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废族立宗(下)(6.6K为月票1000加更!)-《皓玉真仙》

        “老祖……”

    男童期期艾艾的道,显然有些发憷。

    在场的七、八十位修士,最低也是筑基初期的境界。

    平日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的行礼。

    虽然因为天赋优异的关系,别人待他亦十分客气。

    可一来年纪、辈分,二则境界的巨大差距,他怎么敢对着众人大呼小叫。

    “无妨,老祖罩着你。”

    陈平冲他和蔼的一笑,却不容置疑的道。

    男童已开了神魂,心思玲珑不在十五、六岁的凡人之下,见老祖再次催促,他终于状着胆子的胸膛一挺,字正腔圆的道:

    “众位安静!”

    “老祖面前,不得喧哗!”

    话一出口,男童自己立刻吓了一大跳。

    他明明想说的话没有这么直接,怎么突然变的和脑子里传达的不一样了?

    同时,受到惊吓的还有下方的陈家修士们。

    他们这才发现,老祖不知何时到场了。

    一时间,嘈杂的议事殿一下变得鸦雀无声。

    “见过老祖!”

    接着,众修从椅子上纷纷站起,默契的鞠躬高呼。

    每人的脸上和眼里都夹杂着敬畏之色。

    陈向文此前已派人把消息泄露了出去。

    短短五十载,陈平老祖又破一阶!

    金丹中期!

    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老祖将来有希望冲击元婴!

    撇开这个不提,就算是普通金丹,也足以令众修毕恭毕敬的对待了。

    平日,场下大部分修士压根见不到金丹。

    “议论归议论,莫要过界。”

    陈平依仗庞大的魂力瞬间将众修扫了一遍,淡淡的道。

    打从一进入议事殿门槛的那一刻起,这些人就泾渭分明的形成了两派。

    陈姓修士坐在东面,外姓修士汇聚在西面。

    其中,陈姓为首者自然是陈向文。

    他的下首,则是几十位筑基修士。

    当中,随时可冲击元丹的大圆满境界多达八、九个。

    陈家真正的发展起来,只是近些年的事。

    上品灵根分配的资源都差不多。

    扎堆挤在筑基圆满极为正常。

    至于外姓修士一方的人数很少,寥寥十几名罢了。

    可表现出来的气势,一点不弱于陈姓修士。

    因为为首的是两位丹圣。

    郁阳昌与慕容易。

    丹圣的地位无需多说。

    连陈向文都只能借着陈平的威名,才能和他们平起平坐。

    两丹圣之后,是新加入的散修项川、唐筠、赵乐儿。

    另外的七名筑基侍妾,项川没有选择带来。

    陈家发展至今,供奉堂、寻矿堂以及另外几堂的外姓筑基远远不止这些。

    可在陈平的授意下,并未全部接受邀请。

    郁阳昌、慕容易两人就足以和陈家嫡系争锋。

    再来更多的话,容易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

    当然,镇守海昌岛的陈家嫡系也来不及赶赴空明岛。

    关键是,陈意如、陈兴朝、以及叶默凡、姜佩玲两位早融入陈家的元丹修士,要么有事务缠身,要么下落不明。

    否则,陈向文也不至于显得如此势单力薄。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陈平观察了一阵,默默的感慨道。

    虽然名义上,外姓修士效忠于陈家,地位应该较低一筹。

    但由于郁阳昌、慕容易、等同的资源分配等种种因素,两方平时的话语权相差无几。

    众人可以拧成一条麻绳一致对外。

    可为了争夺利益,不管主动还是被动下,形成的内部隔阂也是事实。

    当年逆星宗的教训历历在目。

    从初期的气冲霄汉,到中期的乏力溃败,再至最终的一盘散沙。

    任他金照恒那会神通无敌又如何?

    一样震不住下面的龌龊。

    自然,因为碎星门的外患,将逆星宗的矛盾放大,并加快了其解体的进程。

    而陈平现在不用面对揽月宗的压力,自己又是族内唯一的金丹老祖。

    正是迅速整合家族和外修的绝好时机。

    况且,他陈平不是金照恒。

    若有说不通的刺头,该打的打,该杀的杀,管你是嫡系血脉还是丹圣,他绝不会心软分毫。

    “老祖,议会何时开始?”

