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270.古村长之请;相亲大会!-《从成为土著的金手指开始》

    吃了一次亏,青石村众人这次学了个乖,车队远远停下,先派人进村去接触,试探有没有危险。

    不多时。

    孙白和另两名护卫队员回来,脸上有些微妙,古怪无比。

    “难道,青玉村也像青溪村一样,灭村了?”

    林零心下一个咯噔。

    “孙队正,怎么了?”

    “就是,老严,你们快说呀!”

    “不要吊胃口嘛!”

    ……

    一群人急哄哄问道。

    “咳咳,不是你们想得那样……”

    孙白咳嗽两声,开口道:“上月的血月之夜,青玉村确实遭到了大量诡异袭击,损失惨重,但并没有灭村……剩下的,等会儿你们自己去体会吧!”

    另两个同去的护卫队员,也是神色古怪,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走吧,进入青玉村!”

    林零松了口气,招呼众人道。

    他知道孙白为人,不会拿大事开玩笑;并且,另两个护卫队员,也是老成稳重之人,不会陪着一同胡闹……所以,青玉村内,此时至少没有危险。

    至于其它的,却是不甚重要,进去就晓得了。

    咕噜噜!

    车队进村。

    村口,有两个青玉村的女子迎接。

    原本,青石村众人还奇怪,以往来的时候,都是护卫队的男子迎接,这次为何变了。

    一路过去,他们却明白了。

    青玉村内,路过的亮灯人家,门口皆是挂着白绫;还有更多户,屋舍里一片昏暗,连灯都没有亮起。

    那个叫苏荷的青玉村女子,神色悲伤地解释:“上月的血月之夜,我们村子遭到了大量诡异袭击,其中还有一头‘灵级诡异’……村子护卫队几近全灭,还有好多户人家都绝祀了……若非在关键时刻,村长拿出了祠堂下的‘祖器’,说不定,我们青玉村都要灭村了。”

    所谓‘祖器’,就是‘诡器’,青玉村到这个地步,‘诡器’之事自然无法保密,就半公开了。

    而青石村这次出来的人,基本都是护卫队的好手,对‘诡器’一事,虽然不是完全清楚,但也隐隐约约有些了解。

    这时。

    他们也没追问,都是唏嘘感叹着,对两个女子一阵宽慰。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青玉村中央,祠堂前的打谷场上。

    此时,这里已经搭起了一堆堆篝火,开始生火做饭,浓郁的香味弥漫出,正是为了招待青石村来人。

    在场的,乌泱泱一片,基本都是妇孺。

    说来,以往去‘青山城’赶大会,路过其它村子时,也有相亲的习俗。只不过,这一次,青玉村来的女子也忒多了些。

    并且。

    她们热情非常,特别是对那些没结婚的,让护卫队的许多小伙子一阵脸红心跳。

    孙白身边围了好几个姑娘,在打听到他刚刚成婚后,纷纷失望不已,但也没有放弃,追问着他有没有哥哥弟弟什么的。

    就连林零那种三四十岁的,都有大妈追问着,还有数个姑娘自荐为儿媳妇。

    简直是一片群魔乱舞!

    荀沐旁观吃瓜,看得啧啧称奇,若是事先不知道,他还以为,这是来到了蓝星的相亲大会呢!

    林零总算知道,之前孙白等三人,为何是那般的表情了。

    他好不容易脱身,将青玉村村长‘古言’拉到一边:“古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搞什么呢?”

    “就是正常的相亲哪!”

    古村长轻捋胡须,小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这时,看到孙白凑过来,一把将他拉住,亲切地拍着他肩膀:“小伙子,你成亲了吗?什么,岳丈是陈队正?陈耳陈队正啊,这我熟哪……我跟你说,我还有个孙女,长得很是水灵,你一并收了吧……不用怕,你岳丈那里,我去跟他说!”

    以他几十年的阅历眼光,一眼就看出来,孙白是青石村车队唯二的中心人物,前途远大,值得搭上一个孙女。

    林零:……

    孙白:……

    “不、不用!”

    孙白一脸尴尬,连连摆着手。

    古村长还想再说些什么。

    “唉!”

