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镇北动-《嘉佑嬉事》

    卿云国,禧云城东南八百里,折荪府。

    这是卿云国颇为富庶的府治,所谓折荪,是因为这里有大片竹林,特产奇珍‘竹荪’,整个府治八成百姓依靠采摘‘竹荪’过活,故名‘折荪’。

    因为折荪府出产的竹荪品质极佳,极其鲜美,且有补益身体之功效,过去数千年,折荪府出产的顶级竹荪,都是卿云国官方垄断的孤品,其中品质最佳的一部分,更是卿云国向焱朝献供的必有之物。

    但是自从当年,卿云国主的军事冒险被焱朝反掌扑灭后,折荪府虽然名义上还属于卿云国,实际上的掌控权,已经落到了焱朝九军府镇北军手中。

    镇北军的大营,直接放在了折荪府。

    镇北大将军姜源的将军府,直接占用了折荪府的府主官邸。

    一大早,太阳刚刚升起半张脸,折荪府城内外,就传来了高亢如云的嘶吼声。驻扎在折荪府各处军营中的焱朝镇北军士卒,已经按时早起,开始日常的操练。

    折荪府城,镇北大将军府中,姜源居住的院子里,数十名生得俏丽可人的侍女,已经端着水盆、毛巾等物,静静的等候在了这里。

    正房中,不断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和气喘如牛的咆哮声。

    ‘吱吱嘎嘎’的木质榫头摇晃声响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终于房门‘咣当’一下敞开,身高九尺,体型健壮,披散着长发的姜源喘着气,就这么大汗淋漓的走了出来。

    他直接走到了院子中间位置,昂着头,看着东边升起的朝阳,张开了双手。

    一众侍女急忙围了上去,为他擦拭身体,打理颜容,梳理长发,更换衣衫。

    姜源嘴角勾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们卿云国,是个不错的地方……民间百姓有钱,尤其是姑娘们水嫩得很。”姜源笑呵呵的,朝忙碌的侍女们赞叹道:“不比在焱朝皇都,呵呵……家中黄脸婆善妒也就不提,还有那些破烂事情……”

    姜源伸手掐了掐一个侍女的面颊,悠然问道:“皇帝修为即将突破种金莲境界,一旦突破,就要退位,一心一意参悟大道,力求修为精进……嘿嘿,如今一百七十二个皇子,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你们觉得,哪个皇子能最终登上皇位哪?”

    一众侍女吓得脸色惨白。

    这种事情,哪里是她们敢插嘴发言的?

    姜源看着一群吓得战战兢兢的侍女,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我让你们说,你们就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姜源,可不是那种因言降罪的人……嘿嘿。”

    伸手摩擦着下颌上打理得一丝不苟的三寸短须,姜源低声的嘀咕着:“要说呢,当然是自家的那十几个外甥上位,对我姜家才是最好的。”

    “但是呢,当今皇后她……也生了四个皇子……幸好,幸好,皇后身后的卿云国,是个没用的软蛋附庸国……没什么大用的,也给她提供不了多大的支持。”

    “这么算起来,我们姜家族女所出的那十几个皇子,要注意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个……也就是本朝那些大家族做靠山的,才有可能竞争这个皇位啊。”

    ‘咚、咚咚咚’!

    有人叩响了院子的大门,然后直接暴力推开了门户。

    姜源眉头一挑,看向了大步走进来的自家副将姜云——同样是姜氏族人,绝对的心腹,也只有他,才敢在自己没有开口的时候,这么突兀的闯进来。

    “发生了什么大事么?皇都那边,有动静?”姜源不紧不慢的问姜云:“是皇帝,终于压不住修为了?嘿嘿,辛辛苦苦压制了快三十年了……终于按不住要破境了么?”

    姜云的脸色很难看,他轻咳了一声,沉声道:“禧云城那边来消息了……少爷他!”

    姜源呆了呆,然后笑了起来:“是少安又闯祸了么?上次他当街掳走了卿云国那个……那个……什么王爷的妃子,闹出了不小的纠纷。怎么着,这次,他把卿云国主的妃子给强上了不成?”

    摇摇头,姜源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实在是不让人省心,和他几个哥哥比不得……不过呢,我也能理解,毕竟他娘亲的出身……虽然是清倌人,毕竟是‘婊-子’出身,天性差了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哎,罢了,你带人去禧云城,帮帮这小子。不管怎么样,他娘亲还是蛮和我心意,比起那几个凶神恶煞的黄脸婆,呵呵……”

    姜源笑得很灿烂。

    姜云眨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姜源,不吭声。

    姜源的脸色微变:“出事了?”

    姜云这才点了点头:“卿云国必应司被铲平,自上而下,所有官吏七百七十九人,护卫四千八百九十七人,连同在禧云城聘用的帮闲、雇工等六千余人,尽殁。”

    姜源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身边已经吓得僵硬住的侍女们,轻轻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不要在我面前碍眼……哎,我姜源是这种……拿下人撒气的混账么?”

