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丑-《清穿十四爷家的娇丫头》

    第307章丑

    此时也不过才申正。

    真的,又是俩小时就生了个孩子……

    郎中来的时候,曲迆睡着了。

    毕竟是生了孩子,整个人也看着憔悴了不少。

    郎中请脉后,退出去外头才道:“不碍事,眩晕是使劲儿大了,如今侧福晋就是气血虚,刚生了孩子的人都这样。慢慢修养就行。滋补的东西少量的吃点就好了。”

    又道:“一会等侧福晋醒了,叫先吃点东西吗,给吃点糖水。我瞧着侧福晋平时是不是也有些血虚?久坐起身难免有些眩晕?要是膳食不及时会有些心慌手抖?”

    云雀忙道:“是有,虽然鲜少,但是主子自己说过,不能挨饿。”

    郎中就点头:“那就是了。”

    “严重吗?”云雀紧张。

    “不严重不严重,妇人常有这类病症。其实就是血气不足。平时注重滋补,但是不可大补。膳食不能少,多吃些红肉。平时喝些红糖水。平时炖些当归黄芪鸡汤喝就好。”

    “那就好。”云雀松口气。

    郎中收了诊金走了。

    十四爷虽然没能即时回来,但是却叫福康找来了太医。

    太医看的时候,曲迆已经醒了,吃了些东西,精神比之前好些。

    太医看的结果也差不多,反正对于她刚才眩晕说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就是用力过猛,其实曲迆自己知道,那就是脑供血不足。

    四阿哥晚上才吃第一口奶,睁眼还不知要几日。

    曲迆吃了晚膳就继续睡了,还好三格格和三阿哥被奶娘和丫头绊住玩游戏,一时也没顾上找额娘。

    十四爷回府的时候夜深了,他进来的时候就摆手不许人叫唤。

    小心翼翼的进产房去看曲迆。

    曲迆睡得好,瞧着面色虽然红润,却也遮不住憔悴。

    十四爷看着很心疼,又不敢动她,怕她醒来。

    看了好一会,才退出去,又去看四阿哥。

    四阿哥也睡着呢,十四爷看着四阿哥就乐,又多了一个儿子了。

    看完了四阿哥,又去看三阿哥和三格格,瞧着都好好睡着呢,这才起身走了。

    不过临走自然也嘱咐了叫好好伺候。

    又吩咐说西小院全都有赏,明日送来。

    众人小声的恭送他走了。

    曲迆早上醒来的时候,才被告知说十四爷来过了。

    曲迆点点头,说知道了。

    昨晚被绊住的孩子,今天早上就骗不了了。

    他们见不着额娘,饭也不肯吃了。

    曲迆也没法,也不能一直不见,就叫抱来。

    结果三格格见她靠着迎枕,头发也没梳,就扁了嘴:“额娘怎么了?”

    三阿哥也凑过去拉曲迆的手:“额娘是不是病了?”

    曲迆忙解释:“不是不是,额娘生了弟弟,生完了弟弟就会这样。过几天就好了。”

    三阿哥也扁嘴:“呜呜,不要弟弟,要额娘。”

    “额娘在啊,额娘没事,就是要休息几天。这几天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许多多睡觉。”曲迆忙道。

    两个孩子这才信了,可也不高兴。

    “乖,额娘当初生你们两个也是一样啊。”

    可惜这话,对俩小孩子来说,很难理解。

    三阿哥还是坚定的认为是因为弟弟,所以额娘不舒服。

    就很不想看弟弟。

    三格格倒是接受了,两个人被带去看弟弟。

    看完之后,俩小孩对视一眼,基本上是同时说的。

    “他好丑啊!”

    “好丑啊!”

    奶娘解释刚生出来的孩子是这样的,长大一点就好看了,过两个月就很好看了。

    可惜,三格格和三阿哥不接受这说法,毕竟亲眼见过的还不是真的?

    所以,三格格和三阿哥这时候无比坚定的绝对对方和自己是一国的,至于弟弟……

    嗯,大概是假的,太丑了,不接受。

    十四爷晚上回来再来,曲迆还是睡了……

    接连好几天,来人都是神交。

    终于熬到了十五,白天知道十四爷要来,简单梳洗捯饬了一下。

    见着面,十四爷就笑:“这些天,天天都看你,天天都睡着,可见你睁眼了。”

    曲迆就笑。

    “又把孩子生在十五前头,你呀你,你自己和孩子都没法好好过生辰。”十四爷笑着道。

    曲迆就靠着他:“看四阿哥了吧?爷喜欢不?”

    “问的什么话!”十四爷轻轻敲她的头:“傻呼呼的。”

    曲迆就笑了一下,靠着他不说话了。

    “疼吗?生了两次,爷都不在你身边。也害怕吧?”十四爷抱住她。

    “疼啊,生孩子肯定疼啊。不过生的快。也不怕……”曲迆道。

    说起来,她不觉得多委屈,十四爷不在好像也没害怕。

    主要是十四爷平时给她的安全感多了,就知道他什么都安排好了。

    所以生孩子时候想不到害怕了。

    十四爷就道:“你呀,瞧着没胆子,到了大事上你倒是不含糊。”

    曲迆不理解,也没反驳。

    十四爷摸摸她头发。

    “都没洗头。”曲迆不让:“明儿起不要来看我了,满月再来吧。难受。”

    十四爷叹气:“爷也没嫌弃你啊。”

    “我不管,我嫌弃你。”曲迆嘟嘴。

    “好好好,嫌弃嫌弃。真是。”十四爷摇头拍拍她的后背:“下回生可不能是正月里了。”

    曲迆沉默了一会道:“那你三月四月都别碰我。”

    十四爷……

    “正月也好,一年之计嘛。”

    曲迆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俩人心情都好,十四爷看着曲迆睡了才走,今儿毕竟是家宴。

    福晋也派人送来了一些滋补的东西。

    还特地叫嬷嬷瞧了四阿哥。

    青鲤阁中,福晋先敬酒,也恭喜十四爷。

    十四爷喝了。

    福晋就笑道:“咱们府上如今也有了四个小阿哥了,真是好事。吴氏这一胎要是也是个阿哥就好了。”

    吴氏不好意思的笑:“多谢福晋。”

    “你有福气,好好的养着。”福晋笑道:“主子爷没事就会去看你的。”

    十四爷看了福晋一眼,没接话。

    不是说就不去看吴氏,只是他烦福晋这话。

    福晋收敛了些,不再说这个话,倒是叫孩子们玩起来。

    十四爷就听着三格格和和二格格说:“你不知道,弟弟好丑啊!大概是捡来的。”

    ?  ?三格格\三阿哥:弟弟真丑,捡来的吧?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