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一个人,一直藏在大魏暗中!-《大魏读书人》

    武昌二年。

    九月十五日。

    七星道宗一品清净道人陨落。

    这对整个天下来说,都是一件令人震撼的事情。

    堂堂一品虚仙。

    竟然陨落在许清宵手中。

    几百年来,都没有出现过一品陨落的事情。

    而今日,出现了。。

    许清宵战力无敌,刚刚晋升一品,便斩了一位仙门一品。

    令人咂舌。

    这件事情,足可以记录史记之中。

    不过,对于许清宵来说,他一生的荣耀太多了。

    多这个并不会衬托他什么。

    无非是人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罢了。

    毕竟是道门一品,就这样死在这里,令人无法接受。

    此时此刻,整个尘界已经动荡起来了。

    许清宵晋升一品,所带来的影响,本身就极大。

    而现在,许清宵更是斩杀道门一品,还扬言下一步去找佛门的麻烦。

    这如何不让天下势力思索未来。

    大魏要腾飞起来了。

    这是目前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有一个新晋一品,再加上中洲龙鼎,先不说一统天下,一统中洲不过分吧?

    许清宵斩杀一品的手段很简单,借助中洲龙鼎,再配合自身实力,抵抗一品一击,将对方斩杀。

    没有太高明的手段,甚至说这种手段极其普通。

    但就是这么极其普通的手段,任何一品都模仿不了。

    因为他们承受不了其他一品的全力一击。

    可许清宵承受的了。

    而且还有一点,是所有人逐渐意识到的问题。

    这中洲龙鼎,还没有彻底蜕变圆满,这是五大神器之一,倘若中洲龙鼎真的完美蜕变,达到圆满之境。

    那又是怎样的场景。

    这,令人无法想象。

    或许,那个时候,就算是两尊,甚至是三尊,四尊一品,都奈何不了许清宵。

    他将立于不败之地。

    一品之间,本身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一致。

    难以分出什么高低,除非状态不好的情况下,或者是有什么特殊情况。

    许清宵借助中洲龙鼎,保证自己先天不败,这就意味着,他在同境无敌。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讯息。

    如若是这样的话,许清宵完全可以一个一个单挑一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虽然这些一品,也可以去大魏找麻烦,可问题是,六大仙门已经彻底投靠大魏了。

    一同承担因果宏愿,当真去大魏找麻烦,六大仙门的一品,不可能坐视不管。

    说直白一点。

    强行让六大仙门一品去征战,大魏可能做不到,牵扯的因果太大,他们身为一品,也不想要闹得太僵。

    可让他们守护大魏倒没什么问题。

    但他们不能主动去征战,许清宵能啊。

    自然而然,这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让众人实实在在感到棘手。

    各大势力都已经开始密切联系。

    无论是否与大魏有过过节,提前准备,不是一件坏事。

    而此时此刻。

    大魏王朝中。

    百官们没有离开。

    依旧在大殿内等候,他们在等许清宵归来。

    大殿内,女帝也在等待许清宵。

    怀宁亲王回去了,继续去诏狱,他不适合出面。

    大殿内,众人沉默,没有人说话,都在等待。

    大约一刻钟后。

    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了大殿外。

    一瞬间,百官们激动起来了,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

    “恭贺王爷,晋升一品。”

    几乎是异口同声,百官们早就想好了祝贺之词。

    许清宵今日有没有斩杀一品,对他们来说意义都不大,毕竟七星道宗并不是大魏首选的敌人。

    让他们真正兴奋的是,许清宵晋升一品了。

    这对大魏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算上许清宵,大魏如今有三尊一品,再加上天雷大炮,以及仙门六大一品。

    大魏现在已经拥有了问鼎中洲的资格啊。

    再加上中洲龙鼎,改善大魏山川,造福大魏苍生,要不了两三年,大魏将会达到真正的盛世阶段。

    这个盛世,就是百姓都过上不缺粮食,有余钱的盛世。

    “诸位客气了。”

    许清宵朝着众人拱了拱手,算作是客气一番。

    随后来到大殿内。

    朝着季灵一拜。

    “臣,许清宵,拜谢陛下。”

