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3章 有事相求(2)-《锦绣医女: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

    有周盼弟相助,柴娥英带孩子轻松多了。

    换尿布,洗尿布,以前都是柴娥英自己做,庐陵王妃和姜嬷嬷忙完了手里的家务,才会来帮忙。

    李兴茂白天去看农田,只在吃饭和晚上休息时来帮下忙抱抱孩子。

    大多时候,是柴娥英自己做,她又是新手娘,常常忙得手忙脚乱。

    遇到孩子莫名啼哭,怎么也哄不好时,她也跟着流泪。

    有周盼弟帮她,她就轻松多了。

    别看周盼弟是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懂得可不少。

    从小生活在村里的她,各种事情都听说了一些,谁家的娃儿怎么带的,谁平时怎么做家务的,她都听在耳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十一岁的年纪,有着十五六岁的知识与稳重,让柴娥英惊讶之余,又很欣慰。

    她感激李玉竹给她找了个好帮手。

    南院屋有三间屋,中间正堂,左侧间是安排给孩子们睡的卧房,如今空着,因为果果和景儿在北院屋住,由庐陵王妃带着。

    右间大卧房是柴娥英和李兴茂的屋子。

    为了随时找到周盼弟帮忙,柴娥英将周盼弟安排在左侧间的卧房中。

    见周盼弟和柴娥英相处得还算不错,李玉竹去厨房看宋春娘做事。

    厨房中,正忙得热火朝天。

    庐陵王妃正带着宋春娘和两个女儿一起做晚饭。

    家里有多少人,平时用多少米,烧多少菜,菜烧什么口味,庐陵王妃对宋春娘一样样说了。

    宋春娘掌勺,二女儿周招弟洗菜切菜,小女儿周再招掌灶。

    分工明确,一点都不乱。

    家里的大人加孩子,如今有二十之多。

    虽然做的饭菜多,但对曾经在村里帮人烧过流水席的宋春娘来说,二十个人的饭菜,根本不算多。

    周家有钱,祖孙四代都住一起,加上长工,人也不少。

    她常年烧一大家子的饭,早已习惯了。

    李家的锅灶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也只花了大半个时辰就烧好了八样菜,二十个人的饭。

    因为人多,菜的份量也多,好几样的菜都装了三四份。

    柴娥英吃的依旧是月子餐,和李兴茂在南院屋单独吃,今天多了周盼弟,庐陵王妃多备了一个人的饭菜。

    奶娃的妇人不能饿,庐陵王妃让宋春娘先盛了她两口子的饭菜,让宋春娘的二女儿周招弟端去南院屋。

    再是贵伯和李玉恩的两个护卫,在前院倒座房吃,由宋春娘给送去了。

    姜嬷嬷在卧房睡着,由李玉竹端去了。

    庐陵王夫妇和三个孩子,还有李家两姐妹和李兴盛穆元修在北院屋吃饭。

    宋春娘带着二女儿将饭菜端了过去。

    还有多的饭菜,宋春娘带着二女儿和小女儿在厨房吃。

    安排好各人的晚饭,庐陵王妃对宋春娘道,“以后没有特别的提醒,没有人来家里的话,就这么安排吃饭。晚饭八样菜,午饭十样菜,早饭熬粥或煮面饼汤面条汤可都以,再烧三四样小菜,少奶奶那里是月子餐,她的早饭我单独做,你不必操心她。”

    宋春娘一一记下,“晓得了,李太太。”

