扁平的头顶着霍弋,霍弋也是气从心中起,也顶着青椒的头,说道:“劳资说你那孙子怎么了?难不成那不是你孙子?!”

    青椒此时终于反应过阿里,霍弋那是说蔡呢...但是,青椒理不直气也壮,继续用力,说道:“那也不是你能叫的!!!”

    “因为你,劳资毁了一把良快刀,现在老夫连你孙子都喊不得了?”

    “不是说了,老夫会找人赔给你吗?!”

    “老夫不要,老夫就是要喊他孙子,怎么了?!”

    两个为老不尊的老汉,此时又像年轻时那般吵了起来,斯凯勒看得津津有味,努尔基奇走到她身边,问道:

    “长官,真的让香克斯帮我们处理那些人吗?”

    “有人帮忙干活,你还要拦着?而且,我们对于世界政府加盟国,还是得给点面子的,杰尔马王国那是我们找到“证据”,但是花之国可没犯什么事。”

    斯凯勒说完,努尔基奇点了点头,他知道证据不证据的不重要,完全是这一次就是仗势欺人,但凡自己的长官能占理,就不会收手了。

    随着八宝水军的人不断醒来,晚宴的准备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同时被统一了“口供”,他们昏迷也好,栋梁受伤也好,都是那个叫香克斯的海贼做的!

    晚宴结束,斩夜支队再度启程,没有目的地,就是休闲放松。

    香克斯也遵守自己的诺言,不断清理着那些黑手党或者盘踞西海不愿意离开的海贼团,既是帮忙,又是让自己的手下锻炼,更是维护家乡的良好环境。

    而斯凯勒则是带领着斩夜支队,在旅行的过程之中,安排重建那些海贼团或黑手党被清除或者赶走后的地区秩序。

    虽说在西海这块天生的混乱之地,秩序并不会存在多久...但是能够做到的,为什么不做?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斩夜支队除了训练、玩乐、旅行外,就是重建重建西海秩序,西海支部也在斯凯勒的帮助下,重新取得了那些“恶土”。

    比起北海还要轻松,但是报告,却比北海那两个月,要漂亮太多了。

    而三个月后,红发海贼团高调进入伟大航道,斩夜支队借道红土大陆,直接前往南海,刚刚平静了没多久的西海,便再度混乱了起来。

    西海,许多老牌的黑手党,还没从重大打击中回过神来时,芝加列克,发生了一件令某个黑手党家族愤怒的事情。

    一处酒厂内,一个身穿着丝绸衬衣的矮男人,一手拿着一把冲锋枪,一手拿着还没贴牌的烈酒,宣布这里从此之后,便是他的地盘!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辈新人换旧人,何况是平均“职业生涯”特别短的海贼与黑手党呢?

    而事情发生之时,斩夜支队的军舰也已经通过了多次转运,降落到了南海之内,斯凯勒找到独自在船体后方甲板上拉着小提琴的布鲁克。

    到了斩夜支队之后,布鲁克用的最多的是钢琴,其次是刺剑,小提琴倒是很少用,如果是少数人聚会,或者一个人想事情,他才会演奏。

    不过此时,布鲁克显然是在想事情,只不过因为他没有了面皮,不然的话,他此刻应该是皱着双眉,抿着嘴,眼神低落。

    因为琴声很悲怆,甚至有连续几个音走调,刺耳到斯凯勒这个门外汉都听得出来,但是布鲁克这个对音乐极为热衷的骷髅,却是没注意到。

    斯凯勒走到他身边时,布鲁克才醒觉,放下肩上的小提琴,问道:“长官女士,有什么事情吗?”

    “就不去追究那个灭了双元王国的黑手党了?”

    斯凯勒问道,那个灭了双元王国的黑手党家族,经历过短暂的辉煌,但在短暂的辉煌之后,也快速落寞,落寞到香克斯都不去清理的那种。

    听到斯凯勒的问题之后,布鲁克沉默了一下,说道:“每一个双元王国的遗民,都有资格找他们报仇的资格...

