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七十九章 陌武绝本尊现-《一键修炼系统瞬间百万级》

    

    嗤喇!

    陌涯子模样的少年直接崩溃。

    无数血肉和灰线缭绕之间,浮现出一个孩童,与悬心远长得一模一样。

    同时。

    陌武绝的气息也终于达到半步永生之路第六步。

    他站在原地,双目血红的看着苏浪的无垠号,瞳中尽是怨恨与忌惮。

    “陌武绝,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吗!”

    “如果你就这点实力,那就去死吧。”

    苏浪冷笑一声,再度展开吞噬分身!

    这一次,他留下五个替死分身,吞噬五十五尊分身!

    顿时。

    他本人的战力直接达到半步永生第四步,比分身还强!

    无垠号也进一步得到加持,战力再度拔升。

    这还没完。

    “宙域主宰!”

    “生命之剑!”

    “生息无邪!”

    “有死无生!”

    “寰宇寂灭!”

    “......”

    苏浪目中光芒闪动,瞬间展开一连串强悍无匹的秘术和兵器。

    先是远处残破的大量自然宇宙,其大量能量直接被撕扯过来。

    旋即功法之源秘术‘生息无邪’与生命之剑共同合作,产生超强的恢复效果。

    紧接着。

    苏浪与分身们展开一种种爆发式秘术,以寰宇寂灭奥义,将无垠号全部能量汇聚于幽天剑上!

    “嗡嗡嗡!”

    幽天剑不断颤抖,几乎无法承受这股难以想象的力量!

    但祂还是坚持了下来!

    一抹璀璨的白色剑光骤然凝聚,狠狠斩出!!

    这一剑远远不是陌武绝可以抵挡的。

    一旦斩中破防。

    陌武绝再也没有永恒残诀可用,必死无疑!

    但就在这时。

    陌武绝身上,无数的灰线突然蓬开,一只黑色枯手从中冲出,直接捏住了破一剑剑光!

    “我可不会让你毁掉我的食物。”

    陌武绝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沙哑。

    紧接着,黑色枯手狠狠一捏,破一剑剑光直接化作狂暴的能量余波散开。

    旋即。

    一道黑色人影如同破茧一般,从那凌乱缭绕的灰线中浮现。

    乍一看。

    就像是陌武绝一人分成了两个人。

    一者维持悬心远孩童模样,暂时失去一切战力。

    另一人黑发黑袍,外貌年轻,容貌完全没有悬心远、陌涯子等人的痕迹。

    “终于降临了么。”

    “陌武绝——本尊!!”

    苏浪死死盯着陌武绝本尊,通过属性面板已经确认对方是半步永生第九步大能!

    同时!

    “本......本尊!?食,食物!?”

    陌武绝分身双目无神的张大嘴巴,像是梦呓一样难以置信的呢喃着。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本尊。

    更不知道,自己在本尊眼中竟然是食物!!

    一直以来。

    他都以为自己才是幕后藏的最深,操控一切的人。

    谁知。

    他也只是棋子,甚至是食物!

    “苏浪么。”

    “竟然仅凭宙域之力发挥出了第六步的战力。”

    “无尽宙域这么多年,总算又出现了一个真正的天才。”

    “如果你成长起来,一定比我精心制作的食物还要美味。”

    “可惜时间来不及了,不然,我都不会阻止你杀我分身,空白永生之页给你会是更好的选择。”

    陌武绝本尊淡淡的说道,看也不看失魂落魄的分身。

    “什么意思!”

    “食物......空白永生之页?”

    苏浪神色一动,“莫非,空白永生之页就是你制造的,这东西与你口中的‘食物’有很大的关系?”

    实际上。

    他在一边暗中恢复能量,一边随时准备施展真正的爆发式底牌‘命之玉碎’。

    若无法杀死对方,就收起无垠号跑路。

    即便逃不掉也大不了触发死亡替代。

    “真是个聪明的后辈。”

    “我很多亿年没有与人说话了,就和你说说吧。”

    “事实上,无尽宙域一切永生之页都是我制造的,目的是为了融合白界之力。”

    “所谓的一永生之页完成超脱,自然我一手策划的阴谋。”

    “我们生存的无尽宙域,与白界是对立的两面,但也真是这二者组成了完整的‘世界’!”

    “要走上永生之路,必须融合宇宙之力与白界之力,从而真正的完善自我,如此方能永生。”

    “但宇宙之力与白界之力互相对立,要领悟和融合白界之力,谈何容易?”

    “当我察觉到直接融合白界之力完全不可能后,就凭借自己多年来对白界之力的领悟,我炼制出了永生之页。”

    “这东西蕴含一定的白界之力,非常稀薄,但仍旧危险。”

    “用半步永生之路的强者来融合永生之页,就能起到‘过滤’的作用。”

    “他们是容器,是滤网,也是食物,最终都会被我吞噬。”

    陌武绝淡淡的说着,然后轻笑着扫了他那分身一眼。

    后者脸色呆滞,意识越发的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