    入殿后,许清宵朝着季灵一拜,是感谢季灵之前为自己做的事情。

    倘若季灵没有以大魏先帝之魂相助自己,凭借着天地文宫,立下四十八大宏愿,也有些够呛。

    自然而然,许清宵是要感谢女帝。

    只是此话一说,女帝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宵道。

    “爱卿客气了,应当是朕感谢爱卿,爱卿晋升一品,夺回中洲龙鼎,稳大魏之根基。”

    季灵出声,她没有接下这份功劳,反而是感谢起许清宵。

    君臣之间的和睦,让百官们心中喜悦,如今的许清宵,无论是威望还是个人实力,已经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程度。

    倘若许清宵是个野心勃勃之人,那大魏江山就真的麻烦了。

    不过好在的是,许清宵是儒道亚圣,他不是那种野心之人。

    大殿内。

    客套话许清宵也就不继续说了,他急着回来也是有些事情要说。

    不然的话,现在的他,应当是出现在西洲。

    “陛下,臣有事启奏。”

    许清宵出声,也不拖泥带水。

    “许爱卿请说。”

    女帝开口,让许清宵启奏。

    “陛下,如今蛮国已被踏平,收刮各类物资金银之物,不过神武大炮也已经公之于众。”

    “臣料想,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必然不会坐视不管。”

    “再者,臣今日晋升一品,大魏龙鼎又蜕变至中洲龙鼎,每一件事情,对初元与突邪造成巨大的压力。”

    “所以,臣认为,看似一切朝着盛世发展,可大魏想要真正成为盛世王朝,还有一些麻烦。”

    “不知陛下如何是想?”

    许清宵出声,当神武大炮出现的那一刻后,就意味着摊牌。

    两大王朝决不允许大魏拥有这样的战争杀器。

    神武大炮,可以让两大王朝寝食难安,所以不出任何意外,两大王朝接下来会联手向大魏发难。

    当然也有可能是和谈方式,只是大魏绝不可能交出神武大炮。

    那么注定三大王朝之间,有一场惊世大战要爆发。

    实际上,许清宵之前是想过继续隐藏神武大炮,可最终许清宵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攻打蛮国,必须要速战速决,而且不能发动一品武者的情况下,唯独神武大炮才能解决这场斗争。

    不能因为这些原因,拖延战局,大魏已经付出了不少代价,虽然对整场战争来说,大魏付出的代价,不值一提。

    可若是不拿出神武大炮,那付出的代价就大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清宵才会立下四十八大宏愿,借助如此之多的宏愿,突破一品,就是为了缓解即将到来的压力。

    只不过,光是自己晋升一品,作用也不大。

    一但三大王朝大战,那就是全面战争,不可能自己上一秒在这里,下一秒又出现在那里。

    而且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也有一品,自己要是这么做,那人家也这么做,到头来还是两败俱伤。

    所以两大王朝若是彻底联合在一起,对大魏能造成压力。

    “恩。”

    “两大王朝半个时辰前,就已经派人送来密函。”

    “其意简单,希望大魏拿出神武大炮,提供两大王朝研究,同时也愿意与大魏世代交好,给予各类补偿。”

    “金银珠宝,粮食战马,甚至突邪王朝愿意拿出边境十九城,初元王朝拿出七十二座矿山当做交换条件。”

    女帝点了点头。

    同时她道出这一则消息,这是三大帝王之间的交流,其余人不知道。

    眼下,许清宵提起这件事情,女帝也就说出来。

    然而,此话一说,满朝文武皆然皱眉了。

    “边境十九城?七十二座矿山?这给的有点多了吧?”

    “是连云山十九城吗?”

    “两大王朝如此大方?愿意割让这么多给我们?”

    百官们先是惊讶,而后不由好奇。

    这连云十九城,是大魏与突邪王朝的交界处,如若拥有了这十九城,大魏便可以在这里部署军队,可以有效防止突邪王朝入侵。

    刚好当做一个缓冲点,是一个极佳的位置,拥有极大的战略价值。

    至于七十二座矿山就更别说了,初元王朝本身就是矿产丰富,这七十二座矿山,每年挖掘的上等矿石,足可以为大魏打造不少利器。

    不是那种普通的刀剑,是那种削铁如泥的刀剑,七十二座矿山,每年可以让数万大军拥有最精良的兵器。

    尤其是骑兵,上了战场,就是收割机器。

    价值也不少。

    再加上金银珠宝,粮食战马,等等东西,的的确确令人咂舌。

    可很快,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了。

    “两大王朝当真是会算计。”

    “神武大炮的价值,就等同于可生产的一品武者,这种东西,拥有绝对威慑力。”

    “不管是连云十九城,还是七十二座矿山,大魏得到了这些东西,无非是整体实力变得更强一些。”

    “可如若将神武大炮拿了出去,两大王朝也拥有这种战争杀器,那五千年内,中洲依旧是保持三足鼎立的状态。”

    “到时候大魏就算是三大王朝之中最强的国家又能如何?就算大魏有百万铁骑,人人手握神兵利器又能如何?”

