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不同的机位-《经城之雁子谷》

    第11号台风被称为青阳历史上最强台风,台风过后,贯穿整个城市的大小街道活脱脱成了热带雨林,树干横七竖八,落叶遍布满地。

    抬头仰望,天空如洗,骄阳依旧,于是青阳人民开启了丛林穿越的上班模式。

    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两条主干道可以行车,其余支道上随处可见一个消防员指挥十几名农民工和志愿者清理树干的场景。

    之前由于狂风骤雨和海水倒灌导致的水、电、气中断影响了将近13万户人,幸运的是,没有发生任何一启因灾死亡事故。

    超过20万人民币一平米的青阳湾海景房和山景房都遭了殃,反而是市内一些八九十年代的老式小区到成了全青阳最安全的避风港。

    特别典型的例子就是雁子谷旁边那些只有7层楼高的农民房。

    平日这些房子被高坡上十几栋四十多层的新式公寓遮挡得没有光照,台风时自然也感受不到狂风怒吼之中那因摇曳而产生的恐惧感。

    农民房里各家各户冰箱被提前塞满,一家人齐聚一堂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电视,活脱脱把一场自然灾害弄得同过年一样热闹,就差互道一句“恭喜发财”。

    新式小区的每栋楼下都围了安全栏和危险警示牌,因为有居民反映还是时不时会有玻璃落下,任天行家几乎和萧杰的一样惨不忍睹,于是这回轮到关珍珍收留他了。

    关珍珍在雁子谷临时租了一个房子过渡,她知恩图报,主动给任天行抛出了橄榄枝。

    “我知道很多男人都坏,都不靠谱,但天行哥哥你不会,你一看就很靠谱。”关珍珍说。

    任天行:“为什么?因为我胖么?”

    关珍珍:“嘻嘻!”

    任天行:“……”

    任天行本想把关珍珍塞给关莎和沈俪,但怎料关莎执意要立刻搬过去跟萧干星一起住,加上萧杰,萧干星那两房一厅的房子已经挤了四个人,实在无法收留关珍珍。

    任天行问关莎:“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搬啊?”

    关莎:“房子租过来了每一天都是成本,我肯定要赶紧清空出来租出去的啊!”

    任天行:“……”

    任天行觉得自己最近有些背,马钰虽然收留了他但也不怎么待见他,职场失意;他喜欢的女神关莎跟他心中的男神萧杰关系似乎更好了,情场失意;最无奈的是,人才安居房的窗户和被硬物砸坏的墙壁都要任天行自己掏钱来修,失运又失财。

    更让任天行气恼的是,居然整栋楼只有他的屋子玻璃破了,其他人的安然无恙。

    “这不科学……完全不科学……”任天行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过他这边有多倒霉,关莎那边就有多好运,她如今一回家就能看见萧杰,尤其是青阳交通还没恢复的时候,萧杰几乎都在家工作。

    “我们之前看准的母婴市场被证明是非常有潜力的,而且增长很稳定。”严立的声音从萧杰电脑的视频通讯里传来。

    “比如‘快乐宝贝’,上周我跟你们萧总也实地看过,他们也是引入了大数据,可以根据数据推测出用户的需求,比如一些像尿布、湿纸巾、棉签等易耗品用户什么时候会用完,他们会定期提醒用户补货,通过让用户定期订阅达到及时补货的目的,甚至他们还搞社区运营,把很多妈妈组织在一起搞育儿知识交流,所以“快乐宝贝”这几年增长势头很猛,也没怎么受疫情影响,线下门店数量破了350家,遍布全国150个城市,会员数破了300万,其中有100万还是黑金会员。”

    ……

    严立后面说什么关莎没听清,或者说,她的注意力完全在萧杰身上,这个是多人的视频会议,关莎就记得萧杰最后说:“所以可以设想,消费转型可以让线上线下不再有隔阂,后台数据与前台的交互也要时刻更新,上下游应该是一体的,物质商品和精神服务彼此交融……”

    萧杰说的话其实关莎听不太懂,但她就是觉得很有道理,原来萧杰平常工作说的都是这些话……关莎觉得自己特别赚,因为除了工作,关莎还可以直接看到萧杰洗澡出来吹头发的样子,闻着萧杰的味道入睡,早上听着萧杰的手机闹铃醒来,这一切都是关莎原来想都没想过的。

    那个曾经遥不可及的“名义上的男朋友”,如今离她如此之近,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关莎不知道的是,萧干星对她和萧杰的态度不再如之前一样矛盾,对着关莎笑脸相迎,转脸就提醒萧杰别找这样的媳妇儿。

