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将同样也没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我在龙族当龙王》

    。

    上杉越体力的问题让源稚生深深陷入了头疼,他们超级混血种和混血种相比固然具备极强的体力素质。

    但是混血种的素质也是和人类对比出来的啊。

    他们超级混血种就算再强悍无比,在体力的方面也终究是属于人类的范畴。

    如果让他源稚生先来一场百公里极速长跑,在和一个同层次的庞然大物战斗,

    即使是现在正值血脉全盛时期的源稚生也极为勉强。

    更不要说是上杉越。

    夏弥固然是没有考虑到上杉越会自动选择这条路,但却也为这一变故做出了应对方案。

    “你带着那东西前往一趟红井,在上杉越发生意外的时候,给他服用,如果不是必要,你不必对那那条蛇动手。”

    夏弥扭头看向房间角落里面的一个精致箱子,缓缓命令道。

    “是。”樱井宛子恭敬下跪。轻轻从身后的腰间拿出一面赤红狰狞的恶鬼面具。

    ……

    ……

    红井

    王将望着面前庞然大物一般暴露在雨幕之中的八岐大蛇,整个人带着一股狂热的情绪。

    不久之后,这里将会有一场史无前例的盛典,

    现在的王将既紧张又兴奋,那种心情犹如一位洋葱的忠实狂热粉,紧张它剥开外层之时的辣眼,同时又期待它结束之后的留在舌尖的味道。

    王将现在的心情大概如此,但是那紧张的情绪在他面前,他不会表露出来。

    他静静的站在巨大吊机组成的钢铁巨兽身上,无数的死侍站在他的四面八方,它们对红井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它们只懂得服从命令。现在的王将对它们的存在极为满意。远比以前的混血种让他省心。

    手机响了,王将盯着来电号码,

    是关东支部的负责人明智阿须矢。执行局和关东,关西两大支部是蛇岐八家最为强悍的三支特种力量,

    在不久的之前对方所掌握的力量一直都是猛鬼众极为头疼的存在,但是王将却在蛇岐八家最为关键的时候,让其中正在执行关键任务的关东支部,叛变了。

    这算是他众多成就之中算得上很小的一件事情,但是那种掌控人心操控他们行动带来的美妙感觉,让他深深的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那是权利散发出来的味道。

    不久之后,他还会掌控更加强大的权利。

    “王将,我们按照你的要求,已经将你要求的目标带来了。”明智阿须矢说话素来简短。

    电话还未结束,站在高处的王将就已经在远处的山坡之上看到了身着黑色雨衣的一行人。在他们领头的最前方,一位气质森冷的年轻人正手持一把长刀,橘黄色的竖瞳在黑色的雨夜之中犹如深渊的火把。

    他一步一顿,神色警惕的盯着远处肆意挥舞着自己长尾的八岐大蛇,即使是他们这些常年以杀戮为兴趣的恶鬼,在这个庞然大物面前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王将身旁的死侍们被他们渐渐逼近的踪迹惊扰,纷纷朝着正在下山的一行人露出威胁的獠牙,犹如一只只忠诚的恶犬,

    但是明智阿须矢并不理会它们,背着身上的红色身影朝着山谷之中的王将迈步。

    最终他所带领的关东支部一行人静静的伫立在死侍前一百米的位置,

    王将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那张苍白的能剧面具上带着令人感到莫名深寒的森冷。

    阿须矢身后的虎彻扛着手里的带锯砍刀,不屑的朝着上面的王将啐了一口口水。

    另一边手持狙击枪的长船也缓缓抬起手中的狙击镜,瞄准住王将的眉心,然后虚空勾动了一下食指,嘴唇啪的一下。

    他们完全就没有将王将当做一回事,他们喜欢飙车,喜欢女人,沉迷毒品,他们将杀戮作为家常便饭,他们天生就是一个个桀骜不驯的疯子,命运将他们聚在一起,于是在更大的刺激下疯子变成了恶鬼们。

    他们攀比着沉溺于人间的极恶。

    他们曾经是蛇岐八家的关东支部,但他们却和蛇岐八家完全格格不入,叛变蛇岐八家就像是飞鸟回归山林,但他们又无法融入猛鬼众。

    因为有些鸟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烁着自由的光辉,但他们是因为骨血都沾染着欲望的污垢。