    “在神武大炮面前,不过是一群送死的将士罢了。”

    “这如意算盘,打的真好啊。”

    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言语当中充满着讥讽,也带着不屑。

    他第一时间洞悉关键。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

    一个国家是否鼎盛,最主要的就是军事力量,神武大炮,让大魏完成蜕变,这个蜕变不是变强那么简单,而是碾压。

    如果不是神武大炮数量稀少,但凡再来个三五门,大魏王朝现在就可以发兵突邪和初元了。

    所以现在让大魏交出神武大炮,美曰其名是共享,实际上就是不希望大魏单独拥有这般的战争神器。

    随着陈正儒开口。

    百官们稍稍沉默。

    他们倒是明白陈正儒这番话的意思,可他们更加明白的是,倘若大魏不答应的话,两大王朝估计不会这么轻而易举放过大魏。

    “给他娘,陛下,莫怪老臣口不择言,初元王朝早些年就在研究天雷大炮,倘若这一战,是我大魏输了,输给了天雷大炮,初元王朝会将此物给我大魏吗?”

    安国公直接开口大骂。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这还算好的,要不是女帝在这里,他估计骂的更难听。

    “对,初元王朝会给我们大魏吗?”

    “这两个王朝,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当初,大魏鼎盛之时,两大王朝就不断索要好处,现在看我大魏有如此神兵利器,竟然恬不知耻还敢来索要,真他娘的是一群狗东西。”

    “陛下,此事绝不答应,哪怕与两朝死战,我等也不接受,不答应。”

    随着安国公开口,武将们纷纷跟着叫起来了,他们肯定不同意。

    只是,武将们虽然骂骂咧咧。

    可也有些声音响起,比较理性。

    “陛下,王爷,诸位国公。”

    “两朝敢开口提出共享,显然是商议好了,倘若我朝拒绝的话,难保两大王朝会联手在一起。”

    “到时候如若发生全面战争,能否抵抗?”

    “大魏现在还处于恢复阶段,如若真的全面战争,对我大魏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有人出声,如此说道。

    他也不想说这话,可站在理性角度上,尤其是大国之间的斗争,就必须要说出来,不能盲目自信。

    的确。

    随着这话一说,众人安静下来了。

    全面战争,对大魏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现在的大魏来说。

    打得起,可最好不打。

    现在的大魏,得到中洲龙鼎的赐福,休养一天,胜过两大王朝休养十天,甚至是一个月。

    这样的发展速度,别说五年十年了,只要让大魏安稳两三年,都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自然而然,他们不希望打。

    不是怕,而是没必要。

    “不管如何,神武大炮绝对不能拿出去,共享他娘个腿。”

    “恩,我大魏好不容易有这样的神器,拿出去共享,无疑是与虎谋皮,本侯不觉得两朝敢真正发兵大魏。”

    “当真退一万步来说,他们敢发兵,本侯第一个迎战。”

    武将们态度很刚烈,全面战争打不打无所谓,打也行,不打最好,反正东西不能交。

    这东西他们知道意味着什么。

    极强的威慑力,以及极强的杀伤力。

    对于武将的言论,陈正儒很支持,可他也理解这场博弈的问题所在,故此陈正儒望向许清宵道。

    “王爷,老夫斗胆问一句,倘若当真全面开战,您认为大魏有几成胜率。”

    陈正儒出声,他没有询问许清宵,神武大炮有几门,而是换了一种方式。

    毕竟这里是朝堂,百官都在,如此隐秘的问题,还是不好回答。

    面对陈正儒的问题,许清宵没有任何思索,因为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想过。

    “常规作战,三成胜率。”

    “非常规作战,一成胜率都没有。”

    “不过,再怎么打,大魏都不会被灭国,无非是被拖住后脚罢了。”

    许清宵给予这个回答。

    一瞬间,大殿安静下来了。

    百官们没有想到胜率会这么低。

    可仔细一想,他们倒也明白为何了。

    陈正儒的意思,虽然没有直接询问许清宵有多少神武大炮,可从许清宵的回答,也能得知一品神武大炮不多。

    也就是说,这种东西只能在关键战使用。

    总不可能一下子把大炮搬运到东境,一下子把大炮搬到西境吧?

