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踏青冥斗众神-《看剑气的往里走》

    “你个臭小子,怎么就敢瞎选!你知道你选的什么吗?”

    楚河还在与孟良等人沟通,了解他们的选择与经历。

    这支队伍,每个人都不弱,却除了苏妲可一人获得“王者试炼”的资格外,其他人都连模拟考试也不敢了,都选择了其他难度。

    选择“至尊”关卡的有三人,孟良、墨云、曲中,却依然无一人通关,成绩最好的是孟良,打到了最后关头。唯有陈正和选择了“永恒”难度,并且完成了试炼,而从他得到的奖励也是目前看来最好的。

    席应龙一个不着调的,却想也不想,就毫不犹豫选择了最高难度。

    气的他也不顾讨教了,差点破口大骂。“这是同阶段巅峰者才能触碰的领域,而且成功概率极低,你当这是儿戏吗?”

    席应龙笑笑道:“知道啊,似我这么拉风的男人,未来若要踏青冥、斗众神,必然要步步走在所有人前头。哈哈,楚哥,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考较智力与判断的时候了,需要一点点冲动与勇气。哪怕失败了又如何,何况未必会失败,最强王者必然属于我。”

    众人都愣住了,仿佛第一次认识这小家伙。

    的确,就这几天的相处,他身上所展现的某种神奇,已经足够让人惊艳的了。

    最离谱的,这家伙都已经能跟他们这些真武高段比拼一两招了,竟然还是个见习?哪怕苏妲可、木兰见习的时候,也远远不如的。楚河此次的主要任务,就是当个保镖,危机时刻搭救一把。原本只当是个拒绝不能小任务,但随着一路深入,越是知道席应龙的潜力,他便越是上心。

    “没准他真的可以呢?!”

    楚河确实被他唬住了,醒悟之后又是气急败坏,“你就逞能吧,别要连王者的门都进不了就灰溜溜逃出来。而且试炼也并不是不能死人的。”

    “对哦,”席应龙恍然,“还挺危险的,我得多准备准备。”

    众人再次无语。

    席应龙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孟哥,把你的刀借我用用呗。陈哥,食物多给我准备点啊,不然打到一半饿了就要出大事的。还有曲哥,你的弓箭也借我用用吧。墨哥,你腰上的剑挺漂亮的,你还会用剑啊……”

    墨云脸一黑,“剑在人在!”

    苏妲可道:“都给他,算算时间,蛟龙也快回来了。”

    “尽快通关,完成任务!”

    她已经话,自然不存在什么“剑在人在”,墨云利索的解下配剑递过去。

    不过席应龙好似被苏妲可提醒,一转眼抛下脸臭臭的墨云跑到苏妲可面前,“苏疯子,你的配剑肯定比墨哥的强,这么小气我还不要他的,干脆把你的借过我好了。”

    这下所有人脸都黑了,恨不得把他摁在地上爆捶一顿。尤其是墨云,额头上青筋都浮现了。

    苏妲可面色平静道:“我的剑你拿不动。”

    “开玩笑的吧,我的力气比刚进荒域至少强出一倍,什么剑我拿不动。”席应龙一脸我看透你的小表情,满脸都是在说“别假装客气,小气就快承认吧”。

    苏妲可也不废话,径直将剑递给他。

    席应龙嘴上轻佻,动作却极其郑重,双手力接过。长剑入手冰凉彻骨,突如其来的沉重感,差点没把他整个人给压在地上。

    所幸没有丢人,他勉强双手抱住了没有脱手,却也仅此而已。抱着这么重的家伙,别说战斗,他连跑都费劲,更遑论抡起来砸了。讪讪的把剑递回去,还兀自嘴硬道:“我说拿得动吧。”

    苏妲可接回剑也不理会,他讨了个没趣,又厚着脸皮看向墨云。

    小白脸直接把剑插回腰带,看也不看他。

    席应龙耸耸肩,“给我还不用呢。”有这么多装备,反正都是抡起来砸,怎样都是够了的。

    陈正和笑嘻嘻道:“我这还有几颗回气丹,要不要来一点。基地里5o积分一颗,算你6o怎么样……”

    “回气丹?是柯雄用过的那种吗?”

    “柯雄……他用的是回元丹,效果会更好一点。我这回气丹针对见习武者,效果更好。你的气力充其量不过百,只要一刻钟就能恢复圆满。”

    席应龙顿时没了兴趣,“切,这种破烂货,您自己留着当糖豆吃吧。”

    陈正和没做成生意,也不以为意。

    他将所有装备都带上,见楚河还在那斟酌得失,也不理会了,来到试炼入口处,大踏步而入,“看我如何过王者这关!”

    转眼进入一个独身空间,身后的所有景色都消失了,“叮~”

    “检测到人族勇士,见习武者!你选择了王者试炼,等级差距悬殊,将临时附赠一项辅佐,请选择。”

    武技【狩魔】。

    武技【血沸】。

    武技【侦查之眼】。

    风蛟图腾,恢复度增加一倍。”

    然后席应龙的眼前出现三个代表武技的图案,刀剑交错的兵器、雾气、眼睛。还有灵文介绍,又要抓狂了。可这会也没人帮忙翻译翻译,“麻蛋,以后达了一定请两个翻译。一个读,一个翻。”

    只能靠猜了。

    第一个该是兵器类武技;第二个该是气力运用类武技;第三个与眼睛有关,就相当多了。至于图腾,他有些犹豫,恢复度增加一倍,以他的恢复能力,只要潜能值充足,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打坐,也能维持很久的气力消耗了。

    但他的气力只有几百点,终究是短板。若能战决,就绝不能拖到气力耗尽,所以图腾也是多余的。

    四选一,其实也好选。

    他背这么多兵器进来,而战斗经验恰是他的短板。气力运用,他有【蜃息决】,同样不缺气力运转技巧。第三个就更不用选了,自带氪金双眼,就问你怕不怕。

    “选武技【狩魔】!”

    图案化作一片金色雾气,扑进脑海里。嗡嗡嗡,神核忽然震颤起来,一片不知底细的符文疯狂闪烁,然后脑海里就好似突然多了点什么。

    只是一瞬间而已,他握在手中的斩舰刀,也突然间变得熟悉许多。像是一个握刀几十年的老人,清楚知道该怎么握刀、力。

    闭目感悟一番,知道自己已经临时获得了这门使用兵器的神奇武技:【狩魔】!

    并非什么威力惊天动地的武技神通,更多的只是一些特殊的使用兵器蓄力攻击法门。此乃不知何年月之前来过试炼空间的一位荒域天才所留。武技的属性也没有太多神奇,练到极致,每次挥出下一刀都会比上一刀威力强出一成。但对蓄力、运力、气力、劲的要求极高。

    “下一刀比上一刀,攻击力提高1o%?!”

    席应龙飞快领悟这武技的奥秘,顿时惊了,“几乎没有上限啊?!”

    他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有这种武技存在。

    一刀比一刀强,一刀比一道快,若连环施展下去不被打断蓄力,岂不是越战越强。

    “有这等神技存在,还要什么自行车。”

    全程哪怕只用平a的,也能完全通关啊。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找敌人来试刀了。

    但又想到,好像这技能只是临时的,通关完之后,就会消失,立刻心疼到无法呼吸。

    选定之后,周围光屏消失,他出现在湖泊边上。四野无人烟,他却敏锐的感知到危机四伏,顿时警惕起来。

    眼睛飞快扫视四周,现了一片方便战斗与逃跑的开阔地,立刻瞬空跑过去,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