    郁阳昌清咳几声,抱拳问道。

    几十年前,他被陈平强行绑回,起先是怒愤满腹的。

    但陈平的诚意给的实在太足。

    甚至给他允诺了一次冲击金丹的机会。

    在空明岛十载,他也一直尽心尽力,教导丹徒回报陈家。

    两年前,他还把妾室都接了过来,做了定居的打算。

    丹圣地位高绝,他本无争权夺利的念头。

    可昨夜提前得知陈平召集众修议事的目的后,慕容易等人便悄悄拜访上门。

    陈氏要建宗了!

    这可是个根本上的变革。

    原先压着一层主子和客勤的关系,郁阳昌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

    一旦宗门成立,这层桎梏便烟消云散。

    若能在新宗门内掌握大权,可比守着卿客居强了数倍。

    “老祖说,请郁丹圣稍安勿躁,还要等一批客人。”

    陈咏志煞有其事的朝郁阳昌拱拱手,声音清脆的道。

    “老祖堂堂皇皇的让咏志露脸,估计是将此子当成了家族的金丹种子培养!”

    众修心头一凛,对陈咏志羡慕不已。

    不过,谁都挑不出毛病。

    陈家从海昌岛发迹至今,悠悠七百余载的岁月,只出了这一名地灵根苗子。

    老祖若不多施加青睐,反而是奇怪之事。

    “咏志这小子聪慧伶俐,就是年纪太幼,尚缺几分打磨。”

    在众长辈跟前表现的不亢不卑的陈咏志,令陈平颇感满意。

    昨日,陈向文告知家族出了一位地灵根后,他马上召见了此子。

    陈咏志,地品的火、木灵根。

    修炼不足两载,就已是练气三层。

    原先是由陈向文带在身边亲自教导。

    说起陈咏志的祖上血脉,倒还和陈平有过接触。

    陈观念,家族曾经的八卦双熊之一。

    陈咏志正是其的六孙儿。

    而陈观念已经坐化很多年了。

    这号人物,也只在陈平的记忆里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陈咏志对剑道很感兴趣。

    陈平一番测试,判定此子的确颇具天赋。

    既是地品火灵根,又走剑道,陈平不由自主升起了大力栽培的念头。

    宗门建立后,至少十数代内,陈家和外姓修士的隔阂无法轻易消除。

    陈咏志就是他选定的,接替陈向文约束和坐镇陈氏的新代修士。

    毕竟地品灵根只要倾斜足够的资源,便有一半以上凝结金丹的几率。

    ……

    半个时辰之后。

    山外数道遁光闪动,差不多同时在大殿之外降落。

    然后,几名修士整整衣裳,面带恭色的走进了议事大厅。

    众修旋即恍然,原来老祖是在等这些人!

    “辛苦各位道友长途跋涉,日夜兼程赶赴空明。”

    陈平微微一笑,随意客套了一句。

    “陈前辈有所指示,晚辈不敢耽搁。”

    几人垂着头,默契的回复道,面庞皆适宜的浮起一丝惶恐之色。

    “物是人非啊,家族麾下的元丹修士并不少。”

    陈平示意几人落座,暗中感慨道。

    空明岛的附属势力足足数十家。

    可元丹级别的,仅碎星门、涂家、钟家而已。

    走进大殿的两女三男,全是清一色的元丹修士。

    当中,碎星门的实力最强。

    拥有宫灵珊,樊赤燕、黄予冠三位元丹,前者是后期,另两人则是新晋不久的初期。

    老一代的首修樊益桥,早已经寿元耗尽,坐化在元丹后期。

    涂家和钟家的一男一女,分别唤作涂桂西和钟梓玥。

    两人都见证了当初陈平和楚清凌之间的斗法。

    涂家、钟家才宣布依附空明岛没多久。

    两家的投靠,多少掺杂着一丝被逼无奈。

    他们掌控的势力距离空明岛太近了!

    根本不能像其他家族那样虚以委蛇,做墙头草。

    在陈向文的威逼利诱下,涂家、钟家只好胆战心惊的投效了陈家。

    不过,两家仍然在偷偷地向揽月宗进贡。

    陈向文虽清楚此事,可未多阻挠。

    毕竟连陈氏自己,名义上也还是屈服于揽月宗的下属势力。

    宫灵珊等人与郁阳昌、陈向文几位元丹点头招呼后,坐在了南面的一侧。

    与两方人马均保持着不远的距离。

    三大派系!

