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责令铁胆神侯朱无视,马踏江湖!-《诸天:从四合院开始打卡》

    第340章 责令铁胆神侯朱无视,马踏江湖!

    第三百三十八章责令铁胆神侯朱无视,马踏江湖!

    “你们……”

    万三千也是彻底破防。

    如果说百宝箱是他的底牌,那么湘西四鬼便是最后一丝希望。

    然而现在……

    最后一丝希望都被破灭。

    这叫万三千如何不感到绝望?

    “不行,不能放弃!”

    “我还有神侯,还有天下第一庄……”

    似乎想到了什么,万三千眼中也是突然露出了一抹亮光。

    然而万三千没有想到的是。

    护龙山庄内,朱无视也是看着面前的人影,忍不住皱眉。

    古三通!

    不同于之前在天牢之中那副形容枯槁的模样,此刻古三通也是功力尽复,甚至这些天因为解开了心结的缘故,实力也是更上一层!

    而此刻……

    站在古三通面前,朱无视也是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古三通,今日之事与你无关,给我让开……”

    想到自己刚刚得到的情报,万家已经被锦衣卫包围的事情,朱无视也是忍不住开口道。

    “抱歉,今夜你休想踏出护龙山庄半步!”

    古三通摇头道。

    “既然如此……”

    似乎已经猜到了古三通会这样回答,朱无视也是没有露出半点意外之色,手掌一翻。

    “轰隆——”

    只见护龙山庄内,那石雕的巨龙雕像,也是突然活了起来,在朱无视的操控之下张牙舞爪,朝着古三通扑了过去!

    而后者却是丝毫不惧,眼中同样升起了一抹战意。

    “这一天,我也等了不知多久!”

    “金刚不坏神功!”

    吸功大法VS金刚不坏神功。

    今夜,这护龙山庄也是同样陷入了不平静。

    …………

    翌日,早朝的时候。

    不少大臣也是发现,宫内居然挂着只有举办丧事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白布。

    而且……

    就连景阳钟也是连响了九声,回荡在紫禁城内。

    这景阳钟。

    除非有大事的时候,才会被人敲响。

    譬如说皇室内重要成员去世、皇帝驾崩、亦或是边关失守,等等。

    联系到宫内的变化。

    不少大臣也是有些惶惶不安,生怕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

    果不其然。

    待群臣见到江晨的时候。

    后者也是似模似样的流下了几滴眼泪,一脸沉痛的宣布了一个消息。

    太后驾崩!

    而且还并未是因病去世,而是被刺客所害……

    甚至连江晨自己,也是差点小命不保!

    幸得曹正淳和御林军护驾及时。

    群臣哗然。

    一夜之间,当今皇帝和太后接连被人刺杀,这对他们来说也是红果果的挑衅啊!

    在这件事情的冲击之下……

    万家被查封一事,无疑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陛下!”

    却见一名大臣也是从朝臣之中出列,开口道。

    “太后和陛下遇刺一事,实属有心之人谋划,臣以为应当及时查明真凶,尽快将真凶绳之以法!”

    “爱卿所言极是……”

    “此事东厂已经查明,乃是南平王世子,勾结那白云城主叶孤城所为……”

    毕竟昨夜紫禁之巅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江晨自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甚至还打算大张旗鼓的宣扬此事。

    “南平王府……”

    “真是好大的胆子,身为皇族,不思精忠报国,却行那谋朝篡位之举……”

    “臣提议,当革除南平王封号,以儆效尤!”

    “臣等复议!”

    看着群臣也是一副群情激愤的模样,江晨点头道。

    “此事,就依爱卿所言……”

    “来人啊,传朕旨意!”

    “南平王世子胆敢以下犯上,谋朝串位,实属大逆不道之举!”

    “今革除南平王封号,南平王世子以及一干人等,压入午门斩首,以儆效尤!”

    “至于那叶孤城,昨夜已经死于曹公公手中。”

    “陛下!”

    听到这话,又是一名朝臣忽然出列。

    “叶孤城虽死,然其身为武林中人,胆敢以下犯上,此风绝不可长……”

    “侠以武犯禁,臣以为理应给这些江湖中人一个深刻的教训,也好宣扬我大明国威!”

