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结界崩塌-《深空彼岸》

    错觉吗,他恍惚间真的听到了脚步声,在这个诸神的黄昏时代,这种异常的感应,让他强烈不安。

    天崩地裂,大结界被撕开,方雨竹和上古疯子激烈交手,那个地方光雨迷蒙,陨星一颗又一颗的砸落。

    两道身影,踏破神明净土,手持至宝对轰,方雨竹平日端庄宁静,现在则如同最强战仙。

    她手中的幕天镯与疯子的人世剑千百次的对击,溅出的不是火星,而是至高规则的碎片,冲到天外就斩下星辰,落到地面就让大结界的神土崩塌,落在大结界上则旧约则失效,被撕开缺口。

    时光倒流,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大鼻祖甄超和勾沌出手,驾驭逍遥舟又一次冲击,追溯历史,沿着光阴河流,要去击杀疯子商毅!

    不得不说,任何一件至宝都无比可怕,这逍遥舟看似是只是载人的器具,不是攻伐利器,但是现在它比什么都可怕,恍若再现上古之光。

    “那是……”连张道岭都震撼了。

    冥血教祖和妖主更是脸色骤变,他们经历过上古的尾声,在那追溯的上古时光中,看到了一些模糊的场景,有凶杀惨案,有阴谋,有流血。

    “没看透彻,但是,这个疯子绝对不简单,朦胧的景物中,是上古最早那批古皇在出手,在杀‘第一人’,上古在没落,诸皇在消失,都有他的部分影子吗?”

    “还是说,因为,这个疯子成为了目前唯一的亲历者,所以能显照出一切旧景?”

    甄超和勾沌都是超绝世,驾驭逍遥舟,一起去追溯剑疯子的过去,确实想绝杀他。。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早先他们两人还在和方雨竹打生打死,现在又和她联手了,要掀翻这个上古疯子。

    疯子很可怕,立身高空,以人世剑大开大合,劈斩向方雨竹,和那手镯间迸发一道又一道至高规则,让域外星斗都颤栗,相邻近的行星直接就炸开了。

    现在,他面对逆溯岁月的逍遥舟,并不担心,瞳孔射出可怕的光束,冷哼了一声,吟诵古咒。

    轰的一声,时光塌陷,逍遥舟剧烈挣动,冲出了历史的天空,险些就挣脱两位超绝世的掌控。

    “果然被你得到过,并做了手脚。”超绝宫的位鼻祖脸色阴沉,若非被仙道之地的人提醒,他们最后可能会被这疯子袭杀,突兀的击毙。

    “可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难全面炼化两三件至宝。”勾陈帝宫的鼻祖控制住逍遥舟,杀气无边。

    第二次去追溯疯子的过去,又失败了,但是他们没有气馁,利用他和方雨竹大决战时,开始第三次冲击。

    这一次,变故发生,他们被疯子的绝世剑光劈中宝舟,至高规则猛烈震荡,两人都咳血了,那剑光看似躲开了,但是,却照进了他们的心中,只要被看到剑光,就中剑了!

    一刹那,两人心神都恍惚了,元神险些被撕开,而逍遥舟还在激烈震动中。

    上古疯子闷哼倒退,无法追杀。

    因为,方雨竹手中的幕天镯划过,他的甲胄崩碎一片,露出左臂,若非他功参造化,实力盖世,整个人就炸开了。

    人世剑和他凝结为一体,同时发光,撑起光幕,护住了肉身。

    砰!

    另一边,一道颀长而出尘的身影出现,手持羽化幡,轰落下来,仙威惊世,将逍遥舟打翻了。

    若非两大鼻祖及时清醒,磨灭心神中的剑光,险些就被羽化幡倾泻过来的至高规则扫中。

    恶龙齐天来了,选择在最恰当的时机出手,目标非常明确,要夺逍遥舟。

    “又是你!”甄超和勾沌眼中的杀气撕裂虚空,新仇旧恨,让他们心头冒火,上一次就是恶龙偷袭,夺走了羽化幡,现在又来抢逍遥舟。

    “等你多时了,诸神围猎他!”两大超绝世激活逍遥舟上的法阵,直接接引来八人,都是至强神明和不朽者,是他们的结拜兄弟。

    “杀!”