    关莎这孩子确实事业心重,不会做家务不会做饭而且漂亮的非常不安全,但她可以为了自己儿子豁出性命,至少同样都是担惊受怕又哭又闹一整晚,自己睡得不省人事,她还能起得来,还能徒步穿越一座城,这其中并不单单只有体力能做到,还有坚韧的毅力和深深的爱。

    “大孬啊,我告诉你现在关莎就是我闺女,你要不想娶她尽早分手别耽误我闺女!”萧干星这么对萧杰说。

    一场台风,关莎不仅搞定了萧杰连丈母娘都彻底搞定了,可谓情场得意,但她幸运的还不仅如此,沈俪为她意外带来了三套新房源!当关莎听到这个消息时,嘴里的水煮蛋差点卡到了喉咙!

    这一切还要从沈俪台风过后的第一个访谈说起。

    沈俪当时在小区楼下采访着雁子谷一个专门负责出租业务的中介,沈俪之所以认识人家,是因为这个人基本都吃外卖,光是沈俪就给他送过十几次,而且这个人每次都点沙县小吃,对沈俪而言很有记忆点。

    沈俪:“您觉得长租公寓怎么看?”

    中介:“我觉得这个行业现在比较乱,但市场肯定没饱和,这么多人要租房子你也看到了,要像发达国家看齐的话,我们起码还得要20年。”

    沈俪:“那您认为这行好做么?”

    中介:“不好,市场比较散,没有哪个公司可以说垄断市场,你看之前头部那几家也没有垄断。”

    沈俪:“如果是这样,您还看好搞长租么?”

    中介:“不瞒您说,我看好,一线城市市场不用说了,其实二三线也有很多开发机会,现在房价那么贵,年轻人短期内买不起房很正常,都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我就是这样,你说我工作能多少钱,一个月到手七八千,来青阳这么多年了,我也是一直租着房子,不是谁家里都有矿都有六个钱包的……”

    沈俪:“您觉得长租公寓往后应该怎么做起来?”

    中介:“就是不要急,有多少钱做多少事,说到底做长租,就是用一些人的房子,解决另一些人的租房问题,然后赚我们自己的钱。很多人一想到收房装修采购家具家电等,就觉得投资很大,其实不是这样,我接触这行很久了,虽没有自己做过但也有朋友做这个,包租的投资可小可大。

    资金小,就少拿几套房子,等租出去后回笼好资金再扩大,就跟巴菲特那句话一样,那句话什么来着了?哦对对,滚雪球!

    雪球滚啊滚,后面就很大,资金大了就拿多几套房子,再继续滚,总之就是不能急,一急就出事!”

    沈俪:“好的,我听明白了,您表达得很清楚,那您……”

    中介:“等一下……你们为什么要两个镜头?”

    沈俪没反应过来,“啊?”

    中介:“你们这种vlog难道还要来回剪辑?不然两个镜头干嘛?”

    沈俪此时瞧见中介的眼神瞟向了她的斜后方,于是扭头一看,身后正站着手举POCKET2微型相机的眼神无辜的雷彪。

    “确实是要剪辑,这叫……不同机位,嘿嘿。”雷彪朝受采访的中介解释道,一脸憨笑。

    沈俪尽管吃惊至极,但她没有因此中断采访,最后待受访人走远后才质问雷彪,“你干嘛啊?!”

    雷彪放下了相机,“帮你拍啊……”

    “我不需要你帮我拍啊!”沈俪说。

    “你需要的。”雷彪笑了,“你看刚才他说那么一长串,你手举得都抖了,我稳,我厚实,我不会抖,以后这样,你要采访谁叫上我,你就负责问问题,我帮你拍。”

    “不用了谢谢!”沈俪转身就要走,怎料雷彪此时突然问出一句,“你们是不是要找房子出租啊?就是自己做长租公寓。”

    “嗯。”沈俪简单应了一声。

    “我认识一个老伯,2栋,他有三套房子都空着,你要是需要,我帮你去说说?我跟老伯很熟的。”

    其实在刚才转头发现雷彪在帮自己拍摄的时候,沈俪是有些感动的,这种感动与台风时接到雷彪的慰问电话一样,但沈俪也知道这种感动是不应该产生的,她不觉得自己能够给人家什么,那么任何情愫都会显得非常多余。

    但如今房源的事情涉及关莎,沈俪非常清楚关莎事业的困境,所以如果仅仅只是牵线搭桥的话,她是能够接受雷彪的帮助的。

    “那谢谢你了!真的非常感谢!我们可以约个时间,我跟关莎一起过去。”

    雷彪全身立刻跟触电一样站直,兴奋地喊出一句:“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