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一起来军训!-《土法造大明》

    “别乱说话!”

    定襄伯郭登急忙打断保定侯的话,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缓缓的说道:“惟善啊,你怎么还这么不知道轻重啊,这话也是你说的吗?”

    “别说土木堡之变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就算是有,那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定襄伯郭登站起来,缓缓的说道:“记住了,你我是受孙太后和太上皇的委托来做为太子的幕僚,太子的幕僚,懂吗?”

    保定侯梁珤望着一脸淡然的定襄伯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

    定襄伯郭登自然是知道梁珤想说什么,无非就是人家皇太子根本就不信任咱,还当幕僚,你就算是当小兵,人家还防着你泄露军情呢!

    要知道,作为一只部队,最怕的事情什么,无非就是行军路线被泄露。无论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还是半渡而击,无论是偷袭大营,还是伏击,其本质都是自己的行动路线被人家对手掌握!

    毕竟这是一个没有军事卫星和侦察机的年代,作战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很容易就变成击溃战!

    这些梁珤都知道,身为经历过沙场的老将,保定侯能在自己父亲保定伯梁铭死后,承袭保定伯,然后又被封为保定侯,说真的,本事还是有的。

    可是,梁珤很委屈!

    他不比人家郭登,虽然郭登也算是勋贵世家出身,可人家本身却算是文官行武事,名声大的不得了。跟王骥关系好的跟亲父子似得,这是人家文官集团的人,自己呢?

    虽然也是跟着王骥出生入死的,如果可以做王骥的亲儿子,他也想。但,自己显然没有那个资格,连做干儿子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梁珤觉得自己还是要为自己搏一条出路!

    于是,迎着一个个走正步的大明皇太子幼军,来到最后的一队,望着眼前这个穿着普通幼军军服的少年,正在严肃认真的踢正步,旁边是显然比他走得好,却也只能跟在后面的勤务兵张杰。

    “殿下……”

    朱见深看到这里,脸色的喜色一闪而过,立马就从走正步的状态里出来,甩了一下胳膊,正要说话,却听到旁边一嗓子——

    “那个新兵,干啥咧,让你走正步,没听到啊,加练十里,继续走……”

    朱见深咧咧嘴,只好又重新开始踢正步!

    这一刻,他后悔了!

    重回当年自己高中时代的军训啊,自己脑袋被驴踢了啊,才会这么自虐啊!

    我特么是皇太子啊,是日后的大明天子明宪宗成化皇帝啊,是前面这帮精神饱满,喊着“一二一,一二一”口号威武之师的统帅啊……

    我为什么要学那些穿越小说,做啥一视同仁,玩啥这训练啊!

    这第一关,队列训练——立正,稍息,停止,转向,行进,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踏步,立定,蹲下,起立,整理着装,整齐报数、敬礼、礼毕、跨立……

    还有自己当初定下的口号,什么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什么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什么首战用我,用我必胜;什么提高警惕,保卫大明;什么铁的纪律,铁的连队,铁的作风,铁的素质……

    这嗓子都吼哑了啊,我还是个孩子,这不会把嗓子给毁了吧。

    想想以后的大明皇帝一个公鸭嗓,难道还要五百年后中国也拍个《皇帝的演讲》?

    想到这里,朱见深心中恨恨的看了一眼梁珤,用尽力气的喊道:“扬我军威,铸我军魂,筑我钢铁长城,护我大明子民!”

    保定侯梁珤感觉自己更加委屈了。

    我这是做了啥孽啊!

    见隙于文官集团,又特么得罪了太子,这巡边之旅怕是要完球喽!

    就在保定侯梁珤感觉到自己差点就要做窦娥的时候,忽然听到朱见深喊道:“保定侯啊,这样,你看看,能不能把英国公张懋、成国公朱仪、永顺伯薛辅和恭顺侯吴瑾一起都叫来,咱们要跟兵卒们打成一片啊,你说是不是啊……”

    保定侯梁珤:(⊙_⊙)?

    这是要拉关系?

    这是小团体?

    毕竟,一起当过兵,一起扛过枪,一起……

    眼睛一转,保定侯梁珤脸色严肃的说道:“殿下,末将观这队列训练颇有章法,能够有效的提高兵卒的军纪,很是有几分玄妙,所以末将也想学习一二,还请殿下恩准……”

    看看人家这思想觉悟!

    朱见深瞥了一眼从前面跑步到了后面的曹斌,很是兴高采烈的点点头,缓缓的说道:“那当然可以啊,既然保定侯有这个心思,那咱们就一起做新兵,当战友,挺好,挺好!”

    大家一起来军训!

    要知道,在前世这种场合,就最怕看到那些不用进行军训的,你会感到这个世界充满了深深的恶意!你累的跟狗似的,满身大汗,旁边却又几个小白脸喝着冰镇可乐,站在树荫里对着军训的女同学指指点点……

    这谁能忍?

    肯定是要举报他,拉他一起来嘛,这才是好兄弟!

    嘿嘿,有苦大家一起吃嘛,凭啥你们几个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本太子就得受苦?

    我不好受,也不能看你们好受啊!

    保定侯梁珤听到朱见深说的话,那是眼睛一亮啊。他们武将,对于和太子成为战友,不是心底里盼得很吗?这心里立马就感觉跟吃了二斤蜜蜂屎似得,笑的跟一个二百斤的胖子!

    这个时候,有点高兴过度的保定侯梁珤智商不知道怎么得就被下了降智术——“那殿下,定襄伯那边末将要不要也去叫一下……”

    “新兵,立定,稍息,解散,休息一刻钟……”

    朱见深双脚一并,立定在原地,对着咱们那位乐的不知道东西南北的保定侯梁珤淡淡的说道:“那得看人家定襄伯看不看得上这小兵的队列训练了……”

    呃——

    这一刻,保定侯梁珤立马想起来定襄伯郭登在第一次见到幼军这般的队列训练的时候,那一脸不屑,甚至还评价说花架子,说是哗众取宠……

    再想想人家一副文官儒将的做派,保定侯梁珤感觉自己咋这么傻,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就这么又给弄僵了!

    不过,看着急匆匆跑过来给朱见深擦汗,喂朱见深喝水的俊俏小兵,其实是小丫鬟蓉儿,保定侯梁珤顿时灵光一闪,很是油腻的、用暧昧的眼光看了一眼朱见深,别有深意的说道:“殿下,您忙,您先忙,末将什么都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