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姜药很为难-《长夜国》

    这就是好兄弟了?

    谁特么和你是好兄弟?我TM是来找人的。

    姜药心中腻味,嘴上说道:“来我静室说吧。”

    “好极,好极!”那少年喜不自胜,他一边随姜药走,一边回头看着那两个真姬愤然道:

    “有钱时温柔如水,没钱时翻脸无情!下次再也不找你们了!你们无情无义,不懂珍惜!你们得罪了一个大大的恩客!”

    那两个真姬都是冷笑不已,“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没钱就不要装蒜!得罪你又如何?仙姬楼自有仙姬楼的规矩。”

    少年瓢虫恨恨瞪了两女一眼,就随着姜药进入静室。

    “兄弟见笑了,这里的真姬,向来如此势利,认钱不认人的…”少年瓢虫进了静室,兀自神色尴尬的为自己找点颜面。

    姜药一摆手,“好了道友,你和她们自己的风流恩怨,在下全不在意。在下可以借给你十万灵玉,不过这可是大数目,道友务必要还我。”

    少年瓢虫摇头道:“唉,想不到我沦落至此啊。道友,实不相瞒,我并非缺钱之人,这一年,我在这仙姬楼花了一千多万灵玉了。”

    姜药心中也是有些惊愕。

    一千多万灵玉!

    花了一千多万嫖资,那哪里是一般的有钱人?简直是太有钱了。

    此人的家世一定很不凡。

    姜药想到一个问题:“道友,你花了这么多钱,谁都猜出你家世不凡,绝对是仙姬楼的贵客了。就算一时窘迫,她们也不至于如此羞辱你吧?”

    姜药虽然不是瓢虫,也不熟悉真姬楼的内幕,可人性都是差不多的。

    开门做生意,怎么会因为大恩客暂时没钱,就立刻翻脸不认人?

    起码,别人之前可是花了一千多万真金白银啊。

    这不是生意人的态度,也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少年瓢虫道:“整个林海红城,最大的东主就是盘氏。盘氏是巫域第一权贵,行事一向如此,怕的谁来?”

    姜药明白了,原来这座林海红城的东主,就是盘氏。难怪,他们有足够的底气这么做,就是做生意也霸道的很。

    姜药点出十万灵玉,却没有马上交给少年瓢虫。

    “道友,你立下字据,这十万灵玉就借你了。”姜药说道。

    少年嫖客立刻取出一块玉简,写上借据,注明一年之内十倍奉还。

    落款是:元虺神城,蜃虚。

    蜃虚?

    姜药看到这个名字很是无语。

    可是少年嫖客竟然出自蜃氏,这是姜药没有想到的。

    元虺神城的蜃氏,就是鬼虺部的君室!蜃氏世世代代都是鬼虺部的部落首领。

    巫域虽然广袤不下神洲,可只有二三十个大小部落,其中最强大的三个部落,就是蝶变部、黑虿部、鬼虺部。

    其中又属蝶变部最强,一家就占据了巫域三分之一的势力,实打实的巫域第一霸主,加上有十多个中小部落依附,对巫域影响很大。

    可黑虿部和鬼虺部加起来也占了巫域三分之一的势力范围,也有十多个中小部落依附,可以和蝶变部抗衡。

    所以,虽然蝶变部很是强势,可由于黑虿部和鬼虺部的存在,也不能一手遮天。

    换句话说,巫域多少万年来的格局,就是黑虿部的蚕氏和鬼虺部的蜃氏,联合抗衡蝶变部的蚕氏,保持权力平衡的历史。

    而作为部落联盟的“巫盟台”,早就已经名存实亡,没有了统辖巫域诸部的大权。

    如今的“巫盟台”,只剩下名义上统领“巫军大营”,以及仲裁大小奴隶主贵族的权力。

    姜药想到这里,神色也变得客气了很多,很亲切的笑道:“原来是蜃虚兄弟,在下姜龙城,来自神洲。”

    他不觉得蜃虚在撒谎,这点判断他还是有的。

    姜药说完,就将十万灵玉递给蜃虚,“蜃兄请收下,既然是兄弟,自然有通财之义。”

    蜃虚接过灵玉,神色一松的笑道:“那兄弟就不谢了,姜兄如此急人之所难,愚兄日后必报。”

