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唐三小舞,同一种人。-《斗罗之真君显圣》

    第226章 唐三小舞,同一种人。

    “三哥,大雪纷飞的,累了吧,快来烤烤火吧!”

    天斗帝国除去皇宫之外,最大的一处庭院,宽阔明亮的正堂,小舞正站在廊下,身披一件孔雀羽毛织就的大衣,对正在庭院中,手持海神三叉戟,冲着假山树木撒气的唐三呼唤道。

    许久不见,小舞越发出落的亭亭玉立。

    娇俏的容颜,虽然已经和唐三成就好事,却依然满是少女的天真娇憨;婀娜的身段,饱满匀称的身材,每一处都恰到好处;修长的美腿,晶莹的玉足,裹着白色的薄纱。

    胸甲上的花纹瑰丽却不花哨,反而显得很是纯欲。

    高挑的身材,踩着恨天高,长发泼墨,一对兔耳朵满是灵气。

    这么多年,她相伴唐三左右,同甘共苦,风里雨里,长夜漫漫,从来相爱不分离;天斗帝国到海神岛的每一处,都是他们感情的见证;她也算是苦尽甘来,得益于唐三的崛起。

    她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唐三身边,不用像是之前一般躲躲藏藏。

    得益于十万年柔骨魅兔的身份,小舞很是替唐三拉拢了一批星斗大森林的魂兽们,或许是因为洛九天提升了太多人的魂力等级,大森林的魂兽们如同惊弓之鸟,也在寻求着盟友。

    两者一拍即合,天斗帝国的军队中,随处可见魂兽们的身影。

    小舞挽着妇人的发髻,看着场中的唐三微笑不语,微风荡起细碎的刘海;小脸上满是岁月静好的柔和——虽然小腹还很是平坦,但小舞能够感受到生命孕育的神奇。

    昔日史莱克的伙伴们都在成长,很少有人会在原地踏步。

    小舞也不例外,她跟着唐三,也学会了许多,往常在天斗贵妇们之间也很有人气,甚至,偶尔小舞会盛装打扮,给一些贵族们的新款马车当模特,或是代言一些珍奇的珠宝。

    原先最讨厌人类虚情假意的小舞,为了唐三,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只不过爱一个人,便要全心全意为他打算,小舞是这样想的。

    她几乎付出了所有,大明与二明的生命,星斗大森林魂兽们的厌恶,她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唐三和人类一方,虽然现在魂兽和天斗帝国暂时还在合作,她的名声却越发难堪。

    除了唐三,她现在也一无所有了。

    唐三,一个走进她生命的男人,像是化作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来了!”唐三答应一声,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庭院,将三叉戟搁在兵器架上,忙不迭的跑到小舞身边,轻轻的握住小舞的手,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顺势将她搂在怀中。

    四目相对,天雷勾动了地火,枯木遇到了火星。

    一炷香之后,唐三轻轻环着小舞纤细的腰肢,开始思索起来,他这半辈子过的波澜壮阔,跌宕起伏。最初以为自己只是个铁匠的儿子,突然有个父亲,还挺不适应。

    后来,没想到自己这个父亲还是有大来历的。

    血海深仇,逐出宗门,上一辈的恩怨情仇,这些老套的故事纷纷上演。

    武魂很是神奇,斗罗大陆足够精彩,虽然文化底蕴薄弱了一些。

    仰仗着前世的玄天功与暗器,一路走来,倒也称得上一代天骄。

    自己心心念念的是实现唐门在异世大陆的荣光,可惜的是,由于父辈的一些莫名其妙的恩恩怨怨,自己卷入了是是非非当中,顺风顺水的人生遇到了挫折与坎坷。

    这个叫做洛九天的人,天赋更高,心性更狠,运气更好,来头更大。

    自己为什么要和他结仇呢?还差一点把小舞搭了进去。

    对了,没错,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千寻疾,他杀了自己的母亲;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比比东,她杀了小舞的母亲,辜负了自己的老师玉小刚;他是他们的徒子徒孙。

    显而易见的,他们天生便处于对立面!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木已成舟,亡羊补牢已经来不及了。