    跑来跑去也累的够呛。

    而且人家一品也不傻,真打起来了,神武大炮的作用,肯定没有一品武者的作用大,一个是死物,一个是活物。

    毕竟都说了是全面战争,又不是局部战争。

    但这胜率也太低了。

    “王爷,什么叫做非常规作战?”

    陈正儒好奇问道。

    常规作战他理解,就是正常大战,双方派人,互相厮杀。

    非常规作战他就有些不明白了。

    “倘若两朝真敢宣战,那大魏面对的敌人,就不仅仅只是两大王朝了,而是整个天下。”

    “神武大炮,不仅仅是对两朝威胁大,对整个天下威胁都很大。”

    “如若不出意外,此时此刻,两大王朝应该已经派人去联系除中洲之外其他大洲的势力。”

    “想要共同抵抗大魏。”

    “唇亡齿寒的道理,这些人都明白,所以一旦宣战,大魏是向天下宣战,那个时候,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绝对不可能只有两尊一品。”

    “甚至,还有一点,即便当真压制住了他们,难保他们不会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站在他们的角度上,若是能压制住大魏,逼迫我大魏交出神武大炮,一同共享,那一切好说。”

    “可如若打不过大魏,对他们来说也是慢性死亡,无非是早一年和晚一年灭国罢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会在乎什么仁义道德吗?”

    “魔域之海的事情,估计会重新上演。”

    许清宵开口,他直接说出所有的问题。

    常规作战,一打二,借助神武大炮,三成胜率,而彼此之间的一品,就是互相牵制的。

    但很明显的是,不可能是常规作战。

    三大王朝牵扯进来了,天下各大势力都要选择站队,要么加入大魏,要么加入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

    加入大魏的势力肯定不多,因为大魏摆明了就是要统一天下,而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也绝对会打出天下太平,每个大势力都可以拥有神武大炮的旗号。

    吸引各大势力入驻。

    反正东西又不是他们的。

    而且这件事情,极其合理。

    倘若初元王朝有神武大炮,那么突邪王朝也一定会拉拢大魏王朝,施压初元王朝。

    除非是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拥有,大魏王朝没有,这种情况他们是可以接受的。

    换句话来说,两大王朝如今的表态,其实就是告诉大魏,只要将神武大炮给他们,这天下就是咱们三家的。

    你多拿点都没问题,只不过咱们三家必须要平起平坐。

    这还是因为大魏铸造出了中洲龙鼎,倘若早在两三年前,大魏拥有这样的神兵利器,两大王朝绝对不会是这种态度。

    换句话来说,现在还算是比较好的情况。

    不然,直接上门索要了,不给就打,一点情面都不讲。

    许清宵的话,让百官们沉默。

    身居高位,他们岂能不懂这其中的道理?

    一时之间,百官彻底安静下来了。

    给,大家肯定是不想给的。

    但不给,就极其容易涉及到全面战争。

    打的赢,或者是说,能够分庭对抗,大家都不会这么纠结,可问题是,打不赢。

    许清宵给的回答也很明确。

    不要依靠神武大炮,威力大归大,但无法扭转大规模的战争。

    影响不了三大王朝之间的厮杀。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看着群臣沉默。

    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行了。”

    “突邪与初元王朝,也不用立刻回话,眼下先清算蛮国物资,顾爱卿,张爱卿,陈爱卿,你们着重处理这件事情。”

    “等物资银两运来朝中,按照许爱卿之前所言,一一去部署,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先按照计划行事。”

    “其他的事情,慢慢说。”

    “朕乏了,退朝,许爱卿来朕寝宫一趟。”

    女帝出声,先将此事压一压,不急着立刻处理,无论是答应还是拒绝,自然不可能当天回应两大王朝。

    如今的大魏,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任人宰割的大魏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到女帝这样说,群臣也顺着台阶下,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有利弊,大家伙的确需要好好回去想一想。