    蛇岐八家无法束缚他们,王将自然也无法支配他们。

    他们之所以将绘梨衣带到了这里。

    便是因为,更大的欲望在吸引着他们。

    “人我们带来了,你说的东西呢。”阿须矢静静的伫立在雨幕之中,暴雨顺着他的雨夜朝下淅沥沥的滑落。他一手扛着肩上的绘梨衣一手,握着腰间妖刀的刀柄。

    这里让他感觉很危险,不仅是那个一直在远处纵横舒展身体的八岐大蛇,更多的原因是,这个站在高处居高临下望着他们的王将。

    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男人接触,讲实话,他不喜欢这个男人,更不喜欢男人脸上的面具,

    面具上苍白阴森的脸庞,诡诈的邪笑,青黑的狰狞牙齿,甚至是仅仅露在外面的眼睛,都给阿须矢一种对方会不守信用的信号。

    所以他在看到对方之后就做好了下次不合作的念头了,他叛变蛇岐八家可没说要效忠猛鬼众,

    如果对方不准备将自己想要的交给自己的话,他甚至都做好了杀死绘梨衣率先离开这里,后续再杀死地方的念头。

    只是让阿须矢比较意外的是,对方居然很爽快的从自己腰间的和服里掏出一瓶流动着黑色的液体的试管,

    然后在众人目不转睛的视线之中,轻轻的拔动试管口上的石英瓶塞,

    裂缝出现的一瞬间,正朝着远处某个方向逃离的八岐大蛇猛然顿住前进的蛇尾,整条蛇八条长颈如同闻到腥味的猫般,

    蹭的一下集体转过脑袋,十六双滚亮的眼睛好似天空中耀眼的恒星。

    阿须矢身后的关东支部猛然做出警戒的神色,长船手中的狙击枪更是在顷刻间打开了保险。

    王将嘿笑的看着他们歪歪头,然后将手中的石英瓶塞又重新严严实实的盖在试管之上。

    失去方向的八岐大蛇茫然的望着四周,整条蛇疑惑的望着王将所在的方向。或许是想起不久之前导弹打疼了它,它缓缓扭转身体,趁着底下的人不注意朝着远处快速狂奔。

    一时间王将眼眸之中的笑意变得更加璀璨,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在对着他们笑,至少阿须矢看到的面具一直再笑。

    不过他也无所谓对方是否真的在笑,或者再笑什么了,刚刚八岐大蛇的举动已经应证了王将手中东西的真实性。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需要看一眼丫头的死活。”王将的声音在风的延长下,尖啸的仿佛山间坠落的利石。

    阿须矢没有犹豫将手中的绘梨衣翻转过来,剥开湿漉漉黏在脸颊上的头发,露出里面那张虚弱挣扎着的无神眼瞳。

    绘梨衣无助的望着周围的充满血腥残酷的暴雨夜,狰狞的雷霆让她冰凉的小身体朝内蜷缩。

    她被阿须矢摆弄着脸颊对上天空,豆大的雨珠像是石子一般砸落而下。

    王将看着颤巍巍的缩在一团的绘梨衣满意的点了点头。

    “交给他们。”

    试管从王将的手心朝下坠落。

    阿须矢的心一悬。

    腾飞在半空之中的一名死侍一把将试管咬在嘴里。

    阿须矢扭头看向身后的影秀,影秀朝他点点头。

    阿须矢将绘梨衣放在地上,关东支部的众人朝着山顶的位置缓缓后退。

    直到他们退出绘梨衣身旁的一百米,

    一个腾飞着羽翼的黑色死侍出现在绘梨衣的身旁,锋利的利刃一把勾住她腰间的衣服,带着她朝着远处的王将而去。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的试管从另一只的死侍的嘴中吐出。

    阿须矢盯着那完好无损的黑色试管精神略微放松。

    看着近在咫尺的试管,他的眼眸之中渐渐流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曾经在猛鬼众心里,有一条名为救赎的黄泉之路。猛鬼众他们相信世界上存在一条路,可以让混血种进化为纯血的龙的道路,

    为此他们拼尽全力,不惜和蛇岐八家硬掰手腕也要将神从神葬所之中复活,为此他们筹谋了一系列的计划。

    如今更是不可思议的实现了这一计划。

    神话之中的八岐大蛇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阿须矢并没有被猛鬼众冲昏理智般的疯狂影响。

    他不知道复活神是否能让混血种成为纯血的龙,但是他在蛇岐八家神社的这段时间,他知道纯种的龙血能将他的力量达到一种混血种不可想象的程度。

    他想要得到这龙的血,于是有了和王将的这场交易,只要让他们成功获得龙血。

    只要让他们成功掌握那股力量,

    王将,

    神,

    甚至是整个蛇岐八家都将将落在他们关东支部的手掌之中,那时候他们才是整个日本最大的黑恶势力,才是日本最大的皇!

