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网打尽-《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吾手中利剑可不答应,杀!”

    剑主神色暴虐,杀意惊天动地,一剑劈开猩红冥河,闪身追了上去。

    血屠眉头微抬,一抖弑神枪,震碎蔓延数光年的巨大魔尸,一步跨出,也进入了冥河之中。

    “穷寇莫追……哎,罢了!”

    神庭之主张了张嘴,看着一位位老祖都紧跟其后进入了冥河,便也只能强行打起精神,手托宝印,踏入即将消散的猩红河流。

    一时之间,只剩下白东临立在虚无位面之中,孤零零的,可怜又弱小,但是很能吃。

    “咳咳,血屠老祖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如此没有公德心,怎么能乱扔垃圾呢?”

    “这深渊君主的魔躯如此邪恶,流落出去一滴魔血,都将会是生灵涂炭,罢了罢了,我就辛苦一下,勉为其难帮忙收拾了吧!”

    意念一动,混沌大漩涡从胸膛蔓延而出,将飘荡在各处的魔尸残骸通通吞噬殆尽。

    虽然这具尸骸中的本源粒子都已经破碎,价值远远比不上他干掉的两位君主,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其能转化出的能量,依然非常可观。

    “如今所有深渊君主都撤入了冥河之中,也该收网了,不知道能捕到多少大鱼……”

    白东临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随即自灭,意志顺着冥河蔓延而下。

    轰隆隆!冥河激荡,猩红河水翻滚不息。

    三十位人族老祖,在古器的护持之下,深入冥河,疯狂追杀着逃窜的异族强者。

    越是接近冥河的源头,无形的压制排斥越强,在击杀了一位深渊君主与一个来自暗黑冥界的十境强者之后,老祖们理智的停下了追击的脚步。

    “不能在继续深入了,这地方对我们极其不利,古器的消耗太过巨大!”

    神庭之主凝声开口,宝印洒落的光辉护持着几位老祖,隐隐扭曲,有溃散的趋势。

    “哼!真是便宜这些家伙了。”

    剑主眼中杀机渐消,收起了诛仙剑,深渊君主有操纵冥河的能力,这是他们所没有意料到的情况。

    “这一战吾人族已经算是大捷了,神殿暴走的危机已然解除,还顺手清除掉了无尽深渊。”

    “没必要太过冒进,异族的灭亡,还是按照计划慢慢来。”

    众老祖闻言都点了点头,鬼府之主说得没错,关于如何彻底铲除异族这个祸患,人族早就有了周密的计划,此次能提前消灭无尽深渊,算是一个意外之喜了。

    “没了无尽深渊,这些魔物不过是丧家之犬,蹦跶不了多久了。”

    “各自返回战场吧,大家的离开,让前线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善!”

    老祖们抬手收取两具祖尸后,身影一晃,化作流光离开了冥河。

    白东临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对老祖们带走尸骸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

    “人族的支援为何来得这么快!?竟然将剑主也惊动了!”

    “是谁走漏了风声?”

    魔主,也就是手持两颗水晶骷髅头的扭曲黑影,对自己计划的失利感到非常不满,不仅没有击杀人族的十境,甚至己方还损失惨重。

    人族的支援如此迅捷,几乎与他召来的帮手同时到场,很明显是有人泄露了情报给人族,看来人族的触手已经伸到他们的高层之中了,魔主想到此处,眼神微寒。

    “又是谁杀了巴弗米特与弗喀里克?”

    每一个十境强者都是无比珍贵的力量,没有一个势力损失这种强者之后会不感到肉痛的,所以从计划一开始就进行过周密的算计,谁与谁交手都是衡量实力之后的决定,甚至那位拖住血屠的深渊君主,也是寿元将近,主动牺牲自己。

    后面因为剑主这个杀神的出现,打破平衡,被追击死两位十境这可以理解,但是多出来的两个死亡名额又是怎么回事?

    弗林等十境被一道蓝光包裹着,冥河的压制被消除,被迅速的往冥河源头牵引而去。

    听见魔主的询问,弗林眼中闪过浓郁的忌惮,缓缓开口说道:

    “弗喀里克,是被一个神魔境的小子,一击秒杀了!”

    众魔一静,目光怪异的扫了一眼弗林。

    “弗林,你的脑子是被剑主斩没了吧?在此疯言疯语,也不怕丢了无尽深渊的脸面!”

    “哼!死骨,你觉得本君主是在与你开玩笑?”

