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妖族与古族-《我在遮天修永生》

    ------

    两个青春姣好的天之骄女近日来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黄金族内的有志青年莫不心浮气躁。

    皇女何曾并蒂现?只是因为当今之世特殊,几大皇族都在这一世苏醒,才能看到这样的美景。

    近些日子以来,万龙巢的确在黄金族的帮助下收集修复祭坛的材料,准备修复自家那座古老的祭坛,踏上返回祖星的道路。

    尽管他们这一族还有大圣,但能够让乾仑留下那样的遗言,敌人一定是强大到了难以匹敌的程度。

    因此它们立刻搬出万龙巢的举动是做对了,因为根据浑拓大圣和其它暗中观战的古皇族祖王所言,人族的人魔已经是大圣绝巅的强者,踏入神禁,乾仑大圣根本就没有撑过几招,非准帝不可帝。

    准帝!

    太古万族称为准皇,古来唯有极道者才可以帝与皇为名,而准帝和准皇,能够享有帝与皇为名,就足够说明他们的强大了,有这样的人物在,一般祖王就算是手持古皇兵也讨不了好,更何况源天教也有帝兵。

    面对这样的情况,万龙巢只能忍气吞声,跑路回到祖星,不然人魔想要斩草除根,它们很难抵挡。

    万龙巢都如此了,其它太古种族也只能小心行事,暗道还好之前没有惹到源天教。

    一个踏入了神禁的大圣,对付其它大圣那基本就是砍瓜切菜,能够踏入神禁便足以说明其拥有大帝之姿,这样的人物难得一见,和他们这样的天才活在同一世属实无奈。

    “只可远观啊……”

    金赤霄远远的望到了那两位皇女,暗自咽口水。

    这样的女子天赋出生皆不凡,心高气傲,以自己的父辈为目标,想要证道,志向高远,根本不会如凡俗女子一般择偶。

    金赤霄出身北原黄金家族,是黄金族一位前辈和人族结合才繁衍下了他们这一支血脉,今日是来认亲的。

    黄金族的一位祖王接见了他们,认下了这支远亲,毕竟黄金家族在人族混迹多年,情报网和生意网都要比太古族完善。

    尤其是他们这次来还带来了一些从大罗界购买的珍品丹药,特别是一些筑基丹药,效果极佳,祖王亦有后人,可以为后人筑基,增添底蕴,因此颇受欢迎。

    大罗界背后是摇光圣地,前段时间太古族和人族矛盾最激烈的时候,就连摇光的矿场绿洲等都受到了影响,因此直接将许多太古族挂在了大罗界外,不许入内。

    因此太古族想要购买大罗界的丹药法宝都需要代购,而其中一些珍品大罗界放出来一些就会被哄抢一空,它们很难买到。

    黄金家族是北原的大势力,和摇光有许多生意上的来往,因此囤有一些丹药。

    毕竟是世家,对于珍稀丹药这种修行界的硬通货自然是不嫌多的,早早就在囤了,这次正好派上了用场。

    大罗界的丹药,连太古族都说好。

    和黄金族这个太古皇族搭上了关系,黄金家族以后可以在北原横着走了,毕竟北原地广人稀,没有什么极道势力。

    金赤霄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然后又因为怕引起两位皇女的不快赶紧收回目光,跟随长辈离去。

    匆匆一瞥,惊为天人,不知道这样两个天之骄女,是否有寻找道侣的那一天。

    ……

    嘭!

    一个太古族生物被活活拍死在山崖上,鲜血顺着崖壁留下,流成了一副图画。

    正在肆虐的太古生物们愣了一下,因为被拍死在山崖的那位是它们的头领,一位大能!

    堂堂大能,竟然被人一掌拍死,是妖族的大人物来了吗?

    一个男子龙行虎步,上一刻还在天边,下一刻便将一个仙一境界的太古生物踏在了地上,金发披散,眉宇飞扬。

    他眉头皱了皱,然后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处战场,妖族和太古生物在血战,妖族这边,一个浴血的男修士在见到金发男子后立刻大喊,“侄儿,你出关了?”

    “是小鹏王!”

    “小鹏王来了!”

    “小鹏王的修为到什么程度了,竟然可以一掌拍死一位大能,要知道太上长老刚刚与之久战都只是平手。”

    咳咳。

    旁边的一位妖族太上长老咳了咳,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刚刚和那个太古族大能交手时若非好友解救,他已经被立毙当场了,哪里来的平手,对方的修为高出他三个小台阶!

