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十尊更大的诡异-《我真不是隐世高手李凡》

    九个“精神病”,对桌上的各种肥肉等,简直是争红眼了。

    如果不是冥天北鞭子震慑,可能会打起来!

    而二大爷看着众人,不禁感慨,心想这些精神病日子过的惨啊,看样子,像是没有吃过肉一样……

    实际上,猪肉什么的,村里人早就吃腻了。

    他自顾自地舀了一勺老鳖汤,品鉴着。

    好多年没有喝过了,嗯,虽然肉的质量不怎么样,但是小李的手艺好,熬出来还是很不错的。

    喝完汤,他不禁开口,看向诸多精神病道:“不用抢,今天肉管够!”

    实际上,不用他说,这群精神病,很快就停下了。

    因为他们发现,他们居然……吃不太下这猪肉了。

    猪肉中蕴含的能量和源气,着实太恐怖,他们纵然是祖级存在,却都有些承受不住。

    而且,随着他们食用这猪肉之后,都是顿时陷入了破境状态中。

    轰!

    武祖洛星尘的道景地轰鸣,武道规则之路,骤然被拓宽了无数倍,朝着道景地的更深处进发。

    他的三魂七魄,随着那武道通天之路前进。

    很快,他见到了被武道仙光笼罩着的一尊身影,瞩目看去,那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男子,气息惊天。

    “不对!”

    但,洛星尘却是顿时一惊,因为,他见到的武道之仙,居然就是龙子轩……

    这怎么可能?

    龙子轩的前世,连四见境界都没有走过……

    而只有那些在混沌大道上一往无前,在武道上通天的存在,才有可能在武道道景地中映照出仙影!

    紧接着,他又看到了武道之圣、武道之神……

    毫无疑问,都是同一个人。

    龙子轩!

    不只是洛星尘。

    此刻,其他人也是在过四见,都看到了类似的场景。

    倾城的道景地中,仙音轰鸣,指引着她往自己音道更深处探索,他看到了一个女子,在岁月长河中抚琴,探知仙光动。

    那根本不是低层次的仙道,而是禁忌仙光!

    在她的周遭,有音符化作仙鹤,化作彩蝶,萦绕着她。

    “琴尊……南风……”

    倾城不禁低语,她有些失神!

    随后,她更是见到了琴道真圣,依旧是南风,她的乐章化作月亮,化作太阳,化作天地间的清鸣,似要照亮黑暗。

    最后一个画面,她看到音道之神,在最深处,有汪洋一片,哀嚎遍布,琴音拨弄着生命的凋亡,南风只剩下背影……

    ……

    尹徐安在自身道景地中御剑飞行,他畅快无比。

    “天不生我尹徐安,剑道万古如长夜……哈哈哈……剑道我为尊!”

    他高歌前进,但下一刻,他却差点儿一个趔趄,从规则凝聚成的剑上落下。

    因为,他看到了岁月之中,似乎有一尊禁忌剑仙,一剑西来,朝着他斩落。

    “我草……独孤玉清,剑尊?!”

    尹徐安顿时震惊了,同时,那剑仙之影斩出的一剑,让他感觉到了一阵惊悸,急忙道:

    “有话好说,我承认你才是剑道第二行不行!”

    他尹徐安向来很从心的!

    但,那道剑光从他眼前划过,却没有真正的落在他身上。

    毕竟,道景地剑道之路上映照的,只是无数岁月前的画面而已,是曾经的剑道至强者,剑道尊仙所留。

    “奇了怪了,那小子不就是上路吗?剑道之路上,怎么会有他留下的剑仙之影?时空错乱了吗?”

    尹徐安很纳闷。

    随后,他低调多了,见到剑道至圣、剑道之神,也是独孤玉清的时候,他都悄悄过境,不敢惊扰了。

    魔祖在道景地之中,则是见到了一个小女孩的背影。

    小女孩似乎在追赶着什么一般,她的脚下踏出了禁忌仙魔之道,从岁月长河中远去,似乎一直在追寻,不曾回头一看,只在魔道之路上,留下一行浅浅的脚印……

    “怪不得……怪不得比我还聪明,原来学霸,曾经这么厉害吗?”

    魔祖喃喃着。

    他现在才意识到,他和心宁的差距,不只是有好老师的区别,而且,人家心宁貌似,起点无法想象啊……

    就连新来的释祖、草祖、棋祖三人,此刻都在破境!