    当下,群臣离开。

    许清宵也退出大殿,不过第一时间,朝着女帝寝宫走去。

    百官们都知道,有些事情,许清宵自然不可能当众说出来,所以他们到没有去烦许清宵。

    约莫又是一刻钟后。

    养心殿内。

    许清宵缓缓出现在此。

    而女帝也坐在龙椅上。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

    养心殿内。

    许清宵朝着女帝一拜,缓缓出声。

    硕大的殿内,也就只有两人。

    “许爱卿免礼。”

    “朕知道,朝堂之上,许爱卿有很多话不方便说,如今私下,许爱卿有话直说吧。”

    女帝倒也直接,她没有浪费时间,只想听听许清宵的意见。

    “陛下圣明。”

    “既如此,臣就直说了。”

    “眼下,真正的动荡已经出现。”

    “倘若做好了,大魏王朝可真正一统天下,但如若没有做好的话,对大魏来说,可能又是一场厄运。”

    “臣不敢为大魏决断,还请陛下亲自决断。”

    既然女帝如此直接,许清宵也不拖泥带水了。

    直言直说。

    “许爱卿,朕问你,你手头上有几门一品神武大炮?”

    女帝明白许清宵这番话的意思,所以她直接问道。

    “一门。”

    许清宵回答。

    这个回答,让女帝有些失望,但却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种威力极大的神兵利器,如若有好几门,反倒是出乎意料,只能说一门有些少,但合情合理。

    “可否继续炼制?”

    “是需要时间吗?”

    女帝继续问道。

    “不。”

    “是材质问题,陛下应该猜到神武大炮的材质是什么。”

    “这种材质,普天之下,也就这些,如今神武大炮已经亮相,初元王朝也炼制了类似的大炮,细细猜想,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也会猜到神武大炮的材质是何物。”

    “想来,初元王朝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天下各大势力,将神武大炮的材质捏紧,故此大魏想要炼制出第二门神武大炮,难如登天。”

    许清宵回答。

    当下,女帝有些沉默。

    过了片刻,女帝继续开口道。

    “那按照许爱卿的意思,这盘棋,大魏必须要舍子?”

    季灵问道。

    “基本上是这样。”

    “不过,也有翻盘机会,但很麻烦,也有些棘手。”

    许清宵摇了摇头。

    眼下的局势,就是一点,开战或者不开战。

    不开战,就是老老实实把神武大炮送过去。

    开战,那就是与天下为敌,或许有部分势力会站在中立,可如若大魏赢了,他们只怕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大魏的对立面。

    可要是大魏输了,这帮人会更快的出现在对立面。

    说直白点,谁都不希望一个巨无霸诞生。

    而要是将神武大炮送出去,不管是残次品还是说半成品,亦或者是交出核心炼制方法,这都是养虎为患。

    神武大炮等同神物的存在,这种东西,谁掌握了谁就有说话的资本,谁就是制定规则的人,可要是一批人掌握了,那就是一批人制定规则。

    自然而然,大魏不可能放弃神武大炮。

    许清宵也不乐意,自己辛辛苦苦搞出来的东西,凭什么分享给别人?

    自己是圣人,又不是圣母。

    “怎么说?”

    听到许清宵说还有转机,女帝不由好奇问道。

    “中洲仙藏,或许藏有大量极品灵金。”

    “臣,打算寻找中洲仙藏一趟,但这一去,臣不敢保证会出现什么问题。”

    “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在臣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大魏必须要拖住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

    “而且还要稳固朝内朝外。”

    “倘若得到了极品灵金,便可发动全面战争,直接与两大王朝撕破脸。”

    “如若没有得到极品灵金,那就狮子大张口,拉拢其余四洲势力,一同分享神武大炮,但只拿出两个名额,让他们互相争斗。”

    “也算是给他们制造麻烦。”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

    想要破解接下来的死局,那么唯一的希望寄托,就在中洲仙藏里面了。

    得到了中洲仙藏,就可以炼制更多的神武大炮。

    许清宵不贪心,只要有五门左右,就能够与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大战。

    至于天下势力,可以用计谋手段,慢慢化解,毕竟他们终究不是中洲的人,唇亡齿寒道理他们懂,可让他们全心全意给初元与突邪王朝打工,他们也不乐意。

    这里面可以操作的空间很大。

    可这一切,都是基于一个点上面。

    那就是,中洲仙藏当真藏着大量极品灵金,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如若没有的话,许清宵只能上演二桃杀三士的戏码了。

    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想要神武大炮,天下势力何尝不想要得到神武大炮?

