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红毛怪-《我真不是隐世高手李凡》

    大殿中,目光呆滞的紫裙少女,看向大殿外,目不转睛。

    黑裙女子皱着眉,站到了紫裙少女身前,看向外面,冷声道:

    “我等与世无争,何人惊扰?”

    她话音落下,却见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大殿门口。

    他带着一张古铜色的面具,一身淡金色的长袍,负手而来。

    进入大殿中,他看向了黑裙女子,淡淡道:

    “画祖,慕容婉词,我没记错你的名字吧?”

    黑裙女子闻言,顿时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道:

    “阁下自灰雾海而来?”

    时空殿主不答,而是接着道:

    “当年,你也曾是进入真祖视野的绝世天才,结果,却抗拒灰雾之道……呵呵,跟随那万道终点来这一界诸多岁月,依旧只是上路,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慕容婉词冷道:

    “真祖?你可曾见万道终点过境时,真祖畏之如虎……有什么值得说的?”

    时空殿主摇摇头,道:

    “冥顽不灵。”

    他转过目光,看向那紫裙少女,笑道:

    “白雾祖界画尊,曾经号称灵秀动天地,如今居然变得只剩下一具空壳。”

    慕容婉词道:

    “她不是一具空壳,她的心灵,都被真情填满。”

    时空殿主不禁冷笑,道:

    “可笑。”

    “我知道你的事迹,你本出身一方白雾世界,在灰雾抵达你那方世界的时候,你们拒绝顺从灰雾,举界陷入诡异,最终,你把你的整个世界,变成了你的一幅画,想要借此,让你的情郎,你那方世界的生灵,实现永生,对么?”

    慕容婉词道:

    “与你何关?”

    时空殿主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活在幻想中,没有任何意义。”

    “这一世已经到来,你要么拥抱灰雾,要么和你的情郎,一起进入画中,成为死人。”

    他话语很冷。

    慕容婉词眼中,同样一冷,道:

    “就凭你?”

    她手中画笔一动。

    顿时,场中似有无尽天域降落,要镇压一切。

    时空殿主所处的区域,更是四分五裂,有莫名力量,要镇杀时空殿主。

    “区区上路……”

    时空殿主不屑,抬手间,大法横出,化作天河护卫自身,似万法不侵。

    然,下一刻,他的法力滔滔大河,居然飞走了。

    一柄彗星般的神剑,直接斩向他的咽喉!

    时空殿主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画祖造诣居然如此之高。

    他不再犹豫,手中顿时出现了一张卷轴。

    卷轴打开。

    那是一张……苍白画卷!

    瞬间,画祖慕容婉词笔下的万重天域、规则之力、绝世神兵等,尽数消失了。

    在那苍白画卷之前……一切,似乎都为零。

    慕容婉词脸色一变,道:

    “这……这是她曾经的画卷,怎会在你手中?”

    而紫裙少女,此刻已经是抬眼,看着那苍白画卷,下意识伸手,似乎想要触摸。

    ……

    四域八荒之一,造化道域。

    这方道域山川挺立,江川纵横如符文。

    在这方世界之中,有着一处禁地——十印大山!

    十印大山,恰如其名,乃是十座宛如大印一般的山岳,罗列排布在一起。

    每一座山都高耸入云,气势煌煌。

    而十座大山之下,却有着一座地宫。

    地宫被十座大山镇压着,暗无天日。

    在一片漆黑之中,却有着蒙蒙白光。

    那是一个人形的生灵,他睡在一具棺材之上,浑身长满了白毛,用粗大的锁链,将自身锁住,似乎不愿意醒来。

    但,就在此刻。

    地宫忽然轰然一声巨响。

    一角崩塌了。

    白毛男子顿时起身转头,看向了崩塌的方向。

    只见黑暗之中,一个一身淡金色长袍,带着古铜面具的男子,负手而来。

    “天师祖,陈东。”

    时空殿主淡淡道:

    “世人传说,你晚年不祥,长满了红毛,但为何,你的毛是白的?”

    天师祖闻言,眼中射出幽幽寒光,道:

    “因为我吃了你家我老祖。”

    时空殿主:“???”

    “时空虫,用油炸至金黄……何等美妙的味道,令人回味。”

    天师祖舔了舔嘴角,似乎有着一抹回味,道:

    “万道终点的厨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你家老祖,可真是顶级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法……”

    他当年,在遇到万道终点的时候,万道终点,曾经分给他一些“零食”过。

    那些“零食”,就是万道终点自己炸的一些东西,比如炸时空虫、炸混沌魔蜂……

    那味道,真的很绝啊。

    而时空殿主,正是时空虫一族的强者。

    此刻闻言,他的脸上闪过一抹怒容,眼中也变得无比冰冷,道:

    “看来,你是冥顽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天师祖冷笑道:

    “年轻虫,我劝你一句,赶紧滚回你的灰雾海去,否则留在这一界,你有被炸之灾!此乃大凶之兆!”

    “本天师的话,你不可不信啊。”

    时空殿主冷道:

    “给我算命么?你也配?”

    说完,他的手中,顿时多出了一支笔。

    天命笔!

    此笔一出,天师祖浑身的白毛,都是宛如钢针一般竖立而起,他整个人都是震惊非常。

    “居然是这支笔……”

    他拍了拍后面的棺材,道:

    “你的笔来了,不起来看看?”

    啪!

    棺材板直接被击飞了,棺材之中,有诡异的红色光芒映照而出。

    “这棺材之中,就是昔年的造化至尊吗?”

    时空殿主低喃,他拿起那只天命笔,道:

    “这是你的笔,用这支笔,给真祖界,一个完整的结局,如何?”

    他朝着棺材中开口。

    但,下一刻,棺材中的诡异红芒,却是消失了。

    “嗯?”

    时空殿主疑惑。

    但,他忽然感觉,肩膀上像是有什么东西,搭了上来,毛茸茸!

    时空殿主这一刻,感觉汗毛倒竖,他下意识转头。

    只见他的身后,居然出现了一只人形生灵。

    这人形生灵浑身都长满了长长的红毛,不祥的气息笼罩全身,目光中闪烁着黑色的光芒,幽幽看着时空殿主。

    “居然是红毛……不祥的最高境界!”

    时空殿主顿时惊骇了。

    变成红毛怪,就意味着彻底被不祥侵蚀了。

    造化至尊……居然变成了这种鬼东西?!

    “吾之笔……笔来!”

    红毛怪低声开口。

    ……

    睡了,这几天工作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