    尹徐安等人告诉他们,只需要打开道景地,就能轻松磨灭道景地中的鬼,所以,他们见鬼那一关,过得特别轻松。

    “没想到,曾经让我们不敢越过一步的鬼物……在这小山村面前,居然宛如雾气一样脆弱……”

    释祖感慨不已,他在道景地中高唱禅歌前进。

    很快,他见到了一个和尚,在岁月中大口吃肉的场景。

    那和尚的脚下,全是尸山血海,杀得他僧衣都染红了,但是,他却潇洒至极,将一株菩提树,载种在敌人血肉之上,而后盘坐在菩提树下,随意地从无尽恐怖生灵的尸体上,撕下血肉,大口咀嚼。

    那僧人,明明在做着血腥至极的事情,但是却仙光爆发,令人想要膜拜。

    “清尘……留下的仙影?”

    释祖震惊了。

    “前尘因果,冥冥如是……我似乎明悟了,原来……”

    “原来大口吃肉,才能站在梵道最高处啊……”

    他的意识在道景地中不断迈进,而处于小山村中的身体,却没忘记大口吃着肥肉,满嘴流油。

    很快,他见到了禁忌圣道的清尘。

    万丈佛光,超然彼岸,无尽的梵道净土,笼罩着万千的生灵。

    而神道的僧人,则是骤然一变,他身处在寂灭中,无尽佛国都泯灭了,梵道净土被黑色小径遍布,鬼影重重,僧人眉头紧皱。

    “我怎么感觉……清尘的背后,有令人惊恐的鬼故事?”

    释祖低语。

    棋祖齐双明,沿着棋道之路前进,他很快看到了两道身影。

    那是岁月中的两道身影,并列为禁忌棋道之仙,其中一人,两只眸子孑然不同,一黑一白,仙魔混杂,善恶同一。

    另一人,则是气质忧郁,眉间似乎永远带着一种多愁善感。

    两人在对弈。

    “棋尊?!”

    齐双明认出了那气质忧郁的男子。

    另一人呢?

    又是什么人?

    紧接着,他迈过仙道之光,见到了圣道之影。

    这一次,那眸子一黑一白的男子,却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那忧郁的男子,他一个人在独行。

    “那双眸生黑白的存在,在后来选择了其他的路?不再单纯走棋道了吗?”

    齐双明喃喃着,他感觉,此前和棋尊对弈的那男子,也极为强大,不应该走不到棋道之圣的层次。

    只有一个可能,那人选择了其他路。

    而棋道前路,唯有江离一人独行了。

    随后,他又看到了棋道之神。

    依旧是江离,只不过,这一次看到的江离,让齐双明大吃一惊,害怕非常。

    因为,江离的身体上,密密麻麻都是血线,像是被诡异缠身,但,他的棋线却刺穿了一片漆黑!

    “这是发生了什么……”

    棋祖齐双明,莫名感觉到了一阵惊恐。

    草祖走过了青青草地。

    他见到了一个男子,那男子脚踏青色大道,手中有一座散发着绿光的殿堂,被他炼成了帽子的形状。

    那男子看到草祖过来,拿起帽子,像是要给草祖戴上。

    “尼玛?!”

    草祖急忙走过,那叫一个快啊。

    但,他回头,发现那只是岁月中的虚影。

    “恶趣味啊!”

    草祖不禁吐槽。

    他已经明白了,那留下这道仙影的男子,分明是在抵达禁忌之仙的时候,预知自己会出现在所有后来人的道景地中,所以故意做了一个拿起帽子,给后来人戴上的动作。

    太损了!

    这样一来,凡是有点儿出息的草道强者,都要被他戴一次绿帽?

    真过分。

    “不过,这家伙,怎么和青尊陆让一模一样?”

    草祖疑惑了。

    紧接着,他又看到了圣影。

    依旧是那男子,不过,这一次却只剩下背影,他不知在面对何种东西,手中的绿色殿堂都龟裂。

    最终,草祖见到第三道神影:一株草从黑暗中衍生,妖异至极!

    “诡异……太诡异了……”

    草祖感觉有些心虚,他从道景地中退出。

    睁开眼睛,他下意识地看向其他人,道:

    “你们过四见,看到了什么吗?”

    其他精神病,此刻都神色凝重非常地点头。

    随即,他们的目光,都是下意识,转向了另一桌。

    那一桌,李凡带着一群弟子,正在吃吃喝喝,好不开心,浑然没有注意到他们。

    唯有桌边的大黑狗,却忽然看了过来,狗眼中带着一抹森然威胁,发出了一声低吼,仿佛在严肃地警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