    就拿两个名额出去,彼此之间都会争抢,到时候他们开始争抢,大魏借机发展,即便最终赢家是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也只能说他们拥有了自保的能力。

    大魏王朝的崛起,依旧势不可挡。

    这就是许清宵的谋划。

    可当许清宵说出中洲仙藏后。

    女帝的神色明显一变,随后直接开口道。

    “不。”

    “不能去寻中洲仙藏。”

    此话一说,倒是让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他微微皱眉,望着季灵道。

    “陛下.......”

    他一开口。

    女帝深吸一口气,望着许清宵道。

    “中洲仙藏,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世间上根本没有这种东西,许爱卿,不要去,第二计可以,搜刮天下各大势力的财富,再让他们自己去争斗,此计极好,无需冒险。”

    女帝态度很坚决。

    她似乎对中洲仙藏很抵触。

    许清宵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明白了。

    当初武帝就是因为去过中洲仙藏,从而有些失心疯,如今自己说要去寻找中洲仙藏,女帝这个反应,倒也是合情合理。

    有些沉默。

    但最终,许清宵还是继续开口。

    “陛下。”

    “第二计,是万不得已才用。”

    “中洲仙藏,臣无论如何都会去一趟的,除非亲眼看到仙藏内没有极品灵金,否则的话,请陛下恕臣忤逆之罪。”

    待女帝冷静下来后,许清宵缓缓出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刹那间。

    女帝站起身来,她看着许清宵,眼神当中是疑惑也是劝阻。

    “许爱卿,大魏如今蒸蒸日上,要不了三年,便会彻底鼎盛起来,朕知道,神武大炮意义极大,可分享出去,他们想要炼制出神武大炮,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再加上用两个名额,让天下势力互相争斗,也算是为大魏争取了大量时间。”

    “若不出意外,十年之后,大魏将国力将会达到鼎盛中的鼎盛,统一与不统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甚至不统一他们,反而更好稳固天下局势,许爱卿,你为何苦苦执着?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朕不希望你继续冒险。”

    女帝出声,她劝说许清宵,也说的头头是道。

    可许清宵摇了摇头。

    叹了口气道。

    “陛下,您说的,臣都明白,可如若大魏不统一天下,中洲龙鼎则无法真正蜕变圆满。”

    “一但妖魔祸乱出现,臣的死期也就到了。”

    许清宵最终还是说出实情。

    他道出了为何一定要去寻找中洲仙藏的原因了。

    不是许清宵当真在乎统一天下,而是不统一天下,妖魔之乱,早晚会出现,天地阳力一但衰败,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体内的三魔印,是无解的存在,除非镇压天下妖魔,不然的话,死的就是自己。

    果然。

    当这话说出。

    女帝愣在了原地。

    她想了很多个原因,都没有想到,统一天下与许清宵的生命挂钩。

    “这是为何?”

    女帝忍不住问道。

    “陛下,臣修炼的异术,已经变成三魔印,其中过程,难以解释,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此番寻觅中洲仙藏,既是为了求生之路,也是为了大魏,还望陛下恩准。”

    许清宵知道,季灵担心自己,毕竟有前车之鉴,可不去也是死,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许清宵不想放过。

    话说到这里。

    季灵沉默了。

    养心殿了。

    大魏最尊贵的两位,彼此沉默。

    过了许久,女帝开口。

    “还有其他办法吗?”