    弗林瞪了一眼死骨,也不多解释,抬手从眉心捻出神魂记忆结晶,弹入了其余十境的脑海。

    “这是……”

    事实大于雄辩,真实不虚的记忆,将弗林当初所见所闻的一切,都展现了出来,甚至包括那道目光带来的恐惧。

    “如果是谁引来了母河的注视,那么在场之中,也只有那个诡异的小子了。”

    “引来了母河的目光,还拥有能秒杀十境的手段……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破壁者从未出现过,灵奴的踪迹也是举世难寻,只有当出现有生灵试图摆脱真灵的时候,母河才会派出这个杀手锏。

    在牺里凤之前,或许有强者也进行过尝试,但是很明显都失败了,身死之后,灵奴的信息自然也不会泄露出去。

    至于流浪帝与牺里凤为何对灵奴了如指掌,其中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关键信息的缺失,让这些推演能力强大无比的十境强者,也无法看透白东临身上的秘密。

    “现在你们也都看见了,人族现在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各族之间必须得集中力量联合起来,否则只有被人族逐一消灭!”

    “人族成长得太快,也太会隐忍了。”

    短短时间里,无尽深渊被彻底摧毁,诸神世界更是死得一个不剩,人族的锋芒毕露,再次给他们敲响了警钟。

    “巫神界的最高领袖早已经提出这个建议了,吾暗黑冥界与死寂灭界,都已经答应加入联盟。”

    “大暗黑天所言甚是,无尽深渊也正有此意……”

    意念交流之间,蓝色光芒已经牵引着诸多十境来到了冥河的源头,所以人都看了一眼盘膝而坐的光头男子,眼神忌惮,不敢上前分毫。

    魔主手握两颗水晶骷髅头,微微晃动,贯穿无尽深渊的冥河开始迅速收缩。

    “终于都来齐了!”

    白东临的意志早就到了,但是为了保证发挥冥河的最大威能,他一直忍着没有动手,而是等待魔主将其他十境全部牵引过来。

    他现在如果在此地复活,可能连水晶骷髅头都来不及拿出来,就会被冥河镇杀。

    所以,他将意志蔓延进了蓝色光芒的笼罩之中,意念一动,几乎紧紧贴在弗林的冰冷魔躯之上,复活了过来。

    感知着近在咫尺,突然出现的熟悉气息,弗林身影猛的一僵。

    “你,你……”

    “你什么你!?”

    白东临咧嘴一笑,手中已经浮现了三颗水晶骷髅头,或许是因为骷髅头与光头男子太过靠近,自动激活,震颤之间,闪耀起璀璨的蓝色光芒。

    “不好!赶快杀了此人!”

    魔主惊骇而起,看着白东临手中一模一样的骷髅头,数量还超过了他,心中生出不妙,开口的同时,无数漆黑光线已经向白东临激射而去,敌我不分,连弗林也被笼罩其中。

    “晚了!”

    白东临眼睛一亮,手握骷髅头,仿佛是天生的本能一般,意念一动,瞬间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是冥河的力量带动着他挪移。

    “赶快离开这里!”

    魔主极其果断,瞬间看清了局势,手持三颗骷髅头的白东临,在此地的权柄已经超过了他,冥河这原本最坚固的盾牌,将变成要他们性命的利器。

    “谁也别想逃。”

    白东临眼神冷酷,手掌一挥,无尽冥河之水被带动,向十境强者冲击而起,蓝色光罩顿时摇摇欲坠。

    大暗黑天比之魔主还要果断,与身旁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同时双手合十,空中怒喝。

    “灭!”

    体内一切本源粒子瞬间溃散泯灭,下一个瞬间,已经在暗黑冥界内睁开了双眼。

    “哼!魔主这个蠢货,差一点就害了本尊,真是死有余辜!”

    吱吱吱——

    大暗黑天的果断,也惊醒了邪神界的两个怪物,一颗漆黑眼球,一团恶臭污泥,瞬间也自灭一切,回归邪神界。

    这些异族自灭的速度,令白东临都不由侧目,这些家伙能活着成为十境,果然够果断,也能瞬间明悟当前的形势。

    他们其实距离进入外次元空间的出口,只有短短的距离,几乎可以瞬间跨越,但是依然不去冒险,或许在途中就会被击碎护体蓝色光罩,或许那手持三颗骷髅头的人族可以关闭出口。

    比起被永远镇杀于此,他们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死亡之后,花费海量资源恢复即可,没有拼命的必要。

    “他们都自灭逃遁了,你们怎么不跑啊?”

    白东临身影在冥河之中不断闪烁,无数恐怖攻击不能触碰到他分毫,意念一动,那通往外次元空间的幽白出口顿时关闭,大暗黑天猜得没错,他确实已经将冥河的控制权夺了回来。

    听见白东临的调笑之语,众多深渊君主神色都难看了起来。

    深渊恶魔与其他族群不一样,只要不被彻底抹杀,他们虽然也能复活,但是复活的地方却只能在冥河之中。

    如今整个冥河都在白东临的掌控之中,他们就是自灭,又有个屁用!

    “人族,你究竟想如何?”

    魔主停下了攻击,已经认出了白东临就是弗林记忆中的那个怪物,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绝望。

    “你是在质问我?”

    “叽叽歪歪,拿来吧你!”

    白东临意念一动,被魔主紧紧握在手中水晶骷髅头微微一颤,瞬间消失不见,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五颗骷髅头汇聚一堂,对冥河的掌控力在此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