    陈氏一族的山头,一目了然。

    “灵珊,碎星门当前有多少筑基修士?”

    待宫灵珊坐下,陈平语气温和的问道。

    “六十三位。”

    宫灵珊毫不迟疑的道。

    “涂家和钟家呢?”

    陈平视线一移,转言道。

    “禀陈前辈,涂家现有筑基四十名。”

    “钟家筑基三十六名。”

    涂桂西和钟梓玥急忙回答道。

    “不错。”

    闻言,陈平点点头,手指敲击着桌面,面露琢磨之色。

    “灵珊还能再喊你一声平郎吗?”

    见陈平没有特别的对待她,宫灵珊鼻子一酸,心中苦意泛滥。

    虽然这些年依仗陈平的威名,她在碎星门的地位稳如泰山,权势超过了樊师兄一派。

    可她和陈平之间的关系,却只是熟悉又陌生的道侣。

    太讽刺了!

    她羡慕薛芸,能在陈家修炼。

    也嫉妒沈绾绾,有冲击金丹,与陈平长相厮守的机会。

    得知薛芸死于心魔劫的消息后,她甚至心涌窃喜。

    直至刚刚,她终于明白自己想多了。

    纵使薛芸逝世,那份本就稀薄的爱意也不会转到她身上。

    “人齐了,今日的议会便开始吧。”

    犀利的目光一扫全场,陈平缓缓站起,声音洪亮的道。

    “本座欲废族建宗,各位有什么意见?”

    陈平开门见山的道。

    众修之前已隐约知晓风声,他这话倒未引起巨大的波澜。

    “晚辈有话不吐不快。”

    这时,一名微胖的男筑基步伐矫健的出列,直接跪倒。

    陈庆,家族嫡系的筑基大圆满修士。

    见陈平没有理会他的意思,陈庆一咬牙,抑扬顿挫的道:“晚辈不同意的理由有以下十点。第一,自陈辛右老祖……”

    听陈庆开头就搬出了创族祖宗,陈向文的脸色登时一变。

    然而,令众修胆寒的是,陈庆只说了几个字便突然惨叫一声的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谁还有高见?”

    陈平向下一瞟,神情漠然无比。

    这一来,包括陈向文在内,所有修士的心里都不禁寒气大冒,人人自危。

    是啊!

    陈老祖一直是唯我独尊,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

    只不过他老人家长期不在家族,族人的印象慢慢淡化了。

    瞬间,偌大的议事厅陷入了掉根针都清晰可听的寂静之中!

    冷厉的一扫,陈平表情恢复了正常。

    阴灵族尸族之乱、深入天兽岛、参与双城利益、和揽月宗谈判……

    接下来,需要他亲力亲为的事情太多太多。

    他可没时间留在家族和一群小辈慢慢扯皮。

    拿陈辛右压他,纯粹是莫名其妙。

    一个筑基境的小家伙,什么时候能阻挡他的脚步了?

    说句难听的,他是夺舍之修,对家族几乎毫无归属感。

    陈家历代的老祖宗,在他眼里,全是一群普普通通的晚辈。

    “老祖英明,建立宗门是大势所趋,晚辈第一个支持!”

    项川兴奋的握拳道。

    家族和门派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像他们这样的外姓修士,显然更适合在海纳百川的门派发展。

    何况陈家居然供奉着两尊丹圣!

    项川夫妇早决定归心留下,进一步融入空明岛了。

    “晚辈也赞同。”

    跟着,慕容易、唐筠、郁阳昌、宫灵珊纷纷表态。

    至于涂家、钟家的两位元丹,虽心存诸多不肯,但见到陈老祖对自家人都如此狠辣,这会哪里还敢出言反对。

    “金丹的威势强盛如斯!”

    陈咏志大为震撼,小小的脸庞上流溢一丝神采。

    对那遥不可及的境界,产生了莫大的向往。

    “本座已通知岛上的揽月阁,顾道友收到家族建宗的消息,应该会在近日赶来空明岛。”

    顿了顿,陈平轻飘飘的道。

    听罢,涂桂西和钟梓玥等人面面相觑,心中更是又惊又畏。

    陈平主动邀请顾思弦。

    这表明如今的陈家已不虚揽月宗!

    可任凭他们想破头皮,也猜不出空明岛的底气是什么。

    十几位元丹修士全部赞同后,陈平吩咐众修投票表决。

    结果自然是全票通过。

    甚至都没产生半张弃权票。

    “老祖,敢问宗门的名号定了吗?”