    姜药取出灵酒招待蜃虚,几杯下来,两人打开话匣子,俨然相见恨晚。

    姜药这才知道,蜃虚其实是双修天才,他竟然能通过双修,来增加修炼速度。

    但是,不是谁都擅长双修功法。最擅长此道的,也就是真姬楼的真姬了。

    真姬楼说起来是风月之地,其实属于一种宗门。因为每一家真姬楼,都有自己独特的双修功法。

    蜃虚面带神往的说道:“姜兄,巫域如今最有艳名的双修巫女,是号称“香城仙子”的旖旖。此女当真是…”

    “旖旖不但双修之术天下无双,而且有倾城之貌,实乃我巫域一等一的奇女子啊。”

    蜃虚眉飞色舞,醉眼迷离,他给自己斟了一杯灵酒,如数家珍的说道:

    “据说,旖旖还有个妹妹,名叫旎旎,十多岁就出落的仙女一般。可惜,旎旎多年前失踪了,只剩下姐姐旖旖。”

    蜃虚说到这里,兀自唏嘘不已,感慨万千,很为旎旎的失踪感到惋惜。

    姜药听到旎旎这个名字,不禁有点愕然。

    想不到,旎旎还有个姐姐叫旖旖,还是巫域第一双修巫女。

    蜃虚不知道姜药心中所想,继续说道:

    “姜兄,旖旖发话,说哪个男子能创制出顶级的双修功法,她就嫁给谁。所以,我才四处双修,领域绝顶的双修大法。这阴阳合欢之道,也是大道啊…”

    原来,是为了娶那个旖旖。

    姜药毕竟单纯,他不想再听这些,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

    “蜃兄,此地的真姬,都是自愿加入仙姬楼,修炼双修功法的么?”

    蜃虚抬眼看了一眼姜药,忽然会心一笑道:“姜兄是来找人的吧?还是一个女人。是要愚兄帮忙打听么?”

    他一看就知道,姜药不是来双修的。

    姜药倒是有点意外蜃虚的机敏,他也不否认,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不错。蜃兄不是外人,你我一见如故,小弟也不藏着掖着。”

    “实不相瞒,小弟的确算是来找人。呃,之前偶然感知到一道熟悉的气息,但很快就消失了…”

    姜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既然对方是聪明人,那不如打开窗户说亮话。

    蜃虚喝了一口酒,“姜兄,这里的真姬分为两种。一是自愿的,还有一种就是被抓来的。”

    “仙姬楼的真姬,要求并不低。不但要姿色过人,还要不错的资质。尤其是被抓来的,往往容貌和资质更加出众。”

    “当然,仙姬楼也不是乱抓人。抓的女子,往往都是没有背景的寒门女子,要么是外族女子。还要值得他们抓。”

    “以愚兄看,姜兄这个熟人,应该是被抓来的。”

    姜药心头有些忐忑,“被抓之后,直接就要强迫接客么?”

    蜃虚摇头:“那倒不是。首先要教授她们修习双修功法,比如大欢喜功,妙女心经,明妃秘法等基础功法,等她们成为合欢修士,才能接客赚钱。”

    “若是不懂双修功法的,起码需要一年修习,才能勉强成为合欢修士。双修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那可不仅仅是男欢女爱…”

    “所以,你要找的人,也许还在修习双修功法,还没有成为一个合欢修士。”

    姜药微微松了口气,耐着性子问道:“还请蜃兄教我,如何寻得那人?”

    蜃虚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据我所知,仙姬楼有真姬数百,绝大多数是巫女,还有极少数神洲女子,魔女,甚至妖女。”

    “这些人平时都待在自己的静室,或者在精舍接客双修,很少出来露面。你很难找到是谁。”

    “而且,被抓来的人都没有自由,就更不会主动抛头露面了。除非…”

    “除非你能参加拍卖,这才有可能找到那人。”

    “拍卖?”姜药眉头一皱。

    “不错,就是拍卖。”蜃虚笑道,“还没有接客的女子,叫做青蕊,价格最贵。为了炒作身家,往往可以提前拍卖养花权。好的青橤,养花权动不动就是几十万。”