    自己也只能带着天斗帝国和他斗争到底。

    只是这个家伙,手段实在是太过龌龊了,利用舆论来抹黑自己。

    这个家伙哪儿来的许多文采,写出来的东西蛊惑人心,把自己塑造成了深情款款的人;而自己让雪崩宣扬的,自己和小舞的真实历险故事,却没有他胡编乱造来的动人。

    唐三愤愤然想着洛九天这几天新出的诗作。

    天斗帝国是有探子的,武魂殿也会主动宣扬他们教皇的一些随笔感想。

    什么“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倒显得他是个有文化的,可恨当初在唐门,大长老居然没有请几个教书先生回来,给蜀中唐门的弟子们上上课,自己现在可就难办了。

    看不懂,也就分析不出洛九天下一步的动向。

    “三哥?”小舞朦朦胧胧的醒过来,藕臂环上了唐三的脖子。

    “你醒了?”唐三微微一笑,清秀的脸上隐去阴霾。

    “三哥你是不是累着了?”小舞缩在唐三怀中,拱了拱脑袋,低声道:“我能感觉出来,三哥最近状态不是太好,有些心不在焉的;人家想跟你亲近,你都投入不进去。”

    “呃~!”唐三的面色一僵,嘴角一抽,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奥斯卡不在,没有他的魂技金苍蝇,的确会有些力不从心。

    “再忙上一段时间,就见分晓了。”唐三扯开了话题,轻抚着小舞的头发沉声道:“海神传授我的海神十三式我已经会的差不多了,修罗神的神力也快豁然贯通了。”

    “到时候,我一定能够将洛九天打败,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唐三回忆着,思索着,说来也很是奇怪,在海神岛的时候,那个海神很是讨厌他,在洛九天面前却卑躬屈膝像个小人一样;但在洛九天被吸入奇怪的旋涡之后,自己运气来了。

    遇到了另外一位海神,不太一样的海神。

    虽然长的一模一样,但却绝对不是一个人,如同双生子一般。

    这位海神对他大加赞赏,说他本该顺遂一世,步步高升,功成名就,情场得意;只是这个世界闯入了一个不受约束的家伙;原本世界的轨迹被打乱了,他们会帮着自己。

    拨乱反正,让世界回到他应有的轨道上去。

    “蓝银王!蓝银王!”正当唐三思绪烦乱的时候,门外一叠声的传来呼喊声:“七宝琉璃宗少主宁荣荣带着宗门弟子反叛出天斗城,杀了驻守城门的魂斗罗,往武魂殿方向去了!”

    “陛下得知消息,昏了过去,现在宫中无人主持,大臣们特请蓝银王过去!”

    “什么!?”唐三眼中杀意一闪而过,将大衣盖在小舞身上,抱着小舞进了堂屋,随后交代一声便大踏步的朝着门外走去:“好一个宁荣荣,半点同窗情谊都不念!”

    唐三冷笑一声,拾起三叉戟便走:“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你在想什么?你写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索托城城主府,朱竹清看着洛九天桌案上的几首诗词疑惑道:“这几句诗是能帮你攻城略地,还是能够帮你气死雪崩?”

    她实在是不能理解,一个战天斗地,让封号斗罗无还手之力的人。

    现在居然舞文弄墨,每日里吟诗作赋,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会不会是人还是那个人,灵魂却已经被换了?

    “你不懂,这是我对唐三的试探。”洛九天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笔:“我和唐三是同一种人,只是来这世间的时辰不对,我写这诗,是想看看唐三是什么时辰的人。”

    “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三国,五代十国,又或是唐宋元明清?!”

    洛九天冷冷一笑:“见到故乡的诗词歌谣,我不信他唐三没有反应!”

    “要么,他惊慌失措,要么,他没有文化,没有反应!”

    朱竹清一头雾水,歪着脑袋满脸黑线:洛九天这是怎么了?唐三和他应该是同一年的呀?据说唐三出生那天,洛九天被那个女人收养;这两人早一天,晚一天出生有什么区别么?

    ?  ?过两天有事,13,14号请假

    ?  

    ????  

    (本章完)