    陈向文知道陈平取名不行,还不如趁着大伙在场,集思广益的商议商议。

    “平云宗,取自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令他意外的是,陈平仅是斟酌半晌,便确定了下来。

    “老祖已逝的道侣叫薛芸,这是对她的寄托和思念啊!”

    情感丰富的项川登时眼眶一红,有些感同身受。

    “哎,芸儿也不枉此生了。”

    陈向文默默的一叹。

    “待我坐化的那一日,他会这般惦记着我吗?”

    宫灵珊身形一颤,醋意横飞的同时心底一片酸楚。

    ……

    宗派名字一定,接下来的流程就非常繁琐了。

    众修在议事殿商讨了足足三日,勉强制定了一个框架。

    首先,虚灵山改为宗门驻地,非门人不可随意出入。

    岛上的城池和小镇,仍旧对散修开放。

    陈平身为金丹修士,自当仁不让的领了首席太上长老一职。

    在他之下,初步设立九大山头。

    内务峰、传功峰、外事峰、执法峰、抱剑峰、炼丹峰、炼药峰、炼器峰,以及百艺峰。

    九峰又各设一正一副两位长老。

    正峰主领常务长老,非元丹修士不可担任。

    副峰主的地位则比一般长老稍高几等。

    其中,内务峰的峰主兼任掌教职位。

    而平云宗的首任掌教人选,是大家一致认同的陈向文。

    他德高望重,堂堂正正,品行修为都让人无闲话可讲。

    不同于一般宗门,平云宗掌教的权限非常大。

    太上长老不在宗内的情况下,陈向文有全权处理和决定宗门大事的资格。

    内务峰的副峰主,出乎众人的意料。

    屠家的族长屠玄休!

    陈平亲自委任的人选。

    当屠玄休得知结果后,差点兴奋的晕厥过去。

    几十年间,他三番五次的求见老祖。

    但老祖一次都未接见。

    屠玄休还黯然伤神,以为和老祖的关系渐渐淡了。

    没料到,今日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传功峰峰主陈意如,现暂由项川暂代。

    外事峰峰主陈兴朝,现暂由碎星门的樊赤燕、黄予冠共同管理。

    待陈意如和陈兴朝回归,这几人再另作安排。

    执法峰峰主的权柄落在了宫灵珊和唐筠的手上。

    此峰有内察之责,权利之大,仅次于内务峰。

    抱剑峰的正峰主暂时空缺。

    因为除陈平之外,平云宗还没有第二个人剑合一境的剑修。

    副峰主则由钟家老祖钟梓玥担任。

    钟梓玥好歹是接近第三步的女剑修,陈平勉强能看得上眼。

    而炼丹峰和炼药峰就比较奇怪了。

    两峰明明可以合并成一峰。

    但陈平执意要求下,众修即刻会意。

    这是要将两位丹圣分开啊。

    炼丹峰峰主郁阳昌。

    炼药峰峰主慕容易。

    涂家老祖涂桂西则领了炼器峰峰主的职位。

    他本身就是名震一方海域的炼器大师。

    百艺峰囊括了阵法、灵植夫、寻矿师、符箓师等传承。

    由叶默凡任峰主、孙通任副峰主。

    另外,原供奉堂全员归外事堂管理。

    原寻矿堂归属百艺峰。

    九峰的正副峰主定下之后,众修再一次感受到了老祖的决心。

    嫡系的陈氏族人竟没有获得多少的关键职位!

    接着,一条条举措有条不紊的颁布下去。

    比如,门人在晋升筑基中期后,会自动获取执事身份。

    突破元丹后,立刻就是普通长老。

    个人拥有的家族贡献点,将全部转化为宗门贡献点,比例不变动。

    ……

    陈平按着眉心,对下方吵得一团乱的九峰长老十分不满。

    各峰选址的时候,就在那抢个没停。

    好不容易定下九峰的灵脉,这些家伙又开始了。

    平云宗麾下二百多名筑基修士,还未分配给各峰。

    众修的修仙资质、是否有小道伴身、背景如何,都是九峰长老的关注点。

    “嘿嘿。”

    看着几名元丹面红耳赤的争抢优秀后辈,陈平忽然一笑,眸中的缅怀之色一闪而逝。

    前世在千法宗,他也经历过一回。

    几个大山主为争他的归属,还在天上比拼了神通。

    “咳咳!”