    逍遥舟发光,逆乱了岁月,要击杀恶龙。

    在齐天的身边,也有强者并立,金色的身影很强,还有身披银袍的人是魔胎大法的开创者。

    羽化幡和逍遥舟对抗,激烈无比,直接杀到了大结界对应的域外,绞碎星辰,破开星空,场面壮观。

    外界,没有人希望这样的大战波及到现世来。

    说到底,超绝世大战,是为了至宝!

    一件至宝就可以让人有机会熬过超凡的万古长夜,若是多上几件,甚至集全,是否可以无惧神话熄灭这个恐怖的大时代到来?

    对于诸神和列仙中的大部分人来说,这个神话时代已经结束,无论怎么抗争都没有意义了。

    现在,真正放不下的是超绝世,只有他们还有机会,现在的几件至宝,若是集于一身,未尝不能有奇迹发生。

    轰!

    大结界崩开一角,神秘的生命池出现了,先是冲击向神明宫,那是被佛道两家正在祭炼的至宝。

    神明宫爆发无量光,道家高手出手,接着佛家强者发出禅唱声,漫天都经文烙印,至高神链蔓延。

    生命池避开,又俯冲向不朽伞,袭扰妖主和影子夫妇祭炼的这件至宝。

    无论是神明宫,还是不朽伞,都曾有上一个神话文明的老怪物把持,被祭炼了两个神话时代,所以虽然现在被仙道之地的人夺到手中,祭炼起来依旧无比费力。

    “即便不祭炼完全,也能用它来杀敌了,一次又一次干扰我等,给你脸了是吧?这次你别走了!”

    妖主的父母怒了,将旧约承载物贴在不朽伞上,两人驾驭这件至宝,追杀生命池而去,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大结界中,彻底乱了,诸神大逃亡,曾经的神明净土,不朽者的乐园,没法立足了,超绝世动用至宝大战,那域外的行星都在熄灭,景象太恐怖。

    大结界被至宝撕开,诸神全面溃逃,全面入世,他们的真身杀出来了,只要有实力的人,都不会停在半物质半精神的位面了。

    “诸神的黄昏,超凡的葬曲,一切都到尾声了。”张教祖感叹。

    冥血教祖一脸焦躁之色,道:“小张,别感慨了,你的主身呢,没事吧?我的九大真命差点挂掉,正在疯狂逃命呢,要进现世了!”

    “我也在被诸神追杀呢,不过,快逃出来了,大结界彻底乱了,我也得回归现世!”张道岭沉声道。

    妖主也做出同样的选择,将主身退出来,现在的大结界中惨烈无比,超绝世持至宝对抗,她终究还差半步没迈进那个领域,留在里面也帮不上父母什么忙了。

    形势转变的太快了,谁都没有想到,此地的大结界要全面崩开了,导致超凡在加速腐朽,消亡。

    现在的王煊,离开了船舱,来到宇宙虚空中,站在飞船上,他在观看超绝世层面的大决战。

    他立足在目前这个境界,原本是看不懂,看不清的,但是,他拥有特殊的精神天眼,全程在捕捉那些恐怖的画面,现在解析不了,先烙印在心神中。

    姜清瑶站在他的身边,背负仙剑,也在凝视,这种大战对她的触动很大。

    可惜,超绝世大战太过霸道,至高无解,有的人杀到了大结界的最深处,有的人进入半物质位面的宇宙虚空,渐渐看不到了。

    但是,仅是刚才那些场景,那些妙手,那些至高仙战,就算是无价的精神宝藏了,他们的风格,他们的状态,他们的气韵,都被王煊把握到了,至于真正的经文,他并不缺!

