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最寒冷的冬天二-《抗战之草莽英雄》

    一般天气冷都是窗户里面结冰。这样的话钱小宝在车厢里面还有办法可想。

    可是冰结在窗户里面怎么办?

    钱小宝透过车窗勉勉强强能够看见外面晃动的人影,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

    钱小宝把手按在车窗上过了很长时间再拿下来,车窗外结成的冰一点都没有化。

    火车再一次启动,钱小宝无可奈何的坐在包厢里面。

    包厢门被敲响,漂亮的女列车员端着茶盘走了进来。

    她的眼睛不经意间看了车窗一眼脸上带着笑意。

    女列车员把一壶热茶放在小桌上就准备出去。

    “现在餐车里都供应什么?”钱小宝问道。

    “面包和汤”女列车员答道,然后她就走了出去。

    钱小宝看看手表准备在吃饭的时候到餐车碰碰运气多少搞到一点东西到莫斯科的时候可以交差。

    每当这个时候西伯利亚铁路的火车是有暖气的,可是这趟列车的确很冷,暖气也是冷冰冰的。

    钱小宝怀疑为了防止暖气冻裂里面根本就没有水。

    他把大衣套在身上把刚刚送来的热茶倒在杯子里面大口的喝着,然后躺在软铺上盖上被子。

    钱小宝看着从自己嘴里冒出来的白色的哈汽想着对策。

    晚上钱小宝赶到餐车吃饭。

    餐车里只有黑面包和马铃薯和大头菜做的汤。

    过去这列横穿满洲国的国际列车食物供应很丰富,因为这是北方大国的脸面和形象。带果仁的白面包和各式各样的俄式菜肴应有尽有。

    可是现在,北方大国根本顾不上这些了。也可以想到北方大国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食品短缺。

    钱小宝出现在餐车的时候,餐车里一下子安静了。所有的人都抬头看着他,因为他是唯一的一个坐这趟列车的外国人,剩下的几乎全部是在赤塔和乌兰乌德上车的军人。

    根本不用钱小宝点餐,列车员直接三片黑面包和一碗汤放在钱小宝的面前。

    钱小宝拿起黑面包一口咬在上面却怎么都咬不动,手拿着黑面包,嘴咬着黑面包却没有办法把黑面包撕下来一块。

    没想到这块黑面包被干面饼还硬,就像是一节嚼不烂的裤腰带一样。

    钱小宝的狼狈相被餐车里的很多人都看见了,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钱小宝抬头看着其他人的盘子,这些人都是用餐刀吃力的把面包切成小块然后泡进汤里做软化后再放进嘴里面。

    钱小宝也只能有样学样费了很大力气才吃完三片黑面包。

    他看着对面坐着的一个中尉军官用俄语问道:“战场上士兵也吃这样的东西吗?”

    还没等那名军官回答一直负责监视钱小宝的女列车员迅速的从钱小宝身后走到那名军官面前。

    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钱小宝与军官之间然后低声对军官说道:“小心,中尉同志,他是日本特务!”

    那名军官瞬间闭上嘴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钱小宝看见无机可乘就站起来转身回到包厢。

    当火车停在贝加尔火车站时已经超出了停车时间火车依然没有启动。

    钱小宝悄悄的爬起来掏出自己的打火机打着靠近车窗的上角。

    他的这只打火机做工精良放在钢盔下面可以烧水,只有不一会功夫,火车车窗的上角就慢慢融化变的透明。

    钱小宝把头贴在车窗上影影绰绰的看见火车站站台上空无一物。

    这种情况不是火车出现了机械故障就是有紧急列车要超车在这里错车。

    果然,二十分钟后一列火车呼啸着从贝加尔火车站前驶过。钱小宝的眼睛从车窗的一角向外望去,所有的车厢都是平板车,每一节平板车上都斜立叠放着十几辆卡车。

    看来这列火车运送的是军用卡车。

    钱小宝经过山本平作的特别训练,他只要看一眼苏军的火炮坦克飞机卡车马上就知道具体型号。

    可是眼前的这些军用卡车却是他在照片上从来没有见过的。

    而贝加尔以东北方大国的领土范围内并没有汽车工厂,也就是说这些卡车不是北方大国新设计制造出来的。

    那么这些卡车是从哪里来的?

    火车过去了,钱小宝也慢慢的坐了下来。

    在随后的时间里火车走走停停,用了十几天才走到新西伯利亚。在这里火车又加挂了几节火车车厢重新出发。

    又过来一天,火车在夜晚的时候停在车里雅宾斯克火车站。

    钱小宝又爬在车窗上角那一小块透明的地方向外观察,昏黄的站台上天上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火车站台上挤满了成千上万的士兵,几十个军官正在给这些士兵分发报纸,这些士兵一拿到报纸就迫不及待的脱下靴子然后把报纸塞到里面。

    看起来这些士兵往靴子里塞报纸是为了取暖。

    “还有没有领到防冻枪油的吗?”一名军官扯着嗓子喊道。

    车站上一片寂静,看来所有的人都领到了防冻枪油。

    车厢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钱小宝急忙躺下装作睡着了。

    火车包厢的门是经过特殊改装过的,即使是从里面锁死从外面依然可以用钥匙打开。

    火车抵达基洛夫,钱小宝松了口气。这里离莫斯科已经不远了,据可靠情报已经有不少北方大国的政府机关搬到了这里。看来这一次并不会因为德国军队逼近莫斯科而让钱小宝进不了莫斯科。

    而基洛夫火车站拥挤着更多的士兵。

    钱小宝从车窗上的一角望出去黑压压的根本看不出个数。

    车厢走廊里不时响起皮靴走路发出的嘭嘭的响声。

    中午钱小宝赶到餐车吃饭的时候餐车里面挤满了吃饭的人。看军衔从中校少校向下一直到中尉少尉都有。

    女列车员向钱小宝耸耸肩表示都吃光了,什么都没有了。

    钱小宝只好转身回去了。

    十几个小时后火车终于抵达了莫斯科火车站。日本大使馆的三等秘书奥野赶到火车站来接钱小宝。

    钱小宝走下火车看见的是密密麻麻的士兵纷纷拥向出站口。

    看见钱小宝惊异的目光奥野小声解释道:“明天就是十一月七日了,这些士兵在红场接受检阅后直接开往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