    唯独我没有,因为我是背叛者,我如果出手,只会让那些遗民们,恨上一个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复仇的人,这太累了。”

    斯凯勒沉默,她无法理解布鲁克的想法,摇了摇头,她说道:“那今晚能给我们演奏一下双元王国的曲目吗?”

    “有一首钢琴曲,叫《双元狂想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弗兰茨创作的,不过我只学会了前十五首,最后的四首...他还没创作出来,我就离开了双元王国。

    不过路上,我已经收集了后面四首的曲谱,如果大家想听的话,我可以为大家演奏。”

    想了想,布鲁克还是同意了,斯凯勒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道谢完,斯凯勒转身而去,布鲁克则是呆愣了许久,也说了一句:“谢谢。”

    晚宴时,斯凯勒召集了所有队员、船员,甚至是被监禁的革命军与大和,都来到了甲板上,加上餐桌,让整个甲板都变得拥挤。

    唯独有一块圆形的空间,足有超过十米的空档,中央摆着一台三角钢琴,一本崭新的乐谱摆在上面,封皮写着《双元狂想曲》。

    等到酒菜上桌,布鲁克才做到了琴凳上,放开了封皮,翻到第一首曲目的乐谱上,右上角的角落,同样标注着《双元狂想曲》NO.1。

    “咚~”

    第一个音节敲下,布鲁克的十指在黑白琴键上不断跃动着,他甚至没有去翻琴谱,显然是练习到熟记于心了。

    从第一首到第十五首,布鲁克几乎是一口气弹奏下来的,直到第十五首最后几个音节敲下时,布鲁克才翻开了被书签卡好的第十六首曲目的琴谱。

    同样完美的节奏,但是布鲁克似乎有些畏首畏尾,而且,乐谱右上角的角落,也不再是标注《双元狂想曲》,而就是简单的《狂想曲》NO.16。

    后续几首也同样如此,布鲁克弹得小心翼翼,乐谱上的《双元狂想曲》也都变成了《狂想曲》,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整整两个小时候,狂想曲在布鲁克急促敲击琴键之后戛然而止,甲板沉默了一会儿,等到琴声全部消失,掌声才响了起来。

    布鲁克也像是个在金色大厅刚刚演奏完的钢琴家一般,起身、鞠躬,甚至对着“观众”们挥着手,斩夜支队的成员也十分配合。

    “安可!安可!”

    一声声“安可”响起,布鲁克也没有离场,而是返场叹了好几曲双元王国的传统小调,让场子重新冷下来,他才再度鞠躬。

    斩夜支队这才不情不愿的“放过”布鲁克,布鲁克带着乐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斯凯勒看着他,问道:“为什么后面四首,用《狂想曲》命名?”

    布鲁克端起酒喝了一口,才说道:“我听人说,后面四首,是在老师死后才被人发现的,出版的时候...双元王国已经覆灭,不再适合叫《双元狂想曲》了。”

    闻言,斯凯勒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辛苦了。”

    布鲁克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复,继续用餐。过了一会儿,斯凯勒突然说道:“等从东海回伟大航道时,走颠倒山吧,你应该也知道了那里有条鲸鱼等着你。”

    听到斯凯勒的话,布鲁克抬了抬骷髅脑袋,又深深的低了下去,说道:“当初的约定,现在只剩下我一个无法辨识的人了,而且...我们之前说的是环绕伟大航道之后回来接它。”

    “现在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去环绕伟大航道吗?”

    斯凯勒带着笑容,伸手拍了拍布鲁克正义披风上的肩章,布鲁克愣了愣,又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

    “那...我们就路过吧,如果它还能认出我,我就带它走,如果它认不出我了...”

