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7章 霜牙(中)-《极灵混沌决》

    第2617章 霜牙(中)

    “咦?单幽妹子,你这是刚到?”

    四人碰面,身着黑袍的紫发老者面向劲装女子笑着招呼。

    女子走出隧道绷着的神情骤然展开,笑道,“楚大哥,李大哥,还有……夏兄。”

    宝光华服的老者顿时老脸一跨,不悦道,“我说单幽妹子,你这区别对待是否有些明显?我说话不好听,却只针对徐彪一人,你受过他的再造恩惠,偏袒他可以理解,但我向来爱恨分明,从没波及过你,你这一声夏兄,着实让大哥不舒服。”

    单幽很是无奈的抱拳,致歉道,“是小妹的过失,小妹向大哥赔个不是。”

    夏文玄神色稍稍回转,无奈道,“倒也没必要为这点小事道歉,我们几个相识共事七百余年,即便没有朝夕相聚,也相互依存互相帮衬过,实在不愿因某些品性有异的人变得生分。”

    说着,夏文玄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对青韵流转的肩饰,塞到单幽手中道,“这是我会团队自古帝战场挖掘出的风属性异宝,就当大哥带给你的土特产,别推辞,不是特例,除了徐彪,其他人都有。”

    单幽看了眼那对肩饰,神情极为复杂,因为只从肩饰流转的元力波动便能看出,此物是一件风属性帝具。尽管其上力量有些紊乱,亦足够比肩普通帝兵,且保存这么多年余威仍在,可见此物巅峰之时强大至极。

    “文玄大哥。”

    可惜看着手里的礼物,单幽没有多少欣喜,反而愁闷不已,她试探问道,“你和徐彪大哥的事,就没有化解的可能吗?”

    “化解?”

    夏文玄冷笑一声,“那他首先得是个人吧。”

    “你!”单幽微恼,手中已有将肩饰还给夏文玄的举动。

    “文玄。”

    李晨风严肃的呵斥了他一声,转而按住单幽抬起的手,叹息道,“单幽,文玄虽然言辞激烈了些,但没有说错,无论是字面意思还是深层含义,徐彪他……总之,这次我召集你来就是告知他的近况,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大哥……”

    李晨风摇了摇头,看向不远处笼罩西门世家的血色光幕,平静道,“此事暂且放下,先去看看九天令启于何事。”

    其实在看到那道血幕时,他已经有了判断,毕竟身为第二天位,常年揽着第一天位的活计,对于各种气息的记忆十分明确,那浓郁的血气力量,毫无疑问便是沐辰麾下鬼圣一众中的血巫圣女。

    心念闪烁之间,四人已然临至,只是当他们看到端坐封印顶上的魑萝和悬于其后的厉血罗刹,面色齐齐变幻。

    “域!”

    没有半点顿滞,四人便被洞魑萝和厉血罗刹的境界震撼。

    “她是怎么回事?”

    楚炎万分愕然,这才过了多久?半年?七个月?这点时间,能让一名武者从圣境巅峰晋入圣帝,再领悟领域之力,后达到域之境?!还是说之前九龙峰上针对霸王宗时并非是她完全体的状态?!

    李晨风目光闪动,心中有无数的猜测浮现,最优先的便是邪术,可域境早已超脱了天地元气的范畴,它需要的是长久的武道感悟,并不是邪术所能加持的范畴。

    这边,看到四人到来的龚修明连忙躬身接迎。

    “晚辈龚修明。”

    “晚辈长孙志。”

    “晚辈甘云。”

    “见过各位前辈!”

    见礼没有差池,几人稍稍松了口气,刚刚看到四人齐至,他们当场就失去了自我。

    原因无它,场面太过夸张!本以为九天令启,能够叫来一位天位就可满足。不曾想出乎意料,叫来的竟是整整四位,这都快接近半数天位成员了,阵仗未免太过惊人。

    不是说九天常年忙碌非凡,寻常圣帝数十年都难以见上一面吗?怎么今天突然扎堆聚会?而且连第二天位的轰天都在其中!难道他们赶上他们九天团建了?

    “嗯。”

    晨风应声点头,算是回应几人。

    “前辈。”

    真正的大佬就在眼前,龚修明心绪说不出的紧张,但更多的则是定心,他上前一步,主动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顺便还将西门道藏的情况毫无隐瞒的表明。

    “哦?”

    前面的内容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引不了李晨风关注,但听西门道藏晋升领域之境,李晨风的眼底终于浮现出了些许光彩。

    “此事我已知晓,你们做的很好,没有盲目挑衅;好了,接下来此事转由我们处理,你们可以自行归去。”

    龚修明如蒙大赦,恭声道,“多谢轰天大人认可,我等这就离去。”

    不用继续呆在这里,龚修明大喜不已,后续没他们什么事,就意味着不用再去承担责任,那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让底下民众将他们与九天作对比吗?

    三人都是久居高位的聪明人,自然不会去做拉低自己名誉的事,转眼就遁入空间消失当场。

    “你们三个留在这里,我先过去问问情况。”

    现在的魑萝本体就是域境强者,观其一域内敛的气息,绝不是短期内的突破的模样,而她身后那只形似鬼物的生灵,境界与魑萝完全一致,换句话说,对面现在拥有两名一域强者坐镇,若是爆发冲突,楚炎,单幽,夏文玄根本不够看,甚至还会被劫去当人质,胁迫自己;当然,这是异想中最坏的打算,毕竟魑萝与沐辰有关,且没在中州直接开启杀戮,肯定不是屠戮状态,所以他要前去过问清楚。

    一步踏出,李晨风出现在魑萝对面,厉血罗刹动了一下,却没对他露出任何敌意。

    “圣女阁下别来无恙。”

    两人说熟不熟,说生分也不算生分,李晨风还是决定以礼相待,然而他还没有继续追问,魑萝缓缓睁开血瞳,挥手之间射出一枚传音结晶。

    李晨风有些惊讶,顺势接过传音结晶当场读取,不料下一秒,他的神情便打上了一层寒霜。

    “此事当真?”

    为了确信,他沉声询问。

    魑萝回应道,“主人不会执行空穴来风的事,您若不信,可待主人到来亲自向您解释。”

    ……

    鼎宮,仙影殿,庭院中的小影赖在沐辰的怀里,此时的她肩上披着一件做工细腻的白绒狐裘披肩,腰间挂着一支纤细的暖玉长笛,手里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只羽球瞳兽,嘴角扬起发自内心的开心笑意。

    “看样子是真的喜欢上了。”沐辰笑着抚了抚影儿的头顶。

    影儿重重点头,“喜欢!”

    而后将脸转向沈剑心,第二次道谢,“谢谢沈爷爷!”

    “哎——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啊。”

    甜俏的声音喊得沈剑心心花怒放,对影儿的喜爱更甚从前。

    沐辰轻笑一声,凑到影儿耳畔说道,“沈爷爷的礼物送了,大娘的礼物也收了,琴叔叔的礼物也交给了你,接下来,该是爹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