    “拍卖成功的青橤,等到双修功法修炼有成,成为合欢修士,有养花权的客人,就能前来双修了。”

    “所谓养花权,其实就是拔头筹,喝头汤的待遇。拍卖青橤养花权的时候,所有青橤都会露面,和参加拍卖的客人见面,让客人挑选。”

    姜药问道:“那,最近的青橤拍卖会日期…”

    蜃虚一笑:“你运气不错,每月二十五这天拍卖一次,明日就是二十五了。”

    “姜兄,我可提醒你,仙姬楼实力很强,城中还有圣级强者坐镇,高手如云。你可不要乱来,否则的话,死了也白死。”

    姜药点头:“谢蜃兄提醒,小弟初来乍到,异乡为客,怎敢造次?”

    “那愚兄就告辞了。”蜃虚有点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没有万全之策,姜兄千万不要武力救人,那是找死。花钱赎,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蜃虚离开之后,姜药不禁有点心疼。

    借钱给蜃虚,他可没指望对方会还。无法是花钱买个人情,打听消息而已。

    姜药独自思索,把他熟悉的女子从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难以断定是谁。

    那一道气息消失的太快,简直是一闪即逝,没有机会仔细感知。

    第二天早上,姜药还在睡觉,忽然外面传来一个动听的声音:“郑狄道友,小妹阿芩,可以进来么?”

    投怀送抱的合欢女修来了!

    姜药吓得一激灵,赶紧坐起来,声音平静的说道:“阿芩道友,在下一夜思索,还是决定参加明日的青橤养花权拍卖。”

    “所以,所以在下今日…就暂时不和阿芩道友双修了,来日方长。”

    门外沉默了。

    很静!

    一种说不来的危险气息,使得气氛变得极其压抑。

    姜药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他真不善于应对这种人。

    好一会儿,门外阿芩的声音幽幽传来:“郑狄道友,你这是戏耍我么?”

    姜药说道:“道友误会了,真不是。”

    “是我蒲柳之姿,不入郑道友法眼?”那声音仍然不依不饶。

    姜药忍不住无奈的闭上眼睛:“道友误会了,在下安有此意?只是,只是…在下初到仙姬楼,想体验一下青橤拍卖。”

    门外沉默了一会儿,那声音微带不甘的说道:“也罢。不过我希望做你的拍卖中人。”

    “有关拍卖的手续流程,全部交给我办理即可。若是你拍卖成功,需要付我拍卖额一成的佣金。”

    说来说去,她之所以不甘,还是为了钱。

    若是能当拍卖中人,就能赚一笔了。

    姜药犹豫了一下说道:“好,那我就请阿芩道友做我的拍卖中人。”

    算了,就当花钱买自在。得罪这样的女子,很容易坏事。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面,别人是坐地虎,他还算不上过江龙。

    阿芩听到姜药同意让她做拍卖中人,立刻转嗔为喜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郑狄道友可不许再变卦让我伤心哦,咯咯。”

    一边说,声音一边渐渐远去了。

    安抚住了阿芩,姜药这才松了口气。

    这里的女人,真的难搞啊。

    她们没啥底线,又不要脸,贪婪成性,唯利是图,能不难搞么?

    一个时辰之后,阿芩再度前来,言笑晏晏的说道:“恭喜道友,小妹已经办好了参加拍卖的手续,恭喜恭喜。”

    “辛苦道友了。”姜药言不由衷的道谢。心中却道:这有什么好恭喜的?你可真行啊。

    阿芩却是扬扬手中的入场牌,白皙的左手伸了出来。

    姜药忍不住愣了一下。

    “你看着意思一下就好,小意思就行。”阿芩笑得很好看,可是姜药的脸却绿了。

    啥?

    给小费?

    不是打包了么?

    但,姜药是男人啊,怎么可能为此纠缠?

    他忍着不快取出一百块灵玉,“辛苦了道友。”

    阿芩看着一百灵玉,笑容也变得寡淡起来。

    “郑狄道友,难道是我长得这么不堪入目么?我说小意思,你也不能搞得我不好意思吧?”