    无声无息,王煊的内景地开启了,他悟法时,触发神感,很自然就打开了。

    “一起来。”王煊招呼剑仙子,他直接以肉身进入内景,上次和恶龙相见,便曾真身在内景地大战。

    “咦,不愧为特殊的内景地,带肉身进入,阻力明显没那么大!”姜清瑶的肉身跟进来了。

    在这里,两人观看大结界中的战斗,并参悟自己的法。

    “我已经立足十三段圆满领域,要么进逍遥游,要么就给我继续一路破关,杀进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十四段,踏出一条新路来,我还要再变强!”王煊低语。

    现在诸神入世了,主身回来了,最为可怕的大动荡开始了。

    外界,弹指间,内景地中就是“很多天”,现在王煊的精神思感波动格外剧烈,真的仿佛在盗取时光。

    他的心头各种经文浮现,和大结界中的决战印证,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观看这种大战了,未来不会再有了。

    “超凡落幕,我却在执着前行。”他轻语。

    一瞬间,他心中的感悟加深,一篇又一篇经文化成光,化成文字,缭绕在他的体外,如同火光,似不死鸟的神焰,要帮他涅槃。

    “关卡略微松动了,道行真的还能丝丝缕缕的提升!”王煊冷静而空明,在这里,即便有情绪起伏,也会被矫正,回归无喜无忧的状态。

    “欺人太甚,居然跟着我的主身,一路追杀到这里,接近飞船了!”老张发火了。

    因为,他的主身着实有些狼狈,满身是血,一群不朽者和神明,哪怕是逃难出来,也没打算放过他。

    “好险,我的一条真命险些被人枭首,快逃啊。”冥血教祖也急眼了,他化成诸神,但还是被分辨出来了。

    妖主也差不多,在被人追杀,这里毕竟是不朽之地,属于对方的主场,从大结界里面逃出的诸神和不朽者,来到现实世界后,依旧没忘记针对与狩猎他们。

    “我又听到脚步声了,不是幻觉啊!”王煊站起身来,双目如电,扫视外面的大宇宙,而后又看向内景地深处。

    他走向粗糙的内景壁那里,双目发出最强盛的光,盯着“石壁”,在内景外有人在接近,有生灵踉踉跄跄,而那曾经看到的火堆几乎算是熄灭了,只有余烟袅袅。

    噗通一声,有人栽倒在石壁外,隔着界壁,似乎看到了大量的血在流淌,那个生物无法起身了。

    与此同时,外界剧震,大结界至高规则崩塌一角,恐怖无比,整片神明之地,不朽者的乐园,都熄灭了一大片,大结界轰隆一声缩小,暗淡!

    王煊身体僵硬,盯着粗糙的内景壁,着实被惊到了。

    轰隆一声,外界,至高规则又崩塌了一大块,神明净土,大结界又一次缩小,熄灭大片区域!

    与此同时,王煊盯着内景壁,传来踉跄的脚步声,又有一道身影倒下去了,有血在流淌。

    很快,时间到了,内景地将关闭,王煊和剑仙子一同走了出来。

    “敢追杀张某人,你们活腻了吧!”张教祖在呼喝,他吃亏了,情况有些危急,其主身回归,引来大批敌人。

    冥血教祖也很不好受,哪怕他真命多,可是被诸神包围,还是显得冥血军团过少了,被兜着屁股围剿呢。

    妖主妍妍的境况最恶劣,因为,诸神知道,她曾炼化不朽伞,和那对影子走在一起,现在重点追杀她。

    妖主咳血,身上血迹斑斑,遭受重创了,超凡落幕,所有强者都疯了,原本属于他们的时代结束了,接下来与他们无关了,但他们的杀意还在,依旧在追杀敌人。

    神话即将永寂,各方心头有无边的火气,有无尽的遗憾和憋屈,发泄不出去。

    哧!

    有人弯弓,隔着无尽时空,以至强的不朽之箭射穿妖主的肩头,更一些人红着眼睛扑杀了过去。

    锵!

    王煊手持斩神旗,直接横渡宇宙虚空,刹那出现在妖主的身边,大旗一扫,有至强神明头颅飞了出去,被旗面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