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卖身得来的东西,我不稀罕-《兔兔小妖妻:顾少,你碰我尾巴了》

    “你是怎么要求的?”

    “我要求也不高,让赵秋云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跟你道歉。”这是必须的,不可能退步。

    白沫筝看着苏安之如此认真的模样,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啊“谢谢你。”

    “你没有答应校长吧?”

    “没有。你在前面披荆斩棘,我怎么能够轻言放弃。”

    苏安之看白沫筝信任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要是他得知白沫筝已经答应校长不追究的话,他恐怕是会很失落的。

    “嗯,那就一切交给我,谁都不用怕。”赵秋云嘛,没什么可怕的。

    “恩恩。”

    谁曾想,两人又被赵秋云给拦住了。赵秋云先恶狠狠瞪了白沫筝一眼,再看向了苏安之“苏安之,你真的要为了她不顾我们多年的情谊吗?”

    “赵秋云,你这一次做的太过分了。你一直都不受管教,我不管,但是不能招惹了筝筝。”

    “你是不是喜欢她?”赵秋云直奔主题。

    苏安之看了看白沫筝“这个你不要管,你必须向筝筝道歉,不然就算是你爸出面也不管用!”

    赵秋云恶狠狠看着白沫筝“让我道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赵秋云说完以后就走了。

    弄得白沫筝还真的是十分尴尬“你们以前认识?”

    “嗯。”

    白沫筝并没有再多问。

    下午放学,白沫筝早早就去了林安雅教室门口给等着,林安雅和林安希是双胞胎,都比白沫筝大,但是也大不了多少。也不知道是双胞胎的缘故,两人居然都没有考上大学,选择了复读,所以林安雅现在是高四年级。

    白沫筝到林安雅教室门口,就有不少男生对着白沫筝吹口哨,忍不住看白沫筝。林安雅平时不和白沫筝一块,但是也有不少人知道林安雅和白沫筝之间的关系,甚至还有男生让林安雅帮忙递情书的。

    当然,这些情书全部都被林安雅撕掉扔厕所垃圾桶里面去了。

    林安雅也因为更加讨厌白沫筝的。

    这不,男生们的眼光又都被白沫筝吸引了,真的就像是一个天生的狐媚子一般。

    “林安雅,你那个校花妹妹找你来了。”林安雅的好友推了推她说道。

    林安雅看着周围人的眼光,很是不爽。“你过来找我做什么?”

    “姐姐,我们一起去银行查一查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白沫筝怕林安雅又借口没去看什么的不还她的东西。

    “我一会儿还有事。”

    “姐姐,我们就是去查一查,确认了我告诉你的密码是正确的,就可以了。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手镯和手机真的对我来说很重要。”白沫筝脸色苍白,细长的手指搅合在一起。

    林安雅看着大家疑问的眼神,挥挥手说道“去去去,一会儿就去好吧。”

    “嗯,那我等你。”

    “行了,我还有事,你先回你教室等着。”

    “不用,我没事,我就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安雅,你这手镯不是你的啊?”林安雅一个同学一语点破,林安雅之前戴着镯子来,然后说这镯子多么名贵,得意洋洋的呢,原来居然都不是她自己的。

    瞧着大家的样子,林安雅心中十分羞愤,认为这都是白沫筝造成的,她不过来的话,别人就不知道那镯子不是她的了,心里对白沫筝那是更加憎恶了。林安雅一生气,从手上将镯子给取下来“出卖身体得到的东西我才不稀罕。”林安雅生气得直接扔了过去。

    镯子砸在白沫筝的身上掉落在了地上,原本就是玉石的镯子,碰到地上哪儿还能不碎的,瞬间碎成了几节。白沫筝赶紧蹲下来捡回着自己的镯子,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见了。

    她的镯子……她的镯子碎了……

    彼时,原本大家应该同情白沫筝的遭遇的,也应该指责林安雅的过分举动的,可是却有人现了不同的地方,这个人就是林安雅的闺蜜,能够和林安雅做闺蜜本就不是一个多好的。

    她抓住了林安雅话中其他重点“安雅,你说什么?卖身?你是说白沫筝去卖身了吗?”

    林安雅鄙夷地看着捧着手镯默默流泪的白沫筝说道“当然是了,别以为她前段时间没来上学是做什么去了,就是去陪男人去了,这些都是那个男人给的。呸,脏东西,我才不稀罕。”

    “你说真的假的?不是说请了病假么?”

    “请假肯定要找理由的啊,不然难不成跟老师说要去陪男人不来上课了啊?”林安雅继续用这样讽刺的语气说着,反正有的人相信了,有的人是不信的。

    “林安雅,把手机换给我,我的钱还给我!”

    “什么钱?我不知道。别装得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恶心。”

    白沫筝听见大家窃窃私语,脸色煞白,捏着手镯的手也紧紧的,她咬着嘴唇,看着林安雅说道“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手机,还有银行卡!”

    “你……”林安雅还以为白沫筝会因此羞愤离开,没想到居然还在这问她要东西,林安雅这个时候也下不来台了。

    另外有个男生说道了“不管人家怎么得来的,都是人家的东西还是还了吧。不是说不屑么,死死拽着别人的东西做什么?”

    “也是,嘴上说不屑,踩低别人,却还是拿着别人东西不还。”

    “这样的人,说的话怕是也当不得真吧。”

    几个男生看白沫筝实在是楚楚可怜,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他们都认识白沫筝,虽然不和人太亲近,但是平时遇见人也会暖暖地笑,帮助了她会轻声细语说谢谢,成绩也一直都那么好,这样可爱温柔地妹子,怎么会做林安雅说的那样的事情呢?

    男生们动了恻隐之心,不想让白沫筝这样无助和难过,忍不住站出来替白沫筝说道。

    林安雅恨恨地看着这些男生,就是这一张狐媚子一样的脸,这么多男生都喜欢她!

    “东西还给你就是了,我才不稀罕。但是我说的话可都是真的,白沫筝前段时间给学校请假根本不是养病了,而是去陪男人去了。这些东西都是那个男人给的。”林安雅将手机和银行卡也仍在了白沫筝身上。

    白沫筝都收了起来。“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