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中州奇士府-《遮天之无上道途》

    中州位于北斗五块大陆的中心,是北斗最大的一块大陆,也是灵气最为兴盛的一块大陆。

    也因此,中州是北斗修行文明最为鼎盛的区域,是强者最多的区域,同时这块大陆基本上被人族所占据。

    其他任何种族都无法在中州上占据一袭之地,无法在这里与人族争锋,只能退去东荒、南岭、北原等地。

    如果说东荒代表着北斗人族的黑暗血泪史的话,那中州就代表着北斗人族的兴盛史。

    北斗人族自紫薇星而来,最开始落足于东荒南域,后面慢慢向其他区域扩散。

    当太古时代结束之后,这颗星球上的人族与妖族争斗了几十万年,最终以妖族的衰落和人族的崛起作为结束。

    恐怕太古年间那些呼啸在大地上的太古种族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人族竟能在这颗古星上发展到如此地步。

    不得不提的是,当人们提起太古万族的兴衰与人族的崛起时,往往忽略了这颗星球真正的主人,即她的原住民。

    无论是太古各族还是人族,都属于这颗星球的外来户,是太古年间慢慢迁移过来的。

    当然,到了现在那些原住民早已被淡忘了,消失于人们的记忆中。

    如那强盛一时的巨人一族,魔狼一族,到现在也只能找寻出一些他们的遗迹!

    到了如今这个时代,真正算的上这颗星球原住民的也只是一些本土妖族,但毫无疑问也是边缘角色。

    因为真正强大的妖族族群也基本上都是外来的,自星空中一颗颗强大的古星中搬迁而来。

    此番情景不得不令人感叹,沧海桑田,世事变化竟是如此无常。

    如今的中州,自从告别了羽化神朝一家独大的时代之后,真正迎来了百花齐放的兴盛。

    两大皇朝,十数古国,诸子百家,千方古教,万种传承!

    这里有太多的超级大势力,东荒、北原所有的人族超级大势力加起来,都无法与中州抗衡。

    更不用说现在仍处于兴盛时期的九黎皇朝是足以碾压整颗古星的存在。

    在这种大背景下,一万年开启一次的奇士府开府更是将整颗古星所有目光都汇聚了过来。

    五域的英才在这里大碰撞,激起了一段段令人热血澎湃的传说。

    开府不过几年,这里便涌现出了大批恐怖的天才,而来自洪荒星的天骄的到访更是让这种浪潮涌上了天。

    光明族神子与风族神子的到访让北斗的天骄看到了另一颗古星上大帝世家的风采。

    这是两个极为出色的俊杰,丝毫不比北斗上的年轻天骄弱上多少,甚至绝大部分圣子圣女、古教传人都难以与他们匹敌!

    而当听说像风族神子这样的人在洪荒上还有十几人时,北斗众天骄一下子便对洪荒星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同时他们对这次来访的六人也更加的期待。

    当然,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期待和碧落王交手的,因为北斗年轻一代中尚无一人可以走到这一步。

    奇士府中的这些天骄,最早斩道的也还没到斩道后期呢,更不用说和圣人相抗。

    就算是帝子级的人物,想要和圣人战斗也得等到斩道九重天再说,圣域壁垒可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

    更不用说碧落王还远不是一般的圣人,北斗一些老辈圣贤在她手下连一招都走不过。

    打不过碧落王,北斗年轻一辈就更想看看其余五人的水准。

    据说其中一位仙子论风姿绝不亚于碧落王,这就让他们更为期待。

    佛子在游历了一趟西漠,引发了一番波澜之后便也来到了中州奇士府。

    他的斩道异象在佛门大有讲究,佛门中人普遍认为他能证得佛陀道果,成为阿弥陀佛的隔代弟子之一!

    也正是因此,这一趟西漠之行让他得到了真正的阿弥陀佛经文,得到了佛门最核心的传承。

    当然,实际上这个佛陀道果与阿弥陀佛弟子的身份并不能证明一切,因为佛陀只是一种佛门的道果而非境界的代表。

    历代以来的古佛,强者有成为准帝的,弱者也只是待在圣人的境界上。

    而按佛门的理论来说,佛子迦落成圣之后便可以证就佛陀道果,那时的他便足以称之为一尊佛!

    世人往往对佛门的这些果位不太了解,认为佛陀就一定比菩萨之流的要强。

    但不尽然,佛陀的确普遍上比菩萨要强上一些,但也不乏一些菩萨比佛陀还厉害。

    佛门历史上有过证得佛陀果位却停留在圣人境界的,也有过证得菩萨果位却成为大圣的!

    当然,佛门中还有什么果位也没有证得,却成为了大圣、准帝的!

