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荷兰ING-《从香江开始》

    弘毅和IEIM股价上涨不过是小事,袁天发,马雪徵找他还有其他事情,荷兰ING在次贷危机期间接受正府资助,在欧债危机期间又一次受到严重打击,要放弃大量的海外业务。

    这个消息看起来很简单,但要知道ING是财富500强排名第12位,2009年排在第8位,年营收超过1630亿美元。超过此时的米国银行,大通银行等等,在金融企业中仅次于法国安盛集团。

    ING主要业务是银行和保险,是一家非常优秀的综合性金融企业,主要业务集中在欧美,但在亚太也有不少优质资产。比如说吧,在泡菜国的资管公司管理着约210亿美元的资产,是湾湾前10大资管公司;还有着泡菜国第五大保险公司……

    虽然ING在亚太很多的资产和弘毅,友邦有重复,但剩下的确实他们极大的补充,特别是泡菜国和大马市场。

    这些东西可能不直观,换一个更直观的说法,ING正在抛售海外资产,从现在全球财富五百强排名前20的企业,在大规模的抛售之后,变成一家全球排名在270名左右的“大企业”,后来更是下降到391名。差距有多少呢?2010年ING的营收大约是1632亿,排名第391的是摩托罗拉营收约220亿美元。这中间的差距大致相当于一个大众集团(年营收为1460亿)

    “如果要和ING达成战略合作,贺生需要去荷兰……”马雪徵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谁让ING是全球顶级的金融企业呢,他们有这个资本。

    大疆创新还没有上市,贺正诚并不想节外生枝,华尔街围猎欧盟,ING直销银行就要卖给米国企业了,在北美的保险业务大概率保不住,这种情况下,他出面和ING接触,会不会让人误会?

    马雪徵、袁天发各抒己见,弘毅在亚太地区也就泡菜国和澳洲市场的市场份额不大;友邦和南山同样如此,最多还要加上一个大马国,而收购是扩大规模最好的方法之一。

    “我们在荷兰的影响力还不够吗?”

    “我们和苹安联手控制富通保险已经得罪了一批人,富通品牌没有保住,现在改名为ageas……”

    “今年我不会去欧洲。”贺正诚还是不想去蹚浑水,人要有自知之明,他不是国企,不是花为,血条没那么厚,弘毅和IEIM的员工没有那么忠心。

    “可是……”

    “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有些事情可能是他想多了,但不管弘毅还是IEIM都没必要冒险。

    拒绝了两人后,贺正诚回到了在香江的住处,刘亿菲已经离开了,不过习惯了身边有人,无肉不欢的他,自然不会独守空房。总有人替他操心,比如双胞胎,天始baby什么的,他想要还是很容易的。

    热爱生活的贺正诚想着带双胞胎去他在鹏城的私人庄园,过没羞没躁的日子,享受美好人生,可惜公司太多,有许多事情离不开他,马雪徵不行,换了梁柏涛过来,还是想让他出面。

    他们的想法很好理解,这就好比十几年后苹安集团破产,要进行资产大拍卖,就算明知道买不到最肥厚的那部分,还是免不了会动心,不动心的资本家就不是好资本家。

    “说了不去就不去,你们在欧盟的动作收敛点,不要将主意打到华尔街……”贺正诚可不想在大疆创新收购摩托罗拉之前节外生枝,就算有小动作怎么也得等到大疆成功上市后。

    “欧盟的金融秩序面临调整,错过这次机会……”

    “捷径走多了,不要忘了走正道,学会了跑也别忘了走。”

    “这不一样,欧盟的金融中心是伦敦,我们采取一虚一实的办法,选择荷兰阿姆斯特丹作为我们真正的总部,那就应该确保在这里有足够的影响力。”

    “是啊,这是你们该努力的。”贺正诚将易购欧洲站设立在荷兰,大疆创新在税收上也偏向于荷兰,已经展现了自己的诚意。

    “IEIM是不是可以入股一家荷兰知名的企业?”

    “和IEIM有什么关系?”

    “我也只是猜测,IEIM入股了德国的英飞凌,弘毅资管入股了英伦的ARM,那荷兰的恩智浦?”

    “没兴趣!”

    不是恩智浦不好,而是和英飞凌业务重叠,是竞争关系。而且IEIM还要还债,没有那么多钱用于投资。

    赚快钱的机会越来越少了,IEIM外投资的钱只能靠友邦和南山,虽说学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模式,但信用等级可没有伯克希尔的AAA,只有一个A,而且是A-。

    信用等级越高,发债成本越低,如果说AAA级别企业债券收益率是3%,那A级别企业债券收益率可能是6%。伯克希尔主要是财产险,再保险,保险资金的成本可能为负。友邦,南山是人寿保险,资金成本始终为正。

    贺正诚嘴上说学习巴菲特,其实他主要是靠开挂,他可不会精点细算,只会用“长期主义”掩盖自己的缺点。他的投资看起来很激进,但IEIM的财务实际上还是偏保守的。

    友邦保险加南山保险的保费收入现在相当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60%,十年后约为其80%,可控出售的金融资产约为500亿美元,所以如果他一定要投资,其实并不缺钱。这些别人不知道,袁天发,梁柏涛等人还是非常了解的。

    偏向于保守的贺正诚并没有入股其他公司的计划,不过他也知道随着欧美各国量化宽松,全球资产价格泡沫会随之产生,现在不买,以后很难找到机会。

    “这样吧,我在荷兰成立法拉第汽车在欧洲第一家直营店。”

    “直营店?”梁柏涛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法拉第将通过体验店与网络直销两种渠道进行销售,所以会在荷兰开直营店。”贺正诚认真的说

    “……”梁柏涛一阵凌乱,大家都通过经销商快速销售,你标新立异做直销,这可真……

    “采用直销模式是为了最有效地保证客户可以享受到优秀的产品和服务。最先受益的就是消费者:省略了渠道成本,法拉第汽车的销售价格会更透明、更实惠;而且从试驾、订车、交付到售后的一体化服务,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便利。”特斯拉这么做的,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所以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