    她还是不希望许清宵去寻找中洲仙藏。

    “没有。”

    许清宵摇了摇头,如果有的话,他也不想如此冒险。

    堂堂武帝,去了一趟中洲仙藏,回来后就有些失心疯,这里面藏着什么东西,许清宵不知道。

    但一定存在诡异与危险。

    许清宵不想冒险,可不得不冒险。

    而得到许清宵如此肯定的回答。

    季灵不由深吸一口气。

    过了半响,她缓缓开口。

    “带上中洲龙鼎,神武大炮去。”

    “还有,朕会为你拖延到足够的时间。”

    女帝回应了。

    不去就是死,在这种前提下,她即便是一万个不希望许清宵离开大魏,也不得不答应。

    因为她更不希望许清宵死。

    不过,她要求许清宵带着中洲龙鼎去,也算是一种保护。

    无论作用大不大,至少比没有好。

    “好。”

    “不过,神武大炮留下,这东西意义不大。”

    许清宵不矫情,直接答应下来了,但神武大炮留下来,这东西带过去意义不大,当真遇到什么危险,自己已经晋升一品。

    能对付了的,不需要神武大炮。

    不能对付的,有神武大炮也没用。

    “爱卿打算何时去?”

    女帝关切道。

    “这几日就出发,不过会去一趟西洲小雷音寺。”

    许清宵没有忘记武帝交代过的话。

    去小雷音寺,问清楚一切事情。

    “需要朕为你封锁消息吗?”

    女帝继续问道。

    “恩,的确需要,这些日子,对外便称臣在闭关,刚刚晋升一品,需要稳固境界,说出去也合情合理。”

    “陛下,臣离开的这段时间,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四大魔域,臣担心有人会动手脚,借助这种力量,来制造混乱。”

    许清宵极其严肃地叮嘱道。

    “好,朕会注意。”

    女帝点了点头。

    紧接着开口道。

    “许爱卿,有一件事情,朕觉得还是要与你说,朕一直觉得,大魏藏着一个人,始终在暗中,只是朕想了很久,都想不到是谁,你要仔细注意,也要小心,或许他一直在关注你。”

    女帝如此说道。

    让许清宵微微一惊,不过他之前也知道这件事情,但没有任何头绪。

    “臣明白,多谢陛下。”

    许清宵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许清宵主动请退,只是等他走到殿外时,女帝又开口,留下自己吃一顿晚宴。

    许清宵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拒绝。

    一直到了深夜。

    许清宵从宫中离开。

    他回到平乱王府,直接来到密室当中,二话不说唤醒了丹神古经。

    紧接着取出一枚心脏,这是清净道人的心脏。

    他要离开大魏,去寻找中洲仙藏。

    这一去,能不能回来是一个未知数。

    有没有危险也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临走之前,很多事情自己还要去做。

    这就是第一件事情,让丹神古经炼制一品破境丹。

    破境丹需要一品的心脏,最佳是武者,还有其他一些辅佐之物,许清宵倒也直接。

    他也知道,丹神古经炼制丹药,无非就是灵气问题,只要主材料有,其他都是添加灵气罢了。

    所以许清宵将九十九条金龙气运打入丹神古经内,也算是补全其他材料的空缺了。

    面对许清宵的豪爽。

    丹神古经愣了。

    但很快,许清宵告知他自己要去寻找中洲仙藏时,后者有些不淡定了。

    “武帝去了一趟,人都疯了。”

    “你还敢去,不要命了吗?”

    丹神古经有些惊愕。

    “前辈,晚辈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你先炼丹,七日后晚辈来找您,带您一起去。”

    许清宵留下这句话,而后头也不回的便离开此地。

    不过临走之前,他布置了阵法,担心丹神古经跑路。

    这丹神古经来历很神秘,带他一同前去,绝对不是一件坏事,说不定关键时刻能救自己一命。

    可丹神古经却叫喊起来了,死活不去,可惜的是,这里布置了阵法,他逃不走。

    从平乱王府离开后。

    许清宵直奔桃花庵。

    他打算休息几日。

    等丹药炼制完后,就直接出发。

    一品破境丹,他是留给女帝的,关键时刻,可以帮助大魏再创一位一品,这样一来的话,大魏就更有一份自保的能力。

    这一趟去,当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

    而与此同时。

    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也的确在联络天下各大势力。

    只不过他们到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在等大魏的回信,同时也想看看大魏的态度。

    如若是想拖延时间,他们便会出手。

    如若是直接拒绝,那就宣战。

    他们想快一点,但也清楚,一两天就让大魏做出决定,肯定是不现实的。

    所以接下来一小段时间,会进入一个极其安静的状态。

    可就在此时。

    大魏王朝。

    一处密室内。

    两道身影,缓缓出现。

    ---

    ---

    ---

    双倍最后一天。

    求点月票。

    马上就完本了~写起来更累。

    大家得过且过。

    求求各位读者老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