    “行。”

    斯凯勒说完,起身离开了,她比布鲁克早开饭了两个小时,作为一个音乐素养不是那么高的人,斯凯勒可没有努尔基奇、汉密尔顿那种沉浸在音乐中忘了吃饭的境界。

    西海的旅程,斯凯勒并没有遇上革命军,没能见到那个海贼世界的“约德尔人”,倒是让斯凯勒有些小失望。

    而相比北海与西海,剩下的南海与东海,有资格去伟大航道的海贼团...几乎没有,现在的南海,几乎没有什么成器的海贼。

    连找一艘能通过颠倒山的海贼船都困难,因此斩夜支队如果没有碰上,也没有主动去找海贼团执行正义的打算,毕竟斩夜支队清扫光了,那南海支部接下来几年日子就难过了。

    总不能其他海域支部都提交了一本本的报告,南海支部递上去一张纸,写着“今年南海,风波不兴”吧?那估计海军们都快活不下去了。

    毕竟海军的基础军饷并不高,没有功勋和奖励的话,一个人过活却是没问题,毕竟除了极少数的支部外,大多数的支部都有食堂,并提供住宿。

    但是海军也有家人,也有社交需求,而基础军饷...斯凯勒海军生涯中,最低的军衔除了新兵训练期外,最低是十五万贝利...

    而四海支部的军衔,比起本部同级别,待遇和权力都要下降三级,也就是说,支部的尉官,恐怕出去吃顿饭,都得一个月军饷。

    服役期间,军饷其实就等于零花钱,奖赏部分才是工资,不过海军退役时,保障金却是很丰富,而且服役年限越长,保障金也会更多。

    海军能从海军系统里领到的钱,除了世界政府批的奖赏外,算得上丰厚的,只有两笔钱,一笔是退役保障金,另一笔...则是抚恤金。

    因此海贼对于待遇并不丰富的支部而言,其实十分宝贵的,包括斯凯勒刚刚带队时,回东海肃清海军之时,所捕获的海贼,都会移交支部。

    虽然仍旧会将奖赏大头给斩夜支队,但是各个支队都能连带着混一点,包括卡普也是很自觉,虽然经常回东海打压海贼,但是都会与支部进行合作。

    哪怕只是移交对接一下海贼,都能让支部的同僚喝口汤。

    这也是为什么支部的精英,削尖了脑袋都要争取进入本部或者伟大航道支部,因为在那里,哪怕当个兵,待遇可能都比在四海支部当个官要强。

    当然,也有一些支部海军堕落选择与海贼为伍,不过这些年情况倒是好转了,毕竟因为之前肃清四海的时期,支部的长官都是轮任,难以滋生阴暗之地。

    斩夜支队在南海待了两个月,途中带波尼回家了一趟,不过她倒是硬气,跟担任了国王的叔叔说实力不超过她父亲,就不会逃回来。

    还去了一趟帕特里拉岛,这里是艾斯的出生之地,也是他母亲出生并死去的地方,更是一个...死城。

    其实艾斯出生之时,帕特里拉岛就已经几乎没有人了,那些岛民,有的是因为害怕世界政府再次到来,有的是想离开这个伤心地。

    而这些年,帕特里拉岛已经完全荒芜,斯凯勒将艾斯带到了他母亲生他的房子里,待了几个小时,随后就离开了。

    因为艾斯母亲的事情,斯凯勒早就跟他说过了,因此两人在岛上十分的沉默,直到最后,艾斯也只是说了一句“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两个月后,斩夜支队终于来到了四海之中,唯一还没“督查”的东海。