    “不错,这些武林中人的所作所为也太猖狂了!”

    这一番话,也是得到了不少大臣的赞同。

    毕竟一些武林人士,动不动就打着为民除害、劫富济贫的名义,跑去祸害一些富甲商贾,甚至还有杀官的举动。

    这对官僚阶层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挑衅。

    因此……

    在场的大臣们原本便对这些江湖中人挤压了许多不满。

    而江晨遇刺一事,也是彻底引发了他们心中的不满,甚至还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毕竟……

    连皇帝陛下都能被江湖中人行刺,他们这些大臣的性命,岂不是在那些江湖中人一念之间的事情?

    谁也不愿意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身首异处。

    所以。

    与其说是江晨遇刺引起了他们的公愤,倒不如说是那些武林中人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众怒。

    “既然如此……”

    看着群臣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江晨也是幽幽道。

    “那么诸位爱卿,谁愿意代朕行使这份职责,让那些江湖中人明白,什么叫做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的道理?”

    “这……”

    一时间,也是鸦雀无声。

    毕竟在座大臣们,大部分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

    让他们跟皇帝、跟同僚之间讲讲道理还行。

    可要是让他们去跟那些江湖中人讲道理,天晓得万一那些江湖中人哪根筋不对劲,一刀便要了他们的小命。

    “陛下。”

    好在这个时候,曹正淳作为江晨的心腹,也是知晓江晨的打算。

    如今朝中西厂,以及太后的势力,已经被拔除了七七八八,而剩下的一些小鱼小虾,早已是不足为虑。

    这样一来……

    就只剩下了铁胆神侯朱无视,以及护龙山庄。

    “奴才以为,神侯大人既然是奉先帝遗诏,建立了护龙山庄,保卫我大明河山,那么此事便理应交由神侯大人一应负责才是。”

    “诸位爱卿,你们觉得呢?”

    听到这话,江晨也是将目光投向了在座群臣,大有谁要是敢不答应,这活就交给谁来负责的意思。

    好嘛。

    这下子,群臣也是心思活络了起来。

    能够做到这个位置的,没有一个是蠢材,自然也是看出了江晨的心思。

    不就是让朱无视去背锅嘛?

    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不是让他们去跟那些江湖人士讲道理就行!

    “陛下,臣以为……神侯武功盖世,护龙山庄更是人才济济。”

    “此事交由神侯大人来负责,也是再合适不过!”

    “臣等复议!”

    “既然如此……曹公公,传旨!”

    “是!”

    曹正淳闻言,也是连忙下拜,掩盖住了满脸的兴奋之色。

    …………

    护龙山庄。

    经过昨夜一番酣战,护龙山庄也是多处破损。

    不知道的。

    还以为这里昨夜经历了一场地震。

    而护龙山庄的主人,朱无视,此刻也是在忙着修复自身伤势。

    昨夜他和古三通一战,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不过……

    无论是古三通,还是朱无视,都是没有选择以命搏命的打法。

    而是在关键时刻及时收手,偃旗息鼓。

    毕竟二人,一个是奉命过来阻拦朱无视,带人去援救万三千的。

    而另一个……

    也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跟古三通拼命。

    虽是如此。

    古三通的金刚不坏神功,也是给朱无视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令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义父!”

    然而就在朱无视疗伤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归海一刀的声音。

    后者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所幸还有一些武功在身,能够帮着处理一些琐事。

    “那曹正淳突然带着圣旨来到护龙山庄,说是要让义父您亲自去接旨。”

    “我知道了……”

    听到归海一刀的话,朱无视也是满脸复杂的睁开了眼。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那个侄儿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却也明白对方绝对是来者不善。

    昨夜的事情,护龙山庄这边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

    在得知西厂和万家覆灭,太后被贼人刺杀的时候,朱无视便是感觉到了一阵深深地恐惧。

    虽然说太后遇刺一事……

    和前两者之间,看似没有什么联系。

    但朱无视却认为,这件事情绝对是他那个侄儿所为!

    很快……

    朱无视便是出面见了曹正淳。

    “神侯大人,还真是日理万机呢……”

    在见到朱无视到来,曹正淳也是阴阳怪气的开口道。

    “本督主奉命传旨,神侯都敢耽搁到现在才出面,莫非是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

    “曹公公,慎言!”