    林零突然叹口气,幽幽道:“古村长,你就算是为村子那百来口人考虑,也用不着这样呀!”

    他这个人,外表看上去粗狂,其实粗中有细,略一想,就明白了古言的做法。

    上月的血月之夜,青玉村的青壮几近全军覆没,青玉村实际上,已经到了灭村的边缘……古言只不过是,想要保住更多的人罢了。

    青壮死绝,意味着灭村?

    是的!

    至少在这个世道,是的!

    什么,等那些半大小子成长起来?

    没那个时间了!

    没了青壮,村子护卫队怎么办?夜间巡逻怎么办?出村种庄稼怎么办?有诡异袭击,怎么办?

    可以说,这些问题不解决,青玉村连半年都撑不过去。

    若非正好是秋收过后,又死了那么多人,暂时不缺粮食,青玉村面临的形势,恐怕还会更加严峻。

    “唉,林队正,你看出来了?”

    古村长脸上的笑容收敛,沉沉叹了口气,身形仿佛一下子佝偻了许多:“老朽能有什么办法呢?难哪!老朽身为村长,总要给那些娃娃们,找条活路吧?嫁出去好哇,总算不用留下来等死!”

    孙白看着不忍。

    林零亦是,他嘴角蠕动,想说出什么帮扶的话,但理智还在线,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

    但他不说,古村长却是开口了。

    “林队正、孙队正,老朽愿代青玉村交出‘祖器’,只希望,你们青石村能收留了这百来口人,让娃娃们不至于等死……”

    说着。

    他抹了把眼角,身子颤颤巍巍,竟是要跪下去。

    “哎,使不得,使不得,古村长,这可使不得!”

    “就是,您这不是……让我们折寿么?您先起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林零、孙白两人惊呼着,连忙扶住古村长。

    “那两位,可是答应了?”

    古村长逼问道。

    他耸拉着身子,仿佛一言不合,又要跪下去似的。

    林零:……

    孙白:……

    ‘不要老脸,实在不要老脸啊!’

    两人心中吐槽着,只是并不反感,甚至有还些理解。

    毕竟。

    人家一个耄耋之年的老头,能放下脸面,为村子做到这种程度,就值得尊敬!

    但——

    理解归理解,现实,却又是另一回事。

    “古村正,您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林零叹息着:“您也知道,我和小白,做不了这个主……这种大事,怎么也得和村里商量哪!”

    孙白沉默着,亦是不敢给出任何承诺。

    一般来说,像青石村这种村落,就算是吸收外来者,也不会要‘拾荒者’,毕竟,‘拾荒者’久处野外,人性淡薄,是很大的安全隐患。

    而接受其他村子的人,像是这次青玉村这种,就没什么问题。

    但,那是在人少的情况下,人太多了,也是会出事的!

    就说两个问题。

    第一,青石村的田地都是有数的,加了这百来口人,从哪来田产分给他们?

    打土豪,分田地?

    想多了。

    青石村的村民,人均耕地面积本就不大,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可以说:分无可分。

    开荒?

    是,新增一件‘诡器’的话,确实可以扩大村子面积,向外开荒。

    可——

    开荒了田地,总要有护卫队巡逻吧?

    哪怕是以前,青石村抽出一队护卫队,都有些勉强……更何况,在上个月的血月之夜,青石村还损失惨重呢?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没有青壮护卫队守护的土地,毫无价值可言。与其那般,青玉村的人,还不如留在原地呢?

    第二,青玉村这些人,基本都是妇孺老幼,青石村要他们干嘛?

    编入护卫队?

    等同于让他们自杀。

    种田,做一些轻松的伙计?

    这会抢了原本青石村妇孺的活儿。

    毫不客气地说,真将这些人收下,在男少女多、人口结构极不合理下,青石村将来,怕是家家户户都要闹矛盾了!

    唯一有价值的,也就那件‘诡器’,可青石村,现在却‘诡器’吗?

    不缺!

    原本的一件,加上‘摄魂铃’、‘空晶雾’,还有桃木心、柳木心,这就五件‘诡器’了。

    可以说,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

    “这般吧!”