    姜药心中暗骂,再次取出一千灵玉的小费,“是我失敬了,不懂行情。”

    阿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很多,她收了一千一百灵玉,嫣然笑道:“道友请跟我来。”

    姜药跟着阿芩上了二楼,从天桥横穿一座绿油油的走廊,就进入一个装饰华美,阵法森严的大殿。

    大殿门口站着几个黑衣修士,一边检查入场牌,一边放客人进入。

    “郑狄,十七号牌。”阿芩取出入场牌在几个守卫面前晃晃,就带着姜药顺利入场。

    拍卖大殿上已经坐满了瓢虫,足有四五百人之多,看上去都是非富即贵,修为也不低。

    就是武神级别的强者,都不鲜见。巫仙强者都有几位。

    姜药暗暗咂舌。想不到这个拍卖会,竟然如此受欢迎。每月举办一次,参加者还有这么多。

    此时姜药带着面具,被阿芩引到十七号的拍卖席上就坐。

    参加拍卖的客人,戴面具的不少,所以戴面具的姜药也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阿芩在姜药傍边坐下,侧着俏脸,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说道:

    “郑狄道友,马上青橤们就要出来见面了。这次有二十多个新人,个个冰清玉洁,秀色可餐呢。”

    很快,就有侍者送上灵酒灵茶。阿芩亲自给姜药斟酒,显得很是高兴:

    “我一看道友,就是出身不凡的贵公子,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了。可你非要参加拍卖青橤人,哎呀,你说我能不伤心嘛?”

    “既然你做了决定,我当然要帮你拍卖成功。我告诉你,什么样的青橤人容易得手,大概值多少钱,我都清楚的很…”

    女人正忽悠到这里,忽然台上一个黑衣高冠的巫神女子姗姗而出,对着客人们敛衽一礼,声音妩媚而又清脆的说道:

    “各位道友,我是拍卖使蝽三娘,感谢参加仙姬楼冬月青橤养花权拍卖。在此预祝各位拍卖成功。”

    蝽三娘说到这里,明眸含情,顾盼流眄,声音也更加柔媚:

    “这次,有不少绝色佳人,容貌资质俱为上乘。各位道友必定不虚此行。”

    “小妹先重复一下这次的规矩。每次加价不低于一万,价高者得。”

    “拍卖成功的道友,到时可以近距离和青橤人说几句话,培养一下感情。”

    “最多一年,甚至半年,就可以正式双修了。”

    姜药知道,这所谓的拍卖,其实拍的是一种“期权”,“期货”。

    很快,二三十个女子就被人带到台上,鲜嫩可口的青橤们终于亮相了。

    台上顿时丽色照人。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唰”的一声,聚集在台上的少女们身上。

    这群少女大多数是巫女,也有神洲女子,甚至还有魔女。

    她们的长相都很美丽,年纪也都很年轻,而且修为也不俗。

    只不过,她们都被封住了修为,大多数人的神色都带着悲哀和愤怒。

    可是,她们被人制住,就是再愤怒,也无法发作出来。

    客人们都毫不为意。他们很清楚,她们一旦被迫修炼了双修功法,成为合欢修士,几乎都会慢慢接受现实,自甘堕落,甚至甘之如饴。

    她们的羞怒,多半只是暂时的而已。

    姜药的神识和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一个少女身上。

    当他看到这个女子,不禁有些意外。

    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救不救?

    原来,这个少女竟然是穆浅浅!

    穆浅浅是谁?

    就是穆无极的女儿,穆钺同父异母的妹妹。

    算起来,也就是姜药的表妹了。

    穆浅浅的母亲和穆苍月很不对付,被穆苍月废掉了修为。所以,她们母子仇恨穆苍月。

    所谓恨屋及乌。姜药在穆阀的时候,穆浅浅对他很是冷淡,甚至带着敌意。

    穆浅浅是庶女,和穆钺穆药钗也不亲近。

    所以,她在姜药还在穆阀的时候,就独自离开穆阀,外出历练。

    谁知道,竟然被人抓到巫域仙姬楼。

    感情上讲,穆浅浅虽然是熟人,可和他没有表兄妹感情,他不想冒险去救。

    但穆浅浅毕竟是穆无极的女儿,和姜龙城有血缘关系,他又怎么能袖手旁观,眼睁睁看她沦为真姬?

    姜药心中转着念头,不由为难起来。

    救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