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歌谣的魔力-《原神我是史莱姆》

    “对,我们今天要找的是野生的琉璃百合。”

    钟离似乎已经习惯派蒙的提问,轻轻点头。

    “琉璃百合?为什么要来这里找啊?明明玉京台的园林里就有很多,好像轻策庄也有一些。”

    “对了,在玉京台等法玛斯的时候,我就摘过一朵琉璃百合,那个时候萍姥姥的眼神好恐怖。”

    想起萍姥姥慈眉善目的微笑,派蒙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钟离更是用恍然大悟的眼神看向法玛斯和派蒙。

    不愧是狡猾的异乡人,连摘花的行为都一模一样。

    “阿萍…萍姥姥向来爱花,玉京台的琉璃百合都是她在照看,只是那些都是人工培育的花朵,并不合用。”

    钟老爷子摇头,决定把人工培育的琉璃百合移栽到更远处的奥藏山去,免得再被这三人“无意”之中糟蹋了。

    “为什么啊?”

    派蒙迷惑的摸了摸脑袋,她不明白野生的琉璃百合与人工培育的品种有什么区别。

    “琉璃百合曾经大量生长在荻花洲,是一种欢欣的花,会聆听人们的歌声。

    “魔神战争前,荻花洲还是片陆地。是战争引来山崩,才让这里被大水淹没,变为湿地,令琉璃百合几乎绝种。”

    “现在,城里还保留了一些人工培育的品类。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其实野生琉璃百合还没完全灭绝…”

    “这种琉璃百合香气浓郁,碾成粉末以后放在永生香的香炉里,才是完整的【送仙】传统。”

    钟离开始了长篇大论的科普,听得荧和派蒙连连咋舌。

    没想到送仙典仪还有那么多的讲究。

    只有法玛斯明白,野生的琉璃百合与人工培育的并无区别,如果非说有什么差异,那也仅仅存在于香气之中。

    比起这个,野生琉璃百合中蕴含着更加重要的象征意义。

    只有平静和安逸的土地上,才能开出这种花朵。

    这也代表璃月先民对和平的渴望,以及希望璃月港繁荣发展的愿景。

    “不过,想采这种花,还需要你们的帮助。”

    钟离语气温和的向荧和派蒙请求,与刚刚要求法玛斯重现战场影像的模样完全不同。

    见色忘友,原来你是这样的帝君!

    “是需要我…唱歌吗?”

    荧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试探着询问。

    “没错,琉璃百合是喜光的植物,但此刻正值深夜,唯有得闻悦耳的音乐,才能令其香味发挥到极致。”

    钟离风轻云淡的点头,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有多为难人。

    “呃,荧,你的唱歌水平怎么样?”

    派蒙的注意力已经被钟离的介绍吸引,连忙转过身询问满脸憨憨表情的少女。

    “勉强…还行吧?”

    荧努力在脑子里回忆在蒙德听过的歌谣,却发现自己只记得那些好听的旋律,歌词却是忘得一干二净。

    “要是温迪在这里就好了。”

    荧在心底默默叹息,然后深吸一口气,刚想答应试试,余光却瞟到了在旁边坏笑的法玛斯。

    这家伙天天和温迪厮混在一起,肯定很会唱歌吧?

    想到这里,荧的眼中亮起光芒,立马向身边笑眯眯看戏的少年求救:“法玛斯,你会唱歌吗?”

    “当然,我超会的,温迪唱的旋律都是我教……”

    见荧满眼期待的拜托自己,法玛斯毫不犹豫的回答,刚想接着吹嘘他的歌唱天赋,眼前的少女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钟离挺拔的脊背和后腰上挂着的岩元素神之眼。

    “不,他不会。”

    钟离义正言辞的挡在了少年和荧的中间,还不忘确定的点头。

    绝不能让这个神力里充满战争和掠夺的魔神,再把自己精心照料的琉璃百合霍霍了。

    “总觉得钟离和法玛斯关系很好呢?”

    派蒙注意到钟离从未有过的奇怪行为,摸着圆润的小下巴询问。

    “尚可。”

    这是钟离的回答。

    “很不好。”

    法玛斯不屑的撇嘴。

    钟离讲述着璃月土地上发生的奇闻轶事,几人沿着滩涂寻找野生琉璃百合,只有荧愁眉苦脸思考该唱什么歌曲。

    十几分钟后,眼尖的派蒙终于在土坡旁找到了一朵摇曳的琉璃百合。

    小吉祥物毫无戒心的拉着荧往土坡上靠,法玛斯跟在后面笑而不语,钟离则是疑惑的皱眉。

    自他决定退休,以凡人的身份行走世间后,就逐渐减少了对神力的运用,此刻的钟离只是依稀记得,这片土坡上原先并没有生长琉璃百合。

    尽管觉得有些奇怪,但他还是跟着几人爬上土坡,来到了琉璃百合前。

    派蒙用期待的目光盯着颇感手足无措的荧,连带着法玛斯也兴致勃勃的等待少女歌唱。

    “咳咳……”

    在众人的注视下,荧的细腻的脸蛋逐渐泛红,咳嗽了好几声清嗓子,深吸一口气后,轻声哼唱起不知名的旋律。

    “哒~哒哒哒~”

    旅行者哼出的旋律算不上异常好听,但却充满了少女的稚嫩和温柔,缓慢的曲调尤其适合在深夜时哄睡。

    众人都沉浸在荧的哼唱中,只有法玛斯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的琉璃百合。

    三人都没有看出来,他们面前的这株琉璃百合,其实是骗骗花伪装的。

    法玛斯则是因为史莱姆原身的缘故,能够轻易看穿这朵琉璃百合的根茎下,隐藏着深蓝色的骗骗花本体。

    看它蓝得发黑的模样,如果有足够的年月、养分和环境,这朵骗骗花或许能扎根某处,长成巨大的急冻树。

    但此时,这株骗骗花正在用头顶分裂的花托,努力向法玛斯打暗号。

    虽然少年一直使用人形,但在同为魔物的冰霜骗骗花眼里,法玛斯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巨大火史莱姆。

    但现在这只火史莱姆不仅不对眼前猎物动手,还和他们混在一起,用奇怪的旋律嘲笑自己。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多次传递消息无果后,骗骗花终于决定自己动手,收起扎根在地底的根系,将冰蓝的枝条抽出,准备钻出地面攻击几人。

    但在派蒙的眼里,就变成了另一副样子:

    听到旅行者哼唱的琉璃百合缓缓绽放,正当紧张的少女松了一口气时,那朵琉璃百合的花茎中出又钻出了两朵冰蓝色的孢子,随后一株长有庞大根系,浑身带着不详气息的魔物冒了出来,用奇怪的悬浮果实直愣愣的抛向众人。

    “救……救命!旅行者把花唱变异了!”

    派蒙震惊的躲到少女的背后。

    “琉璃百合打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