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病了-《专科生自立》

    第105章 病了

    第一0四章病了

    “司慎,我们大概今晚回来,你留些工人下货。”

    杨司慎放下电话。几辆满载建材的大货车就开进了他们工地。

    “喂,你们老板呢?”彭老板从车上跳下来走到杨司慎面前问。

    “你是彭老板,把货单给我,我来收货。”杨司慎接过货单指挥货车开到他们的临时库房。

    “你?之前没见过你。何总呢?”彭老板从上到下扫了杨司慎一眼,没有交货单的意思。

    “介绍下,我是王自立昨天任命的工程总监杨司慎。何总和老板有事,这里由我全权负责。”杨司慎不卑不亢地解释完,伸出手要货单。

    杨司慎照王自立的安排将这批建材全部放到他们预先准备的库房里。马上给王自立打电话汇报:“王老板,彭老板把所有的建材全部拉来了,他说货到了要我们付全款……”

    “你请他到立江公司去拿钱。我最迟晚上十一回工地。其它事情我回来再说。”王自立简短地说完挂了电话。

    何益雄紧挨着王自立,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心下细细算账,这来来去去的只怕上千万。看王自立的眼光不由得升出一分敬意。这个世界有钱就是大哥一点不假。眼下他如果顺利做完三千多户的水电安装净利润只怕也上千万吧。

    时间飞驰,一晃眼车就开进了城果直奔高新区他们现在的工地。下完建材,王自立对何益雄说“何总,你带两位师傅去吃饭,给他们安排好住宿。你就回家休息,明天争取早点来。”

    王自立不敢有丝毫大意,安排好送货的师傅。转头对参与下货的工人说“辛苦大家了,搬运费每人一百元。”说完他抽出一沓百元券递给杨司慎。

    工人散了,工地上只剩王自立和杨司慎后。杨司慎把没发完的钱还给王自立。

    “剩下的你拿着。辛苦了。今天返工的效果如何?水这部分工程能够结束不。有漏洞你告诉我,我们可以改……”

    “可以结束,个别小问题应该经得起验收。如果不放心可以派三个工人专门做这方面的工作,多数工人应该开始电力安装。招工的事进行得怎样?”

    “何电工说他可以介绍三个熟练工来,其它有十个。但是抓紧点应该没问题。”杨司慎试探着答。

    “嗯。回家休息工。”王自立看着他一脸疲态,挥了挥手。

    回到家里,王自立开了半天门。终是扭不开,门从里面反锁了。

    “江丽霞,江丽霞……”王自立在门外又是按门铃同,又是敲门,喊叫。

    掏出手机给江丽霞打电话。电话关机。王自立不甘心敲门,按门铃,打电话三样齐发,又累又疲惫的身心此刻濒临崩溃。

    电话通了“喂,老公外面……你回来了?”

    终于,房门里传出踢踏的脚步声。

    “你一个人?你妈他们呢?”王自立黑着脸问。

    “他们参加旅游团旅游去了。你坐,我给你倒杯开水。”江丽霞从没见过他这么大的脾气。赶紧讨好地跑去给他倒开水,温言细语,生怕他暴发。

    很快王自立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平静地说“你去睡吧。我还有点事办完就来睡。”

    “对不起,我睡得太死,没有听到你按门铃,妈他们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害怕。所以我反锁……”江丽霞小心翼翼地拉着王自立的手内疚地说。

    “你做得没错,一个人在家安全第一。”王自立轻轻拿开江丽霞的手,起身就往书房走去。

    坐在书房的旋转大班椅上,闭目深思了一会从内衣口袋里掏出当票看了两分钟,打开书房门四周看了看,重新关上,检查完书房每个角落后,他才放心地打开了书柜后面暗藏的保险柜。

    从他随身带回的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黄花梨木雕刻的小匣子,将当票放进了暗格里。双手捧着匣子,低头默语:“赖伯,东方我当了你们的宝贝,请你们相信三年内我一定赎回。我会成为真正的强者。”

    躺上床又是凌晨三点了。王自立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王自立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好像是学校,又不像学校,只见好多几岁,十岁左右的孩子们拿着手机一动不动,就像雕塑。他正自纳闷,赖伯穿着一件宽大的棉织白袍,手拿一根小木棍在空中一挥。那些不动的孩子开始动了起来。

    “王自立,你来了。”王自立看着赖伯严肃的脸,心里突突地跳过不停,心虚地想他知道了他当宝贝的事情。

    “赖伯。这些小孩子怎么回事?”他指着那些依然有些木纳的孩子问。

    “孩子意味什么?意味希望,未来。他们有希望?有未来吗?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今天你的默祷我们听到了。我曾经对你说过,东方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国强,民强。

    他英年早逝,你是他的有缘人。母珠在手,你就会有超强的能力。我们注视着你,你当了我们的匣子,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金钱。

    希望你用这笔钱建一所学校,不为赢利,只为培养孩子们的兴趣,把他们从游戏和各种有损健康的处境中拉出来。最大限度地恢复他们的本性。培养他们的信心,善心,杜绝虚假。培养他们健康的人格……”

    “我只是一个专科生。”听完赖伯的话,王自立回了一句。

    “专科生是历史,也只是一个称谓。知识不止境。你现在拥有的知识量已经远远超越了某些博士生。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我飞得更高,飞得更高……”手机铃声大作。把王自立从虚幻的梦境中拉了回来,睁开眼睛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到床上。伸手拿起手机“喂。吴英,啥事?”他没想到吴英会打电话给他。

    “小丁丁,小丁丁病了。茶叶店的事我可能有心无力了。”吴英的声音无奈疲惫。

    王自立揉了揉眼睛,换了个姿势问“他什么病?”

    “白血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