    见形势愈演愈烈,陈平重重一咳,全场顿时安静。

    “抽签决定各峰的弟子吧。”

    稍一停顿,陈平专门指着一旁道:“咏志一直是文叔带在身边,便归入内务峰。”

    “太上长老英明!”

    掌教陈向文脸色一喜,急忙把陈咏志拉到身边。

    ……

    “建一个宗门,比对付一位半步五阶还心累甚多。”

    白云上,陈平惬意的翘脚横躺。

    陈向文、宫灵珊那些人还在议事大厅,制定宗门细节。

    而他是宗门首修,提前离场谁都不敢嘴碎。

    实际上,陈平不喜欢麻烦,也不擅长管理。

    他废族建派的初衷只是方便收集资源。

    宗门内部的事务就交给那些长老打理了。

    ……

    不知不觉间,陈平慢悠悠地荡到了一座人头密集的大型岛屿。

    陈国!

    此乃陈家扶持的凡人岛屿。

    岛内共计凡人五百余万,常年有数位筑基修士守护。

    “朝会结束,众卿退朝!”

    金碧辉煌的皇宫中,来来往往的官员不断,竟还有不少练气修士。

    “有点样子了。”

    陈平悠哉悠哉的降下身形,在皇帝老儿的宫里待了半天,然后径直离去。

    趁着几日的空闲,他把空明岛内外逛了一圈。

    此地附近的修炼环境,大体还是让他比较满意。

    ……

    半月后。

    “太上长老!”

    陈向文收到传唤,急匆匆的飞去海边,见了面前的钓鱼客,立马恭敬的道。

    接着,他双手递上了一本典籍。

    里面记载了刚刚出炉的平云宗门规,共计三十八条。

    意念一扫后,陈平的眉头微微一皱。

    陈向文心中咯噔一下,察言观色的道:“太上长老有需要添加或者删除的地方,还请直言,门规还未抄录分发下去。”

    “别的还行,这禁止主动挑事是什么意思?”

    指着第三条门规,陈平淡淡的道。

    “这是各位峰主考虑到门派新建,一致觉得保持低调,潜心发展方为上策。”

    陈向文翼翼小心的道。

    “胡闹!”

    陈平冷冷一斥,道:“修炼者重在一个争字,难不成要将弟子培养成一群与人为善的待宰绵羊?此条去掉,其他的就这样。”

    闻言,陈向文只好点头应下。

    “太上长老,碎星门、涂家和钟家原有的三座三级岛屿该如何处置?”

    陈向文请示道。

    目前,宫灵珊等人都在宗门任了要职。

    这自家的地盘当然是回不去了。

    “三级岛屿修炼条件上佳,不可浪费。”

    沉吟半晌,陈平讲道:“文叔从宗门调三十名筑基弟子镇压各岛,剩余的灵山、灵湖、灵田租给散修,当下以发展空明岛为主。”

    平云宗的两位为首者聊了大半天。

    陈向文打算告辞离去,陈平可以忙里偷闲,压在他身上的事务却多如牛毛。

    至少五载内,他是别想安心修炼了。

    “文叔,这些东西你收着吧,是我个人赠送的。”

    陈平袖袍一舞,几瓶丹药朝前飞出。

    喉咙一涩,陈向文感动不已。

    全是三品的修炼丹药。

    而且是三道纹的品质!

    甚至还有一粒元丹中期至后期的破阶丹。

    “文叔老了,余生的一百数十载岁月打算待在宗门哪也不去,这些丹药还是交给其他长老吧。”

    托着丹瓶,陈向文委婉的回绝道。

    “以你的寿元,金丹不是没有丁点的机会。”

    双手背负,陈平神情不变的道。

    “算了,文叔本该在百多年前陨落的人,能活到今日已心满意足。”

    陈向文爽朗的笑道。

    “宗门初建,你莫非不想协同本座将平云宗一步步的领上巅峰?”

    陈平回过头来,眼中泛着精芒:“搏一把。”

    “不搏了。”

    “搏一把。”

    “老祖别……”

    “平云宗掌教,本座以太上长老的身份命你冲一次金丹瓶颈!”

    陈平双目直视,不容分说的道。

    “弟子领命!”

    一收丹瓶,陈向文转身飞去,眼角泪光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