    “叔父,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金翅小鹏王用力,顿时让脚下的太古生物崩碎,无数碎骨与血剑飞出,符文蕴含其中,在空中便自己炼化成了剑型!

    十万八千剑!

    一位仙台修士的血肉化作了漫天的赤血剑与白骨剑,剑雨纷落,铺天盖地,顿时洞穿了许多太古生物。

    这本就是仙台修士的血与骨,还蕴含了小鹏王的法,普通修士如何抵挡?

    一招十万八千剑后,在场的太古族生物顿时死了一小半,被一个人屠戮,这让正在和妖族几位大能激战的太古祖大能都侧目。

    “这些太古族,想要我们妖神宫的地盘,商议不成便要强抢。”小鹏王的叔父道。

    这还不是因为上次万龙巢和源天教的冲突产生的影响,万龙巢和源天教大战,万龙巢死了一位大圣和一位祖王,损失惨重,抛下祖地离去了。

    从那以后,太古各族对源天教再不敢放肆,对于动辄抹除一族的源天教教主也很畏惧,少有人再敢对人族出手,害怕那个不讲道理的教主。

    于是乎,它们将目光放到了另外一块肥肉上,那就是妖神宫。

    妖神宫强大吗?

    挺强的,尤其是大能的数量,堪称各个势力之最,当初建立圣地各路妖王来投,因此诸多大能齐聚一堂。

    但……妖神宫有妖圣吗?

    没有。

    小鹏王叔父倒是知道,鉴于目前的情况,已有人去请一位妖圣来,只是不知道能否成功,若是成功,妖神宫便多了一尊圣人撑门面。

    若是失败,妖神宫恐怕难以为继。

    因为在知道妖神宫没有圣人,而且不像是其它传承下来的极道势力一样有底蕴封在神源中,随时可以出世,一些弱一些的太古族在古皇族的支持下对妖神宫发起了试探。

    即便是试探对于妖神宫也是非常致命了,每天都有弟子死去,再这样下去,妖神宫要么放弃大量土地,要么和太古族血拼到弟子离心,妖王出走,四分五裂。

    毕竟妖神宫才建立没多久,经不起这样的动荡,战争久了,自己就会分崩离析。

    “抢?”

    小鹏王眉毛一竖。

    他本就是一个飞扬跋扈的人,只是当初遇到萧炎惨败之后性子才收敛了许多,但那也仅仅是对有限的一些人。

    而今,他闯过了族内天鹏圣人设置的关卡,得到了圣人传承和遗留的宝物。

    而且在闯关的过程中他将萧炎传给他的妙法融会贯通,又吞下了圣人留下的宝药,以精血淬炼身体,实力大有涨进,已经是大能二重天的修士了。

    从来只有我小鹏王抢别人的,何时轮到你们来抢我的了!

    小鹏王悍然出手,杀入了战局。

    霎时间血雨纷飞,小鹏王一双肉掌便可称无敌,以天鹏极速靠近后将一个个太古族大能拍得骨断筋折,无人是他一合之敌!

    握掌为爪,即便是太古异种的头颅也能直接洞穿。

    一员猛将加入了妖族阵营,一出世就要好几个大能毙命,十多个仙一修士身死,顿时让太古族中大人物不满起来。

    “竟然有如此天才之人?”

    一尊太古生物从战车上站了起来,背后一面青色神轮旋转,发出危险的光芒。

    小鹏王顿时感到了危险,眉心狂跳,有一个强者的杀气锁定了他,而且毫不掩饰,直接宣告小鹏王成为对方的猎物。

    斩道王者!

    绝对是一尊斩道王者!

    小鹏王没想到这里还有斩道王者,想到妖神宫而今的处境,即便是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如他也不禁为圣地担忧起来。

    他以天鹏爪捏断了一头怪模怪样的太古生物脖颈,而后看向杀气的方向,黄金战气冲天而起,毫不示弱。

    而且他一步步踏空而行,竟然直接朝着太古族王者而来。

    “好胆!”

    神轮族王者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有些惊讶于这个妖族天才的举动,区区大能二重天也敢向着王者走过来,找死吗?

    不过它倒是很欣赏小鹏王的勇气,这样的天才,无论是降服后收为己用还是杀了他,将他的头颅当做酒器,作为一件珍藏,都是好事。

    如此有勇武之辈,他的血一定滚烫吧?

    “即便你不是王者,但你的血也有资格用来祭我神轮。”

    小鹏王的叔父焦急大喊,“鹏儿,不要冲动!”

