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风刀雨阁-《我被妖魔圈养了》

    夜色深沉。

    剑光划破长空,一袭青衣的女子落在了群山之中。

    这里,是改变她人生的转折点。

    同时也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福缘。

    当初与父母躲避灾荒,举家外逃,却不幸在荒野中遭遇妖魔,同行灾民尽皆惨死。

    唯有她跑得快,在父母的遮掩下慌张的逃进了山林里。

    最后竟逃离了妖魔的爪牙,无意中误入了一个人间仙境般的奇异洞府。

    在那里,她得到了玄天剑宗的传承,成为了一名修行中人。

    但自从上次离开,去河间府后,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

    骨灰坛说的那种可能,让她不安。

    但如今,她却不得不回来。

    落在群山之中,遥遥的望向了京城的方向,婉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握紧了拳头。

    “宁捕头撑住!我一定会尽快来救你的!”

    婉儿说着,转身一咬牙,径直的走向了眼前的瀑布。

    皎白的月光下,那悬在山崖间的瀑布好似闪烁着银芒的匹练。

    少女径直走进瀑布之中时,那些水流竟然穿过了她的身体。

    而她,迅速的消失在荒野之中。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望到自己站在一片云海之中。

    一座横跨在云海上的小小木拱桥,立在前方。

    桥头有一石碑,上书四个大字。

    【风刀雨阁】。

    木拱桥对面,则是一座通体大红色的朱漆阁楼。

    一共九层,看上去气势恢宏,高大神圣,彷如仙人居所。

    婉儿直接踏上木拱桥,从木拱桥上跨过了这片奇异的云海,径直的进入了风刀雨阁内。

    九层的风刀雨阁,婉儿早已无比熟悉。

    除了最后一层无法上去外,其余八层她都如家中一般熟悉。

    又或者说,这里便是她在世上唯一的家。

    自幼年起,她便是在这风刀雨阁中长大的。

    在这里面,不饮不食,永远不会饥饿,永远不会困倦,思维也变得无比清醒。

    正是这风刀雨阁的特殊神力,才让她小小年纪便修行有成。

    不然年幼的小女孩,早就饿死了。

    如今婉儿进入风刀雨阁,便径直的爬上楼梯,直接来到了第九层的入口。

    前往第九层的门户,向来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阻隔的。

    每次触碰到那无形屏障时,上面都会现出一行金字——唯有厌居境才能进入。

    如今的她,总算是抵达了厌居境,有了进入第九层的资格。

    站在楼梯口,青衣女子深深的吸了口气。

    喃喃道:“没事的,没事的。”

    一定没事的。

    她说完,便猛地撞向了眼前的楼梯。

    而以前都有的无形屏障,这一次没有出现。

    她轻易的进入了向上的楼梯。

    这让少女微微振奋。

    随后继续向上,沿着螺旋楼梯拾阶而上,最终来到了从未抵达过的第九层。

    风刀雨阁广阔无比,每一层都无比浩大。

    这第九层,也同样宏大。

    但却显得无比空荡。

    不像其他几层,有各种藏书、木人、练剑傀儡、休息静室、甚至湖泊景观等包罗万象。

    这第九层无比的空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无人的广场。

    地板上铺着一块块花纹整齐的地砖,一眼望不到头。

    站在楼梯口的婉儿,警惕的望着空荡的第九层,目光梭巡了一圈,最终停留在了最中央的位置。

    在那里,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站着一尊雕像。

    那雕像,乃是一个面目惆怅、长发凌乱的男子,看起来像是受过情伤、眉眼之间尽是悲伤。

    他的背上,背着一口剑,外形与诛邪古剑极为相似,却又完全不同。

    而石碑上的文字,记述着对方的“遗言”。

    【天地浩劫,尘世将乱,死国深渊将吞没一切】

    【未能登上潜龙宝船,乃吾一生憾事】

    【然浩劫之中,亦藏有一线希望】

    【吾已生机耗尽,难望未来。但有缘人若能来到此地,便证明玄天剑宗气数未尽】

    【传下无上心法,以及神剑惊鸿的下落。若有缘人能重铸剑宗之名,也算吾的赎罪之旅了】

    【玄天剑宗姜云仇绝笔】

    石碑上的文字,无比凌乱,像是人用剑草草刻上去的。

    字里行间,充斥着凶戾杀意、冷冽剑气。

    哪怕只是站在楼梯入口张望,相隔数百丈远,婉儿都觉得如芒刺在背、毛骨悚然。

    像是有人用极为锋利的剑顶住了她的眉心。

    那留下这石碑刻字的男人,其剑势之凶悍,可见一斑。

    可这男人的名字……姜云仇?

    婉儿的脸上,微微惊愕。

    她想起了骨灰坛当初说的那个玄天剑宗往事。

    曾经玄天剑宗的无上天才,十八岁证道紫府,继承神剑惊鸿,几乎是当世的剑道顶峰。

    却因为在青丘山内误得了一卷神秘古卷,因此心性失常,只想着去找潜龙宝船。

    回山到藏书阁中寻找,却没有找到相关线索,最后心智癫狂、由此入魔,残杀师门,一剑斩断了天门峰。

    此后在尘世之中时隐时现,掀起了腥风血雨。

    最终癫狂失智,带着玄天剑宗的神剑惊鸿投身虚灵渊,就此陨灭……

    那虚灵渊,颇为有名,婉儿在神洲地志上望到过,乃是极为古怪可怕的深渊。

    一旦坠下,连紫府仙人都无法活着回来,必然陨灭。

    这姜云仇,投身虚灵渊后竟然还没死?

    不但活了下来,甚至一直活到了玄天剑宗覆灭的时候。

    最终留下了这个风刀雨阁,用来传承玄天剑宗的最后星火?

    婉儿心中,充满了惊愕。

    这一刻,她隐约间明白为何风刀雨阁内的所有典籍上,都没有姜云仇相关的记载了。

    大概是姜云仇临死前,刻意抹去了他的那些往事。

    又或者说,此人其实还没有死?

    望着那石碑上的刻字,还有那男人的雕像,婉儿心中充满了警惕。

    骨灰坛说过的往事,让她对着姜云仇,不敢完全信任。

    她缓缓的靠近了那石碑,绕着走了一圈。

    最后在石碑背面,发现了数行小字。

    【吾最后的希望,便在京城之中】

    【若我未能活着回来,那惊鸿神剑,便遗落在京城】

    【有缘人望到留字,请尽快前往京城、寻回惊鸿神剑】

    【不要相信任何人……】

    【每一个活人,都可能是它们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