    听到这话,朱无视也是皱了皱眉,才是解释道。

    “本侯一心为了大明,朝野皆知,只是昨夜有贼人闯入我护龙山庄,也是与本侯大打出手,一时不慎,才受了点内伤……”

    “怠慢之处,还未公公海涵。”

    “原来如此……”

    对于昨夜的事情,曹正淳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更是知道朱无视口中那个贼人便是古三通,也是没有点破。

    而是故意貌似关心的询问道。

    “既然神侯大人受了内伤,何不传唤御医前来诊治?”

    “不必了……”

    “些许内伤,休养几日便是,公公既然是奉命传旨,还是尽快宣读陛下的旨意吧!”

    似乎不愿意继续和曹正淳虚与委蛇下去,朱无视也是淡淡道。

    “既然如此……”

    闻言,曹正淳也是手掌一抖,便是拿出了一卷圣旨,当即开口道。

    “铁胆神侯,朱无视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朱无视受先皇之命,建立护龙山庄,守卫我大明江山社稷,二十年来夙兴夜寐,兢兢业业,朕也是深知神侯忠君爱国之心,可昭日月,然昨夜有乱臣贼子,胆敢行刺于朕,实则胆大包天……”

    “侠以武犯禁,江湖一直都是法外之地,不受朝廷约束,常有江湖游侠仗着一身武艺,行刺朝廷官员,肆意滥用武力……”

    “责令铁胆神侯率麾下护龙山庄人手,马踏江湖,约束江湖群雄,扬我大明国威,钦此——!”

    听到“马踏江湖”这四个字,朱无视也是面皮一抽。

    他又不笨,自然能够听出这卷圣旨背后,隐藏着借刀杀人的意思。

    既是借朱无视这柄刀,来对付那些江湖中人……

    同时也未尝没有,想要借江湖中人,来对付护龙山庄,以及朱无视。

    总之。

    一旦接旨,护龙山庄无疑会成为江湖中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一卷圣旨,不可谓不狠毒!

    哪怕是以朱无视的心性,都是忍不住有些踌躇。

    “怎么?”

    见到这一幕,曹正淳也是笑得格外灿烂。

    “神侯大人,为何还不接旨,莫非是想抗旨不成?”

    作为朱无视的老对头,眼看对方吃瘪,甚至要成为众矢之的,被人群起而攻之,曹正淳也是有种拍手称快的心思。

    “臣,朱无视,接旨……”

    这一番话,似乎是用尽了朱无视最后一丝力气,才是缓缓道。

    “义父!”

    待曹正淳一走,得知此事的段天涯和归海一刀也是连忙赶了过来。

    “那曹正淳包藏祸心……”

    “此事对我护龙山庄来说,实乃灭顶之灾啊!”

    段天涯也是皱眉道。

    毕竟他也是被朱无视当做接班人来培养,自然比归海一刀更有见地,也是一眼便看穿了这其中的阴谋。

    “哎……”

    听到这话,朱无视也是摇头。

    “此事,我又如何不知,只是我等既然深受皇恩,又岂能抗旨?”

    实际上。

    朱无视也很纠结。

    他也明白,若是真的按照圣旨上所说,马踏江湖,约束那些不受管教的江湖豪侠。

    也是会令护龙山庄在江湖之中的名声,变得比锦衣卫和六扇门还要差!

    甚至……

    不乏一些江湖人士,脑袋一热,跑过来行刺他这位铁胆神侯。

    所以……

    朱无视也很想掀翻棋盘,直接宣布谋反。

    只不过眼下他还没有做好谋朝篡位的准备,也没有将边关十大将军,全都拉拢到自己这边。

    “此事……我等还需从长计议……”

    “至少少林、武当、魔教、还有五岳剑派这些门派,暂时不要去招惹,先拿一些小门小派下手比较好……”

    显然。

    朱无视也是打定了主意,要用拖字诀。

    凭护龙山庄的力量,他也很不想对上少林、武当这样的门派,只能选择去针对一些比较小的门派势力。

    只不过。

    世事又岂能随心所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