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回去的办法-《狂妃嫁到,帝尊请交保护费》

    

     夜九则心神一震。

     能源……?

     在魔塔深渊时,她好像听到过这个词,是什么“核心”能源不足了么?

     她果然不属于这个地方……

     灵源……能源……是不是一个东西?

     “你脑中总是有各种神奇的东西和想法,从小就是孩子王,也很受长辈们的喜爱。他们都很想你,知道你回来了,一定很高兴。”夜司晏的声音又轻又柔,仿佛怕吓到她这个变扭的小朋友。

     夜九问:“那我有没有说过该怎么回去?”

     “你一直在寻找回去的办法,但一无所获。”夜司晏微微摇头。

     那时她不是与他同行游历天下,就是跟……跟还是少年的帝尊……以及她的师父,天机真神。

     天机真神掌万物星轨,洞悉天下轮回,却算不出她的来历,只说她确是超脱三界的存在。

     解铃还须系铃人,返回她的世界的方法,只有她自己能找到。

     “说了半天,还是得靠爷。”

     夜九瘪瘪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又问他,“那你知道玄夜八神器的下落么?”

     “神灵大陆有神庭虎视眈眈,拥有神器的人不敢外露,自然不容易寻得。但据我所查,灵域之内实以教会为尊,若有神器,必会转到教会手中。”夜司晏娓娓道来。

     “知道了,谢了。”夜九摆摆手,抬脚又要走。

     夜司晏无奈道:“小妹,看在为兄帮了你的份上,可否许我暂住几日?我在人界无处可去。”

     得寸进尺是吧?

     在人界无处可去,那你回神界去啊!

     这些话到了夜九的嘴边,不知为何就是没说出来。

     算了,就当是给长得好看的神一点优待吧。

     绝对不是因为其他!

     “小梨子,给他安排一间客房,没事不要来打扰我修炼。”夜九说完,身影飞速消失。

     夜司晏眼眸微弯,溢满笑意:“明白了。”

     “咳咳,请跟我来吧。”黎辛拿出簿子翻了翻,找到一间刚打扫过的客房,带夜司晏过去。

     夜司晏仔细地扫过这座府邸,想到小妹在此住过,便觉得哪儿哪儿都格外可爱。

     父母巨亡,长兄如父。

     从此以后,他会倾尽全力护她周全,不让她再孤苦无依,只身对抗宿命。

     黎辛把夜司晏带到客房就离开了。

     他粗略地看了看房间,知道有人在外面等,便走出去,抬眸对上帝褚玦的注视。

     “你是神,她是魔,你还能当她是家人么?”帝褚玦薄唇微启,狭眸幽深如深渊。

     自古神魔不容,夜司晏作为神界战神,如何能背弃一切?

     夜司晏微笑:“你也是神。”

     帝褚玦眸光凝然:“你果然认识我。”

     拍卖会的那一眼,他就确定,夜司晏见过他、认识他,甚至关系匪浅。

     那一抹震惊,绝对不简单。

     “神界无神不识……不过,小妹有她的劫数,您也有,天机不可问,属于您的位置,您若愿意,还需您自己一步步走回去。”夜司晏淡漠轻柔的语气中泛着一丝敬意。

     这使帝褚玦知道,他在神界颇有地位。

     九九在神界有家人、有朋友、有师父、有必须回忆的过往。

     既然如此,他也会全力以赴,伴她同行!

     夜司晏继续道:“不论小妹是魔是鬼还是人,她的灵魂中都有七缕玄夜之魄,与我同源,是我的亲生妹妹。”

     “记住你的话。”帝褚玦转身离开,陪夜九修炼去了。

     宁昭昭和楚炎听说府上来了个顶级强者,纷纷要跟夜司晏切磋,然后被打得妈都不认,毫无还手之力。

     哪怕夜司晏只用了千分之一的力量。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打怪兽吧。”楚炎火速认怂,拍拍屁股走人。

     “太好了!师父身边又有一个厉害的人了!”宁昭昭倒是十分开心,她刚刚还担心师父得罪了内灵域的人,以后会有危险呢。

     楚炎:“???”

     脑子里只有你师父是吧?

     这个傻婆娘,被打伤了都不知道。

     “走,给你包扎一下。”楚炎扣住昭昭的手腕把人拉走。

     练武场的角落里,小汤圆正拿着一副牌跟大聪明斗智斗勇。

     那是一个非常回忆又滑稽的画面。

     一坨红彤彤的汤圆,小爪爪短得都握不住牌,只能把牌贴在身上,还差点烧糊。

     相比下来,大聪明的手就长多了,像模像样地坐在小板凳上,还翘着二郎腿,别提多大爷了!

     “嘶……你这智商渐长啊!”

     小汤圆警惕起来,仔细排查每一个牌。

     “哈哈哈那是!也不看看本大爷是谁!”大聪明的舌头耷拉着,一边流口水一边兴奋地学某兽说话。

     “呃啊!不要用那副蠢样说本大爷的口头禅啊!”小汤圆暴跳如雷,势要让大聪明输掉今晚的所有夜宵!

     哇哈哈哈哈!

     败者食尘,没有夜宵!

     然后。

     小汤圆就一败涂地,愣是一次都没赢!

     “???”

     某兽龇牙咧嘴,当场石化,火焰都熄了。

     它它它居然输给了一个没有脑子的傻狗?这不就代表……呸呸呸!才不是!哒咩!

     “哈哈哈我赢啦我赢啦!”大聪明摇头晃脑。

     小汤圆试图耍赖:“咳咳……其实,你看错了,规则不是这样的,你看……赢的是我才对嘛!”

     “啪!”

     “哼,赖皮鬼。”

     大聪明一甩尾巴弹飞某兽,昂首挺胸,傲娇地迈着猫步走开。

     “老婆,吃饭啦。”夜九伸着懒腰踏入客厅。

     夜司晏坐在椅子上,银衣上洒满落日余晖,笑颜温柔:“小妹辛苦了,快坐。”

     夜九的目光在他脸上顿了顿,然后才坐下,准备快速填饱胃袋。

     一筷子菜进嘴,她拒绝了几下,眉梢一挑:“今天这菜……不是昭昭做的?”

     白夙在极乐城,能做饭的就是昭昭了,但这很明显不是那味儿。

     是有些许陌生的味道。

     宁昭昭朝夜司晏努了努嘴:“是霁尘先生做的。”

     真是稀奇啊,长得这么漂亮的男子,一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样子,居然会做饭!

     还做得挺好,挺熟练的呢!

     这年头的男人内卷好严重啊,又是要有强大的实力,又是要有高贵的地位,又是要有漂亮的脸蛋,还要会做饭!

     想到这里,宁昭昭嫌弃地瞥了楚炎一眼。

     不像某人,只是修炼就好像被掏空身体,啥也干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