    林零想了想,给‘古言’出主意道:“古村长,上月的血月之夜有些诡异,不只是你们青玉村,其它村子都是遭了难……青柳村、青河村,怕是和你们村一样,都损失惨重……你们或许可以并作一村?”

    “对,这个方法好!”

    孙白一抚掌,赞同出声。

    “林队正、孙队正,这个方法,老朽也想过了……甚至,已经派出人去联络……”

    古言为难道:“只是,我派出两个人,分别去了青溪村、青柳村,却是一个都没能回来,也不知发生了何事……”

    “青溪村被诡异灭村了,古村长,你派去的人,怕是也……”

    林零简略说了一遍青溪村的情况,又道:“至于青柳村、青河村,我们顺路去赶大会,可以帮你们捎个信儿!”

    “青溪村灭村了?原来是这样么。那就多谢两位了……”

    古村长叹息一声,又提出个请求:“纵使合村,也有个主次,我希望,若是青柳村、青河村同意合村,能以我们青玉村为核心……也就是说,希望林队正你们回来时,能捎带一下那两个村子的人!”

    “这……”

    林零、孙白两人对视一眼,都是陷入迟疑。

    要知道:捎带人,可不比捎信儿,在野外,人聚拢多了,人气浓郁,也是会引来诡异的!

    虽然他们携带有数件‘诡器’,凭借气息能震摄大多数‘凡级诡异’,但捎带上许多人,还是凭空增加了风险。

    这里插上一句:老村长让林零带出‘摄魂铃’,除了‘诡器’本身的作用外,也有借之气息,守护车队的意思。

    因为:凡级诡异,慑于气息,一般不会侵入‘灵级诡异’的地盘;而‘灵级诡异’过路,普通的‘凡级诡异’却不一定会避开。

    所以。

    青石村车队,带着‘诡器’在野外行走,‘诡器’的震摄效果,要比放置在村里差上许多。

    这也是青石村车队一路走来,损伤很少的原因……当然,青溪村那棵大槐树本质很高,连三棵‘伴生诡’都是灵级,自然不在‘诡器’震摄的范畴内。

    “林队正、孙队正,算是老朽求你们了……”

    古村长眼看着又要跪下去:“看在几个村子多年的情分上,就帮这一把吧!”

    “这……好吧!”

    对方一退再退,话又说到这个份上,林零、孙白也只能答应下来。

    “那就好,多谢你们了哇!”

    古村长立刻站直身子,将这件事敲定,声音中充满了感激。

    ‘坏了,上这糟老头子的当了!’

    看到这一幕,林零、孙白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是大呼。

    他们也是人精,这时就反应过来:古村长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要让青玉村并入青石村,只是提出来让两人拒绝,就为了最后这个请求!

    换句话说:之前的都是托词,让青石村车队捎带上另两村的人过来,才是古村长的真正目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

    “咳咳,古村长,我有一句话要说在前头……”

    林零补充道:“如果青柳村、青河村同意并村,让那两村的人和我们同路没问题,但我们青石村的车队,只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如果真遇到不可挽回的危险,可别怪我们丢下大部队,自行跑路!”

    “不错!”

    孙白也是点头。

    他可不是烂好人,帮助本村之人,可以说是义务,但对其他村的人,可没什么责任!

    什么,动用‘空晶雾’,帮助另两村人转移?

    那般的话,自然是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但——

    问题是:凭什么?

    本村的人,孙白都不放心告诉‘空晶雾’的存在,更何况是其它村的人呢?人心难测,谁知道,他们知道后,会不会动什么歪主意?

    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可不是蓝星专利!

    “那是自然,自然!”

    古村长知道这已经是极限,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并且。

    他人老成精,为了揭过刚才有些不愉快的氛围,主动转移话题:“林队正、孙队正,你们也赶路了一天了,现在快去休息、吃些吃食吧!”

    “行!”

    “好!”

    林零、孙白两人,也没再提刚才的事,去加入篝火中吃喝了。

    这一晚上,在吃好喝好的轻松气氛下,青石村不少的护卫队员们,和青玉村的姑娘私订下终身,只等赶大会回来时接回青石村。

    一夜休息。

    第二天一早,青石村车队再次踏上行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