    不过这一次,斯凯勒并没有先去风车村,而是...霜月村。

    当了所谓的海军英雄之后,斯凯勒觉得最大的改变,那就是民众向斩夜支队只是,从不明觉厉,变成了“明”而且觉厉。

    对有的人而言,这是一种享受,当然,也有人反感这种感觉,对于斯凯勒而言...她无所谓,既不享受,也不讨厌。

    毕竟被人围观,不会少胳膊少腿,也不会多胳膊多腿。

    和上一次来霜月村的安排一样,其他人自由行动,斯凯勒则是在众多村民的欢迎之中,来到了一心道场。

    正在教导学生们剑术的耕四郎,听到外面的喧嚣时,有些疑惑,毕竟霜月村很少有过热闹的场景。

    这可能也是革命军领袖多拉格喜欢来这里的原因,因为这里没人打扰,只要他不去打扰别人,这里简直就是最适合革命军的地方。

    耕四郎疑惑间,斯凯勒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或许是对于一心道场的尊重,村民们并没有进来,毕竟如果没有一心道场的创始人,说不定他们的父辈都被海贼杀死了。

    虽然那人已经故去,但是如今的接班人,耕四郎虽说没有做过什么挽救全村的事情,但是却让村内的孩子不至于整天胡乱跑,家长们做事时,有个能安定的地方,因此村民们对耕四郎也有着尊重。

    毕竟耕四郎也不仅仅教剑术,文字、文化、待人接物、为人处世,耕四郎都会在剑道修行途中,教导给他的学生,无疑帮村民解决了很大的麻烦。

    而斯凯勒走进一心道馆之后,道馆也是肃静了几分,都沉默着看着斯凯勒,不知道如何打招呼,尤其是耕四郎还没说可以自由活动。

    倒是有两个孩子,仍旧专心致志的训练着,正是古伊娜和索隆,两人似乎听不到周围变得安静,也不知道有人来了。

    毕竟还处于剑道初期训练的两人,根本不清楚在大海上,做到完全的专注,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毕竟大海上,敌人可不是只有眼前的木桩。

    “咳咳~”

    看到自己的女儿和最有天赋的弟子,居然没有停下来,耕四郎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但是两人依旧毫无反应。

    “索隆、古伊娜。”

    耕四郎只好出声,而且比起刚刚的轻咳,声音也大了不少,两人终于停了下来,同时扭头,用不满的眼神看向耕四郎。

    明明身体还没有累到动不了的地步,怎么能停止训练?!

    不过看到的,是耕四郎少有的严肃甚至称得上严厉的目光,两人都反应过来不对劲,但是两人的反应却是将手中的竹剑对准了耕四郎对面的大门处。

    “不错的补救反应,等你们的同伴死了之后,估计也会这么夸奖你们。”

    斯凯勒开口评价,耕四郎也是点了点头,没有经过什么激烈搏杀的他,唯独教不会的,就是紧张感,而且他也不是那种用刀锋与剑势磨砺弟子的教育方式。

    因此到场内的学生,在技艺与身体都达到一定的水准之后,他就会同意学生们出海闯荡,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能通过与剑交流达成大剑豪的。

    此时,紧张兮兮的少年少女,才经过短暂到没法在大脑停留的愤怒之后,就因为认出了斯凯勒的身份,而变得惴惴不安。

    古伊娜是因为害怕因为今天的表现,让斯凯勒对她失望,而索隆...就在训练前,他还在古伊娜面前,故意的损了斯凯勒,捧了米霍克。

    有句话叫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而索隆此时...亏心。

    耕四郎看着两个孩子的表现,最终还是没能硬下心来,主动解围道:“只是两个学徒,斯凯勒中将,好久不见。”

    “嗯,是有些年没见面了,也懂得了我当时是有多么不自量力。”

    斯凯勒笑着点了点头,回想起第一次来霜月村...当时的斯凯勒,恐怕远远不是眼前这个一脸和气的人。

    “斯凯勒中将开玩笑了,请别院一叙吧,晚间一起吃个便饭。”

    耕四郎说完,见斯凯勒点头同意,转身在刚刚座位旁,拾起了一个小袋子,对古伊娜说道:“古伊娜,去买些肉。”

    古伊娜接过钱袋,有些难掩语气的激动,问道:“父亲,买多少?”