    所以,佛子的斩道异象只是表明了一种潜力,但并非代表着他可以一路顺利的走下去。

    究竟能走到何种境界就要看他自己了,没证得佛陀果位就陨落也不是不可能。

    但纵然如此他放在佛门中也算是个大人物了,只要他能成圣,那必然就能得到阿弥陀佛弟子的待遇。

    因此,这位来自洪荒的佛子大受奇士府众天骄的重视,他一进入奇士府就立马被一些来自西漠的金刚、菩萨请去论道了!

    当沈宁和西皇出现在奇士府时,已然听到了许多关于前面三人的传说。

    奇士府位于中州的一片仙土之中,此地为龙脉源头,祖龙巢穴。

    它在北斗的作用与洪荒学府在洪荒的作用差不多,都是培养古星年轻一代的英杰,然后将他们送上星空古路。

    而不同之处在于奇士府在北斗没有洪荒学府在洪荒那样强势的地位。

    而且奇士府每次送进星空古路的天骄人数是不限制的,只要有了一定的实力都可以送上去。

    但洪荒每隔万年只送去十人!

    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是两种不同的选择,谈不上孰优孰劣,但想来对于大多数不是那么强的年轻天骄来说,他们更喜欢的是北斗的这种方式。

    沈宁和西皇来到奇士府之后立刻受到了热情的迎接,这里的人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沈宁是圣体的事情还没有流传出来,但是北斗的一些高层已然知晓,奇士府自然不会例外。

    而西皇则更是引人注意,她那日的斩道天劫着实惊动了北斗许多老前辈。

    当知道连大道天眼这种斩道异象都被她引出的事情之后,北斗的圣贤们立刻对她另眼相看。

    他们两人被迎入了一片密土之中,姿态很是高调,立刻就引起了北斗众天骄的注意。

    第二天风族神子、光明族神子和佛子就上门来拜访来了。

    “两位可终于是舍得来这里了!”一见面,风族神子就笑着说道。

    他黑发浓密,龙行虎步,神情间自带一种威严,此刻却露出一种调笑之色看着沈宁。

    “你们可真是悠闲,游山玩水,宛若神仙眷侣!”他这般说着,同时眼中露出一丝羡慕与遗憾之色。

    与洪荒众多天骄一样,风族神子内心深处也对西皇有着那么一丝想法,现在西皇和沈宁走在了一起,他心中自然是颇为遗憾。

    不过他倒不至于因此对沈宁有什么看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想到沈宁和西皇携手游历东荒近一个月,这种当众撒狗粮的方式让他多多少少有些郁闷。

    “沈兄,来这北斗的六人中,如今就你我尚未斩道了,你我二人堪称是难兄难弟!”光明族神子正对着沈宁的这张脸显现出一副相当悲苦的样子,与佛子以前的那张脸颇为相似。

    他们在此地待了一个月,东荒那边的消息却也没断过,知道西皇已经斩道了,而且还引出了相当惊人的异象。

    纵然光明族神子心性相当超然,听到这消息之后心中也不由得多了几分紧迫之情。

    他是想在沈宁身上寻到几分共情,因为在他看来沈宁身为西皇的身边人,也还没斩道,应该是相当有压力了!

    不过沈宁的心境却颇为平和,他对斩道早已有所规划,对自己要面对的场面也早已有所预料,无论有多少人斩道,他也能平静面对。

    “斩道之事不可草率,除了实力要到位之外还要有合适的契机,我看道兄实力也不弱于一般的斩道王者了,何必急于一时呢?说不定明天你就能斩道了!”沈宁面带微笑说道。

    听闻此言,光明族神子的脑袋立刻“咕噜”一转,一张呈现大欢喜的淡金色面孔正对着沈宁,他张口说道:“沈兄此言大善,我也祝你能早日斩道!”

    “三位道兄来到此地已有些时日,已经多次和北斗天骄交手,可能遇到值得注意的年轻俊杰?”沈宁看向风族神子、光明族神子和佛子三人,想要打探一些消息。

    佛子道了一声“阿弥陀佛!”,而后说道:“小僧来此之前走了一趟西漠,来到这里的时日不多,对北斗天骄并不了解,不过西漠我们佛门之中,的确有几位修为不凡之辈!”

    “有一位出身大雷音寺的师兄与我一般,将来可能要证佛陀道果,除此之外还有数位斩道的菩萨相当的深不可测!”

    佛子修为已经达到斩道四重天,看来近来的各种机缘让他收获不小,他的话语自然很有说服力。

    来到奇士府后他已经和西漠佛门的人见过面了,想来应当已经有一番交手,试探出了其中几人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