    等到面色惨白的侍女们一溜烟的跑出了院子,姜源这才背着双手,微笑看着姜云:“所以说,少安也死了?”

    姜云抿了抿嘴,沉声道:“死无全尸。”

    姜源猛地抬起头来,盯着东面那一轮红日,低沉的说道:“死无全尸!”

    ‘呵呵,呵呵’!

    怪笑了几声,姜源脚下大片火云升腾而起,他一步一步的踏上了离地百丈的高空,俯瞰着方圆十几里的折荪府城。

    “死无全尸啊……这事情。”

    “呵呵,在这关头,我的儿子,堂堂焱朝九军府镇北大将军姜源的儿子,堂堂焱朝姜氏的嫡系子孙,在卿云国这等下三滥的附庸国中被人杀了!”

    “还是死无全尸的那种死法!”

    “这事情!”

    姜源眸子里闪烁着逼人的火光,他厉声喝道:“来人,整军。镇北军第一营、第二营、第三营全军出动,直扑禧云城。第七到第十二营后续开动,钳制禧云城周边各郡、府、县。”

    “卿云国主,卿云国上下,绝对没人有这个胆子动少安一根头发!”

    “这是,有人要给我姜源上颜色!”

    “有人,在挑衅我姜氏!”

    “他们,嘿嘿,不管是哪家人伸出来的爪子,既然敢伸手,那就剁了他。”

    姜源冷声道:“将消息传给本家,就说,皇帝还没动静,有人已经按捺不住了。既然他们要动手,那么,就动起来吧!我死了一个儿子,其他各家,怎么也要付出同等的代价才对!”

    “妈的!”姜源气急败坏的一跺脚,下方自家居住的庭院顿时被踏平,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火光熊熊的,长有十几丈的大脚印。

    “少安那孩子,虽然不讨我喜欢,将他打发去禧云城作威作福……但是,他死了,他娘肯定要和我哭闹。啧,小娘儿伺候起来,麻烦哪!”

    姜源仰天长叹:“姜云,赶紧去给本家传信,然后,给我盘算盘算,我姜源死了一个儿子,他卿云国,得拿出多少钱来赔偿才对啊?”

    姜云双手抱拳,朝姜源应诺了一声。

    无论是姜源还是姜云,都没把某个纨绔公子哥死掉的事情当回事。

    毕竟,卿云国,已经烂了这么多年。

    卿云国,是绝对没力气也没胆子反抗镇北军的……他们要注意的,无非是焱朝内部的某些人罢了。

    值此皇位更迭的紧要关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虽然死的只是一个庶出的纨绔公子,但是应有的动作,还是要雷厉风行的施展出来——如果不把卿云国上上下下欺负得哭出来,岂不是显得姜氏太没用了么?

    当然,姜源和姜云也心知肚明,只要焱朝皇都里的那位皇后还活着,他们最多从卿云国身上割几块大肥肉,想要灭了卿云国,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喽,能够借着某个纨绔公子的死,狠狠的欺负一把卿云国,给皇都里的那位皇后一点颜色看看,给她生下来的那几个皇子的脸上抹点黑,这也是蛮好的事情嘛。

    焱朝镇北军,每一营都有十万出头的精锐。

    尤其是第一、第二、第三营,更是一水儿修炼有成的修士大军,浑身法器,骑妖兽坐骑,战力极其惊人。

    姜源军令一下,三十几万重骑精锐齐齐而动,架起狂风,踏着火云,离地百丈呼啸而去。

    三十几万重骑中,统军将领,尽是烈火境修为。

    中层军团,全都是熔炉境实力。

    普通士卒,要么培元、要么半步熔炉,或者点燃了一处两处熔炉者,比比皆是。

    加之妖兽坐骑奔行极快,更施法加快了坐骑的奔走速度。

    短短一刻钟不到,三十几万重骑,就横跨八百里,径直来到了禧云城南门外——就这,还是这三个营头的将领放慢了速度,一路故意从各处府县上空招摇过市,才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

    禧云城外,火云密布,煞气冲天。

    第一营的统领,一名虬髯大汉骑着一头斑纹火豹冲阵而出,朝着城墙上守军大声呵斥:“狗才,打开城门,迎接爷爷进城。快,快,快,再敢怠慢,杀你满门!”

    话音未落,城墙上一根禅杖笔直的飞出,‘咚’的一声砸在了这烈火境将领的胸口,将其上半身打成了一团血雾。

    城墙上,鱼癫虎揉搓着双手,‘嘎嘎’狂笑:“真有不怕死的来了……嘿嘿,来,来,来,你们鱼爷陪你们好好玩玩。”

    镇北军三十余万重骑齐声哗然,当即有数十名将领策骑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