    说着话,眼神却是不断飘向已经站在了自己身边的斯凯勒,看到女儿的样子,耕四郎笑了笑,说道:“剩多少钱,就买多少肉吧,索隆,你也帮一下忙吧。”

    索隆低着头,只敢抬起一点点,又低了下去,算是点头同意了,如果是敌人或者剑道上的目标,索隆不可能会害怕到这个样子。

    但是...他“诋毁”斯凯勒的次数太多,剑术方面早就臆想着诋毁完了,她的为人,自己也臆想着诋毁了,所以这让索隆很心虚。

    是做了坏事的心虚,却不是出于实力、地位上的畏惧。

    古伊娜捏了捏钱袋,有些厚,有些疑惑,但是耕四郎已经用眼神催促自己了,她也只好放下疑惑,带着索隆离开的道场。

    走出了道场,又离开了一段距离,索隆才问道:“你认识斯凯勒中将?!”

    古伊娜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但是听父亲说,我小时候,她来过一次。”

    “然后呢?然后呢?师父是不是已经跟她打过了?谁赢了?!”

    “没有打,只是聊天,不过听父亲说,斯凯勒中将那时候已经是大剑豪了!”

    古伊娜自豪的说着,索隆则有些失望,见索隆这幅样子,古伊娜突然露出笑容,说道:“斯凯勒中将说要收我当学生!”

    “什么时候?你以前为什么没有说过?”

    索隆有些惊愕,莫名的还有一些害怕,可能是害怕失去古伊娜这个“对手”,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索隆并不知道斯凯勒说过要收古伊娜为弟子的事情,哪怕是两人因为世界第一大剑豪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古伊娜都没有说过。

    因为古伊娜心中,并不自信,因为耕四郎跟她说过斯凯勒的过往的事迹,十五岁加入海军,一年后以同期第一的成绩毕业,而且,当时就已经是剑豪了。

    而两年后,斯凯勒不足十八岁,来霜月村那一年,剑道的理解上,已经迈入了大剑豪。

    根据古伊娜从耕四郎那里了解到的,剑豪...是能够信手斩铁的强者,大剑豪,更是只要想斩,什么都能斩,只要不想斩,什么也斩不断的强者。

    这也是古伊娜在听完斯凯勒的故事之后,重拾信心,认为女生不一定比男生差的原因,也是古伊娜在想到斯凯勒之后,就不自信的由头。

    毕竟现在的她,在父亲的口中,身体根本还没锻炼到斩铁的最低要求,剑道更是连门槛都还没迈过去,更别说什么登堂入室了。

    因为这个,古伊娜一直害怕斯凯勒看不上她的天赋,选择反悔。

    之所以现在说,那是因为...她亲眼见证了索隆的迅速成长,而索隆的天赋,是她的父亲说过的生平仅见。

    不服气的古伊娜,在同样的时间内,做到了和索隆一样的进步,再加上数千次的对决胜利,让她的信心再度培养了起来。

    虽说刚刚斯凯勒的一句话,差点让她破功,但是只要索隆在身边,古伊娜就有着足够的自信。

    因此,她笑着说道:“因为我到现在,才觉得自己有资格当她的学生!”

    看着迎着夕阳,笑容灿烂的古伊娜,索隆有些羡慕,但是很快...一股不服气在他心中滋生,迅速膨胀起来,他吼道:

    “古伊娜,我会找到比你老师更强大的剑士,然后修习出更强的剑术,打败所有剑士的!”

    古伊娜看着索隆,不知道为何,他感觉索隆的话语很有力量,她笑容不变,举起拳头,说道:“那我到时候,就只需要打败你,就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了!”

    “那一次,我绝对不会败!”

    索隆说着,也举起了自己的拳头,两人的拳头碰在一起。

    夕阳下,大街上,无数人的注视之中,或许唯有这两人没有把这番话当成小孩子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