    盯着在半空中加速度坠落的试管,阿须矢的眼瞳渐渐被狂热的贪婪替代,他身体难以抑制的颤抖起来,

    看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

    噗!

    一股剧烈的绞痛忽然在阿须矢的胸口传来,

    一瞬间,好像是一把刀将在他身体之中肆意撕咬,窒息般的疼痛从不同的神经传来,他嘴巴大张,眼瞳朝外暴涨,止不住的血泡顺着口腔疯狂朝外喷涌。

    在他身后,虎彻一脸狰狞和残笑的盯着自己那把穿透阿须矢胸口的锯齿,

    影秀和长船同一时间也将自己手里的刀插入到同伴的身体之内,

    神血固然能够让人体会到力量的美妙,但是这种能带来力量的权利终究是有限的,获得神血的份额越多,得到的力量就会越强大,没有人不想掌握更加强大的力量,尤其是他们这种天生就在追逐力量的道路上奔跑的疯子,

    不会允许任何人阻挡他们拥有力量掌握权利的道路。

    如果有,那就杀掉好了。

    短短的一瞬间时间,一支满员的关东支部就只剩下了三个人,虎彻兴奋的盯着躺在地上被自己分成五瓣的阿须矢,眼眸中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在他身后的影秀一把抓住从空中坠落而下的试管,看着瓶中的含量,满意的点点头,

    其中蕴含的量对于十几人固然是稀缺的,但其中的分量足够他们三人来用了,不然的话,他要考虑一下剩余的两个同伴该杀死谁了。

    在影秀旁边的长船扛起自己胸前的狙击枪,一脚踩在其中一个同伴的头颅之上,弓膝用狙击镜瞄准吊机上面的王将。

    他们从来就没想守信用。

    ……

    王将意外的看着底下关东支部忽然变故的一幕,讲实话,这个结局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不过这个结局比他想到的更加刺激,他兴奋的看着反目成仇的一种人,狂风中能剧公卿嘴角发出嘿嘿不停的奸笑声。

    注视着那个一直盯着自己心脏的狙击枪,王将的眼眸忽然闪过一丝嘲讽。

    长船放在扳机位置的食指轻轻勾动。

    砰!

    然后旁边的影秀就像是被爆头一般怦然就从原地炸飞出去。从脑袋上四溅的猩红扑在长船的眼睛之上,温热的触感和熟悉的腥臭,让他神经有点延迟的僵在原地。

    另一边,在他视线之中的王将痛苦的握着胸口,踉跄的走到吊机的边缘,然后像是一个坠落山崖的尸体般重重下落。

    长船确认目标被击杀之后,仿佛松了一口气般抹掉自己眼睛之上的猩红,便准备移开脑袋去看自己旁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还不等他扭动的动作彻底结束。

    另一边,一股异常强劲的狂风便将他的身体一个踉跄,对风力甚是敏感的长船面色瞬间大变,这股风的速度至少要达到十二级的程度。能出现这种状况的必然存在一个庞然大物朝他们疯狂突进。

    而周围的庞然大物,还能移动的……

    长船忽然意识到什么,滞留在半空中的身体猛然看向远处的某个方向。

    只见,原本已经朝着他们相反方向逃离的八岐大蛇现在正在以双倍迅猛的速度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狂奔。十六只眼瞳中绽放出的光亮让他下意识的想到了饿鬼。

    他的眼眸紧紧朝内收缩。

    余光中,只见虎彻像一条狗一般趴在影秀的尸体上,疯狂的用舌头舔舐着血肉模糊的手臂和腹部。

    发出哼哧哼哧异常兴奋的声音。好像那根本就不是令人作呕的尸体,而是一块香喷喷的烤肉。

    只见在影秀断裂不成形状的手臂上,一个炸裂的石英试管空无一物。

    轰!

    长船重重的跌落在泥水之中,四溅的液体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

    他翻过身体,不顾一切的朝着身后山坡的方向狂奔,丝毫不去管身后的虎彻。

    虎彻也好像没有意识到正在逼近的危险,他的脸被血肉模糊的狰狞,但是那双赤红的双眼却晶亮的吓人。

    他们没有打算守信用。但王将同样也没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