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9章 陆司祈竟然是年近三十的老男人了-《一战成婚:秦少,我有了纪宁烟秦南御》

    苏心棠对陆司祈的印象好了点,而苏沅沅的脸色,也好看多了。

    “不错不错,进步神速嘛。”苏沅沅大大咧咧地夸道。

    也是她只顾着让陆司祈在她妈面前表现,忘了陆司祈的大少爷作风了。

    削苹果这种事,不像是陆司祈会做的。

    所以,她失策了。

    陆司祈嘴角抽搐了几下,他还得谢谢苏沅沅,特地给他找了这么个活。

    苏心棠嗔怪地看着女儿,“胡闹什么呢,让司祁削这么多,你吃的完吗?”

    “当然吃的完,也就三个而已。”

    苏沅沅紧接着给他们两人表演了一个神速吃苹果,陆司祈“……”

    虽然早就知道苏沅沅的胃口跟一般人不一样,但是连吃苹果数量都不一样得如此彻底的吗?

    苏心棠也很无语,“别吃了,不然晚上吃不下饭了。”

    “妈你放心吧,这个只是饭前水果,不会影响我吃晚饭的。”

    原本只是想给女儿挽回一点形象的苏心棠要绝望了,还说得这么大声,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吃得多是吧?

    虽然她早就习惯,女儿的饭量跟普通人不一样。

    但苏心棠还是挺担心其他人见了,觉得女儿太能吃。

    “阿姨让她吃吧,不够的话,我这边可以再削两个。”反正不是第一天知道苏沅沅的食量了。

    苏心棠连忙阻止他再削下去,借着问陆司祈的工作,把话题转移开了。

    然后她便知道,女儿这个男朋友也是开公司的。

    论寒暄,陆司祈不见得能多健谈,但提到工作上的事,他要说起来就简单的多了。

    就是随口透露出来的那些内容,苏心棠这个家庭主妇都听不懂。

    但并不影响苏心棠觉得,这方面陆司祈很厉害了。

    看来他是在这方面吸引了女儿,否则女儿怎么可能相中一个各方面平平的男人哦?

    除开一开始的小插曲,后面她和陆司祈相处得倒还不错。

    为此,还特地让苏沅沅和陆司祈到外面吃饭,“就当是替妈招待一下司祁。”

    “阿姨不用这么麻烦,我已经让人订了餐,等会儿直接送到病房来就好。”

    苏心棠还不能出去外面吃饭,总不能扔下丈母娘一个人在医院,陆司祈心也没这么大。

    没一会儿,保镖提了不少吃的回来,其中还特地给苏心棠这个病号准备了清淡可口的食物。

    三人坐着也算是和和乐乐地吃了晚餐,结束之后,苏心棠叫苏沅沅送陆司祈下楼。

    “陆司祈,你今天差点把我害惨了!”一出房门,苏沅沅就立刻跟陆司祈算账。

    陆司祈呵了一声,把手伸到苏沅沅的面前反问:“谁把谁害惨了?”

    陆司祈的手修长白皙,非常漂亮,看着就很养眼。

    但此刻,他的手指上多了两道伤口。

    那是陆司祈给苏沅沅削苹果时,不小心割到的。

    不过当时苏沅沅和苏心棠在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插曲。

    此时看到陆司祈手上的口子,苏沅沅还愣了一下,接着啧啧出奇:“你还好意思说呢,削个苹果都能把自己的手割伤。”

    难道陆司祈不该反思一下么?

    “这个是你自己割伤的,但你先斩后奏也太不厚道了吧?”苏沅沅气愤地问。

    “我等明天再来看你妈又有什么不一样呢?早一天晚一天都是要见的,况且我看苏阿姨的性格,可比你淡定多了。”

    “那是你运气好,万一我妈……”

    “事实就是没有万一,苏阿姨的状态很不错,明天霍森会回江城一趟,到时候让他给苏阿姨检查一下。”

    苏沅沅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霍森教授明天会来江城?不是说接下来一年时间内,他都不会离开M国吗?”

    这么说来,她占便宜了啊,而且还是大大滴!

    苏沅沅就是这么好哄,原本还很不满毛,立刻被这一句话给顺好了。

    “所以你不想他来?”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巴不得他再给我妈检查一下呢,一事不烦二主啊。”苏沅沅喜滋滋地说。

    过了一会儿,苏沅沅回过神来,“陆司祈,你特地让霍森教授回来的吗?”

    之前当事人说了一年都在M国,不会无端端跑到华国来吧?

    陆司祈给了她个眼神,这不是问了一句废话?

    苏沅沅顿时了然,“这么说来,我妈这个大红包给的还是值得的啊。”

    一万块,换得霍森回国。

    那何止是值得啊?

    “大红包?你说这个?”陆司祈从轮椅侧边拿出苏心棠给的红包,听着不多,拿在手里确实厚厚的颇有分量。

    这语气,苏沅沅不爱听了。

    “你这是什么语气啊,怎么,还看不上一万块呢?看不上的话,还我啊!”说着打算抢回来。

    知道陆司祈人傻钱多不差钱,那干脆还给她。

    但还没挨到他的边呢,就被陆司祈收了起来,“想得美,这是你妈给我的。”

    “我这不是怕你觉得给你一万是羞辱你么?”

    “然后你高高兴兴把钱拿回去,换了你,巴不得别人多拿几次一万块多羞辱你几次吧?”

    “陆司祈,你还挺了解我。”

    把陆司祈这尊大佛送走,苏沅沅才蹑手蹑脚地返回,结果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苏心棠威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还没睡。”

    苏沅沅打哈哈,“妈你还不困呢,我还以为,你困了,要早点睡呢。”

    “还早得很,着什么急?”

    苏心棠说完,把苏沅沅叫过去:“给我老老实实说清楚,你和司祁是什么情况?”

    “啊?什么什么情况?妈我怎么听不懂?”

    “还想糊弄你妈呢?你跟我说他26岁,结果人家都29岁了!”

    苏沅沅大惊失色,“啊?有差三岁吗?我还以为,他只有26来着?”

    原来陆司祈已经是要年近三十的老男人了,而她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枝花。

    跟陆司祈结婚,陆司祈岂不是赚大了?

    “你和司祁之前了解也不算多,就这,你还好意思说你认定他了?”

    “这个嘛……”

    “我问你,司祁家的家境是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