    那个太古族不一般,是十大凶族之中的神轮族,性情暴戾不说,这一族的天赋十分强大,可以用敌手的血与骨来祭炼自己的神轮,在杀戮中成长,对自己族人都十分残酷,从小就要厮杀,每一个都是在战斗中长大的。

    因此这一族的人不常见,很多时候都只是它们的附属种族出面。

    但是没想到这一次来了一个神轮族,而且还是这一族的王者。

    这些日子以来,无论哪个势力都在手机太古族的资料,妖神宫也不例外,神轮族是太古王族,这样的种族天赋仅次于古皇族,更何况它们还是王族中被冠以十大凶族名号的种族,嗜杀好斗。

    最近有过几次这一族的人出手的消息,同境界对敌难逢敌手,更何况这还是一尊王者,小鹏王对上绝对会吃亏的!

    战场一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为神轮族王者和小鹏王让开了道路,没人敢站在这二者的杀机与战意之中。

    这是一场对决,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场屠杀,没有人认为小鹏王能赢。

    小鹏王的叔父还要再劝,却见一只手挡在他面前。

    “安心,鹏兄不会输。”

    萧炎一袭黑衣,红纹如羽,不知何时到了这里。

    “妖神大人。”

    在看到萧炎后,妖族一方几乎瞬间就将心放进了肚子里。

    这是因为他们的妖神大人最近实在是出尽了风头,连斩古族七尊王者,皆无一招之敌,威势无两,因此在看到萧炎出现后,大家都把心放进了肚子里,区区古族王者,在妖神大人面前不值一提。

    神轮族王者的目光往萧炎那里瞥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

    终于出现了啊,妖神。

    连祖王都没有区区小族,也敢称神,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就在神轮族王者眼神飘向萧炎的刹那,小鹏王的气势变了,黄金战气收敛,而后施展出天鹏极速,冲向了神轮族王者。

    一道金色的光华一闪而逝,小鹏王和他错身而过。

    神轮族王者脸上还带着几分计谋得逞笑容,但下一秒他的眉心就被一道璀璨的金光分开。

    “……”

    它甚至没能留下遗言,元神便在剑意之下磨灭,肉身倒是没啥大问题,只是被劈成了两半。

    哐当

    青色的神轮坠地,它却是没有伤到分毫。

    “呼——”

    小鹏王吞吐元气,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璀璨的黄金鹏羽剑。

    拔剑,出剑,这个过程在场的妖族修士和古族生物都没看清。

    小鹏王动了。

    神轮族王者死了。

    小鹏王手里多了一把剑。

    就这么简单。

    斩杀敌手后,小鹏王手中的鹏羽剑才缓缓化作元气、精血、神念、道则等,回到自己的体内。

    剑道。

    这就是他的道,他的法。

    当初罗墨用羽化之术将圣人残躯炼化到了他体内,以大炼宝术为他构筑了一个人体大阵,将人体当做法宝来炼。

    而这个法宝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剑,或者说剑意。

    他的剑平时并不存在,只有在他需要的时候才会由自己的精血神念道则等凝成,集合自己全部的力量,斩出绚烂的一剑。

    闯自家天鹏圣人留下的关卡,让小鹏王对这套法门的领悟更加深刻,体内的圣人血气也炼化不少,若不是他为了坚实根基,为神禁铺路,早就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去了。

    即便如此,他出剑的时候战力也已经超出了八禁的限制。

    但他却没有踏入神禁,而是通过肉身构筑炼宝大阵淬炼剑意的方式,巧妙的绕过了八禁限制,获得了神禁战力。

    只有战力,并无神禁时的悟性等其他提升,相当于持有了一件厉害的法宝。

    斩出这一剑后,小鹏王自身也消耗得厉害,虽说到了他这个境界,就算是大战数天一般都不会疲劳,但是萧炎教给他的法,瞬间输出功率实在是太大了,他目前最多斩出三剑。

    而他的目标,则是一剑斩出自己的一切,在剑道中尝试最绚烂的爆发,剑即一切。

    对于萧炎来说,这样的效果肯定是不够的,但是其他人却全都看傻眼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

    小鹏王一剑立劈了一尊王者?

    而且还是王族中的十大凶族神轮族的王者?

    太古族那边鸦雀无声,自家的头领被敌手一剑立劈,元神磨灭,这还要打吗?

    “没想到啊没想到,妖族竟然有这么多天才,看来今日,我要多下一次辣手了。”

    就在太古族惶恐的时候,一道强大的气息从太古族后方出现,威压天地,太古族成片成片的跪伏下来,接引其降临。

    “不好,是太古祖王!”小鹏王叔父眼神惊恐。

    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太古族竟然派出了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