    大家各自去吃晚饭。

    今天的晚饭,换了个人做饭,口味自然和以往不一样。

    本以为,宋春娘匆匆忙忙来做的饭,不太好吃,没想到,一点都不比做了四十多年饭的姜嬷嬷手艺差。

    而且,似乎味道更好。

    姜嬷嬷年纪大,牙齿不好,胃也不好,喜欢吃软糯的饭菜,但李家人除了贵伯是年长者,庐陵王夫妇也才四十多岁,其他人更年轻,都不喜欢软糯的菜饭。

    本着尊重烧饭人的礼貌,哪怕再不好吃,大家也从不说姜嬷嬷,姜嬷嬷烧什么饭菜,大家吃什么饭菜。

    但年轻的宋春娘喜好烧脆硬些的饭菜,这就正对大家的口味了。

    连庐陵王也赞不绝口。

    吃好晚饭,宋春娘带着两个女儿洗碗。

    掌灯时分了,又到了一天中的休息时间。

    姜嬷嬷不再烧饭,她的那间卧房,腾出来让给了宋春娘母女住,庐陵王妃将她安排到了李玉竹她们那排屋中的一间卧房里。

    那里的三间屋子,只有一间住了李玉恩,一间给李玉竹做了库房放药材,另一间空着。

    里面的床和桌椅都是齐全的,铺上被子就可以住人了。

    李玉恩一个人住着一间,晚上害怕。

    前些日子,刘家女儿会来陪她,但现在是春忙时节,刘二妞刘三妞近来都在家忙,没来李家了。

    看到姜嬷嬷搬来,李玉恩很是高兴,连连喊着要陪姜嬷嬷睡。

    李玉竹好笑道,“是姜嬷嬷陪你吧。”

    李玉恩红着脸,“干嘛揭穿我?”

    姜嬷嬷笑道,“好好好,陪你。”

    “还是嬷嬷好,嘿嘿。”李玉恩高兴了。

    宋春娘很细心,洗好碗,安排好两个女儿睡下后,又给姜嬷嬷打来洗浴水。

    看着她将家人都安顿好,庐陵王妃对她很满意,还送了她一身衣裳,又将李玉玟李玉恩留在家里的几身半旧衣裳,送给了宋春娘的女儿。

    李家人大方,让宋春娘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做事。

    有着宋春娘母女四人的帮忙,庐陵王妃和柴娥英都轻松了不少。

    日子平静而过,到了初夏了。

    这一天,庐陵王妃安排李兴盛去接李玉竹回家来小住几天。

    自从柴娥英的孩子三月十二那天满月后,李玉玟就没回家过。

    难得这几天闲着,庐陵王妃想和女儿们聚聚。

    李兴盛吃了午饭,赶着马车就出了门。

    不过,他才出门两刻时间,就又回来了。

    贵伯问他,“怎么又问来了?”

    李兴盛一指身后的村道上,“哪里要我请?看,玉玟自己回来了。”

    贵伯笑着道,“太太和玉玟心连心呢,一个想,一个就到了。”

    李玉玟是一个人回来的,她一改往常的明媚笑容,哭丧着脸走下马车,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飞快往院里跑。

    贵伯和李兴盛一脸疑惑。

    李兴盛喊着她,“玉玟,出什么事了?”

    “我找三妹,三妹在家吧?”

    “她在你大嫂那屋。”贵伯回道。

    李玉玟提着裙子摆,飞快往南院屋跑。

    “这是怎么啦?她以前可不这样。”贵伯揉着额头。

    “我瞧瞧去。”李兴盛跟了过去。

    李玉玟跑进南院屋,果然看到了李玉竹在那里,正和柴娥英说着话。

    “三妹,你出来下。”李玉玟都没喊柴娥英,急急匆匆走过去将李玉竹拉出屋子。

    李玉竹被她拉得踉跄了下,差点绊倒在门槛上,“大姐,怎么啦这是?慌成这样?”

    “跟我去看看裴慎言,他看起来不大好。”李玉玟说着话时,声音都在发抖。

    手里拽着李玉竹的胳膊,脚步匆匆往前院走。

    卧房中,柴娥英听到了这句话,对周盼弟吩咐看好孩子,她匆匆跟了上前,“玉玟,你刚才说什么?裴妹夫怎么啦?”

    “他病倒了,不大好。”李玉玟没回头,回了一句话。

    柴娥英紧跑了两步,追上李玉玟,“别太担心,玉玟,玉竹医术好,会看好裴妹夫的。”

    “大嫂回去吧,我陪大姐去看大姐夫。”李玉竹朝柴娥英挥挥手。

    “别太担心啊,会好起来的。”柴娥英在她们身后安慰道。

    李兴盛走了过来,听到她的对话,皱了下眉头,“喂,玉玟,你什么时候开始操心裴慎言的生死了?”

    李玉玟心中正担心得要死,听到这话,她气得眉毛都竖了,“他是我相公,我当然担心他的生死了。”

    李兴盛好整以暇看着她,“你出嫁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哦,你可嫌弃那裴慎言了。”

    李玉玟窘着脸,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她发现,裴慎言有着他独特的好。

    她不希望有这个有着独特好的男人,病死在她面前。

    她希望他活着。

    她咬了咬唇,“我……我改变主意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