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现场办公会-《惊涛骇浪》

    茅山县委大院里鱼贯驶出大小不一七台车。

    县交警大队闻风而动,安排了谢先进亲自开路,保驾护航。

    第一台车上,坐了周琴。她邀请许一山与她同车。

    紧随其后的是彭毕的车。其他领导干部再跟着彭毕的车,风驰电掣般往云雾山进发。

    周琴的临时决定,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就连许一山,也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云雾山开发后,周琴来得并不多。但同行的领导干部当中,还有不少人是第一次上云雾山。

    许一山心里揣着事,三天前,他在云雾山上命令过唐元平拆了他的洗脚按摩屋,不知道唐元平拆没拆。如果没拆,唐元平就是在公开与他对抗。

    他现在是不容许有人与他对抗的。特别是他感到深恶痛绝的人。他现在明白一个道理,放纵一些人,就是在纵容丑恶。只栽花不栽刺的理论已经从他的人生哲学里完全被剔除。

    他深深感到,如果所有人都抱着这样的一个哲学思想,社会将会变得更加丑陋不堪。无论何时,都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振臂一呼,面对丑陋与邪恶,只有奋起反抗,并将这些东西毫不留情踩进深泥里,社会才能进步,人们才有希望。

    他也知道,这样做的代价很大,甚至可能因此而粉身碎骨。但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他相信只要有人站出来,身后一定会紧随万千善良勇敢的人们。

    老支书去世,唐欢去了油脂公司,唐勇唐敢两兄弟身陷囹圄。云雾山就成了群龙无首的状态。

    马嫂子虽然泼辣正直,可她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虽说她现在有唐老鸭为她帮腔,可是唐老鸭过去的名声也不好听。云雾山村民看得起唐老鸭的人并不多。

    如此以来,云雾山就落在了唐元平的手里。

    唐元平做过最厉害的一件事,就是怂恿着村民赶走了投资商颜八,甚至连洪山镇也没放过。他迫使县旅游局和洪山镇退出云雾山的管理。令人奇怪的是,旅游局和洪山镇居然没任何动静,真听话一样再没过问云雾山的事务。

    唐元平现在成了云雾山的话事人。

    县领导的车一到,唐元平便领着一帮人站在村口迎接。

    没等车停稳,他一溜小跑过来,弓着腰打开周琴座车的车门,大声喊道:“欢迎领导视察云雾山。”

    在他的鼓动下,闲散的村民当中响起稀稀落落几声掌声。

    “报告领导,我叫唐元平,现在是云雾山的负责人。”唐元平声音洪亮,两脚并在一起,目光直视周琴,赞叹道:“都说我们的县委书记是个大美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周琴的脸倏地红了,她并不认识唐元平,甚至都没听说过这样一个名字。在唐元平自报家门他是云雾山的负责人时,周琴显得很惊愕,感到太突兀了一点。

    县领导们先后下了车,走拢过来。

    入冬后的云雾山,气温骤然降低。山上的落叶乔木已经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山风吹过,风声凛冽。

    眼前的景象,显得有些萧条。未完工的一些旅游设施,孤零零地摆在露天地里。

    云雾山突然来了那么多领导,冷清的山上热闹了许多。

    周琴对云雾山并非完全不了解。作为茅山县开辟的第一个旅游景点,她其实很重视。

    她随口问了一声紧跟在身边的唐元平,“你是负责人,老支书交班给你了?”

    唐元平嘿嘿地笑,小声说道:“报告领导,老支书死了?”

    “死了?”周琴大感意外,惊愕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有一两个月了,属于畏罪自杀。”唐元平得意道:“县领导说的。”

    “县领导?哪个县领导?”周琴皱着眉头问。

    “黄主任啊。”唐元平笑嘻嘻道:“黄主任说,老支书因为辱骂领导泄愤,自己喝农药死了。”

    周琴沉默不语,眉头皱得更深。

    许一山趁机插一句话说道:“他没说错,我们的优化办准备要逼死一批,关一批,打击一批,扶持一批。”

    周琴闻言,断然喝止他道:“一山同志,注意态度和语言表达意思。”

    一群人在唐元平的带领下,去了村里的老祠堂。

    老祠堂过去要拆,被许一山拦了下来。许一山认为,老祠堂历史久远,承载着云雾山十几代甚至几十代的历史,应该作为民俗文化遗产保留下来。

    许一山的建议得到了当时旅游局长杨柳的赞同。她还亲自协调了县文化局,拨了一笔款子将老祠堂修缮一新。

    如今的老祠堂一方面作为旅游景点开放给游客游览,另一方面它成了云雾山村部的议事地方。

    唐元平忙前忙后吩咐他店里的几个洗脚妇女倒茶,像个大领导一样的,逐一与县领导握手,招呼大家坐下。

    好在老祠堂地方宽敞,这么多人进来坐还是显得绰绰有余。祠堂门口,围着一群看热闹的村民。大家你推我挤,嘻嘻哈哈地打量着这群茅山县最大的干部。

    周琴等大家都坐好了,才开口说道:“各位,请大家上山来,就是开一个现场会。刚才大家都应该看到了,大家有什么说的,尽管发言。”

    干部们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人开口。

    周琴见大家都不说话,便点了黄晓峰的名,“晓峰同志,你谈谈吧。”

    原来上过山的干部心里都有数。原来的云雾山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现在变得凋零冷清,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就如周琴一样,大家过去对云雾山旅游度假区是抱着很大期望的。毕竟这是县里的第一个旅游景点。保存完好的云雾山原始森明,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将会吸引无数人过来寻幽探奇。

    事实上,在云雾山被外人熟知之初,就已经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可是眼前,大家几乎没看到一个游客。

    一个景区缺少游客,就将走到死亡的边缘。

    周琴也不知道云雾山现在是这样的一片惨淡景象。她忧心忡忡,眉头微蹙,等待黄晓峰说话。

    黄晓峰倒是临危不惧。他坦言道:“各位是不是觉得没看到几个游客啊?其实这个很好理解嘛。天气原因造成的。我相信,过段时间下雪了,这里一定会成为全县最热闹的地方。”

    有领导提出疑问,“现在是淡季可以理解的,可是我们刚才看到不少工程都停了下来,这是什么原因?趁着淡季完善设施不少更好吗?”

    黄晓峰解释道:“这主要是旅游开发公司的安排。我们作为行政管理机构,不宜干涉企业的自主运营。”

    话音未落,许一山拍手道:“黄助理,说得好。我就想问问你,你在哪个旅游景区看到公然开设洗脚按摩院的?我想请教一下,洗脚按摩院开在云雾山,是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还是创造繁荣了经济?”

    黄晓峰一愣,讪讪道:“我从没支持在云雾山开设什么洗脚按摩院。”

    “好啊,既然黄助理没有支持,那就是某些人在胡作非为了。现在,我要求严厉取缔云雾山的所有娱乐场所,你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